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
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 連載中

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南煙 陸廷禮

【甜寵+爆爽+打臉+歡喜冤家】前世,江念涼瞎了眼,錯信養父一家,害得寵她愛她的家人,最終慘死!一世重來,她擦亮雙眼,開啟逆襲之路,撩夫無度!眾人:江家大小姐啊?坐過七年牢,廢物一個!結果她打臉了害她的人,還拿回了屬於她的一切!江念涼麵對眾人的驚嘆,只言笑晏晏,依偎在男人懷裡「本夫人只是我老公的心肝小寶貝......」展開

《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章節試讀:

第3章白南星從小就和白南煙走的近,經常帶她出席權貴家的宴請和各種詩會。
白南星把自己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都給白南煙,還帶着白南煙到族學讀書,儼然一副好姐妹的做派。
作為回報,白南煙將自己的詩作送給白南星,不過數年,白南星就得了上京第一才女的名號。
但白南煙的天才少女的名聲突然隕落,並且臉上長了奇怪的黑色斑痕,愈來愈丑,乃至無人搭理。
白南煙環視屋中擺設,所用之物皆為上品,傢具、被褥、胭脂水粉,還有釵環首飾都是按王妃的標準供給的,只是日常用度被剋扣,吃食和月例銀子難以為繼她們的生活。
呵,這一招可夠高明的,在外人看來,她這個王妃生活一點也不差。
可生活的酸甜苦辣箇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一連三天,白南煙都在休息,吃了葯就睡。
如意從她的嫁妝里找出幾匹顏色素淡的面料,按照白南煙畫的圖樣裁製了幾套新衣。
白南煙穿在身上素雅又嫻靜,氣質出塵。
白南煙給自己開的葯見效很快,三天過去,臉上的斑痕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看着鏡中絕美容顏,白南煙嘆息,原主一手好牌打的稀爛,本來有高貴的出身和嬌美的容顏,偏偏混的連人家的小妾都不如。
不過,白南煙看着嬌美的容顏有點擔心,陸明禮會不會看了自己這麼美,就不想休了她了?
嗯,很有可能。
以後要出去,得在臉上畫上那一大塊斑痕。
主子,您真好看。」
如意站在她的身後由衷的讚歎,雙眼直勾勾的盯着銅鏡中的美人,有點看痴了。
好一個溫婉的美人,這通身的氣度,就跟宮裡的娘娘沒什麼區別,高貴端莊又不可褻瀆。
將墨玉般的青絲,簡單地綰個飛仙髻,幾枚飽滿圓潤的珍珠隨意點綴發間,讓烏雲般的秀髮,更顯柔亮潤澤,隨後拿起銀鍍金嵌寶蝴蝶簪斜插在發間。
白南煙對鏡子里的自己很滿意,站起來向外走去:咱們去聽雨軒轉一轉。」
聽雨軒是王府里的花園,陸明禮下朝回來,總會和白南星在那裡轉一轉。
白南煙就想或許可以碰到陸明禮,跟他商量一下休書的事。
拿起畫眉的黛粉,白南煙就在臉上細緻的畫了起來,不到一刻鐘,醜陋的黑斑就出現在她臉上,和之前的樣貌別無二致。
哎。
如意嘆息一聲,沒多說話,而是找來一個面紗給她戴上。
王爺如此做派,換做是她也會寒心,所以就算現在變美了,王爺表示傾慕,自己也不想給對方好臉色了。
兩人在聽雨軒轉了半個時辰,也沒碰到陸明禮。
這幾天,白南煙總是從空間的冰箱里拿出儲存的食物,讓如意去加工,她找了各種理由解釋食物的來歷,好在如意不是一根筋,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要不然,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
吃了三天,冰箱里的東西消耗的差不多了。
看着時間還早,白南煙就帶着如意從大們堂而皇之的出去了,門口的小廝攔住白南煙,被如意霸氣十足的吼了一嗓子:王妃你也敢攔,我看你的差事是干到頭了!」
那小廝趕緊說了聲不敢」就放了二人出去。
兩人身上都沒什麼銀錢,白南煙直接讓如意去當鋪當了兩件過時的首飾,換了一百二十兩銀子。
這回可有買不少東西了。
如意到糧油鋪子里訂購了不少東西,讓店家傍晚的時候送到楚王府西北角的攏翠苑。
店小二收了銀子十分樂意跑腿。
逛了大半日,主僕二人拿着很多東西回來,路過聽雨軒的時候,居然看到陸明禮和白南星在散步。
你帶着這些東西先回,我跟王爺要休書。」
白南煙把東西一股腦的塞給如意。
什麼?」
如意震驚,好好的,要什麼休書啊?」
白南煙清冷的反問:你覺得,前兩天我被他打的吐血,我和他還能好好的?」
如意咬了咬唇,沒反駁,就囑咐了一句:那主子,您小心些,別觸怒王爺。」
白南煙疾步追上兩人,在他身後喊了一聲:王爺留步。」
陸明禮正和白南星賞花,兩顆腦袋湊在一起低語也不知道陸明禮說了什麼,白南星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陸明禮隨後也哈哈大笑,竟是十分高興。
一聽到白南煙的聲音,陸明禮就好像聽到烏鴉啼叫一般的不耐煩,臉上笑意瞬間退的一乾二淨,一臉煩躁的轉過頭來,卻看到眼前的女子露出的半張臉面容素凈,竟然十分的好看,她面覆白紗,姣好的容顏若隱若現,如同九天玄女神秘高貴且冷清。
她一襲煙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竟然比他見過的所有女子都要美上三分。
他一下子愣住了。
白南煙不屑輕嗤,他果然是以貌取人的俗人,清冷的開口:你不是要休了我嗎?
休書呢?」
王爺。」
白南星發現陸明禮的不對勁,那炯炯有神的眼睛裏寫滿驚艷和欣賞,便心急的輕輕扯他的袖袍。
陸明禮回過神來,走近白南煙一步,伸手過去,看樣子是要揭下她的面紗!
姐姐!」
白南星搶先一步走過去,站在了兩人中間,眸中水光涌動,一副要哭的樣子,好好的,說什麼休書啊,姐姐可是怪妹妹照顧不周?」
白南煙不動聲色的摘下面紗,露出被黑斑侵蝕的半張臉,果然,陸明禮的厭惡捲土重來,剛才的驚艷迅速褪去。
冷冰冰的開口:即便是本王休了你,也要讓父皇和母后允准,待本王問過母后再寫休書給你不遲。」
真麻煩。」
白南煙低語一聲,轉身離去。
白南星追了上去,眼淚汪汪,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姐姐,你別走,我知道王爺對你有點凶,你放心,我會好好勸一勸王爺的。」
白南煙不想搭理這朵盛世白蓮花,抬腳欲走,卻被她拉住衣袖。
我知道姐姐大婚半年,王爺都未曾寵幸你,姐姐別擔心,今晚我就讓王爺去攏翠苑,你好好裝扮一番,耐心等着。」
說完,白南星拉住她的手,塞給了她一個紙包,然後拿着帕子擦了眼淚,凄然一笑,我說過,我會幫姐姐的。」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