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空間大佬的心尖寵颯爆全球
重生空間大佬的心尖寵颯爆全球 連載中

重生空間大佬的心尖寵颯爆全球

來源:google 作者:顧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林鳶 現代言情 陸燼

一場夢驚醒,看着周圍的環境,慕林鳶有個不好的猜測,自己這是回到了屍潮爆發前回想展開

《重生空間大佬的心尖寵颯爆全球》章節試讀:

「砰——」 一隻修長的手接住了即將砸到慕林鳶身上的棒球棒,肉體與木頭碰撞的聲音在小巷裡響起。
世界彷彿安靜了幾秒。
慕林鳶愣了愣,看到一個一身黑衣的瘦削背影。
單手接了棒球棒?

眾人皆驚。
「小子,你誰啊?
別妨礙我們辦事兒!」
手握棒球棒,混混凶神惡煞地威脅。
男人抬了抬手,棒球棒立刻被他掀飛,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他側身,慕林鳶才看清臉。
精緻的五官和下頜線構成一張完美的臉。
任婉突然驚駭地後退了兩步:「你,你是陸燼?」
「陸燼?」
「卧擦!
陸燼?
!」
兩個混混頓時呆在原地,整個凌海市的地下世界誰不知道陸燼是個武力值爆表的瘋子。
打起架來又狠又猛,十幾個人一起上都不一定是對手。
兩人心中一下犯了怵,這尊大佛怎麼會出現在這?
聽到這個名字慕林鳶同樣也是一怔,眼神瞬間亮了。
陸燼這個人她記得!
他們是鄰居,還同是凌海大學的同班同學。
在不久後的末世里,陸燼依靠強大的火系異能和個人能力吸引了一大批性格迥異的異能者,組建了世界最強異能組織——厭世!
他的行事作風太過狠厲,後來被人稱為暴君。
又是當之無愧的最強者,再不滿也無人撼動他的地位。
要是能拉攏他...... 「陸......陸同學。
你怎麼在這啊?」
任婉表情僵硬,面對陸燼那張冰塊臉說話都有點哆嗦。
不會是來救慕林鳶的吧?
聽說他們是鄰居,可這兩人的關係應該沒有那麼好才對。
但這傢伙可是殺人犯的兒子!
要是今天心情不好正好撞到槍口上,說不定也會動手...... 任婉內心瘋狂猜測,止不住地發抖。
陸燼抬了抬眸,面無表情地說道:「讓開,你們擋路了。」
小巷本就不寬,三四個人堵着,陸燼完全過不去。
「啊?
哦哦,我們這就給你讓路。」
原來不是來幫她的,還好還好,任婉鬆口氣。
任婉和那兩個男人識相地敞開一條道。
陸燼低頭瞥了一眼慕林鳶,冷峻的臉上沒帶情緒。
慕林鳶眼尖,看到了他嘴角的一絲血跡。
陸燼竟然受傷了?
先不管這個了,她必須趁機先走,否則便沒機會了。
「謝謝。」
她扶着牆站起來,對陸燼說道。
對方冷冷地跨過去,頭也不回:「別誤會,我只是路過。」
果然不愧是暴君,完全不近人情。
慕林鳶也沒工夫跟之前完全不熟的男人套近乎求保護。
更何況據她所知,陸燼厭女。
扶着牆往外走,慕林鳶盡量加快腳步。
有陸燼在其他人都不敢動,要離開的話只有現在了。
任婉咬着下唇心有不甘,難道就讓慕林鳶這麼走了嗎?
她倒是想追,但陸燼走得慢,像是散步一樣晃悠着從任婉和那兩個男人眼前過去。
慕林鳶這個膽小鬼絕不敢報警,但她卻總覺得有點心慌。
想攔人,奈何陸燼就在面前,她哪敢直接走啊!
好不容易等到他快跟他們錯開,任婉抬腿邁出一步,陸燼卻突然停了下來。
好巧不巧就站在任婉的正前方,她頓時繃緊了。
慕林鳶這會兒終於拖着劇痛的腿離開巷子,陸燼看都沒看任婉一眼,走遠了。
現在巷子里只剩下他們三個人。
萬全的布局,竟然還讓慕林鳶跑了!
任婉咬了咬牙,狠狠將包甩在地上。
慕林鳶從小巷出來後第一時間去了醫院。
從身上翻出錢包來,挂號治療打上石膏。
又在街邊買了套乾淨點的衣服換上,才一瘸一拐地往家走。
腿上的傷比她想像中還要嚴重,竟然骨折了—— 嚴格來說是她剛才踹人的那一腳踹骨折的,不過她並不在意。
反正已經頂着這腿傷過了三年,早習慣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她重生到了屍潮爆發前!
前世她的父母都死在屍潮爆發的當天,可現在她完全可以救下他們。
慕林鳶看着手裡提着的消炎藥和各種跌打葯,不由勾唇。
只要拉攏了陸燼,至少能保證三年的安全。
思索間她已經到了家門口,看着熟悉的建築,慕林鳶突然心生怯意。
萬一推開這扇門,一切都變成了夢幻泡影,重生也只是她的一場夢...... 「小鳶?」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她渾身僵硬。
林妍看見她打着石膏,嚇得手裡的菜都掉在地上,忙衝上來:「小鳶你這是怎麼了?
腿怎麼還打上石膏了?」
腦海里父母被喪屍啃食的畫面一閃而過,她親眼看過那一幕,痛不欲生, 久違的母親的臉讓慕林鳶鼻頭一酸,眼淚差一點就奪眶而出。
「小鳶?
發什麼呆啊,你的腿到底怎麼回事?
要不要緊?
醫生怎麼說啊?」
關心則亂,林妍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正想攙扶她一下,慕林鳶便一把將她抱住。
體溫是正常的,明明衣服上帶着秋天傍晚的寒意,她卻覺得觸碰到母親的肌膚無比滾燙。
一切都不是夢!
「媽......」 一個字出口,積攢三年的委屈奔涌而來,慕林鳶哽咽了。
林妍嚇了一跳,忙輕撫她的背:「怎麼了這是?
哭什麼啊?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慕林鳶吸了吸鼻子,將傾訴的心悉數壓下來。
這些沉重的回憶她一個人承擔就好了,絕對不能帶給他們。
「沒事,我只是腿太疼了。
今天出去摔了一跤,問題不大,就是醫生包得誇張了一點。」
慕林鳶擦擦眼淚,笑起來。
林妍蹙眉看了看她的腿,雖然不太相信。
但自家這個女兒一直都是直腸子,是有話直說也絕不會委屈自己的性子,她沒多想。
「那就好,這幾天你稍微注意點,先進屋休息會,別站着了。」
她去撿剛才的菜。
慕林鳶問:「媽,爸呢?」
「你爸還在公司,待會兒就回來了。」
林妍打開門,推她坐下,自己轉身去了廚房。
確認了兩人的安全,她幹勁更足了。
看着手裡的葯,她又站起來:「媽,我有點事先出去一趟。」
說完不等林妍反駁,她一瘸一拐地往隔壁陸燼家跑。
把葯放在窗台上,一轉身,正好對上那雙冰冷晦暗的眼睛。
四目相對,陸燼的眼神顯得更沉了。
「今天謝謝你。」
慕林鳶趕緊道謝。
瞥見窗台上的葯,他冷聲:「拿去扔掉。」
慕林鳶上下打量他,除了嘴角的傷口外身上似乎還有別的傷:「至少處理一下吧,要是發炎就麻煩了。」
「不需要。」
他打開門,「咚」的一聲將慕林鳶隔絕在外。
「......」 得,再接再厲吧。
慕林鳶從未指望簡單的送一次葯就能和陸燼建立關係。
要知道,他可是公認的冷酷無情。
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今天是9月14號,距離末日爆發剛好剩下十五天。
一切都還來得及。
葯留給他,慕林鳶算着林妍做飯的時間,想想又去了一趟藥店。
末日資源緊缺,葯又是比較重要的東西,關鍵時刻能夠救命。
反正也不重,多帶些回去好了。
她把貨架上的各種藥品掃蕩了一遍,結賬時收銀員都傻了眼。
裝好袋子,她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中提着大包小包離開,路上還是不免嫌棄。
雖然不重,但勝在體積大啊!
沒辦法藏,只能裝作是擴充醫藥箱的規模了。
此時她不禁有點羨慕那些有異能的傢伙,要是有個空間在末日簡直可以橫着走。
慕林鳶將手裡的袋子都放在腳下,準備把藥盒都去掉騰出位置來。
誰知道,手剛碰到袋子,眼前東西便憑空消失了?



《重生空間大佬的心尖寵颯爆全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