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終宋
終宋 連載中

終宋

來源:google 作者:說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姬玄月 李青山 武俠修真 錢容芷 顧雁影

終宋一朝都未收復燕雲,終宋一朝皆被外敵欺侮……南宋將亡之際,那些終宋一朝都沒能達成的偉業,他要做到展開

《終宋》章節試讀:

第五章 九牛二虎青牛不答,閉上眼睛。
李青山平躺在床上,面上雖保持着平靜,心潮卻是澎湃的不能自抑,直到大半夜還沒睡着。
但心裏緊繃的那根一旦鬆弛下來,就感覺比幹了一天農活還要疲憊,一下子沉入睡夢中。
這一夜,他夢到與千萬人為敵,直殺的屍山蔽日,血海星沉。
一覺醒來,夢如潮水般消退,陽光明晃晃的照進來,已在三竿之上。
劉癩痢之死,彷彿在油鍋里滴了一滴冷水,在村裡掀起了一場軒然**,這廝在村中作惡多端,如今終於死了,尋常村民無不拍手稱快,口稱報應。
但接下來就是猜測是什麼人乾的?
同劉癩痢有仇的雖然多,但敢報仇的卻沒幾個,小村裡沒有秘密,村裡人一思量就想到了昨天的祠堂的事,而那個人偏偏還沒來看這樁大熱鬧,更讓人確信自己的猜測。
李二郎殺人了。」
看他平日悶不吭氣,竟有這樣的膽氣。」
現在怕是已經逃了。」
在低低的議論聲中,卻有李大夫婦臉色慘白,劉管事和李村長面沉如水,那幾個潑皮更是嚇得腳軟,昨夜若是他們出去,是不是現在就躺在這裡。
不知誰一聲驚呼:李二郎來了。」
人群自動讓開一條道路,李青山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步走到劉癩痢的屍首旁,昨夜天色昏暗還不覺得,今天一看也覺得死相可怖,但他面上絲毫不露聲色,只道:死得好。」
目光自左至右,掃過人群。
所有人都覺得,一夜之間,李青山彷彿變了個人似的,變得有些令人畏懼,所有被他看到的人,都覺得脊背發寒,而那幾個當事人,更是嚇了一跳。
李村長道:給我把李二捆起來,送到祠堂里去。」
卧牛村實在偏僻的厲害,基本上處於自治的狀態,有什麼事情都是村裡老人們商量解決,哪怕是人命案子,也得他們先把人抓起來,送到衙門去,別指望衙門的大爺,跋山涉水幾十里來到這樣的破地方拿人。
所以基本不同衙門打交道,直接在村裡動私刑。
村民一陣騷動,李青山揚眉喝道:誰敢?」
縱然沒有兵刃在手,他攜殺人之威,直似刀劍出鞘,鋒芒畢露。
村民無人上前,卻也不止是畏懼李青山。
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秤在,村民的思想更是質樸:村長你如此勾結豪強,欺負良善,有什麼資格命令我們。
二郎也是鄉親們看着長大的,還叫你一聲爺爺,你也真下得去手。
這劉癩痢死有餘辜,二郎這麼做是為民除害。
這劉癩痢自己喝醉了酒,一跤跌死的,關二郎什麼事。」
說話卻是和劉癩痢有着大仇的張五哥,劉癩痢曾趁他下田的時候,意圖欺負他媳婦,他當時便恨不得與這廝拼了,只是被媳婦苦苦勸住,如今見他橫屍倒斃,心中說不出的暢快。
立刻有人附和:是啊,是啊,就是跌死的,這都是老天爺的報應。」
一時間人聲鼎沸,都說劉癩痢死於意外,渾然不管地上的劉癩痢身上的窟窿眼,望向李青山的目光,都多了幾分敬意。
李青山忽然有些動容,這就是所謂的民意,李村長知道這樣下去,自己在村中的權威,定然大受影響,而且他也真有些害怕李青山的報復,早知道這小子如此兇狠,他定然不會為了些許銀子,就歪這個嘴。
村民不聽他的指揮,那幾個潑皮更比普通人還不如,已經偷偷溜走了。
他唯有望了一眼劉管事,他應能指揮的動家中的家丁長工,但劉管事只做未見,反正當初是李大硬要把地賣給他,他又不曾出面,他家大業大,何必為了這區區小事,與這樣的強人硬碰,而且一不小心激起民憤,更是得不償失。
不知不覺間,他已將李青山當作了強人來對待。
妖孽附體,妖孽附體,我早說過,我早說過。」
神婆忽然指着李青山嚎叫起來。
村人神色都是大變,不由自主的離李青山遠了些李青山上前將她一腳踢倒:你這老賊婆,要誣賴我到什麼時候,敢再說一句,便撕爛你的嘴。」
神婆哎呦」一聲,不敢說話,只拿怨毒的眼神盯着他。
李青山夷然無懼:你若真有神通,就讓你那些神鬼來找我好了,看我怕是不怕。」
言罷,他便昂首走出人群,直走到無人之處,氣勢方才一泄,只覺心跳的厲害,但知道這一步他是走對了。
若是因為害怕而藏匿在家中,給李村長調動村人的時間,恐怕到不了晚上就有人來拿他,憑他現在的身板,還真敵得過三五條大漢不成。
唯有兵行險招,先在氣勢上壓過旁人,又得了公理,才能真正的安然無恙。
回到茅屋,青牛已是等候多時,上下打量着李青山。
李青山也意識到了氣氛的異樣,上前恭恭敬敬的一拜,抬頭笑問道:牛哥,可還需要擺一場拜師宴?」
青牛道:你的酒肉,哪一樣不是我弄來的,還說什麼拜師宴。」
李青山攤手道:我幫你打些嫩草回來還不成嗎?」
青牛眼神一沉:不說玩笑話,你既存殺人之心,我才教你這殺人之藝,將來也少不了同人爭鋒鬥力,再無一天平安日子好過,若是道行不夠,為人所殺,也當死而無怨。」
弱肉強食,到哪裡都沒什麼分別,不敢說無怨,無悔而已。」
青牛道:好個無悔,你既然下定決心,我便傳你一套《牛魔大力拳》,待你練出一牛之力,紮下根基,再傳你《虎魔練骨拳》,二法兼修,便可練出道家一門神通『九牛二虎之力』,介時人世間你大可橫行。」
九牛二虎之力?」
李青山初聽覺得普通,九頭牛兩隻老虎,又有什麼出奇的,都是最普通的家畜野獸,也配得上神通的稱呼,就能橫行人世嗎?
但他細細想來,卻覺心中震撼,他放了十幾年牛,深知一頭牛的力量有多大,一頭公牛的力量能抵得上十個壯年男人,只要能得到一牛之力,便能披甲持戈,衝殺於戰場之上,當得起猛將的稱謂。
九頭牛兩隻老虎是沒什麼出奇的,但若是這些力量全都合在一個人的身上,抬手間便有千鈞之力,又有何人能擋,便是呂布重生,李元霸在世,也擋不住他輕輕一拳。
不過既然是道家神通,為何稱為牛魔虎魔?」
這門神通原是上古神通,現在已經失傳了。」
李青山聽見上古」二字就興奮了,在他的認識中,任何靈丹妙藥秘笈法寶,只要和這兩個字扯上關係,無不是強大無匹。
但青牛接下來的解釋卻讓他大失所望,因為這門神通失傳的原因竟是太難用,被後世的奇才高人們創造的其他神通法術所取代,簡而言之就是被淘汰了。
上古先賢固然厲害,但後人未必就比不上前人,況且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當世修行者,重視鍊氣而輕視煉體,甚至將肉身指做臭皮囊,這種追求蠻力的神通,自然不會再被放在眼中。」
呵,你也不用太失望,我教你的這神通,已經不是原版,而是一個妖族大能加以改進過的,所以才稱為牛魔虎魔,牛魔煉體,虎魔煉骨,由魔入道。
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威力也要強的多。」
我以人類之軀,修行這門神通可有什麼弊端?」
不知道,因為沒人嘗試過,說不定會走火入魔,變成妖魔。」
青牛說的輕鬆,李青山卻唯有苦笑,修鍊失傳已久的古老神通也就罷了,至多變成怪人」,被其他的修行者嘲笑。
修鍊經妖魔之手改版過的神通,卻有可能變成怪物」,說不定就會被斬妖除魔了。
而他現在不是挑肥揀瘦的時候,李青山思慮片刻,深吸一口氣:就請牛哥你教我這門神通。」
若有人明白他此刻改變命運的渴望,就會明白縱然是魔鬼的援手,他也會接受。
青牛便將這《牛魔大力拳》的精要同他細細講來,李青山立刻習練,一招一式的比划起來,活動筋骨,運作四肢。
耀眼陽光之下,樹蔭婆娑之間,一頭老牛一個少年,老牛悠閑橫卧,信口指點,少年神情肅穆,凝神靜聽。
青牛雖不能親身演練,但每發一言,必然切中要害,讓李青山豁然開朗,對《牛魔大力拳》更增添了一分理解,練的越發起勁。
青牛口中雖然漫不經心,但心中對這弟子」的悟性也甚是滿意,不愧是開啟了宿慧的人物,這種人必不會久居於草莽之間,不幸生在這深山村落中,實在是命運不濟,龍游淺水,虎落平陽。
否則到任何一個繁華的城池中,無論是學武還是習文,早就脫穎而出,成了一方俊傑,不會受幾個村中愚夫的氣。
不過正因為如此,這塊大好材料才能落到它的手中,它所想要教的又豈止一個俊傑而已。

《終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