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後一個御紙人
最後一個御紙人 連載中

最後一個御紙人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凡 奇幻玄幻 夢蝶

我名方清,這一代御紙人的唯一傳人,從小老爹去世,留下一兩個不成大用的傳承,在城市裡靠騙騙市井小民生活,偶爾也會有大戶人家招去做法,日子也算是滋潤直到有一天突然被警察給抓走,說我涉及到了一樁命案......展開

《最後一個御紙人》章節試讀:

第4章女人旁邊的男人瞪大眼睛,妻子車禍之後,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讓這位中海數一數二的大富豪變得憔悴不堪。
趙鵬程陰沉着臉道:外面在吵什麼?
難道不知道病人需要靜養嗎!」
他的聲音不怒自威,嚇的門口的管家老周急忙回話:趙總!
聽說外面來了一位神醫!
一顆救命藥丸把死人救活了!」
什麼!」
老周的一句話,讓面容憔悴的趙鵬程激動的渾身顫抖:還在等什麼,快去把那位神醫給我請過來!」
手術室里,老王的情況穩定下來,不僅如此,更是奇蹟般的穩定住了病情!
醫生們驚嘆不已,好傢夥,從來沒見過這種奇聞!
連顱骨破裂的將死之人,居然靠着這一顆藥丸硬生生撐過來了!
這是何等的神葯!
錢永輝驚呼不可思議!
手術圓滿成功,不!
他們壓根就沒做任何手術,完全是靠着那一顆救命藥丸!
推開手術室大門,大門外面擠滿了人,葉凡這才發現,那兩個年輕人還跪在外面。
神醫!
您的一顆葯多少錢!
能不能賣給我們一顆!」
被這麼一說,許多人都開口詢問,這種仙丹一樣的神葯,就算家裡沒有病人,備着一顆也是好的啊!
守在門口的**也驚呆了,剛才把葉凡銬住的**撲通一聲跪下:神醫!
我的一個戰友在床上躺了兩年多了!
求你救救他吧!」
葉凡尷尬地說不出話,唯一的一顆功德金光已經變成救命神葯......不對!
怎麼還有一顆功德金光!
他愣住了,從紅腫的左眼清楚的看到,一顆黃豆大小的功德金光就漂浮在頭頂!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一個虛幻的聲音傳進葉凡腦海,葉凡明白了,這是自己做好事之後老天獎勵的!
救人一命,也就是說自己救了老王,做了好事,自然就會獲得一份功德!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葉凡神情激動,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傲慢的聲音傳來:神醫在哪兒呢?
跟我走一趟,少不了你的好處!」
來的是一個五六十歲的男人,穿裝打扮一看就是有錢人。
圍觀的人都是眉頭一皺,心說這人怎麼這麼沒教養,沒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對神醫都客客氣氣的嗎?
好處?
我們像缺錢的人?
老周擠了進來,上下打量面前的醫生們:你們誰是神醫,跟我走一趟,趙家少不了你的好處。」
醫生們面面相覷,最終都把目光集中在葉凡身上。
人群中的人聽到趙家」這兩個字都是一皺眉。
在中海第一醫院看病的人,不說非富即貴,至少都不窮。
趙家,這兩個字就嚇退了一部分人,嘰嘰喳喳的聲音熄火了。
老周也看出了情況,用詫異的目光上下打量葉凡:你就是神醫?
開什麼玩笑!」
葉凡搖頭:不好意思,我不是。」
這裡的神醫除了他沒有別人,但葉凡選擇拒絕。
這個人趾高氣揚,渾身帶着傲慢與偏見,找神醫肯定是要看病,但卻沒有該有的態度,明明是有求於人,卻好像是在和一個下人說話,呼來喝去,惹人厭煩。
別說葉凡不是神醫,就算真的是,也會拒絕。
老周不耐煩撇了他一眼,看向錢永輝:錢主任,你們大吵大鬧,難道不知道夫人正在休息嗎?」
這......」趙家可不是好惹的角色,尤其是老周,趙家的大管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掌管的資源分分鐘就可以捏死自己這個看似風光的主刀大夫。
葉凡趁機悄悄離開,周圍的人十分配合的沒有搭話,彷彿是要故意放葉凡離開。
老周揮揮手很不耐煩:不用解釋,我是帶着趙總的話來的,你們這裡究竟誰是神醫,跟我走一趟。」
錢永輝苦笑一聲,指了指人群:剛才那位年輕人就是神醫,他已經走了......」什麼!」
老周一驚:那個小癟......那位先生就是神醫?」
沒錯。」
錢永輝重重的點頭,似乎是為了報復老周的不尊重,他又把剛才的經歷繪聲繪色的描述了一遍,把葉凡誇的像朵花,彷彿華佗在世,妙手回春,老周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四周的人彷彿看大戲一般,儘管不敢出聲,卻偷偷嘲笑他。
趙家,好大的威風,誰不知道趙鵬程的老婆出車禍成了植物人,趙鵬程急得死去活來,不知道求了多少專家教授老中醫。
這下好了,來了個真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神醫,一下子就被得罪死了,我看你老周怎麼交差!
還有趙鵬程,你不是有錢嗎?
這回多少錢都沒用,還想救老婆?
救鬼去吧你!
老周急忙擠出人群,可哪裡還有葉凡的影子,急得他直拍大腿:壞了!
壞了!」
醫院外,葉凡的手銬被打開,**小李死死的抱住葉凡,生怕他跑了,哪怕知道葉凡不會逃跑。
他面帶歉意,看葉凡的眼神很不好意思:那個......神醫對不起,剛才我真不是故意的,您大人有大量......」小李年紀大概二十四五歲,人高馬大,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可就是這樣一個漢子,說著說著居然紅了眼眶!
葉凡這才知道,小李是邊防特種兵轉當的**,在一次邊界排雷行動中誤踩了地雷。
關鍵時候幸虧被一位戰友救下才保了一條命,可那位戰友卻被地雷炸成了癱瘓,已經快兩年了。
一位剛強的特種兵,美好年華就成了廢人,這比殺了他還痛苦!
小李的心裏一直過意不去,他做夢都想讓戰友重獲新生......葉凡也不由得動容,不說別的,葉凡本身就是醫生,還是家傳的,救死扶傷是醫生的本份。
尤其是中醫,講究寧可架上藥生塵,但願世間無疾苦」,比現在買葯打折送雞蛋的藥店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我答應你可以去看看,但是不保證百分百能治好。」
葉凡重重的點頭,不僅是為了功德金光,更是為了自己的良心。
小李當場就激動的要跪下,葉凡雙手扶住,這怎麼能當得起?
被小李千恩萬謝的送回家,葉凡下車後鄭重其事道:明天早上六點,給我一點準備的時間。」
沒問題!
要準備多久都可以!」
小李說著,又不好意思道:但是也不要太久了。」
葉凡笑了笑,揮揮手目送小李離開,隨後上了樓。
來到家門口,葉凡的心情越來越沉重,明天就是岳母劉春蓮定下的日子,自己真的要和夢蝶離婚嗎?
輕輕推開門,岳父李國慶,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坐在沙發上看報紙,戴着眼鏡文質彬彬,身上有文化人的氣息。
爸,我回來了。」
葉凡關上門,李國慶卻悄悄做了個噓」的手勢,又指了指廚房,廚房裡劉春蓮正在自言自語的罵人。
這個白眼狼,不僅不掙錢,還要花家裡的錢,給一個不相干的人交手術費,蠢東西,廢物......老娘都多久沒進過廚房了,這麼久還不回家,氣死我了......傻......」葉凡沒說話,面帶苦澀,家庭成員的地位暴露了。
這個家裡,最有地位的就是岳母劉春蓮,其次是妻子李夢蝶,然後是大黃,大黃是條金毛狗。
岳父李國慶地位比狗低,簡稱狗眼看人低,葉凡排在最後,豬狗不如。
汪!
汪!」
儘管葉凡躡手躡腳,大黃從狗窩出來對葉凡狂叫兩聲,宣誓着自己的家庭地位。
劉春蓮站在廚房門口,冷眼看着葉凡,葉凡自覺的叫了聲媽。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最後一個御紙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