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傲劍狂尊
傲劍狂尊 連載中

傲劍狂尊

來源:外網 作者:林天林雨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林天林雨

天生絕脈,受盡冷眼,十九年寒暑礪劍,孕育心中劍種。試問諸天神佛,誰能接我一劍?展開

《傲劍狂尊》章節試讀:

「少主傷勢很重,寒毒入髓,已是藥石難治!」

「除非能有近親之人,挖骨換髓,才可痊癒。但被挖骨之人,雖無性命之憂,卻再也無緣武道了……」

鳳陽城,林家。

聽到醫者的診斷,林飛龍臉色鐵青,轉頭望向四周。

「我兒林雲命在旦夕,你們有誰願意獻髓?」

四下無聲。

這個世界,弱肉強食,實力為尊。

被挖骨換髓,等於就是變成了廢物,從此以後再無出頭之日。

因此,哪怕有再大的好處,也沒有人願意。

「家主,在場之人,都是我林家嫡系,未來棟樑,如果失去任何一個,都是不可承受之痛!」

「如果只有換髓才能救少主的話,倒是有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

這時候,有人開口說道。

「林遠圖之子,林天!」

此言一出。

在場眾人都是眼前一亮。

紛紛附和道:

「對啊,林天也是林家嫡系血脈,符合親近要求。」

「而且,他天生經脈封閉,本就是個無法修鍊的廢物,如今有機會為林家效力,是他的榮幸。」

「最主要的是,其父林遠圖十年前深入大荒,如今音訊全無,多半已經死了,不會再有人在意一個廢物的死活,正好廢物利用……」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

似乎已經決定了林天的命運。

家主林飛龍聞言,微微皺眉,雖說林遠圖當年為家族立下過汗馬功勞,但畢竟已經是過去了,林家養了林天十年,也該是他回報的時候。

想到這裡。

林飛龍開口道:「派人,去把林天帶來吧。」

……

此時,鳳陽城外。

破舊院落中。

一名少年,正在朝陽下練劍。

他大約十八九歲的年紀,劍眉星眸,身形高挑,穿着一身樸素青衫,手持長劍,整個人似乎已與掌中利劍,融為一體。

身隨劍動。

點、刺、撩、挑……

劍光閃爍。

雖然都只是最簡單的基礎劍法,但在少年手中,卻有幾分行雲流水的感覺。

渾然天成,圓轉如意。

絲毫不見斧鑿匠氣。

顯然已是將基礎劍法修鍊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這少年,正是林天。

本是林家前代家主林遠圖之子,自幼聰慧,有着不俗的劍術天分。

可卻天生經脈封閉,無法牽引靈氣入體,沒辦法真正踏入武道修行。

十年前,林遠圖為子尋葯,親赴大荒,結果杳無音訊。

林飛龍成為家主後,卻絲毫不念舊情,將林天和妹妹林雨,趕出了林家大院,並且斷了每月供給,讓他們自生自滅。

這十年,林天過得很苦。

從九歲起,他就需要自力更生,並且照顧從小患有寒疾的妹妹。

每天種地打獵,還要去城裡商鋪做工,換取微薄的酬勞,給妹妹買葯。

但即便是這般辛苦。

林天每日也會抽出兩個時辰練劍。

他經脈封閉,無法牽引靈氣入體,只能通過練劍這種方式,讓自己變強。

即便是身處絕境,也不曾放棄。

「只差一點點,只要我能將基礎劍法修鍊到巔峰圓滿,或許,便可孵化體內劍種!」

林天停了下來。

只感覺小腹中,隱隱傳來一陣微弱的刺痛感。

彷彿就像是一把利劍,正要破殼而出。

所有人都不知道,林天的丹田氣海中,孕育着一顆神秘的劍種。

這顆劍種,似乎與生俱來。

也是因為它的存在,林天周身經脈被封閉,彷彿是為了保護劍種一樣,以至於他無法牽引靈氣入體,只能不斷通過練劍的方式,用自身精血,來孕育孵化。

時至今日。

整整十九年。

林天逐漸已經能夠感覺到,劍種在悸動。

就像是心跳。

這是他唯一變強的希望。

「我能感覺到,劍種正在復蘇,應該就在這兩天,便可以解封。十九年的等待和努力,但願你不會讓我失望!」

林天心中暗暗祈禱着。

「哥,你都練了一個時辰了,先休息下,喝點水吧。」

這時候。

一名容貌清麗的少女走了出來。

她穿着一身樸素的碎花裙,頭髮綁在腦後,因為常年病痛的關係,所以身材略顯瘦弱,臉色蒼白,但五官卻是非常精緻,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此女,正是妹妹林雨。

「沒事,我還不累。等練成劍法,有了本事,哥就能賺更多的錢,早點幫你把病治好。」

林天接過碗,寵溺一笑。

林雨聞言,卻是眼神一黯,有些心疼地說:「哥,這些年,是我拖累你了……」

「說什麼傻話!你我雖然沒有血緣,但從小相依為命,早已是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又何來拖累?」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這麼辛苦,而我卻什麼也幫不上……」

「別胡思亂想了。你身子弱,少吹風,回去好好休息,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等哥練成劍法,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

「嗯。」

把林雨哄回房中。

林天收斂心神,再次握劍,正準備再修鍊一下。

卻在這個時候。

砰――

院門被粗暴地撞開了。

林家管事,帶着幾個打手,大搖大擺地闖了進來。

「林家的人?」

林天見狀,眉頭微皺。

自從父親失蹤後,林家將他們兄妹趕出大院,從此不聞不問。

至今已經十年了。

沒想到,今日卻有林家人登門。

難道是有了父親的消息?

想到這裡,林天沒有責怪對方破門而入的粗魯,開口道:「原來是李管事,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林家管事,乃是林府外戚,叫李陽。

原本只是個下三濫的地痞,全靠着他姐姐嫁入林家,由此撈到一個管事職位。

「林天,原來你還沒有死,很好,跟我回林家一趟吧。」

李陽嫌惡地看了一眼周圍環境。

然後冷冷說道。

語氣頗為冷傲,有種居高臨下的味道,彷彿是在命令一般。

這讓林天非常不爽。

區區一個外戚管事,若是當年,在他面前只有卑躬屈膝的份。

現在,卻是如此盛氣凌人。

不過十年凄苦的生活,也早已將林天的稜角磨平,讓他有了遠超於同齡人的心智。

所以並未發作。

壓制着心中怒意,問道:「讓我回林家,所為何事?是不是有了我父親的消息?」

「你父親?恐怕早死了,能有什麼消息。」

李陽聞言冷笑。

「我今天來,是奉家主之命,帶你回林家,讓你為少主療傷治病,這是你的榮幸。廢話少說,趕緊跟我走吧!」

「讓我去給林雲療傷?」

林天眉頭微皺。

在林家人眼裡,自己只是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毫無價值。

否則也不會被拋棄這麼多年。

現在突然上門,卻要我去幫忙療傷治病?

肯定沒什麼好事。

想到這裡,林天開口道:「林雲受傷了?呵,我一不是醫者,二不是藥師,找我幹什麼,恐怕愛莫能助。」

言下之意,是要推脫。

李陽聞言,則是冷聲嘲諷道:「當然知道你是個廢物,誰會真的指望你能有什麼作為?讓你回去,是需要你貢獻血髓,替少主挖骨換髓!你這樣的廢物,也就只剩下這點用處了。」

原來是要我去挖骨換髓?

林天心中又驚又怒。

這挖骨換髓的療法,他也聽說過。

是要將人的脊椎挖出一截,取出裏面的血髓,替換給受傷的人。

這樣做,雖然不會危及性命。

但是去一截脊柱,血髓虧空,等於就是徹底斷了武道之路。

那可是未來登神的天梯!

誰也不願意失去。

想來,是那林家的人,都不願意犧牲,所以林飛龍才想到了自己這個「廢物」?

可笑。

自己還以為是有了父親的消息,或是林家人良心發現,才來找到自己。

結果沒想到,卻是要挖自己的骨髓!

林天又哪裡會自毀根基。

當即搖頭道:「十年前,我就已經被逐出了林家,現在我和林家沒有任何關係。你們的少主要死了,卻來找我,簡直可笑!」

「嗯?」

李陽聽到這話,頓時眼神一凜。

大聲道:「林天,你最好別不識好歹。像你這樣的廢物,活在世上也毫無價值,你那骯髒的血髓能夠替換到少主身上,這是你的福氣才對!」

「你放心,家主說了,也不會虧待你。只要你願意貢獻血髓,你可以重回林家,享受家族弟子待遇,另外你妹妹林雨,也能得到家族的救治。」

李陽開出條件。

說實話,林天還真有那麼一點點動心。

不是為了自己,而是考慮到妹妹的病。

如果能夠得到林家資助,有最好的藥物治療穩定,不說痊癒,但至少可以讓寒毒發作的次數減少許多,讓她少受苦。

但問題是。

林家的人,向來都是白眼狼。

他們的話又怎麼可以相信?

林天也不可能自毀前程。

命運,必須掌握在自己手裡。

所以,他依舊搖頭,拒絕道:「我已經說過了,我和林家再無瓜葛,不會去救你們的少主,也不需要林家的施捨。請回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

李陽這時候也失去了耐心。

因為挖骨換髓,需要活體進行,最好是自願配合。

所以他才耐着性子說了這麼多。

結果沒想到,林天居然給臉不要臉。

他也就沒有了耐心。

當即臉色一沉。

「家主之命,你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

說完。

大手一揮。

隨行的幾個打手立刻挽起袖子,沖了上來。

這些人,雖然不是林家弟子,但也都修鍊過一些粗淺武技。

雖然對付不了真正的武者。

可收拾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事。

但可惜。

他們想錯了。

「利誘不成,就打算用強嗎?林家欺人太甚!」

林天眼神冷厲。

為了妹妹,他這些年一直低調隱忍,只想得到劍種孵化。

可沒想到。

即便如此隱忍退讓,低調生活,有人卻也不想放過他。

既如此,那便不忍了!

想到這裡,林天握緊了劍柄。

此時。

兩個打手已然衝到面前,抬手就是一拳轟來,用的是林家虎拳,勢大力沉,若被擊中,至少筋斷骨折。

對方下手狠辣,林天也不留情。

手腕當即一轉。

劍光破空,如同閃電。

那兩個打手同時發出慘叫,血光衝天,兩條手臂已然齊肩而斷。

下一瞬間。

林天劍招再變,一劍橫空,劍刃封喉。

「呃――」

那兩名打手身軀陡然僵住,搖搖晃晃,然後仰面栽倒。

一擊必殺!

林天出手不留情。

他練劍多年,今天卻是第一次真正出手。

劍本兵者,殺人之器。

出鞘飲血。

第一次殺人,林天並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

反而心中還有一種莫名暢快。

劍者一怒,血流千里,心念通達,恩仇必報!

劍之所向,無所畏懼!

恍惚間。

林天似乎若有所悟。

體內劍種,似乎也在此刻,悸動得更為強烈了。

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破碎。

「原來如此!我之前雖然努力修鍊劍法,卻沒有一顆劍者的心,處處隱忍,無法心念通達,契合劍修心性!今日出手,也算因禍得福!」

林天心中豁然開朗。

於是下手更不留情。

長劍如龍,肆虐場中。

衝上來的幾個林家打手,相繼慘叫倒地,都是被斬斷雙手,然後一劍封喉。

死得無比凄慘。

「你……你個廢物,竟敢反抗?」

李陽嚇傻了。

他做夢也沒想到,林天竟敢反抗,而且劍法如此凌厲。

一出手,就將自己帶來的手下,全部殺了。

眼看着對方將目光望向自己。

李陽更是慌亂。

他本事平平,根本沒有什麼修鍊天賦,全靠裙帶關係才成為林家管事,平日里都是負責一些雜事之類的。

哪裡會是林天的對手?

原本以為這趟只是來抓一個廢物回去,是個輕鬆差事。

誰能想到,竟是遇到了這麼一個煞星。

「林天!你冷靜點!」

「我是林家管事,你若殺我,必會使家主震怒,我姐姐也不會放過你……」

李陽一邊往後退,一邊開口說道。

林天聞言,卻是冷笑。

「林家又何曾放過我?」

說完。

手中長劍一橫。

劍光森冷,劃破咽喉。

李陽張開嘴,想要說些什麼,卻只是不斷感覺有鮮血噴涌而出,連忙又伸手捂住脖子,卻也無法阻擋鮮血流出,身體一軟,噗通栽倒下來。

林天跨步,越過屍體。

然後關上了院門。

他知道,殺了李陽一行人,林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他將承受林家的怒火。

此時最好的選擇,就是帶着妹妹趕緊逃走。

但是,他已經隱忍了十年。

這一次,林天不想逃了。

因為就在殺死李陽之後,他感覺到,體內的劍種,已經徹底復蘇了!

《傲劍狂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