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敗家太子要治國了
敗家太子要治國了 連載中

敗家太子要治國了

來源:google 作者:海東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辰 趙蕊

穿越成大秦朝的太子之後,李辰本以為自己告別了996的社畜生活,能夠好好的體驗一下展開

《敗家太子要治國了》章節試讀:

這聲輕呼立刻引起了外面陳智的警覺。
「皇后娘娘,發生了何事?」
趙清瀾看着李辰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恨極了的她銀牙暗咬,把怨氣全撒在了陳智的身上。
「沒你的事,不要亂問。」
陳智被一頓呵斥,更感屈辱。
一腔怒火無處發泄,他扭頭便對着趕車的太監罵道:「駕穩鳳攆,再顛簸驚到了皇后娘娘,我剮了你的肉!」
鳳攆內,微微搖晃的車廂,彷彿牢籠一樣,讓趙清瀾想逃都逃不掉。
坐在李辰的大腿上,趙清瀾如坐針氈。
她不斷地想起來,可每一次實施意圖,換來的都是李辰粗暴的將她拉回來,坐得更結實。
「你,你當真不怕本宮殺了你!
?」
看着唇紅齒白,銀牙暗咬的趙清瀾,李辰壞笑道:「皇后捨得么?」
說話間趁着趙清瀾沒注意的功夫,李辰的大手已經順着趙清瀾的腰。
趙清瀾瞪大眼睛。
她萬萬沒想到李辰居然如此膽大妄為。
本能地抬手隔着衣服死死地按住了李辰作怪的大手,趙清瀾羞急道:「住手!」
貼着趙清瀾的耳垂,李辰輕聲說道:「我不動,你也別動,可好?」
坐在李辰的大腿上,趙清瀾羞憤欲絕。
她聽明白了李辰的意思,這是要讓自己主動坐在他懷中,而換來的則是這混賬的手掌不再亂動。
見趙清瀾說不出話,李辰的大手又開始作怪。
趙清瀾嚇壞了,她急忙用力按住那手,恨恨道:「本宮答應你!」
李辰得逞地笑了一聲,摟着趙清瀾,說道:「這才乖嘛。」
趙清瀾羞憤欲死,撇過頭去根本不想看到李辰。
鳳攆搖晃,不過須臾,便到了乾清宮殿外。
鳳攆一停下,陳智立刻抱拳道:「皇后娘娘,乾清宮到了。」
鳳攆的門帘挑開,先出來的卻是李辰。
陳智見狀眼神一冷,立刻鬆開雙手就要站到一邊。
「走什麼?
過來趴下讓本宮下鳳攆。」
李辰冷冷道。
陳智一愣,然後就是勃然大怒。
他死死地咬着牙關,說道:「卑職有職責在身,不,不方便!」
李辰冷笑道:「職責?
你的職責便是聽從父皇和本宮的命令,還不快過來趴下?
耽誤了本宮見父皇,本宮立刻將你凌遲處死。」
陳智的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直響,若是眼神能殺人,現在他早已經把李辰殺了千萬次。
一步一步走到鳳攆下,陳智緩緩俯身,還沒等他趴好,李辰一腳便踩在了他後背上。
陳智悶哼一聲,身體往下一沉,趴了個結實。
低垂着頭,不讓自己恨欲狂的眼神被李辰看到,陳智的手指頭死死地摳在地磚上,指甲都被摳翻了蓋,可即便如此疼痛刺激,也不能熄滅他心中怒火。
下得鳳攆之後,李辰大跨步走向乾清宮。
宮外,跪了文武群臣和後宮妃子,密密麻麻一大片,所有人都在為皇帝祈福。
「太子殿下駕到!」
一聲唱喏,讓文武朝臣同時轉身,對着李辰跪下山呼道:「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乾清宮前,夜深露重,月上闌珊。
代表着帝國最高權力的一群人,在這帝國的政治中心在自己眼前跪下,這等場面,那山呼的千歲如海浪一般席捲到耳邊,李辰胸中豪情萬丈。
即便是太子千歲都如此讓人激動,有朝一日得登大寶,天地萬民山呼萬歲,又該是何等的光景?
按捺下內心的情緒,李辰面色平靜,大跨步走到乾清宮殿門前,抬手推門入殿。
他,即將面見他名義上的父親,大秦這個帝國至高無上的統治者,大衍皇帝,也即將置身於帝國最詭譎最危險的政治漩渦中心。
乾清宮內,燈火通明,所有在京的一品大員齊聚一堂,還有皇室宗親。
如果說外面跪着的那些人是大秦帝國的支柱的話,那麼這些人就是支撐起大秦帝國萬里疆域的脊樑。
李辰隨意都掃了一眼現場。
當朝首輔趙玄機,這個目前最大的奸臣頭子,在朝野上下布局幾十年,用根深蒂固已經無法形容他,幾乎就是一手遮天。
趙玄機的身後,是內閣剩餘五名大學士其中之四,另外還有吏、戶、禮、兵、刑、工六大部科尚書,即最高行政長官。
另一側便是後宮嬪妃攜着四皇子、六皇子、八皇子、九皇子等四名皇子與公主等人,跟着皇室宗親。
整個偌大的乾清宮,這麼一大票人跪在地上,除了太醫在中間忙碌之外,還有宮女打着下手,大殿中外側,是一群穿着雙翅雁翎服的錦衣衛如同木頭一般守衛在側。
整個皇宮大內,除了值班巡邏的羽林衛之外,其他人但凡攜帶刀具者立殺無赦,這一條法則唯一的例外就是東廠錦衣衛,也是皇帝最為信賴的內廷劊子手。
李辰身後,步履匆匆,是皇后趙清瀾緊跟着來了。
兩人入場,現場朝臣、嬪妃、皇子公主一應人等,立刻躬身問安。
「臣等、臣妾、兒臣,見過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李辰眼神如刀,抿緊嘴唇一言不發,快步走向龍榻。
「太子殿下請慢!」
一個人影橫身擋在了李辰身前。
「皇上如今昏迷不醒,無法接見任何人,請太子不要打擾皇上休息。」
李辰眼睛一眯,看着眼前年過半百的老頭,道:「你是誰?」
「老臣陳懷志,領文淵閣大學士一職。」
陳懷志語氣淡然,絲毫沒有把太子放在眼裡。
不只是他,滿朝上下,誰不知道當今太子是個文不寫、武不能提的廢物。
如今攔了就攔了,非但不會有人治他的罪,回頭指不準還會得到首輔大人的誇讚。
李辰冷笑一聲,抬腿就踹在了陳懷志的小腹上。
陳懷志不過一年過半百的老人,如何承受得起血氣方剛的李辰一腳。
這一腳下去,陳懷志當即慘叫一聲,翻滾在地。
「父皇如今危在旦夕,本宮身為兒臣,如何能不心急如焚,你這老匹夫還攔在本宮身前,到底是何居心?
信不信本宮現場砍殺了你,也沒人敢放個屁?」
李辰的怒罵聲,讓整個乾清宮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驚駭地看着往日廢物無比的太子,似乎見到了陌生人一般。
沒人能想像得到,太子竟然敢當眾腳踹內閣大臣。
陳懷志讀了一輩子聖賢書,哪受得了這等奇恥大辱,他躺在地上,指着李辰怒吼道:「你還只是太子,便如此殘暴對待朝廷大臣,如此品德敗壞如何能繼承大統過繼儲君?
老臣必當死諫皇上,廢你太子位!」
此話一出,李辰殺機暴漲。
他盯着陳懷志,冰冷地說道:「老匹夫,你且等着,等會兒看是你死,還是我被廢!」
話說完,他徑直走到了龍榻邊。
正跪在龍榻前的太醫們立刻讓出位置來。
李辰雙膝磕地,看着龍榻上面色慘如紙金,氣若遊絲的大行皇帝,立刻開始入戲。
雙眼一紅,鼻頭一酸,李辰握住皇帝乾瘦冰涼的手,哽咽道:「父皇,兒臣來了。」
龍榻上,緊閉雙眼的大行皇帝眼皮顫抖,緩緩地抬了起來。
那渾濁的眼睛看到是李辰,張開嘴嘶啞着聲音吃力且緩慢地說:「你來了...」 「朕...已經病入膏肓,時日不多了。」
飆戲飆到深處,李辰也不知道是否受到前身感情的影響,只覺得心中有些酸澀,他輕聲道:「父皇好生養病,您是真龍天子,有上天庇佑,一定能好起來的。」
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做個笑的表情,大行皇帝虛弱地說道:「朕的身體...朕知道,但眼下,朕這口氣還不能咽下去...剛才的你,很好。」
「如今朝政艱難,你,能管好嗎?」

《敗家太子要治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