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白露為霜
白露為霜 連載中

白露為霜

來源:google 作者:素衣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白露 穿越重生 邱明

前世,她一腔柔情錯付渣男;再睜眼,她竟成了鄉間種田的小女娃上有爺奶壓迫,下有姐妹算計,這日子過得是真苦啊可是再苦,也不能擋住年白露奔向銀子的腳步賺錢、買地、開鋪子……咦,田間躺着的那個是什麼鬼?「娘子,為夫餓了,快來給我下面吃吧」展開

《白露為霜》章節試讀:

「啥?
還要把碎瓷片裹在腳上?」
原本已經打算破罐子破摔的白露聽見這話,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然年老太太似乎一早就料到了白露會有此反應,瞬間就將白露又按了下去。
「你個會吃不會做的玩意兒!
怎麼連個女娃子都捆不好?」
老太太重重地拍了年子榮一下,眼中滿是嫌棄。
說完,她也不等年子榮回話,一把就搶過年子榮手中的繩子,將白露和椅子緊緊地捆在了一起。
雖然中間隔了一層衣服,可白露還是覺得自己被這綁豬的麻神勒得生疼。
「放開我,放開我!」
白露一邊大聲叫喚,一邊用力地掙扎着。
她一心想趁着天黑偷跑去河邊呢,這腳上要是被裹上了碎瓷片,那還能走路么?
老太太則是沒好氣地瞪了白露一眼,她見白露這般不消停,索性從懷中掏出了一塊手巾,不由分說地塞到了白露的嘴裏。
下一秒,白露地鼻尖下就傳來了一股毛巾的餿臭味。
這味道和她身上的魚腥味以及麻繩上的泔水味混在了一起,立刻讓白露的胃裡泛起了一陣噁心。
可她的嘴被老太太的手巾堵着,即便她想吐,卻也是吐不出來的。
她忽然覺得,即便是上輩子自己被楊邱明拋棄在了海里,都沒有現在的情形更讓她感到屈辱。
此刻,她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她一定要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與年來太太和王婆子相比,白露竟覺得楊邱明那個渣男都顯得沒那麼可恨了。
而林氏聽了王婆子的話,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她生怕自己會又一次惹惱王婆子,只好小心翼翼地問道,「嬸子,我看旁人裹腳也不過就是用布條纏的緊一點兒罷了。
怎麼到了露兒這裡,竟還要用什麼碎瓷片呢?
這瓷片若是裹到了腳上,露兒還能下地走路么?」
這一次,王婆子卻沒有惱。
「別人家的丫頭都是五六歲就裹腳了,那骨頭還沒長開,自然是用布帛纏一纏就行了。」
王婆子一邊親自替白露褪去了鞋襪,一邊指着白露的腳向林氏解釋道,「可你家這丫頭都十歲了。
你看着腳,都這麼大了,只用布纏又怎麼能管用呢?」
王婆子捧着白露地雙腳,細細地端詳着。
瞧那眼神,似乎是在打量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
白露被王婆子看得心裏毛毛的,只覺得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想把腳從王婆子的手裡收回來,可王婆子卻緊緊地扼住了白露的腳踝。
她一邊磋磨着白露的腳,一邊笑着道,「老三媳婦兒,嬸子曉得你擔心閨女,不過你放心,只要有嬸子在,一定能給你這二丫頭裹一個漂漂亮亮的小腳的。
「待會兒,你就去燒一盆熱水過來。
不過你可得記住了,這水一定要燒的滾燙,讓二丫頭好好地泡一泡腳。
「等那腳泡軟、泡麻了,再將腳背打折的時候就沒那麼疼了。
腳背折了以後,還得用竹板固定住。
「原本這樣也就行了,不過你這娃的腳也太大了,若想把腳裹小一點兒,只能在裹腳布里纏上碎瓷片。
「只有這樣,你這娃的腳才能爛得快點兒。
「老話說了,不爛不小,越爛越好。
「等到這腳化膿了,我再來替她裹個兩三次也就成了……」
王婆子每說一句,白露的心就猛跳一下。
從前,她也聽老師說過這古代女人裹小腳是一件怎樣可怕的事情,可不管老師說得如何生動,也不敵她這一番身臨其境來得更加讓人心驚肉跳。
就連許氏這種裹過小腳的女人,也被王婆子的話嚇了一跳。
許氏是自幼就被裹了雙腳的,她雖然也受了一段時間的罪,可那罪遠不及王婆子所說的萬分之一。
一時間,屋子裡氣氛詭異極了。
當下,王婆子依舊自顧自地比量着白露的腳。
而房間里除了白露因驚懼而發出的嗚咽聲,竟是安靜的連大家的呼吸聲都聽得真真切切。
過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年老太太見太陽都快落山了,這才忍不住催促道,「老三家的,你還愣在這幹什麼,還不趕快去給你王嬸子燒盆水來!」
林氏茫然地點了點頭,卻是怎麼也邁不動腳下的步子。
她沒想到給閨女裹腳會讓閨女受這麼大的罪,此刻,她恨不得被綁在椅子上的人是自己而不是白露。
與此同時,她也在心裏暗暗後悔,當初,她就不該應下萬家的親事。
林氏越想越難受,她看着不停掙扎的白露,只覺得自己的心也被揪在了一起。
而年老太太見林氏許久未動,忍不住破口大罵道,「老三家的,你是屬驢的么?
怎麼半天都挪不動窩呢?
真是沒見過你這麼懶的女人,就連老娘養的豬都要比你勤快一點兒。
你娘就是這麼教你當別人媳婦的么……老三媳婦!
我叫你呢,你聽不見是吧?」
林氏正沉浸在一片後悔之中,忽聽老太太在叫自己,忙抬起了頭來。
可這一抬頭,那原本還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便落了下來。
「娘,您別罵了,我這就去燒水。」
林氏見年老太太正瞪着自己,趕忙胡亂地抹了一把臉,轉身就往廚房去了。
穀雨不放心林氏,趕忙跟着林氏一起去了廚房。
「娘,您別哭了。」
穀雨摸了摸林氏微微隆起的肚子,小聲勸道,「您這一哭,肚子里的小弟弟可不也跟着不高興了。」
林氏衝著穀雨勉強一笑,俯身將桶里的水統統倒進了鍋里。
「穀雨,你放心,娘沒事……娘就是覺得心裏有些不得勁。」
穀雨見林氏似乎也不想給白露裹腳,這才湊到林氏的耳邊輕聲道,「娘,我們能不能不給白露裹腳啊?」
「那怎麼行呢?」
林氏嘆了口氣,「露兒是要嫁去萬家的,如果她不裹腳,到時候萬家的人可是要笑話她的。」
「那萬家不過就是個放高利貸的罷了,他們憑什麼笑話白露?」
穀雨不服氣地說道,「他們要是嫌棄白露,那我們把聘禮還給他們,不把白露嫁給他們了還不行么?」
穀雨這話,可算是說到林氏心裏頭去了。
她方才可不就是在後悔自己不該答應了這門親事嘛!
但是這聘禮已經交給老太太了,如今再想退親,只怕老太太是不會同意的。
林氏搖了搖頭,滿面愁容地說道,「你奶的脾氣你還不知道么?
她勤儉持家慣了,怎麼還能把聘金退回去呢?」
「勤儉持家?
娘,我能聽錯吧?」
穀雨嗔怪地看向了林氏。
瞧她那眼神,彷彿只要林氏說出一句維護年老太太的話來,她就會用無數句話來反駁林氏。
林氏被穀雨看得渾身不自在,只好低頭避開了穀雨的目光,自顧自地往爐子里一根一根地撩柴火。
不多時,屋中便氳滿了青煙。
林氏雙眼通紅,也不知是被煙熏的,還是心裏難受的。
而年老太太見林氏和穀雨去了老半天還不回來,立刻又火了起來。
「這個沒娘教的懶貨,讓她幹個活比讓她登天還難!」
奶奶老太太沒好氣地往門外呸了一口,轉而看向了坐在炕上的許氏,「老二家的,你也別再這坐着了,快去瞧瞧廚房瞧瞧那水燒好了沒有。
若是燒好了,就趕快端過來。
這眼看着天都要黑了,你公公和你男人等會兒還要回來吃飯呢。」
許氏耷拉着眼皮,在炕上歪的正舒服,又哪裡肯起來呢?
她衝著老太太扯了扯麵皮子,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娘,你知道的,我這小腳走路不利索。
你讓我去叫弟媳婦兒,還不如讓大哥去呢。
大哥,你說是不?」
說完,許氏又靠着牆打起了盹兒來。
「哎。」
年子榮應了一聲,爽快地去了廚房。
年老太太看了看連屁股都沒抬一下的許氏,最終還是將呼之欲出的髒話硬生生地憋回了肚子里。
這老二家媳婦,可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不多會兒,林氏和穀雨就端着洗腳水來了。
年老太太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沒處發泄,她見那盆里冒着熱氣,忙從王婆子的手裡接過了白露的雙腳,狠狠地按在了水裡。
誰知就在腳面接觸到熱水的那一刻,一直安靜着的白露卻忽然發力,一腳踢開了面前的洗腳盆。
那洗腳水濺了老太太一臉,老太太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若非穀雨怕白露被燙着,特意在那水裡加了兩勺冷水,只怕年老太太的臉就要開花了。
可即便是這樣,年老太太還是被氣得不行。
「好你個不要臉的浪蹄子!」
憤怒的年老太太抹了抹臉上的水,一把將白露連同椅子一起拎到了廚房。
灶台上,那冒着泡的熱水正在鍋里不停的翻滾着。
年老太太二話不說,舀了一瓢水就要往白露身上澆。
好在文洋眼疾手快,猛地將白露的椅子往後一拉,這熱水才沒有澆到白露的臉上。
可饒是如此,那燒開的熱水還是濺到了白露的腿上,燙出了一個個細小的水泡。
老太太卻並不打算善罷甘休,她乾脆抱起了灶上的鐵鍋,抬手就要往白露的身上砸去。
可她剛一抬手,林氏和穀雨便齊齊地跪在了地上,一左一右地抱住了老太太的大腿。
老太太腳下不穩,就聽「嘭」地一聲,那鐵鍋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鍋里的水蹦了個老高,呆在屋子裡的人竟無一倖免。
一時間,尖叫聲、求饒聲和老太太的叫罵聲交織在了一起,繪成了一首駭人聽聞的交響樂章。

《白露為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