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白夜屍行
白夜屍行 連載中

白夜屍行

來源:google 作者:玄與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知命 玄與貓

【末世+無異能+殺伐果斷】2022年,疫情產生了意想不到的變異,感染者變得嗜血狂暴,屠戮倖存者在此背景下,宋知命與妹妹艱難地在末世中的求生展開

《白夜屍行》章節試讀:

徐雅拿着手機在屋子裡亂逛,終於在陽台找到了最佳的位置。

末世第二天,手機已經很難接收到基站的信號,興許是附近的某個基站被喪屍破壞了,但好在還有電。

「快看這個!」徐雅拿着手機興奮地走進宋知非的卧室,向他們展示着一段視頻。

視頻里一對男女在車裡被喪屍圍攻,直到軍隊的出現解救了他們。

「知非,一定要撐住,會有人來救我們的。」宋知命揉了揉妹妹的腦袋,憐愛地看着她。

妹妹仍是眼神朦朧地看着手機,下意識地點點頭,「我沒事的哥哥,放心吧。」

宋知命走出卧室,向徐雅招了招手,示意她出來。

「那些退燒藥沒有起到一點作用嗎?」

「沒用了,知非的眼睛已經開始泛紅,她感染了。」

猶豫了一下,宋知非還是說出了這個一直迴避的問題,他捏緊了拳頭,又緩緩鬆開,充滿了無力感。

徐雅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給他看了另一條消息。

「【聯合國C部政務網】緊急招募!

現急需一批處於潛伏期的感染志願者,用於研究處於潛伏期感染者的康復工作。

請於7月15日至7月16日 晚上6點 晚上8點 晚上10點任意時間,就近樓頂燃起篝火。

註:軍隊預計5天內完成清掃,如無特殊情況,請耐心等待,本次任務僅接納潛伏期感染者。」

看到這個短訊頓時讓他神色一震,雖說是志願者,但對於潛伏期的感染者,這已經是最後的稻草了。

宋知命看了看時間離晚上6點還差一個小時,更何況家裡本就是頂樓要在樓頂生火顯然並不難。

「走吧!」

徐雅已經開始收集需要用到的東西了,一些廢紙箱,幾個木頭椅子,這些東西已經足夠燒上一個小時了。

宋知命再次穿戴好裝備走出房門,他要去查看通往樓頂的大門是否敞開。

一般情況下為了安全,通往樓頂的門都是關閉的,也因此,他帶上了一根撬棍。

樓道里暗淡無光,宋知命已經徹底習慣了這黑暗。

儘管他已經幾次下過樓,但還是不放心,擔心有喪屍從樓下上來。

他先是用撬棍狠狠拍打着門外金屬制的欄杆,金屬相撞的聲音不斷在密閉的樓道里迴響,一樓被關在電梯里的喪屍似是被激活了般,不住地嘶吼,嘶吼聲沿着電梯井一直傳到他的耳邊。

這樣的嘈雜持續了足足五分鐘,在反覆確認沒有喪屍上來後,宋知命爬上樓梯,走向樓頂大門。

由於並不清楚怎麼撬開大門,整扇門幾乎被宋知命砸的變形。

打開大門,開闊的氣息撲面而來,但緊接着就是窒息的黑暗,這片天空什麼都看不到,如果不是樓頂特有的陣陣強風,他甚至以為自己是鑽進了衣櫃。

藉著手電筒的光走到邊緣,視野開闊了許多,能夠看到遠方的零星燈光,感受到屬於城市的生氣。

又一陣風吹過,宋知命打了個冷顫,由於持久的黑暗,缺乏太陽的照射,現在的氣溫已經如同深秋。

「啊!!!」

樓下的尖叫聲嚇得宋知命一個激靈,那是徐雅的尖叫,果斷轉身,三步化作兩步直奔11樓家裡。

是被襲擊了嗎?

他顧不得思考,只能祈求自己能趕得上。

怎麼會!

宋知命吃驚地瞪大了雙眼,只見一隻瘦高喪屍正用手指扒拉着自家的房門。

而那隻喪屍正是他在一樓見到的那隻,試圖從外面爬進一樓窗戶的喪屍。

我不是已經把一樓窗戶反鎖了嗎?它從哪裡上來的。

宋知命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但只是一瞬,他便不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腳飛踹,那隻喪屍便倒在門邊。

喪屍還想掙紮起身,宋知命不給它一點機會,踏在它的胸上,舉起撬棍便揮了下去。

撬棍輕鬆地嵌進它的腦殼,帶起一地血花。

揮舞球棒着實費力,並且近身很難發揮,與之相比撬棍方便了許多,無論體積殺傷力還是實用性。

俯身確認,它已經沒了動靜,如今的宋知命對付單個喪屍已經綽綽有餘。

「樓上沒問題吧?」

徐雅見喪屍已經解決,終於放下心打開房門。

「上面挺安全的。」

宋知命回答她的問題後,又拿起手電朝樓下照了照,確認沒有其他異常。

雖然好奇這隻喪屍從哪上來的,但眼下在樓頂發送信號,救妹妹更為關鍵一些。

妹妹此時仍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甚至一口水都不願意喝,她的眼白已經開始泛紅,不知道還殘存多少意識。

宋知命將妹妹馱在背上,同時手裡抱着一床被子,用來給妹妹禦寒,畢竟此時樓頂的溫度已經接近0度。

徐雅拿着手電筒和一些用來燃燒的材料顫顫巍巍地走在前面,她對這樣的黑暗仍舊不適應,因此每一步都在摸索着向前。

好在只需要上一層樓,同時有着宋知命陪着,她的心理壓力也沒有很大。

打開樓頂的大門,她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漫無邊際的黑暗,讓她有一種墜入深海的窒息感。

宋知命將妹妹裹在被子里,靠在大門旁邊好抵擋樓頂的風。

距離晚上6點還有半個小時,徐雅看時間差不多便開始藉助廢紙箱生火。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穿的確實有些單薄了,火焰在這寒冷的黑暗裡無疑會給他們十足的慰藉。

「我們都會死的,對吧?」

在這黑暗的篝火旁似乎更容易讓人胡思亂想。

徐雅一邊給篝火加着木頭,一邊問一旁的宋知命,橘黃色的光照映在她的臉龐反而顯得有些陰冷。

「盡人事,聽天命吧。」

宋知命理解她為什麼這樣想,不僅僅因為喪屍。

一直以來太陽的能量對於地球來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但這也意味着,沒有太陽,地球上的生命撐不了多久。

僅僅失去太陽一天,這裡就從盛夏變成了深秋,那未來呢?

「明明我的人生才剛開始。」

徐雅在一家貿易公司工作,然而某一天卻遭到了上司的潛規則暗示。她當然明確地拒絕了,但也因此被穿上了小鞋,那段時間讓她格外痛苦,上司的打壓與同事的競爭。最終,她下定決心跳槽,並在離職前狠狠地臭罵了一頓那個有家室的老頭。

好在新的工作很滿意,但就在她的生活要重新步入正軌的時候,她卻什麼都沒有了,好像她做的一切都沒有意義。

徐雅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在火焰的照耀下格外閃耀,帶着些許委屈,不甘與對未來的迷茫。

宋知命不知道徐雅在想什麼,那眼淚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說些安慰的話。

「就算是結局,我也想親眼見證,這可是世界末日哎!誰會有幸經歷!」

「那我們還真是幸運。」

徐雅雙手環抱在雙腿蹲在一旁,將頭悄悄埋低,不着痕迹地用褲子擦拭掉了眼淚。

宋知命意識到徐雅並不想他看到那眼淚,於是將頭轉到一旁裹在被子里的妹妹。她緊閉着雙眼宛如熟睡了一般,被子隨着呼吸一起一伏,火光照在她臉上顯得有了些許血色。

「雖然知非有些煩人,但真要發什麼,還是會想拼了命地保護她,可能這就是血緣關係在作祟吧。」

「你已經儘力了嘛。」

徐雅帶着些許誇讚的味道脫口而出,畢竟他為了給妹妹找藥物親身去面對那些兇殘的怪物,他本可以一直躲在物資充盈的房子里。

更何況他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儘力這個詞來形容宋知命顯得過於保守了,於是她又補充道。

「你已經為了她拼上自己的命了,當然,你為了我也是。」

看着徐雅那頗為感激的目光,讓宋知命有些不好意思,生硬地將頭看向遠方的黑暗。

幾點光亮出現在夜空中。

「是星星!」

宋知命脫口而出,伸出手指着遠方的幾點光亮。

「那是不是意味着明天太陽也會升起來?」

徐雅也轉過頭,驚喜之情溢於言表。

「等等,那些光在動?」

「那不是星星,那是直升機!」

徐雅興奮地喊了出來,但轉瞬間又有些失望,原來太陽還是不會出現呀。

隨着那些光亮地靠近,這個城市的夜空也逐漸被照亮起來。

數十架直升機在空中咆哮,巨大的探照燈交替搜索,讓城市變得猶如白晝,藉助那些探照燈才看到,街道上有着數不清的無人機在勘探。

「喂——」

宋知命站起身,朝着直升機揮動着雙手,螺旋槳以及引擎的聲音讓他的吶喊在這空曠的樓頂細如蚊吶。

一架直升機緩緩懸停在這棟大樓的上空,探照燈的光掃遍整個樓頂,一位士兵架着槍在飛機上警戒,另一位士兵從扔下來的繩索上滑了下來,快步走到他們面前。

「你們這裡是有潛伏期的感染者嗎?」

士兵穿戴整齊,抱着步槍,詢問起他們的情況。

「是的是的!我妹妹!」

宋知命向他指了指裹在被子里的妹妹。

士兵翻開了妹妹的眼皮,血色的眼白已經說明了她的身份。

「她還有意識嗎?」

「偶爾還能答話,她會有救的吧?」

士兵毫不耽擱,抱起妹妹就往直升機處跑,同時回答着宋知命的問題。

「我們只能儘力,拿上這個,軍隊推進到這裡靠這個號碼來找她。」

士兵將宋知非固定好,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片,上面寫着數字3。

「你們能挺住嗎,我們還有重要任務,再有四天大部隊就能推進到這裡。」

《白夜屍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