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伴生玉佩:我能行走諸天
伴生玉佩:我能行走諸天 連載中

伴生玉佩:我能行走諸天

來源:google 作者:吃花餅的三少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吃花餅的三少爺 奇幻玄幻 陸淵

九幽崩陷,輪迴逆轉!心外科醫生陸淵攜無名玉佩重生異界大陸!得冥界傳承,戰四方巨擎!玉佩在手,萬界行走!我乃空間帝尊,陸淵也!展開

《伴生玉佩:我能行走諸天》章節試讀:

那神秘身影逐漸接近陸淵,可陸淵對此毫無察覺。

突然,佝僂身影一個翻滾,從牆上跳躍下來,身形一動,一柄泛着寒光的長刀朝着陸淵劈砍而去。

陸淵心中一緊,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忽的跳躍開來。

可那刀光速度之快是陸淵無法預料的,霎時間,血滴飛濺!

一股火辣辣的痛感從後背傳來,陸淵艱難的支撐起身子,看向前方。

「我血刀的滋味怕是不好受吧,嘿嘿,你這傷口起碼流血三天!」神秘身影在月光下顯露出來,是一個身披黑色長袍的佝僂老者,左臉上還有一道醒目的疤痕。

陸淵看着疤痕老者,心中一怔,後背的刀傷讓他行動受阻,恐怕只能發揮一般的實力,這老者定是先天武者,再加上他的詭異刀法,性命危機頓時直衝陸淵腦海。

思索之間,疤痕老者早已身形一動揮舞着長刀向陸淵襲來。

面對這飛來一刀,陸淵面色一緊,腳下白氣凝聚,身形一動,堪堪躲避開來。

那長刀劈砍在地面上,陸家地面鋪着的是青石地板,可這青石地板竟瞬間顯出一道裂紋。

陸淵暗自心驚,這一刀要是挨在自己身上,恐怕半條命都要沒了。

陸淵不再糾結,腳下白氣升騰,速度陡然加快幾分,幾個呼吸之間,已經跑出數十米遠。

「想跑!」疤痕老者見狀,揮舞長刀追了上去,速度竟比陸淵還快上三分。

眼見兩人的差距縮小到十米之內,陸淵此時也快接近陸家內院。

一中年男僕見狀,暗自心驚,待看清楚了陸淵的身形,趕忙奮力敲響了手中打更的敲鑼!

「快來人啊!大少爺被人追殺!快來人啊!」

一陣高昂的呼喊聲響徹陸家各個庭院之內!

一處庭院之內,一名武夫驚起,朝着聲音傳出的方向趕去,正是陸家教頭李東!

不止如此,各個庭院居住之人紛紛走出庭院,向陸淵之處趕去。

陸中天本在宗祠內,聽聞此聲,也是迅速趕了出來。

疤痕老者見此,不懼反喜,暗道:「哼,鬧得越歡越好!」

陸淵的身影在疤痕老者的瞳孔中越來越大,他手中長刀劈砍,眼看就要給陸淵致命一擊!

陸淵顯然感受到了危機氣息,心中浮現一絲絕望,難道自己真的要死於此地嗎!

刀光凜冽之際,只見一靈氣凝聚的巨大手掌呼嘯而來,「砰」的一聲,將長刀連同疤痕老者共推出數米之遠。

來人赫然是陸中天!

「何等宵小,也敢闖我陸家!」陸中天看着狼狽的陸淵,臉上顯出滔天怒意。

「嘿嘿!」一陣滲人笑意從疤痕老者口中傳出,他抬起頭來,完全露出了自己的面容,深長的疤痕完全暴露在陸中天視線之內。

「金宇!」陸中天看清了老者的面容,臉上的怒意更盛了三分。

「你這渣滓,老夫不去找你,你反而自投羅網!」,陸中天恨恨道,「也好,今日陸家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話罷,陸中天周身靈氣一滯,手中早已多出一柄藍色玉尺!

玉尺揮動,數道藍色光刃竟齊刷刷的逼向金宇!

金宇面色一凝,身形躲避,竟完美避開了所有攻擊,身形再一轉,便揮刀向陸淵劈砍而去!

陸中天沒有絲毫慌張,藍色短尺一揮,竟硬生生接下這劈來的一刀。

在這強力一擊之下,兩人的身形齊刷刷的倒退開來。

「陸中天,你這凝氣就這點水平嗎?呵呵,還真是不夠看呢!」金宇用拇指蹭掉嘴角溢出的血跡,嘿嘿笑道。

陸中天的模樣也不是很好受,聽聞此言,雙手掐訣,一道赤色火球在前方顯現而出。

「術法!」金宇心中一驚,手中動作變換,竟然猛地向長刀上嘔出一口鮮血,霎時間,長刀上泛起一陣滲人紅光。

「血刀術!」金宇口中喃喃一聲,竟揮動着血色長刀向著火球劈砍而去,「給我破!」

血色長刀在接觸火球的一瞬間,火球居然爆裂開來,漫天火光墜落。

金宇整個身子被包裹在火光之中,一陣嘶哄之聲傳來,金宇的身形極速推開。

只見金宇滿臉血色,在月光的映射下更顯猙獰。

陸中天見此,面色一喜,就要繼續追加攻擊之時,忽然,只聽周圍爆破聲大起,四周房屋瞬間火光四起。

不遠處,陸府上空,竟又有數十名黑影跳躍而來,觀其氣息,不少都是先天武者!

其中一些黑影竟已和陸家族人打鬥起來,不難發現,其中兩道黑影圍攻一人,那人赫然是剛剛趕來的李東!

陸府門外,破門之聲群起!

烏泱泱的黑衣人聚集在陸家門外,無數的火把從外拋向空中,最終墜落到陸家的各個房屋!

一時間,喧囂聲,打罵聲四起!整個陸家陷入一片火光之中!

陸中天面色一變,「我說你金宇怎麼敢一人就闖入我陸家,原來外面還有接應!」

「嘿嘿,陸家主,這次你別怪我金某了,今天識相點我金某還能給你留一具全屍!」金宇也不管自己的滿臉血色,從懷中掏出一粒紅色藥丸!

「血煞丹!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陸中天面色一凝,轉頭低聲向陸淵道,「淵兒,你且先走,到宗祠去,待我解決完這個禍害,我們在宗祠會面!」

陸淵臉色濃重,也是察覺出了眼前情況的不妙,當即應了一聲,就要快速撤去。

金宇服下藥丸之後,一身氣息節節增長!口中長嘯一聲,「哈哈!這血煞丹的效果就是美妙!」

眼見陸淵離去,金宇面色難看,「今日你們陸家一個人也別想活着離開!」

金宇飛身而起,速度之快比陸中天有過之而無不及,大手一揮,就要把陸淵擒住。

陸中天自然不可不管不顧,也是飛身上前,一掌喝退金宇,金宇也是不懼,很快,二人又陷入纏鬥之中,一時間竟難分勝負!

陸淵也是趁此機會,身形幾個跳躍,便往宗祠跑去。

一路之上,黑衣蒙面人已侵入陸家各個庭院,陸淵靠着僅存的實力斬殺幾人後,來到了自己的庭院。

「月眉!」破門而入,陸淵高聲呼喊道!見自己的庭院內幾個黑衣蒙面手持砍刀,陸淵二話不說,悍甲拳齊出。

這幾名都是尋常的後天武者,挨不下陸淵幾拳便倒地而亡。

「少爺,我在這!」只見房門後面傳出月眉的聲音。

月眉跑了出來,看見陸淵趕緊撲了上去,「少爺,這是怎麼了!,這些人都是誰!」

聽着月眉的一陣抽噎,陸淵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明白,便抱住月眉一躍而起,向著宗祠趕去。

……

宗祠外圍的庭院中

一黃衫武者被兩名黑衣蒙面包圍,在兩名黑衣的圍攻之下,黃衫武者節節敗退,身上的傷口也是漸漸增多!

此人赫然是一直參戰的李東!

眼見李東已經被逼到了牆角之處,性命岌岌可危!

李東見勢不妙,手中短刀連續劈砍抵擋住兩個黑衣蒙臉的輪番進攻。

就在此時,一抹刀光襲來,兩名黑衣見狀一個跳躍,被強行分割開來。

只見一青袍男子,手持一柄短刀,正是從宗祠內出來的陸淵。

方才到了宗祠內,陸淵安頓好月眉後,給後背的傷勢短暫包紮了一下,聽着外面刀劍之聲不絕,便又急匆匆的趕了出來,這才撞見了被圍攻的李東。

李東顯然看見幫忙解圍的陸淵,由於距離的原因,只能向他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

兩名黑衣見狀,也明白了目前的局勢,身形一動,兩個人分別朝着陸淵和李東所在的方位衝去。

衝著陸淵而來的是一個手持長鞭的黑衣。

那黑衣手中長鞭揮舞,朝着陸淵脖頸襲來。

陸淵手中短刀一橫,長鞭順勢纏繞到短刀之上,陸淵用力回拉,渾身力氣盡出,那蒙面黑衣竟一個踉蹌,身體不受控制的奔向陸淵。

陸淵借勢一躍而起,雙腳重重揣在了黑衣蒙面的胸口之上。

黑衣人頓時口中噴湧出一口鮮血,在這一腳之前連連退後數步。

陸淵心中一喜,暗道自己這幅身體原來的基礎還是很紮實的,再加上藥浴洗禮,想來力量也是十分強勁!

黑衣蒙面並未有退縮之意,長鞭揮舞再次襲來。

陸淵腳下一頓,身體竟彈射而出,短刀揮舞,彈開了黑衣蒙面的長鞭,腳順勢落在黑衣蒙面的肩上,又一個跳躍,穩穩落在其身後!

趁黑衣蒙面沒有反應過來,陸淵面色一沉,短刀上竟然浮現淡淡白色氣體!

陸淵心中一喜,短刀狠狠向著黑衣蒙面的心口劈砍而去!

「噗呲!」

黑衣蒙面跪倒在陸淵身前,再也沒了呼吸!

……..

《伴生玉佩:我能行走諸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