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 連載中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

來源:google 作者:難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難默 高子蕪

高子蕪不婚不育,活得輕鬆自在,然而一場意外後,她穿書成了三個白眼狼的後媽………聖母系統:「你只需要用寬容、用愛去感化他們,幫他們度過困難,就可以完成任務了」高子蕪:「那我能得到什麼?」聖母系統:「善良就是你的獎勵,你的人生將不再孤單,你的心靈將永遠充滿溫暖」高子蕪:「………「拜拜你嘞!感動孩子?與她無瓜教育孩子?與她無瓜養育孩子?與她無瓜發家致富才是正道展開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章節試讀:

「還有你,若蘭,看見弟弟被打了,怎麼就不知道安慰呢?」她繼續道。

伍若蘭嚇得渾身顫抖,不等惡毒後媽反應過來,便沖了出去。

「瘋女人,你怎麼不去死啊!」地上那個嘴還沒消停。

伍招娣臉上的紅印也還沒有消,她不愧是最會看人眼色行事的,一把按住自己的弟弟,沖高子蕪服軟:「對、對不起,求求你別跟我們計較,我們也是被你那些話刺激壞了,才會這樣。」

系統化身裹腳布,逮住機會給高子蕪灌輸封建糟粕:

「宿主,女人就應該溫婉嫻淑,看看他們,多可憐!你必須改邪歸正,重拾做一個好媽媽的美德,以後才有資格獲取幸福。」

「往小了說,你是為丈夫養育後代,往大了說,是為世界培養人才,這種功勞,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得到的,你不要太過自私自利。」

「你現在是一個母親,一切都為了孩子,哺而無求,養而無求,捨命而無求……」

高子蕪一臉嫌棄:「滾。」

這個破系統,真特么欠抽,簡直就是思想毒瘤,在封建女德道路上一路走到黑。

系統:「......…」

它突然意識到一件很嚴重的事情,這個人類很難控制,她的思維跳躍度太大,根本不能按常理來推斷。

高子蕪不想聽它嘮叨,只聽嘩啦一聲,桌上的幾個碗落在地上,被摔得七零八落。

也許是嫌這還不夠,她又撿起了那根棍子,把能看到的東西都給砸了個稀巴爛。

屋子裡響起尖銳的破碎聲音。

餘下的兩人皆是驚恐地看着她,生怕她把怒火發泄到自己身上。

高子蕪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覺得她錯了,她哪裡錯了?

是生為女孩錯了?還是作為女孩活下去錯了?

上輩子自己就是被重男輕女的父母給拋棄了,如今換了個身份,還要忍氣吞聲?

不可能!!!

子蕪,子無,早在她改名的那一天,便不會再忍氣吞聲了。

另一邊。

「救命啊!我後媽瘋了!在家裡打人!」伍若蘭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村長家門口。

村長正在堆煤炭,見有人大叫,他擦了擦黑乎乎的手,大着嗓門問道:「幹啥呢這是!」

「叔,還不是我爸娶的那後媽惹的事!我弟弟在學校和同學有了矛盾,她二話不說就教訓了他一頓,連我和姐姐都給打了!還說我爸死得好,這樣她就能掐腰做人了!」伍若蘭還沒急昏頭,知道該怎麼顛倒黑白去獲得別人的同情。

果不其然,對方聽了她的話,恨不得立馬飛奔過去做「包拯」。

「怎麼著了?伍家小丫頭受欺負了啊?那我們這些做大人的可看不下去了。」住村長家旁的長舌男嗅到了八卦的味道,隔着矮矮的院牆吃瓜。

「什麼?誰受欺負了?」又有人冒了出來。

村長媳婦此時正在廚房裡忙活,聽到外面的動靜,和婆婆抱怨:「這家人真是不安生,一天盡知道鬧事!明明都要到飯點了,還來擾人!」

「得了,我去跟着看看,你先讓幾個孩子吃吧。」李秀在村裡是出了名的愛多管閑事,這麼好的機會,她才不會落下呢!

「媽……」村長媳婦扶額,就見老太太急沖衝出了門。

這庄鬧事來得突然,加上伍家姐弟又失去了爸爸,很容易就收穫到一波同情。

沒一會兒的時間,院子里就聚集了不少人,大家聽說了事情的經過,都很痛快地答應替伍若蘭主持公道。

路上不斷有人在加入這個隊伍,長舌男和村裡的大爺大媽們從村東頭說到了村西頭,高子蕪在他們口裡已經名譽掃地。

伍若蘭低垂着頭,走在前面,嘴角的笑容根本藏不住,既感覺忐忑,又有些慶幸,畢竟對方嘴裏的主角不是她。

哼,看那個女人還敢不敢欺負自己!

眾人聚在伍家,將本就不大的地方擠得水泄不通。

高子蕪正好走出房間,看到這一幕,她無視了他們探究的目光,笑呵呵地問道:「村長,你們怎麼來了?難道是知道了光宗打破同學腦袋的事了嗎?還是幾個人打架的事?」

此話一出,大傢伙看伍家姐弟的眼神都不對了,湊到一起竊竊私語,有些搞不懂情況。

村長琢磨了一會兒,想着自己來這的目的,咳了咳道:「建平家的,我聽若蘭說你打孩子了?娃剛沒了爸爸,於情於理都不該動手。」

高子蕪聞言抬頭不解地看着他:「打孩子?我咋可能打孩子!建平娶我的那天,我就發誓會一心一意地照顧他的兒子和女兒!」

「那這孩子還跑來我這說舌……」村長顯然是被動搖了。

「唉!還不是怪我,也不知為啥他們就打起來了,光宗是伍家的命根子,我見若蘭打他打得狠了只能去扒拉住她,沒想到她會去找你。」高子蕪穿着陳舊寬大的外套,一副受欺負的可憐相。

「胡說!明明就是她先打了弟弟,又打了姐姐!要不是我跑的快,說不定都被打死了!」伍若蘭見不得她這幅顛倒黑白的惡人樣,當場指着她的鼻子就要開罵。

有人趕緊攔住了伍若蘭:「少說兩句,哪有你這樣對長輩說話的。」

村裡人的思想還是非常保守,認為只有兒子才能夠傳承自己家的香火,在聽到伍若蘭打弟弟的事後,立刻將她看做成了不好的女孩。

她很想發火,可想到後果,這火壓根沒法發出來,只能想辦法喊道:「姐!你快告訴叔們,這女人剛剛做了什麼!」

高子蕪見招拆招:「招娣最是懂事,剛剛還幫着我拉你呢,你可別讓人誤會了她。」

伍招娣聽到這話,罕見地選擇了沉默。

後媽一會兒唱白臉,一會兒又唱紅臉,不就是想堵住她的嘴嘛,偏偏自己還只能進入這個圈套中。

「對了,光宗!他能證明我沒打他!」伍若蘭真是有苦說不出,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眼巴巴湊到小弟面前。

可惜這吃軟怕硬的小白眼狼早在人來之前就被高子蕪給威脅住了,壓根不敢說啥。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