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被奪舍後我成功引氣入體
被奪舍後我成功引氣入體 連載中

被奪舍後我成功引氣入體

來源:google 作者:登月撈雲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柳霜明 武俠修真 登月撈雲

(無cp修真天才流空間)一個無名女孩,在亂世艱難求生機緣巧合下踏上修仙之路從一無所有,到應有盡有本以為仙途順暢可大霧瀰漫,天機遮蔽,天命之女降世背後的一盤大棋,是誰在操控?她不願做這棋子,卻無法掙脫那看不見的網既然無法逃脫,那便努力在其中求得生存之地!天地間,我欲逍遙!展開

《被奪舍後我成功引氣入體》章節試讀:

晉國有一李家村,村子不大地處偏僻,只有十來戶人家,但凡發生個什麼事不過片刻全村都能知道。

正如此刻,李存善娘子趙氏剛生完孩子,李家村的人就已經紛紛聚集到小院門口來慶生。

趙氏看着自己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是個女娃,此刻已經脫力的她,連嘆氣的力氣也沒有。

李存善看着襁褓中嗷嗷哭的嬰兒,眼中閃過一絲不耐,可如今鄉親們都在外面,他也不好把對女嬰的厭惡表現得太過明顯。

李存善抱着孩子,走到院子門口,將鄉親們都引了進來。

「恭喜啊,恭喜啊!」村民們七嘴八舌地說著恭喜的話,即便他們心中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喜事。

如今的晉國戰事不斷,又正巧碰上旱災,各家各戶都緊着褲腰帶過日子,這要是生了個男娃倒還能咬緊牙關養一養,可是女娃這個時候生出來就是受苦的,能不能長大都是個問題。

倒不是他們不喜歡女娃,只是人總要傳宗接代,女娃能做啥?更何況在亂世女娃哪裡活得長久。

李家村的人在心裏嘆了口氣,面上卻未表現出來。

李存善和鄉親們交談了片刻,便說:「鄉親們,如今已經時候不早了,諸位便先回去吧,待小女百日宴,還請各位務必捧場。」

「存善啊,這百日宴還是算了吧,如今正逢亂世,誰家糧食都不多,還是省着點,等日後家裡有些餘糧了,意思意思請個客也就過了。」說著,李家村村長頓了頓,開口道:「那女娃能好好養着,還是養着吧。」

村長好像還有話說,但最終還是沒有再開口,只嘆了口氣便轉身走了。

其餘的村民也都回去了,大家都知道這亂世新生兒難以成長,女娃更是難以存活。那李存善說著要開百日宴,可是如今這李家村哪戶人家請的起客?怕不是嘴上說說,實際卻要收拾行李逃難了。

李存善回到屋內,把孩子放到桌子上,將孩子的哭鬧聲置之不理,只埋頭收拾行李。

李存善是個秀才,平時也不愛下地,一心讀那幾本聖賢書,往常都是趙氏下地耕種,但李家娘子懷孕後害喜得厲害,又遇上旱災,地里收成不好,家裡早就揭不開鍋了。若是生了個男娃他還會選擇一起帶走,可惜是個女娃,只能任她自生自滅。

剛出生的嬰兒話也不會講,見沒人理她,停了哭聲,自顧自地咿咿呀呀。

到了晚間,趙氏醒過來。見李存善已經在收拾行李,開口道:「相公,我們過一月再動身吧,我身體虛弱,還需休養。」

「你若想晚些走,便自己留下,吃食我也都帶走了,我可不等你。」李存善滿不在乎,能少一張嘴,自然樂意。

他跟着趙氏畢竟這麼多年夫妻,要說沒有一點感情是不可能的,只不過這一點感情在生存面前不值一提。

趙氏無法,只好答應過幾日便動身,若真一個人留在這李家村,吃食又被帶走,哪裡活得下去。

李存善走出房門,檢查行李有無遺漏。

剛出生的嬰兒並不知道她的爹娘要拋下她準備逃難了。好像是肚子有些餓,她哇的一下哭出聲來,卻並沒有人理會。

趙氏被哭聲吵的煩了,低吼一聲:「哭什麼哭,閉嘴!」

女嬰哪裡聽得懂她說的話,仍自顧自哭着。

趙氏從床上下來,拿着床邊搭着的破布就往女嬰那兒走。她將破布捂在孩子口鼻處,虛弱但憤恨道:「我讓你哭,讓你哭!」李家娘子神情猙獰,竟打算將那女嬰活活捂死!

因為被捂住了口鼻,女嬰無法發出哭聲,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小胳膊小腿的掙扎也無用,無法吸入氧氣,她掙扎的幅度也逐漸減小。

就在女嬰快要被捂死的時候,李存善推開房門進來了。

「你在做什麼?」李存善的目光有些冷,這個女嬰雖然遲早要死,但是死在他們手上終究不大光彩。過幾日就要動身走了,現在動手真是愚蠢至極!

趙氏被推門聲嚇了一跳,手上的動作下意識一松,也回過神來,留下了女嬰一命。

李存善夫婦都是自私的人,這點他們也心知肚明,但虎毒不食子。是的,在他們看來,僅僅是把孩子拋棄,而不是親手捂死,已經是「不食子」了。

而一旁保住一命的嬰兒,體內悄然發生一些變化,這變化並不明顯,只是讓這女嬰的身體強健了些。

這兩日,李存善夫婦同往常一樣與鄰里相處。除了那女嬰,出生兩日了連一口奶水也未喝過,剛開始還會因為飢餓,扯着嗓子哭鬧一番,李家娘子聽這哭聲聽得煩了,便拿破布將女嬰的最塞住,讓其哭不出聲。

第三天一大早,李存善夫婦便拿着行李離開了村子。至於那女嬰,已經餓的沒了力氣,嘴巴被捂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根本傳不到旁人耳中去。

到了中午,村口的吳寡婦發現李存善夫婦已經逃難去了,不忍心看女嬰生生餓死,便自己來餵養這小女嬰。

吳寡婦是從吳家村嫁過來的,爹娘重男輕女,她這嫁出去的女兒自然是不得待見,便一直住在李家村。

李家村村風淳樸,鄰里和睦,她也住的很舒心。兩天前李存善說要辦百日宴她便猜到這對夫婦是打算收拾行李逃難了,但這兩日也不見人走,便以為這對夫婦是想好好養着女兒的,沒想到,今日一早便不見了人影。

若不是她中午來看看,這女嬰怕是已經要餓死了!

李存善夫婦平日里在李家村風評並不差。一個是秀才,平日里也算彬彬有禮,雖說不常下地幹活免不了幾句碎語,但為人也算熱心,各家孩子要取名都是找他幫忙;李家娘子更是干農活的一把手,看吳寡婦一人忙不過來也時常幫她。如今二人卻做下拋棄幼女的事情,實在是令人唏噓。

吳寡婦把女嬰帶回了家,哪怕她家裡糧食也不多了,也細心地餵養着小女嬰。

暫時脫離的生命危險的女嬰身體再次發生變化,四肢更加有力,也能含含糊糊說些話了。

吳寡婦自然發現了女嬰的不同,便儘力地教女嬰走路、說話、自己吃飯。並且叮囑女嬰不要在旁人面前顯露這份不同。

若是災情能好轉,若是這亂世能結束,或許這女嬰會一直和吳寡婦生活,長大、嫁人、生子,如此平凡的過完一生。

但萬事無如果,亂世沒有終結,災情沒有減緩。

幾個月後李家村眾人商量着打算外出逃難,各家的存糧已經不剩下多少了。山林里的草木因為旱災也已經枯萎,至於獵物更是極難見到,是以大家都打算外出尋求生路。

亂世莫問人心,沒有人打算將那幾個月大的女嬰帶走。這世道自己活着都艱難,多帶個人做什麼呢?彰顯自己的善心?給那女嬰留些食物已經是李家村眾人最大的善心了。

至於那女嬰會不會自己吃,能吃多久,已經不是他們考慮的問題了。就算真的把那女嬰帶着一起走,又能活多久呢?

自亂世開始,易子而食的事情可不少,在村子裏餓死,總好過被人蒸煮而食。

吳寡婦一介女流,在亂世中自己都難生存,只好狠下心將女嬰丟棄。或許是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會把女嬰拋棄,吳寡婦並沒有給女嬰起名,平日里也只「娃兒,娃兒」的叫着女嬰。

《被奪舍後我成功引氣入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