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休後,我嫁給了山林獵戶
被休後,我嫁給了山林獵戶 連載中

被休後,我嫁給了山林獵戶

來源:google 作者:王麻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野川 許念安

本是新晉敕命夫人的許念安,原以為能苦盡甘來,一睹京城的繁華,沒想到心狠手辣的婆母竟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她們娘倆一併發買,本以為此次會凶多吉少,沒想到卻被有救命之情的獵戶買下,過上了被寵上天的生活展開

《被休後,我嫁給了山林獵戶》章節試讀:

許念安迷迷糊糊的感覺到有人強硬的用手扳開了自己的嘴,接着一些液體被灌了進來。澀澀的,似乎是治風寒的中藥。

她試着睜開眼睛,但此刻眼睛似乎有千斤重,無論許念安多努力,都無法睜開。

耳邊突然傳來一些聲響,好像有人在說話。

「宋叔叔,娘親怎麼還不醒啊,你不是說只要喝了葯,娘親就會醒過來嗎?」

「你去睡覺,她就會醒。」聲音沙啞低沉,似乎很長時間不曾與人交流過了。

「……」

悉悉索索的聲音逐漸變得清晰,像是有人走了過來。

「吧唧」

一枚香吻印在了許念安的額頭上,隨後一雙小手握住了許念安的手指。那人小心翼翼的湊近她的耳朵,輕聲說道:

「娘親,小冉去睡覺了,你要快快好起來哦!」

溫熱的氣息鑽進了許念安的耳朵,弄得耳朵有些庠庠的。

她很想開口回應,但一張口,就感到喉嚨燒灼着痛。於是她強忍着疼痛,從喉嚨管中擠出了一個音節:

「嗯」

聲音如風吹過般輕微,但小手的主人卻似乎聽到了。滿臉開心,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許念安的意識也漸漸變得渙散,最終又睡了過去。

等到她再次醒來,已不知過了多久。她緩緩睜開雙眼,四處都是陌生的景象——被茅草遮得嚴嚴實實的屋頂,身上蓋着的暖和的棉被,打理的乾淨整潔的房間。

不知從何處傳來一股淡淡的木屑味,並不難聞,反而感到一絲安心。

許念安試探性的活動了一下身體,發現除了鼻子有些不通氣外,別的都沒什麼。

她剛一起身,外面的人聽到聲響就走了進來。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的男人,他的眉眼處還有一道醜陋的疤痕。似乎是受傷後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造成的。

許念安通過他的外貌就猜出他是誰了。

此人是山上臭名遠揚的獵戶,姓宋名野川。他的父親在他剛出生不久就掉下懸崖摔死了,留下他們母子二人相依為命。

8歲時,他的母親也因病去世了。原本有好心的親戚收養他,教他手藝,日子也過得不錯。

但好景不長,一天,親戚家獨子在和他玩耍時意外掉進河裡淹死了。

嬸子罵他討命鬼,將他趕上了山,任由他自生自滅。

這一晃都這麼多年了,他也年25了,還未娶妻。大家都不敢把女兒嫁給他,擔心自己也被剋死。

傳聞說他是個怪胎。天生力大無窮,一拳就能打死一頭野豬,因此大家都怕他。

夜裡有小孩哭鬧着不肯睡覺,大人們都會搬出他來嚇唬孩子:「再不睡覺,山上那怪物就會來把你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小孩們一聽,嚇得立馬老實,乖乖睡覺了。

許念安本能有些懼怕,將身體往被子里鑽,只露出一雙靈動的大眼睛。

宋野川見了,默默地端來一碗湯藥,放在床邊的桌子上。眼底是掩不住的失落。活像一條耷拉着尾巴的小狗。

只聽他用語簡短的說道:「葯,喝,沒毒。」轉身就要離開,就被許念安叫住了:「宋……宋大哥,謝謝你救了我!」

宋野川聽了,突然變得歡喜。眼底的失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欣喜。

「小狗」歡快的搖着尾巴,昂首挺胸的離開了。

許念安看了,終究是憋不住笑意,「噗」的笑了出來。

幸好聲音不大,不然某人可就要惱羞成怒了。

許念安喝完葯正準備出去接水洗碗,餘光卻發現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不對勁——上面的補丁沒了,材質似乎也不一樣,摸着不知道舒服了幾倍,而且顏色似乎也有些不一樣?

許念安出去正巧看到宋野川拿着洗衣盆從一個房間里出來。忙叫住他:

「宋大哥,我身上這件衣服似乎有些不一樣?好像不是我的。」

她以為宋野川會給出解釋,沒想到這幾句話就像魔法一樣,將他的雙耳變紅了。

許念安看着那紅彤彤的耳朵,以及他藏在身後的洗衣盆中露出的些許衣角,似乎明白了什麼。

於是她靠近呆在原地的宋野川,小聲詢問道:

「宋大哥,是你給我換的衣服嗎?」

「不不不……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你的衣服**,我擔心你着涼……」

他的耳朵紅的似乎能滴出血,就連雙頰也染上了一絲緋紅。

許念安也不受控制的紅了臉,輕聲說道:

「嗯……多謝宋大哥了!」

兩人面對面站着,卻相對無言,眼睛亂瞟着,就是不看對方。

正當氣氛變得越來越尷尬的時候,從房間里跑出一個瘦小的女童。頂着亂糟糟的頭髮沖向許念安,抱住她的大腿激動的說道:

「娘親,娘親!小冉好想你,小冉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娘親了……」

許念安在看清眼前的女童後,立刻抱起了她。顫抖着聲音道:

「小冉……娘親也以為再也見不到小冉了。你這丫頭,下次可別再亂跑了,娘親很擔心你,知道了嗎?」

許念安本還想多念叨幾句,下一秒就哽咽得說不出話,眼淚不自覺就浸了出來。

女兒程熙冉用小手擦乾淨許念安臉上的眼淚,聲音也逐漸變得顫抖:

「娘親……娘親不哭,小冉一定聽你的話,不會亂跑了,娘親別哭了,笑笑吧,笑着的娘親最好看,小冉喜歡笑着的娘親……」

許念安使勁笑着,眼角卻還是有淚流下來。

程熙冉也抑制不住眼淚,呼的流了下來。

母女倆抱頭痛哭,似乎要把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都哭出來。

宋野川也不覺得流了幾滴淚,用袖子擦了擦,悄聲出去了。

等到許念安母女倆整理好情緒,互相交流着昨天經歷的事情時,宋野川才擔著裝滿農作物的籃子回來。

恢復活力的程熙冉跑到宋野川面前,揮手示意他蹲下來。

宋野川照做,猝不及防地被親了一下臉頰。

程熙冉笑着說道:「多謝宋叔叔的幫助,小冉才能和娘親團聚,小冉很開心。娘親說,親親能讓人開心,小冉希望宋叔叔也開心。」

宋野川用手摸了摸被親的臉頰,愣愣的呆在原地傻笑着。

許念安看着這一幕,也笑了起來。

三個人都笑着,在這一刻,他們彷彿都忘卻了所有的煩惱,展現出了真實的自己。

《被休後,我嫁給了山林獵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