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別怕,每晚一個練膽驚悚故事
別怕,每晚一個練膽驚悚故事 連載中

別怕,每晚一個練膽驚悚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唐千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昊 鵬宇

這裏面有各種各樣鬼故事,或驚悚,或恐怖,或搞笑,給人一種心驚膽顫的故事情節〔盡量在白天看,不要在晚上看嚇哭或者做噩夢不要來找我.〕每天晚上18點更新!!!接下來開始我們的故事吧!展開

《別怕,每晚一個練膽驚悚故事》章節試讀:

鍾嬌緩緩抬起頭,淚眼婆娑的瞧着我,一臉凄楚:「妹妹,你都聽到了?」

我無法騙她,只能點點頭。

「妹妹,你可知我心裏有多苦,這許多年來,我雖陪在他身邊,卻與他的心那麼遙遠。我多懷念從前的日子,在人間雖然貧困,卻開心的生活。我一直對自己說,只要待在他身邊,總有一日他會明白我心意,但竟是我想錯了么?」她有些疑惑,有些恍惚,淚眼朦朧的,瞧起來那名美,卻又那麼感傷。

「也許,也許再過些日子,鍾大哥會想明白。」

鍾嬌的淚滴在案上雪白宣紙,暈開一片淡淡憂傷,她怔怔瞧着那攤水跡,有些絕望的輕輕問道:「會么,妹妹,你說會么?」

那一個會字竟然怎麼都說不出口,就哽在喉間,那麼痛的感覺。鍾嬌有些明了的瞧着我,凄然一笑:「謝謝你,好妹妹。」

她站起身來,淡青色羅裙輕輕貼在身際,舉止是那麼優雅,縱然被傷透心,但一抹去淚,她還是那個眾鬼欽慕的鐘嬌,但誰會了解,那青色羅裳下裹着一顆寂寞的心和孤獨的魂魄。

「妹妹,想不想去人間瞧瞧?」她淡淡問道。

我心一跳:「姐姐是說,去轉世?」

鍾嬌輕輕搖頭:「不,我是說以鬼魅身份去人間,大哥曾經教給我進入人界的口訣,但我從未試過離開這裡。此刻,我突然很想去人間看看。妹妹,你想陪我去么?」

「求之不得,我也想回人間看看。」

「是去看若安么?我一直都奇怪,為什麼你當初沒有和若安一起回去?」鍾嬌的臉上現出疑惑神情。

我眼神黯然「因為沒人希望我回去,救了姐姐已經是我最大成就。」我把一切都告訴了鍾嬌,她聽得連連搖頭,感慨的說:「若安真是幸運,有你這樣妹妹捨命相救。」

「是因為當初若安姐姐救了我,我才多活這麼些年。我又豈能見死不救。」

鍾嬌上前挽着我手:「妹妹,我們去人界,好好教訓那子傲一番。」

我感激的點頭,鍾嬌想了想,走到書案前,提筆寫了幾個字:「大哥,我同依夕妹妹去了人界,不必掛心。」終究還是怕他擔心,所以才留書,鍾嬌那一份情,實在太深,深得已成為習慣,成為靈魂一部分。

見到我臉上現出傷感,鍾嬌不由自嘲一笑:「可是太痴?卻無葯可解。」她牽着我手,囑咐我閉起眼,我只聽她口中喃喃不知念些什麼,耳邊風聲呼嘯,不過隔了片刻,我感覺停了下來。睜開眼一看,已經是人間,正是中午時分,幸好天陰陰得,沒有陽光。

鍾嬌在腕上脫了只白玉鐲子給我,我推辭不受。

「妹妹,你我畢竟是鬼魅,在人界易受傷害,這一對白玉鐲子是閻王所贈寶物,可以庇佑咱們暫時化為人形。既是姐妹,就不必推卻,你一隻,我一隻。」鍾嬌說著把鐲子套在我腕上。

我只能接受,那鐲子真是神奇,才套上去沒多久,立刻將我虛無的形體漸漸化實。我瞧著鐘嬌,再瞧瞧自己,有些不可思議。

「好啦,現在咱們去找那子傲算帳。」鍾嬌笑盈盈的,似乎把鬼界的一切憂傷都拋在了腦後。

依舊是桃花緋紅三月天,楊柳依依垂在岸堤,連那木橋都是當初模樣,只是越接近故居,越是忐忑,或許是近鄉情更怯。不知姐姐在做些什麼,看到我不知會是如何表情?心中思緒如波濤翻湧,不能自制。

「走吧。」鍾嬌在後輕輕推我一把,示意我向前行。

真到這一刻,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沿着熟悉的路,見到院中那一株開的燦爛艷麗的桃花,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口氣。院里空落落,並無人跡,一把銅鎖把門。我一陣失落,姐姐,她難道不在這兒住了么?

正在怔忡,隔壁院里那一個修長身影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是他,子傲。他瞧起來比從前更穩重了,此刻正邊踱步邊凝神翻閱手上書卷。我不由想起過去被騙種種,想起是他令我們姐妹分離,怎忍得住怒意,三步並兩步走了過去。

「宋子傲,你可認得我?」

子傲聞聲抬頭,不由色變,手一顫書卷掉落在地,指着我語不成聲:「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倒不知宋公子究竟怕些什麼?」鍾嬌接口反問,語聲淡淡,但話裡帶刺。

子傲臉上頓現羞愧,不由自主低下頭去,「依夕,是我對不住你。但你亦是自願犧牲自己去救若安,我不曾逼迫你。」

「救姐姐是我心甘情願,但為何當初不對我言明?為什麼要瞞着我?」我緊緊追問,想要解開心中疑惑。

子傲沉默片刻,終於回道:「因為在我心中,若安比一切更重要。」

我倒抽口冷氣,不知自己竟然會得到這樣答案,子傲他原來喜歡若安姐姐么?為什麼我全然不知。

「雖然犧牲你,我內心有愧,這些年寢食難安。但若重來一次,我亦會如此抉擇。今日你來索命,我亦無話可說,當日的確是我欠你。」子傲目中雖有愧疚,但神情坦蕩,並無懼色。

我有些茫然,這樣的結果我並不曾預測,我以為子傲見到我會膽戰心驚,如今,他卻振振有辭,他真的錯了么?我突然間有些糊塗了。

「愛一個人無可厚非,但用何種方式去愛她,卻值得商榷。若安她可了解這件事?」鍾嬌插口。

《別怕,每晚一個練膽驚悚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