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上不下
不上不下 連載中

不上不下

來源:google 作者:沈庭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庭序 現代言情 赫本

他和別的女人結婚她就和別的男人...(S)...(C)誰成想這一上就特么下不來了展開

《不上不下》章節試讀:

方塵無精打採的朝教室走去,一次戀愛就已經夠她受的了,她才不想再來第二次。

”我去!這隻小三怎麼還有臉來學校啊!! ”

”咦咦咦!好噁心! ”

”我都以為她退學了呢! ”

煩悶的大腦突然躥進來三兩句尖酸的嫌棄話,方塵左右看了看,突然發現周圍的人都在對她指指點點。

”就是說你呢! ”其中一個女同學雙臂抱前,挑釁的看着她, ”小三! ”

方塵並不認識。

和這位女同學一夥兒的另一個女同學見她沒有反抗,也出言攻擊, ”不僅勾引嚴鈞老師,還想破壞嚴老師的婚禮,怪我孤陋寡聞啊,見過不要臉的,真沒見過像你這樣不要臉的,真賤! ”

方塵聽出來,她和嚴老師的地下戀情不僅捅破了,還捅出個馬蜂窩。

言鈞老師被女同學們視為最拿得出手的男老師,整個美術學院顏值的頂樑柱。

一直都有不少女同學給他寫情書送花花,但誰也沒想到最後卻方塵拿下了。

要不是嚴鈞老師結婚,她在婚禮上破口大罵兩聲 ”騙子 ”,估計都沒人知道。

現在知道了內幕,還不頂着她的脊梁骨往死里削啊。

不一會兒,她就遭到了眾多女同學的圍攻,你一言我一語,唾沫星子橫飛。

方塵向來不愛與這群同齡人計較,總覺得她們幼稚的很。

她握了握拳頭,不卑不亢,聲明, ”我和嚴鈞老師是互相喜歡的。 ”

引來了一陣嘲笑…

”要不是看在沈先生的面子上,嚴老師能忍受你的騷擾嗎? ”

”要不是你追得太緊,嚴老師能這麼快就結婚嗎? ”

”要不是有沈先生護着,你能讀這麼好的學校嗎? ”

沈先生,沈先生…

方塵聽見了自己牙齒打架的聲音, ”信不信我讓沈庭序把你們的嘴縫上! ”

總有些同學會被嚇怕,也總有些同學又是嚇不怕的。

”我聽說沈先生只資助你到大學畢業,方塵,你記住,出了這個學校,沒有了沈先生,你其實什麼都不是,一隻小野雞飛上枝頭真把自己當鳳凰了,哼。 ”

一股充血的熱氣直達腦門兒,方塵從未遭受過這樣的羞辱,對一個人一件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衝上去就抓住了那個女同學的頭髮,跟她打了起來。

那個女同學的長指甲直接朝她的臉去抓。

方塵只在五歲之前在孤兒院和小夥伴搶玩具打過架,那是沈庭序託人送過來的新奇玩具,總有男孩子要跟她搶。

那可是她的東西!

那會兒她總能打贏。

自從被沈庭序領回家之後,就沒再打過了。

不僅生疏了,還打不到位。

不像對方,已經在她臉上抓了好幾下,疼痛讓她知道自己的臉應該是被指甲刮傷了。

因為沈庭序的關係,方塵在學校是個異類,而美術學院又大多都是有錢家的王子公主,沒幾個人瞧得上她。

條件差點的同學呢,又沒幾個敢和她來往。

所以她沒朋友。

打起架來,自然沒人幫她。

”我不會讓人欺負我的。 ”幾分鐘前才信誓旦旦說過的話。

要是被沈庭序知道他前腳走她後腳就被人摔了個狗吃屎,那得多慫啊!

於是她使出了渾身解數,不管有多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不長眼睛的往對方身上各種抓各種揍各種踢。

本來處於劣勢的她,很快佔了上風。

只是沒占夠就聽人在喊, ”老師來了!老師來了! ”

”誰允許你們打架的!! ”一聲厲喝!

因為這聲音太過熟悉,方塵渾身抖了三抖,回過頭就循聲望去…

不料 ”啪 ”的一巴掌狠戾的甩在了她的臉上,火燒一樣的疼。

是那個女同學趁機甩過來的。

嚴鈞忙上前將方塵和那個女同學拉開, ”都給我去上課!你們兩個!怎麼回事! ”

圍觀的同學們一步三回頭的就散了。

那個女同學很受委屈, ”嚴老師,是她先動手打我的。 ”

”不管誰先動手,打架都是不對的。 ”嚴鈞看了低着頭的方塵一眼, ”為什麼打架? ”

那個女同學想溜,態度變得特別好, ”嚴老師,我知道錯啦,對不起嘛,我以後再也不打架了,你就讓我走吧,我還有課,不能耽誤了。 ”

嚴鈞只是碰巧路過,並不想多管,就點了點頭。

”謝謝嚴老師!我們學校就你最開明啦! ”那個女同學臨走的時候還不忘送給方塵一個鄙夷的眼神兒, ”嚴老師,新婚愉快哦~ ”

”.….. ”

這條通往教學樓的路上就只剩下她和嚴鈞兩人。

還是嚴鈞先開口說話了, ”去上課。 ”

方塵始終沒有抬起頭來,轉身就朝校外走去。

”你去哪兒? ”嚴鈞忙問。

方塵頓住了腳步,片刻之後,她猛地轉過身來,看得出來她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失控情緒, ”她們說你是因為沈庭序才沒有拒絕我。 ”

她想起了一些曾經不被她在意的事情。

之前學校要建一個標誌性的建築,找沈庭序來投資,本來這不關她的事情。

有一次嚴鈞問她,以她對沈先生的了解,投資的概率大不大。

她就吹牛說,只要她發話,沈庭序肯定不會拒絕。

給學校做貢獻總比扔到社會的大染缸里強。

後來沈庭序還真投了。

又有一次學校想請沈先生來做一次演講。

還有一次學校想請沈先生來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

等等……

她曾把這當成吸引嚴老師的資本。

而真相,總是那麼扎心。

也許她們說得對,現在她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沈庭序給她的。

再過兩年她就畢業了,沈庭序不再是她的監護人,到那時,她還能有什麼?

嚴鈞這才看到滾滾淚水滑過她臉上一道道細紅色的血痕,應該是剛才打架被抓傷的。

”是的。 ”他沒有否認。

他需要在學校把自己的根基扎穩,而剛好他的班上有個很不錯的學生。

正是因為這個學生,他有幸認識了沈先生。

方塵氣得渾身發抖,但是她盡量的讓自己保持平靜,哪怕這種平靜看起來地動山搖的。

”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這幾個字兒是從牙縫兒里拼了命擠出來的。

除了這個問題,別的都不再重要。

嚴鈞多少有些於心不忍,又知道,事已至此, ”沒有。 ”

他記得被方塵第一次帶到沈先生面前,趁她樂不思蜀忙前忙後快活的為他們兩位男士準備吃的喝的時候,沈先生問他, ”嚴老師,恕我冒昧一句,你喜歡小塵什麼? ”

他沒想到沈先生會問出這麼直接的問題來,緊張的作答, ”喜歡她年輕,有活力,有朝氣,而且她很善良,又熱心。 ”

”原來我家小塵有這麼多優點。 ”沈先生好像是看着遠處的陽光在說話。

”是啊,她是個好女孩兒,值得人愛。 ”他說完又真誠的半開玩笑的補了句, ”這都是沈先生教育的好。 ”

沈先生說, ”她原本就是這個樣子,我從來沒有刻意的去培養她。 ”

說來也怪,自從和沈先生聊過之後,他再去看方塵,總覺得她的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

挺叫人害怕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喜歡不起來的原因吧。

毫不猶豫的回答令方塵殘存的那一點點希望破滅了。

她轉身跑出了學校。

《不上不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