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穹之上
蒼穹之上 連載中

蒼穹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蒼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仙兒 魏啟天

天地涇渭分明,茫茫之中人才輩出,一統天下的王者衝出頂峰,威懾人世歷劫失敗破入人世,重生之後開啟了一段陌生且新奇的生活酸甜苦辣,樣樣嘗遍,愛恨情仇,令人痛不欲生重出的強者一統天下,只為了偵破當年重生的那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跟圈套展開

《蒼穹之上》章節試讀:

魏仙兒靠在軟塌上,手中端着一杯紅茶,淼淼的白煙兒升起,覆蓋住了她那絕美的臉龐。

「水月,少爺今天在做什麼?」

侯在一旁的正是一個妙齡少女,少女婀娜的身段,姣好的面容,一雙丹鳳眼睛,有眼睛的右下方有着淡淡的一顆痣。

一身的素凈下人衣服,仍舊遮蓋不住少女的美麗。

冷水月低低頭,回答說道:「剛剛月舞姑娘來過,已經同魏少爺在書房了。」

魏仙兒一聽,當即便皺起了眉頭來。

下意識地拿起了手中的紅茶被子,遞到了嘴邊喝了一口,隨即便將手中的杯子一丟,單手捂着嘴巴做着痛苦模樣。

「燙燙燙!」

魏仙兒一邊喊着,一旁的冷水月匆忙卻又有章理不亂地將一個手帕丟進冰水裡,隨即拿出擰乾遞到了魏仙兒的面前。

動作行雲流水,絲毫不耽擱時間,也不拖沓。

魏仙兒扔掉手中的茶杯,看着已經被燙紅了的手背,眼睛竟然紅了起來。

繼而抬頭,笑道:「水月,你先下去吧,一會兒少爺要是過來的話,記得攔下來。」

冷水月退下之後,魏仙兒臉上的笑容便冷淡了下去。

回憶十年來在她在魏家做過的事情,每天費盡心力,不遺餘力地打理着魏家的上上下下。

像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早已經出了閣,膝下的孩子也已經兩三個了。

但是,這些凡塵事情魏仙兒統統不在乎,她唯一在乎的就只有魏啟天一人。

但是如今,魏仙兒卻有些難捱,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會在乎圍繞在魏啟天身邊的任何一個女孩子。

想到這裡,魏仙兒的臉頰便紅了紅,走到銅鏡前,看着鏡子中那個看起來溫婉動人的女人出神。

想當年,她也是溫柔大方,美艷一方的女人。

如今,她的美艷其實很大一個程度上已經成了一種變態。

世人不知道她的轉變,都以為她還是那個步步生蓮,溫婉可人的魏家當家人。

但是,這麼多年了,魏仙兒不想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魏仙兒的手指變幻,房間內便出現了一個虛空幻境。

身形一轉,魏仙兒便消失在了虛空幻境之中。

幻境之中竟然是一片生機盎然的密林,密林之中被圈養的各種猛獸,各個兇猛無比。

魏仙兒的出現,讓一群猛獸瞬間平靜了下來。

一頭猛獸更是在空中變幻出了人形兒來,漫步走到魏仙兒的面前,聲音低沉卻富有力量。

「主人,什麼吩咐?」

魏仙兒卻將手一擺,直接越過了那人徑直往前走去。

剛走到湖邊,魏仙兒突然間回過頭來,問道:「他在嗎?」

「在的。」

魏仙兒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後,點了點頭,手一抬,臉上的模樣大變。

戴上了人皮面具之後,魏仙兒便走到湖邊,面前的湖水瞬間分成了兩半兒。

湖水的中間,一條寬闊的青石路邊赫然呈現在眼前。

順着青石路一直走下去,呈現在眼前的正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此時,站在宮殿門外的卻是一個看起來年近三十卻英姿俊朗的男人。

見到魏仙兒的出現,男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來。

「你來了,仙兒?」

魏仙兒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笑容來,越過男人輕車熟路地走進宮殿之中。

男人臉上的笑容未減少,跟着魏仙兒的步伐也走進了大殿之中。

魏仙兒走到宮殿的水晶椅子上坐定,開門見山說道:「我想要的東西,你什麼時候給我?」

男人臉上的笑容在一番話說罷之後,驟然收起,一身的幸福與輕快很快便消失了。

見此,魏仙兒低頭譏諷一笑,緊接著說道:「冥王,其實你不必在我面前裝成這幅模樣,你我之間利益關聯已經根深蒂固了,我的虛空幻境借給你暫住,可不是讓你白住的!」

冥王冷着一張臉,回道:「看來是魏啟天回來了,所以你才這麼著急地來找我,是不是計劃被提前了,還是說……」

話說一半兒,冥王一雙墨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魏仙兒的臉,繼續說道:「還是說,在你的計劃當中,根本就沒有魏啟天這個人,以至於當魏啟天答應跟你回來的時候,其實你的心裏並沒有多少感動,代替的反而是一種意外跟無措?」

似乎被人說中了心事兒的魏仙兒,登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着冥王的說道:「你少來揣摩我的心思,也少來利用你的誘術來改變我的想法!」

冥王突然間笑了起來,高高舉起雙手,臉上的笑意橫生,全然跟剛才不是一個模樣。

「好好好,我這不是跟你開個玩笑嗎?」

說罷,冥王便一抬手,侯在殿外的猛獸化作人形兒,手中端着一木盒走進了大殿。

「仙兒,對於你的要求我冥王什麼時候沒有滿足過你?」

見到木盒,魏仙兒的臉色便緩和了幾分,慢慢接過之後,打開木盒看了一下。

「魏啟天的事情你少來摻和,畢竟我們魏家,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人來管轄,負責看熱鬧就好了!」

說罷,魏仙兒拿着木盒,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水宮。

冥王看着魏仙兒決然離開的背影兒,自言自語說道:「魏仙兒,終有一天,你會後悔你現在所做的一切的!」

魏啟天跟月舞待在書房之中,一邊在月舞的講解之下,重新將字體都識讀了一遍。

緊接着,又在月舞的幫助之下,完成了對第六秘劍秘籍的研讀。

前前後後熟絡了一番之後,魏啟天方才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月舞,又麻煩你來教我這些了。」

月舞紅着臉站在一旁,連連擺手說道:「這是哪裡的話,你對我的救命之恩,豈是這點小事兒就能回報的?」

「月舞,明天我會動身去雲劍門,到時候魏姐姐就託付你照料了。」

一聽魏啟天這麼一說,月舞當即大吃一驚,說道:「雲劍門,去那個地方做什麼」

月舞似乎對雲劍門沒有什麼好感,一聽到魏啟天要去那個地方,當即便大吃一驚。

魏啟天撓了撓頭,說道:「畢竟我剛剛回來,自然想要多去看看,長一長修為總歸是一件好事情。」

「可是,上次在擂台……」

魏啟天淡淡一笑,打斷了月舞的話,說道:「擂台的事情我早已經忘了,雲劍門我是去定了,誰也傷害不了我的你放心。」

月舞始終放心不下魏啟天,但是也心知自己攔不住魏啟天,只好替他默默擔心着。

二人正說著話,突然間門外傳來了一陣兒吵鬧聲兒。

魏啟天出門一瞧,發現一位婦人此時正抄着擀麵杖,追着一個小胖墩作勢要打去。

小胖墩見到魏啟天出來,冷不丁兒地便跑到了魏啟天的身後躲了起來。

「魏少爺,您替我捉住那孩子!」

婦人一臉的猙獰,見了魏啟天也不知道行禮,直接在魏啟天面前揮舞着擀麵杖。

魏啟天心頭正煩悶着,見到自家的下人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這般囂張跋扈,當即一揮手,便將那婦人的嘴巴給封住了。

婦人被封住了嘴巴,當即丟掉擀麵杖,使勁地摳着自己的喉嚨。

在巫皇山這麼多年了,魏啟天還從未見到如此蠻橫無理的人。

如今一見,脾氣自然便上來了,連同站在旁邊的月舞也是大吃一驚,連連後退了一步。

那婦人見摳喉嚨不成,反倒在魏啟天的面前仰天一吼,整個人瞬間膨脹了起來。

眨眼的功夫,已經化作了一頭巨大的猛獸,腳上跺幾下,整個地面便抖動了起來。

「魏啟天,你別欺人太甚!」

猛獸一雙大眼睛怒瞪着魏啟天,繼續說道:「巫皇山,還有你,統統給我去死!」

說罷,猛獸仰天一吼,威震八方的氣勢席捲着地面上一切塵土,統統朝着魏啟天撲去。

月舞在一旁着急着,想要躍身上前替魏啟天擋住,但是卻被魏啟天給推到了一旁。

同時被推到了一旁的,還有他身後的那個小胖墩。

「魏啟天!」

月舞抱着小胖墩,被魏啟天那強大的衝擊力推到了一旁,臉上焦急的神色顯露無疑。

面對猛獸的突然出現跟攻擊,魏啟天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慌張,一掌劈去卻被猛獸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

意外的情況卻是魏啟天的意料之中的故技,直接緊隨的一記重拳,卻將猛獸打了個措手不及,直接轟然倒地。

像是老虎又像是巨象的猛獸,受到重創之後,似乎被激怒,從地上爬起來之後的氣勢更加強大。

魏啟天皺緊了眉頭,面對突然出現的猛獸,他有些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人會在神威府中安插卧底?

也更加想不明白,在碧落鎮,竟然還會有偽裝的猛獸出沒。

人口密集的碧落鎮,若是橫空出現一頭猛獸的話,必然會引起一場不小的轟動。

屆時人心惶惶還算是小事兒,如果是造成了性命危險,到時候的情況就不同現在這般樂觀了。

《蒼穹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