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痴醉顛
痴醉顛 連載中

痴醉顛

來源:google 作者:季幼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幼苓 現代言情 陸靜言

混世小魔王成長記是一個十分有趣和讓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世人皆知有陸,卻不知她陸靜言,她該用什麼辦法才能讓全世界的人都認識她?嗯,沒辦法小時候盼望長大,長大了卻盼望永遠長不大小時候期望舉世矚目,長大了希望舉世無目這是一個普通又平凡又不一般的人生展開

《痴醉顛》章節試讀:

「你這是讓我賣女兒,我跟你講,你莫想了,不可能,只要我陸文耀有一口粥,我就不會讓他們幾良母餓着!抱走我女兒?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

「你愣是想讓她跟着你們受苦是吧?我做個好人,你還把我當壞人看?我是為哪個?」

「謝謝你的好意,你莫說了,不可能。」陸文耀的語氣十分堅決。

這個親戚說了那麼多,見還是說不通,便有些生氣了:「我真是為你們好,你是以前讀書讀傻了,還比不上我一個沒讀過書的人邁,讓她享福,以後長大了還有錢給你們養老,現在這樣拖到起有撒子意思?」

「我說了不需要,謝謝!」

「我真的是,說都不想跟你說了,死倔!」她氣沖沖地轉身離開了。

陸文耀也覺得有些生氣,但好歹是親戚,人家是客人,所以稍微忍着,還是很友好的面對每一個來看望的親戚。這只是一個小插曲,陸文耀覺得自己已經說清楚了,這個親戚就不會再打那種主意了,這件事應該就這麼過去了,誰知道還有後續。

親戚們探望的差不多的時候,又都紛紛往各自家中趕回。

月清的母親還沒有走,她留下來在女兒的床邊看着女兒坐月子,心疼的不要不要的,與女兒說了好些貼己的話後,也把陸文耀拉到一邊去說話。

陸文耀以為她是打算警告自己對月清好一點,或者是跟自己說怎麼照顧月清,又或者是責問自己沒有照顧好月清,正打算出口說保證的,丈母娘的第一句話卻讓他猶如一盆冷水從頭潑到底。

「文耀啊,我覺得楊麗說的沒錯,招娣跟着你們也是受苦,倒不如讓她把招娣抱走,也免費讓你再多一些負擔。」

「媽,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楊麗嘴上說的抱過去寄養,其實就是人販子賣小娃兒的,鬼知道她那是什麼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麼人。」

「啊這個我是知道的,沒啥關係的嘛,你家女兒的確多啊,總不能讓月清跟着你一直受拖累,把招娣送給有錢人家養也是好的。」丈母娘苦口婆心的說道,眼睛甚至有些濕潤,「我也是,很捨不得招娣啊,她也是我的親外孫女啊,她還那麼小,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你送吧,我不會怪你的。」

「媽,你別說了。」陸文耀點了支煙,「說好聽點那是送,實際上就是賣。我一個大男人還淪落到賣女兒?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

「唉,文耀,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真的想你們過的好,你就瞞着月清偷偷把招娣給楊麗吧。」

「我說了不可能,你別勸了,再勸我就生氣了。」

「好吧好吧,你再想想嘛,等招娣斷奶了再讓楊麗抱走啊。」

「別說了,不可能!」

兩人的交談不歡而散。丈母娘跺了跺腳,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憤意,帶着女婿不聽從要求的惱怒很是不開心的跟着家人走了。

陸文耀黑着臉回到卧室,看到宸月清正一邊唱着歌一邊抱着招娣在餵奶,招娣的兩個姐姐在旁邊好奇的看着,月清的表情特別柔和和慈祥,看的他心頭一暖,不由自主地便走近了她們。

他剛一走近,原本唱着歌哄小孩的月清臉上的溫度瞬間降下來,身上的柔和氣質也全都被防備和尖刺所代替。

「你過來幹什麼?滾遠些,最好死在外面,屍體爛掉,被老鷹捉去。」

相信任何一個男人面對妻子惡毒的話語,都很難有一個好面色,更何況陸文耀的脾氣原本就不是很好,基本上可以算的上是屬於暴躁的那一類的。

陸文耀的表情冷冷的:「這是我的屋,你讓我滾哪去?」

「愛滾哪滾哪去,早點死了還世界一個清凈。看到你我就煩的很,我實在想不明白,你為撒子到現在都還沒被天雞公啄死。」

陸文耀真的很想拿什麼東西將她那一張惡毒的嘴給堵上,讓她再也不能說話,這樣他就聽不到每天從她嘴裏吐出的咒罵了。

他脾氣上來了就很想打人,她還在坐月子,她是個病人,不能跟她計較,他在內心不斷的安慰自己,讓自己的火氣降下來,好讓自己不至於被憤怒淹沒理智。

他是很想拿根藤條抽在她身上的。

「呵,你那種眼神看我幹啥子?咋子嘛,想打我邁?你個背萬年蝕的死老漢兒也就只會打女人了。有本事你現在就打撒,我媽他們也回去了,你打了也沒得人曉得。」

「你是不是以為勞資不敢打你?」

「你打,哪個怕哪個!」

「瑪德!」這女人!陸文耀捏緊了拳頭,眼神駭人的瞪着宸月清,到底還是捨不得傷害她,轉頭看到旁邊看戲的兩個毛丫頭,火氣蹭的一下全冒出來了,「你們兩個不好好看書,在這裡待着幹什麼?」

兩個個丫頭嚇得一下子跑出卧室去了。

「凶,凶你xxx,掉腦袋的死老漢,滾吧你!」

「我不跟你這個瘋婆娘吵!」窩火,太窩火了。

吵又吵不贏,打又打不得,他能怎麼辦?他還是得乖乖的到廚房去給她煮肉吃。

然後把煮好的肉盛在碗里,規規矩矩的端到床上,伺候着人一口一口的吃下。還要去雞窩裡撿兩個雞蛋,打給她吃,給她好好養身體。

坐月子,是件大事。

不能見風,不能遇水,不能受冷,還不能受氣。

她那身體,下奶都不多,又怕餓着招娣,所以還得給她煮豬蹄吃,反正是能補的都要給她補上。

補足氣血了,她才有力氣繼續瞎掰掰。

陸文耀很恨的拿着刀在菜板上砍着排骨,真的好氣哦,但是還是要保持鎮靜。

她是病人,她是病人,她是病人。

不與她計較,不與她計較,不與她計較。

「孟家琴陸星雨,你們又在幹嘛?喊你們燒下火,火都滅了!你們兩個還燒不好一個火?」

「我們在做作業啊。」

「火!看下火,火熄了!」

「哦。」大一點的孟家琴拿着課本到廚房裡,往灶里加了些柴,然後又低頭看書。

「啊行了行了,看你們的書去,我自己來。」陸文耀不耐煩地把她趕走了,然後自己往灶里加柴。

《痴醉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