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連載中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施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盼 汪明強 現代言情

【changdu】這是哪?酒吧?她明明在叢林里執行任務,剛剛那顆手榴彈就在她腳邊爆炸,本來必死無疑,居然還能活下來?她身邊只有一個啤酒瓶,大腦昏昏沉沉的,似乎喝了不少酒身體正靠着走廊的牆壁,頭頂是昏暗曖昧的...展開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章節試讀:


空氣中是死一般的寂靜。

注意到紀西雲逐漸難看的臉色,嚴婷趕緊打斷這奇奇怪怪的氣氛。

「謝謝醫生,不知道回去後有沒有什麼需要的注意的?」

「傷口不要碰水,一個星期後過來拆線。」

紀西雲給剛剛用過的剪刀等工具消毒,看也沒再看她們一眼。

道過謝後,嚴婷帶着施盼離開。

「你這一天天的還是不着調,還看什麼人的頭骨?」

「你先跟我回去住幾天,等你繼父氣消了再回家,你馬上就要高考了,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分心,我跟你講,高考是我們普通人唯一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你有那麼好的天賦,真的不能浪費了……」

一路走,耳邊全都是苦口婆心的勸告。

但施盼沒怎麼聽進去。

她跟在嚴婷的身後,目光看着前面行走的骨頭架,表情變了又變。

這到底是什麼個情況?

先是一睜眼回到了二十年前。

現在還能透過人的身體看到裏面的骨頭架架?

看了十幾秒鐘,腦袋裡一抽一抽的疼,施盼閉眼緩了緩。

「你怎麼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嚴婷回頭看了過來。

「有點頭疼。」

施盼再一看她,發現又是平時里見到的樣子,不再是剛才看到的骨頭。

難道是傷到了神經,產生了錯覺?

這個念頭一浮現,她遲疑的又盯着嚴婷看了看。

這一看,她又清楚的透過嚴婷的臉看到了她完整的頭骨。

施盼:「?」

這一路上,施盼都處於一種懷疑人生的狀態中。

她上輩子活了三十多年,見識過各種大風大浪,唯獨今天這一系列的事情沒概念。

看她人不在狀態,嚴婷以為她身體不舒服,也沒有多想。

大概半個多小時後。

她們到了嚴婷的家。

這裡是一處老式居民樓,通道很陰暗,沒有什麼光。

施盼的視力出奇的好,她遠遠的就看見了通道盡頭有一個男人坐在地上抽煙。

等她們走近了。

男人一把丟掉抽了一半的煙頭,語氣不耐煩的看了她們一眼,才跟嚴婷抱怨道。

「你不是早就下班了?怎麼現在才回來?你知不知道我在下面等了多久?要不是看在你爹媽求我的份上,我才懶得過來。」

他喋喋不休的吐槽了一陣,目光又落在了施盼的臉上,更是滿眼嫌棄。

「你從哪收留的不三不四的丫頭?別什麼阿貓阿狗都往家裡帶,你以後要是想跟我過日子,就別濫發好心。」

看到男人臉上毫不掩飾的嘴臉,施盼目光沉沉,沒有輕舉妄動。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和嚴婷是什麼關係,但從嚴婷忍耐的舉動來看,應該是不想得罪這人。

她不願意給嚴婷惹事。

「施盼,這是鑰匙,你先上去,我等會就上來。」

可能是怕她衝動,嚴婷急忙拿出家裡的鑰匙給她。

施盼沒有接。

她後退了兩步,說:「不用了,我先回去,今天謝謝你。」

她的動作乾脆果斷,話一說完轉身就走,嚴婷都來不及追。

在注意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通道里後,嚴婷才有些無奈的跟男人解釋了起來。

「我說過,我現在沒有什麼心思談戀愛,你也看不上我,以後也不要再來往了。」

「你是不是自卑?覺得你自己配不上我?那你不用擔心,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畢竟你都已經25歲了,再過兩年就成了三十歲的黃花菜,也就我心地好,不嫌棄你年紀大……」

聽着男人充滿優越感的話,在通道里的施盼拳頭都硬了。

這是什麼奇葩能說出來的話?

「是是是,我配不上你,你能看上我是我的福氣,不過這福氣我承受不了,我真的沒空跟你閑扯,麻煩你讓讓。」

嚴婷不耐煩的懟了幾句。

男人還恬不知恥的又跟她扯了一陣。

等到男人走了,看嚴婷上了樓,施盼才轉身離開。

她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着,這裡好多街道她都快要忘記了,後面經濟飛速發展,連帶着這一片區也變成了一棟棟高樓。

現在家肯定不能回,一堆豺狼虎豹都在等着,目前身體素質也太差,回去了什麼都做不了,反而讓母親為難。

那現在能去哪?

以前玩的要好的那些同學,在她入隊後也失去了聯繫,多年來,她甚至忘了她們的模樣。

難不成去住旅館?

施盼伸手一摸兜,看着掏出來的兩塊錢,她沉默了……

坐在馬路邊邊,抬頭看着天邊升起來的月亮,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她現在全身上下只有兩塊錢,什麼都做不了。

實在不行,就在這裡坐上一晚,等明天天亮了再想辦法。

就在施盼打算找個樹榦靠着睡會的時候,街道邊的一個小店裡傳來了一道驚喜的聲音。

「老王,你這運氣也太好了,一次居然中了兩百塊錢?不得了,都抵你十來天工錢了。」

裏面是一陣起鬨聲。

施盼回頭,看見了一個小小的門店。

**?

她頓了一小會,聽到那些人興奮的聲音,還是起身走了過去。

這門店很小,也就幾平米,破舊發黃的牆壁上還貼着標語:「早買晚買早晚要買,早中晚中遲早要中。」

房間里幾個三四十歲的男人情緒高漲,另外一個男人正接過老闆遞過來的兩百塊錢現金。

見此,施盼把整個**店看了一遍,目光最後鎖定在了玻璃櫃的刮刮樂上。

她曾經和同學中過最高的面額是十塊錢,大多時候都是打水漂,能中兩百塊的確是走運了。

就在她盯着這些**走神的時候,視線居然透過刮刮樂的表面看到了裏面……

在看見未中獎三個字的時候,施盼一愣。

這也行?

她又接連看了一排的刮刮樂。

一排看過去,全是一模一樣的三個字:未中獎。

視線下移,看向了另外一排,終於看到了不太一樣的字。

五元。

太少了。

她又看了看,選了又選,在一個不起眼的位置看到了一張最大面額的**。

施盼伸手指了指玻璃櫃下方。

「老闆,我要買這張。」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