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炮灰太后,我被攝政王盯上了
穿成炮灰太后,我被攝政王盯上了 連載中

穿成炮灰太后,我被攝政王盯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魚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沐璟 魚玉

【fqxs】喪期的第三天,秦沐璟在群臣的擁簇中即位尊皇后魚氏為昭慈皇太后,移居顯仁宮忙活了一整天,魚玉的骨頭都散架了,這套流程可比電視劇拍的要累人的多秦沐璟從她宮裡搬去了養心殿,也不知道這孩子能不能...展開

《穿成炮灰太后,我被攝政王盯上了》章節試讀:


入夜,小果兒偷偷進了顯仁宮。

他腳步輕快,年輕的少年隨機應變輕易就能躲開旁人的眼睛,但到底這宮裡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萬事都得小心。

他推門進去,魚玉正合著眼在榻上假寐。脫去了繁複累贅的外衣,摘掉巍峨鳳冠,顯出了她原本的柔美。

她膚色白皙,面上的氣色顯的她健康水靈。聽到動靜,她緩緩睜開眼睛,長而稠密的睫毛在氤氳的眼睛上如輕薄羽扇令眼神愈發撲朔,她對着小果兒一笑,若月下海棠。聽說先帝就是因她一笑才強娶她入宮,只是自從她入宮以後,笑容少的可憐。

「小果兒,你來了。」她醒醒神,抬手理了理自己的頭髮,燈火瑩瑩,睡眼惺忪。」來的時候,沒被人瞧見吧。」

她指了指桌上的茶杯,小果兒乖巧的捧了過來,像一隻柔順的兔子。

「奴才仔細着呢,不敢出差錯。」他語速平緩,聲音也不似普通太監那般尖銳,緩緩的有幾分雌雄莫辨的美感,「主子急召奴才,可是有什麼要事?」

「皇帝今早還與本宮誇了你,該賞。」她並不急,雖說用人不疑,只是小果兒不似三七那般是她徹底可以信賴的人,該有的恩威不可草率。

取出一盒南珠,遞給小太監。

「奴才不敢,奴才為主子做的事都是分內該做的,怎麼能收主子的東西,何況還沒立功,更不敢收。」小果兒慌慌張張的跪下,她並不在意他是真的慌張還是假的慌張,有些人在一起講感情,有些人一定是先講利益。

「讓你拿着就拿着。你雪一樣的人物就算再不濟耕田種地娶妻生子是可以的,不是家裡困苦到無能為力,老子娘怎麼捨得你進宮。哀家這點小東西還是給的起的,你存着,給你幼弟讀書,奉養爹娘。你好好的跟着哀家,盡心儘力的服侍皇上,哀家不會虧待你。」

她坐回榻上,捧起一把瓜子,閑閑的嗑了起來。

「謝太后。」小果兒也明白,自己的底兒都被眼前這位年輕太后摸了個一乾二淨,她最看重的也正是自己清白底細,如此自己也可在新的地方使使勁兒,也算掙個好前程,萬一要是實現了自己心裏的願望呢?

「你回去以後,照例要好好照顧皇上,他的膳食 嚴格查驗,不得有半分疏漏。」她放下瓜子,沉吟了一會,接着道,「皇帝上下課時,你要幫本宮看着他的老師李茹海,看看宮裡可有人同他有交際往來。注意他言辭行動。」

「奴才領命。」他將南珠小心揣好,魚玉抬手示意他退下,只是他心裏揣着件事兒,若是不問,恐怕晚上會睡不着。

「磨磨蹭蹭的,還想討賞不成?」

見他躊躇,欲言又止的模樣,魚玉疑惑的望向他,只見他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你有話快說,有什麼就快放。別耽誤本宮休息。」她言辭算不上有耐心,面色倒帶着幾分玩笑的意味,「怎麼跟個小丫頭似的扭捏,三七都比你爽快些。快說快說,不說就快滾蛋。」

「沒,沒有。小的確有一事,」他索性放開了說,「小的上回聽說您要給三七配一戶將軍門第的人家,是不是真的?」

「跟她鬧着玩罷了,不過三七本宮肯定是要為她好好打算的。也不知道是哪家小子有這個好福氣。」魚玉本以為他要為他弟妹再謀些出路,沒想到是八卦了這麼一出,「怎麼,你也想討個婆娘?」

她不是個封建的人,雖說對於太監這個身份她不太喜歡,但要真是兩情相悅,人家姑娘不在乎,她自然也不會阻攔,若是小果兒要強娶,她也定不會同意。

「奴才哪兒敢,奴才就是問問。奴才打進宮就把三七當妹妹看待,自然是關心她的。」他垂下的眼睛裏藏着魚玉看不見的小小期許,只要她是說笑,那他興許還有一點希望。

魚玉沒看出,這小機靈鬼還是個重情重義的人,那以後事情就更好辦了。她最怕的不是開口要錢的人,她最怕的是一點軟肋都沒有的人。

然世上多的就是一絲感情都沒有,雙眼只看得見利和自己的人。

「那奴才告退了。」

他步履輕快一路回了養心殿,月色清明,他腦子也清明。

不出幾日的功夫,據小果兒的情報,和李茹海有交情的,是林公公手下的小太監,林六兒。

這小子是林公公的心腹,本不姓林,為了巴結他,愣是把姓氏都換了。

魚玉心裏清楚,表面上是這個林六兒搞鬼,幕後是林公公,甚至可能是林燃。

她托着腮,皺着眉,坐在花園的矮凳上,看上去像是個為心事發愁的小女子。

如果可以,她真想做個小女子,寧可愁嫁也不願愁這些事。

「小姐,林侍衛請您過去一趟。」三七一臉不情願的傳話,她們已經避免了所有和他的正面接觸,沒想到他還是找上門來了。

「什麼?他,派人傳個話,就叫我去找他?搞搞清楚啊喂,我是太后,太后!」她這個模樣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無能狂怒。

「小姐,你去不去啊。」三七也很心煩,她最討厭的活人已經成功變成林燃了,她希望小姐可以一口拒絕。

「去。」無能狂怒終究不能解決問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心裏門兒清,現在想宰了她們母子的人,能從養心殿排到菜市口。

「那,小姐,我想告個假,那個我不舒服。」三七對着她眨眨眼睛,企圖靠賣萌博取一點點愛的關懷。

「不行哦,你怎麼忍心讓我一個人面對魔鬼呢?」她捏捏三七軟綿綿的小臉兒,手感真好,下次還捏。

三七瞬間拉下了臉,苦痛溢於言表。

「你以為我不煩他啊,但是我沒有你給我打氣,萬一他要弄死我,我連收屍的人都沒有,我這輩子,就註定,葬在這深宮裡了嗎?」魚玉假裝抹抹眼淚兒,「我從進來,就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好不容易死了老公,現在唯一能依靠的你都不願意陪我,我活着還有什麼勁,死了算了。」

戲精的自我修養,魚玉覺得自己可以寫上一本,一定大賣。

「好好好,我陪你。你別哭了,你哭腫眼睛,等會又要被看笑話。」雖是百般不情願,三七隻得拖着手,跟在她身後。

「換件衣裳,可不能這麼明目張胆的就去點眼子。」她拉着小可愛三七,往殿里走去,「他有沒有說去哪見,如果沒說,可以找個理由假裝找不到路。」

「他雖然沒說地方,但 他派了個太監,在外頭候着呢。」三七戳了戳門口,一個長的普通,看着普通,一切都很普通的太監,普通的立在門邊,因為他的普通,她果然沒有看見他。

這狗男人可太精明,她的一切小心思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媽的,可怕。

換上和三七的姐妹裝,魚玉的腳步都輕盈起來。

每日被太后那些繁複的衣飾壓的她抬不起頭來,都快忘記自己不過二十齣頭,正是被現代人叫一一句小姐姐的年紀。

「我這樣是不是同你阿姐一樣?」

她理了理身上湖藍色的紗裙,頭上插着一小簇繡球花,整個人都神采奕奕。

「還是這樣好,」三七流露出讚許的目光,在她眉間點了一顆硃砂痣,又添了幾分活泛,「像是往日小姐在家裡的樣子,真好。」

女人一打扮起來就會忘記時間,尤其是兩個女人一起打扮。

普通小太監在門外等的焦急,只得托一個顯仁宮的宮女進來請人。

磨磨蹭蹭出了宮門,小太監帶着她兩繞着僻靜小路,一路上,她都害怕起來,那個狗男人,不會是想要她的命吧,終於,七拐八拐的到了地方。

魚玉認出是上次逮住她們的院子,不那麼美好的回憶又湧上心頭。

林燃在院里盯着天上的鴿子,似乎沒有察覺她們已經到來。

魚玉也不跟他客氣,一屁股坐在石凳上,見他久久的不理人只望着天,也隨着他的目光看向藍天。

莫非這小子是渴望自由的人?難道一直被這四四方方的宮牆關住了內心?

看到鴿子散去,林燃終於看向了已經自斟自飲許久的魚玉。

茶香悠長,很明顯是他珍藏了許久的「廬上月」。

黑着個臉,望着牛飲的魚玉,眼皮子突突直跳。

「想不到林侍衛還是個雅人~這茶,好香啊。」

她對着他粲然一笑,如三月桃花散清風,柔柔媚媚。

「你從哪裡找到的?」他一開口,溫度驟降,帶着幾分被侵犯的怒意。

「你讓我來找你,我迂尊降貴,結果你看了半天鴿子,還不許我招待自己了?」

她耍賴,對他的冷漠不以為然。

魚玉知道,對冰山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耍無賴。

「再說了,你收的也不嚴實,不就擱在裡間的桌子上。」她指天發誓自己可沒有隨便翻別人東西的習慣,「我就是口渴了,進去倒杯水,看到有茶葉就泡了來喝,也不是很過分吧。」

風無間,一定是風無間那小子,拿了東西不放好。他林燃的東西,從來都是要井井有條,如果不按他的規矩,他會心煩意亂。

風無間知道,但風無間不一定能做到。

林燃知道風無間不一定能做到,但是風無間也是個無賴,和眼前的這位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穿成炮灰太后,我被攝政王盯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