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邪教聖女後我靠求雨苟活
穿成邪教聖女後我靠求雨苟活 連載中

穿成邪教聖女後我靠求雨苟活

來源:google 作者:秋靈鴿布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玉桑久 秋水

天賦異稟的神棍秋水一朝穿越成為邪教聖女,本以為拿了團寵劇本,沒想到竟是個團欺!教主親媽想取她性命,邪教眾人想獻祭她的身體,苗疆少年偷她的心!別想欺負我,我可是天才神棍!展開

《穿成邪教聖女後我靠求雨苟活》章節試讀:

「大膽妖物,竟敢在此殘害無辜之人,既已作惡,便不能留!妖魂珠聽令,封!」

男子的袖口飛出個金色光球,看起來,它就是發出聖光的東西。

只見它光越來越亮,照在食氣鬼身上,慘叫聲中,一條條蜿蜒的裂縫盤在石墩上,崩裂開來,顯露出石墩里一顆顆乾枯的人頭,他們被頭髮綁在一起,嘴巴仍在張合,像在汲取養分一般貪婪的怪叫着。

他們叫的越開心,骷髏架子就越虛弱,直到最後耷拉下腦袋,像個木偶一般被底下的人頭牽着走。

石頭被妖魂石吸了個乾淨,但食氣鬼的骷髏架子仍在。

男子顯然沒有想到,聖光會無法對這幾個人頭造成傷害。

秋水一邊警惕的盯着食氣鬼的行動,一邊向男子解釋。

「妖和鬼不同,妖是萬物變幻,鬼是人的靈魂怨念,此物乃食氣鬼與石妖融合,你能捉妖,卻不能除鬼。」

人頭的頭髮漸漸變長,要往男子的身上繞去,妖魂珠一震,就把頭髮嚇退了幾分,不敢靠近,只好往秋水和玉桑久方向盤旋。

玉桑久靠隨身攜帶的匕首勉強能與頭髮纏鬥一會,秋水不但不躲避,反倒還抓住了一大把頭髮,往人頭面前走。

玉桑久急忙想叫住秋水,怔了怔,張開嘴半響未能出聲,原來這個女孩還沒告訴他名字呢。

人頭瘋狂的笑聲震的秋水頭皮發麻,越靠近它們,就越覺得喘不上來氣,好像周圍的空氣都被他們吸幹了一樣,不過這種感覺不會維持多久了。

秋水牙一用力,一口舌尖血噴向最大的那一顆人頭上。

「天地自然,穢炁分散,八方威神,凶穢消散!去死吧你!」

人頭的笑聲變為慘叫,血滴在骨頭上燃起火,順着髮絲燃燒起來,藍色火焰如同鬼魅,吞噬了食氣鬼的整個身體,隨着慘叫聲戛然而止,火也滅了。

秋水憋的胸口生疼,在空氣湧入胸腔的那一刻,眼前一切景象都劇烈收縮,然後像爆炸一樣散開恢復原位,這股力量彷彿打在了秋水身上每一個地方。

秋水的血對於鬼來講是傷害,是能殺死鬼的存在。

鬼是人的鬼魂,按理來講,是要度化入輪迴再轉世為人的。她們神棍,或者說,她們天師,是要度化鬼,而非消滅鬼。

鬼做過的惡越少,魂魄就越乾淨,秋水想要消滅她們,付出的代價就越大。

眼前的食氣鬼是第一次傷人,魂魄乾淨,可惜秋水的寶貝不在身邊,唯有這血能一用,沒辦法,為了活命,只能滅了它。

作為代價,秋水承受了食氣鬼死前同等的疼痛,只是她不會受傷,不會流血,干疼。

她不是沒經歷過,只是這次……疼的有點久。

嘶!胳膊怎麼這麼癢啊。

她不再感覺到疼痛,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心底翻騰上來。

秋水眼前忽然天旋地轉,心跳飛速加快,從指尖開始的**感涌到頭頂,只那麼一瞬,她就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

料想中摔在地上的疼痛感並沒有到來,反之,她跌入了一個溫軟的懷抱里。

「喂!喂!你怎麼了,快醒醒!」

玉桑久離秋水更近一點,他飛快接住了秋水,拍了幾下她的臉,都沒有反應。

踏聖光而來的少年驚慌失措的跑到秋水身邊,連妖魂珠都忘記收起來,還是人家珠子自己找機會鑽回去的。

他俯身一聲聲溫柔的喚着「秋水,秋水。」不動聲色的擠走玉桑久,把秋水攬到自己懷裡。

秋水二字一出,玉桑久就愣在了原地,半響沒有動彈。

秋水聽得到聲音,但她得嘴彷彿張不開一樣,呢喃出幾句她自己都聽不懂的話。

怎麼回事,怎麼動不了。

食氣鬼還有這樣的招數嗎?她以前怎麼沒聽說過。

秋水咬着牙,雙手都在顫抖,玉桑久看到,在她裸露出的小臂上,一個小指大小的凸起飛速遊走。

玉桑久大驚失色,解開腰上掛着的銀鈴鐺,一腳踩碎,果然,裏面空空如也。

他的蠱蟲不見了!

心跳加快,昏迷不醒,這分明是情蠱蠱蟲侵體的癥狀!

聖光少年閉眼,額頭上便映起一個光點,光點掃遍秋水全身,最終在胸口處停下。

而秋水感覺自己的胸口有什麼東西在爬 ,不疼,但痒痒的,隨後,衣領就被扯開了。

聖光少年看着那個遊走的紅點,眉目肅然,剎那間,眼裡冷意翩飛,蓋在秋水衣袍下的拳頭漸漸握緊,怒火讓他渾身都開始顫抖,隨後重重的一拳砸在玉桑久臉上。

他太生氣了,以至於聲音都是顫抖的。

「往日,你聲色犬馬遊戲人間,我以為你只是個貪玩的孩子,如今竟給秋水下情蠱!你可知情蠱的後果!你覺得你做過的惡事還不夠嗎!」

玉桑久用手擦擦嘴角,血竟染紅了一片,他看着沾滿血的手冷笑幾聲。

「你瞧瞧,這一聲秋水秋水的叫的多親切。我這等名聲,夜裡私會少女已是平常事。我若早知道她是聖女,剛剛就會一把火燒死她!梁尋陌,我們這才剛遇到鬼,你就來救援,你到底是因為專門保護我所以來得及時,還是為了會情人來的及時?」

秋水躺在地上,還有些意識,她艱難的把頭歪歪看看玉桑久,再歪頭看看聖光少年梁尋陌。

這什麼情況啊?

有沒有旁白出來解釋一下?

梁尋陌臉陰沉的可怕,他從未如此失態過。

這份埋藏在心底的愛意被玉桑久堂而皇之的擺在明面上,他再也不會否認了。

他微微一低頭,就能看見奄奄一息的秋水,臉色慘白,情蠱正在折磨她的意志。

她對玉桑久沒有任何情誼,所以情蠱侵體的反應劇烈無比,挺不挺的過都難說。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斃!

梁尋陌手指上寒光一閃,戒指的寶石里伸出一枚刀刃,在秋水胸口划了個十字,秋水感覺有些疼,但跟難忍酥痛感比起來實在不算什麼。

梁尋陌輕輕拍拍秋水的頭。

「你別怕,就一會,等蠱蟲走到這,我就能把它取出來。」

蠱蟲彷彿提前預料到一般,行走的越來越緩慢,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終於,探出了頭。

同時,門口咣當一聲,許多紅衣人破門而入。

「抓住他們!抓住他們!」

「快!快救聖女!」

《穿成邪教聖女後我靠求雨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