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酈朝做女官
穿到酈朝做女官 連載中

穿到酈朝做女官

來源:google 作者:霜花飛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時蔚 霜花飛雪

什麼?還在為工作而煩惱的21世紀女青年,一到酈朝就搖身一變,變成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女官,且看我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為大酈百姓提高生活幸福感!(此文純架空)展開

《穿到酈朝做女官》章節試讀:

臉龐堅毅且帥氣的草帽男人轉過身來,時蔚目光未曾移動,火花四射間,兩人目光交匯。

舒凡這時也看到這個男人的正臉,轉頭望向時蔚,急沖沖大喊,「快跑!」

時蔚一臉疑惑,「怎麼回事?幹嘛要跑?你是不是跟對方結仇了,還是說他是你前一個心上人?」

未等時蔚問出聲來,舒凡拉着時蔚跑了起來,腳上似乎踏着風火輪,咻的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

徒留草帽男人在原地無語。

兩人不一會兒就跑到時府門口,停下來喘氣,這相當於連着跑了一公里。

時蔚抓耳撓腮,表示真的非常疑惑。

「所以,為什麼,為什麼跑?你跟對方認識嗎?」

舒凡搖搖頭,大口呼吸了幾口新鮮的氧氣,回答道,「你忘記啦,那是你的兒時玩伴、竹馬——玄凌青,小時候被整的天天哭哭啼啼,還跑到我家求安慰。」

「才三年不見,你就把他忘記啦。」

時蔚在腦海里不停搜索畫面,終於匹配到一張略微相似的臉。

是的,是她的冤家竹馬,這個玄凌青,跟她大哥姓名中一樣有個凌字,性格卻截然相反。

小時候不知道被捉弄過幾回,只要兩人同時在場,時蔚一定是被壓制的一方。但父母總覺得這是兒時的歡樂,從來不管,因此時蔚被捉弄怕了。

時蔚嘆氣道,「原來是他,這次回來不會又順路來捉弄我吧。」

不過沒想到以前的毛頭小子,現在已經長成這麼帥氣的少年郎了。

舒凡突然流露出安慰的神情,「小蔚,祝你有個愉快的假期。希望你不要度過的太艱難,先就此告辭,溜了溜了。」

「欸?等等,不留下來時府吃晚飯嗎?」

舒凡未回答,一溜煙兒跑掉了。

「這個不講義氣的凡凡……」

一轉頭,準備推開府門,大門竟然自動打開。門縫間出現了一張熟悉的臉蛋——玄凌青,時蔚被嚇了一大跳,身子幾乎向後倒去。

然後,就真的倒在地上了。

時蔚憤憤不平,「玄凌青!你怎麼都不扶一下我,一點同情心也沒有的」。

玄凌青哈哈大笑,「你和小時候一樣笨蛋,這就被嚇到了?」

隨後毒舌道,「以為我會英雄救美?你算得上美嗎?」

……?!

好生氣,還是好生氣。這個竹馬跟小時候一樣氣死人不償命,不行,得忍住。都三年了,不能一點長進都沒有。

她要收回剛剛自己覺得玄凌青是帥氣十足的男人的想法,明明內心這麼幼稚,十足幼稚鬼。

見她忍着不生氣的模樣,玄凌青偷偷摸摸的笑了,緩聲道,「好啦,不跟你鬧了,這次是專門過來看你的,時伯父已經跟我說了上次的事情」。

「不要在意一次初考,沒什麼的。初考每年都有,但是人生只有一次,我是真真切切希望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長大」。

玄凌青眼眸含笑,「我也跟時伯父提了意見,現在我暫時被調回京都上任,得空時就來教你習武,你無需再煩惱這種事情」。

有我在,便好。我會為你消除一切禍端,為你打開康庄大道,只要你想,我便盡我所能。就像你七歲時擋在我身前一樣,我也會護着你。

這些話,玄凌青沒有講出來。

有些事,做便可,無需說明,只要她好。

門扉被拉開,徐管家不知何時出現,神出鬼沒的。

「二小姐,玄少爺,雖然不想打擾你們二人談話,但是現在夜色漸黑,是時候吃晚飯了」。

「知道啦」,時蔚撇了玄凌青一眼,客氣問道,「你是不是該回你們玄府了,家裡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玄凌青忽然向前,按住時蔚肩膀,可憐兮兮道,「作為你的摯友,剛剛花費一番口舌,只為開解你的心結,你現在卻要趕我走,連頓晚飯也要計較,我真的傷心了啊」。

徐管家幫襯,點點頭,「玄少爺說的是,老爺也說要留玄少爺晚飯」。

時蔚無奈,只好點頭。希望不要再捉弄她了,她三日後還有一場武術科要考呢。

三人步入廳堂,桌子椅子早已備好。梨花木製成的桌子刻出了古樸的回字菱形紋路,顯得高貴典雅。

菜一盤盤接力一樣的端上桌,時蔚大致掃了一眼,有花開富貴、翡翠芹香蝦餃皇 、招積鮑魚盞、水晶冬瓜餃、青梅羹、青鳳髓、蓮心薄荷湯等等,桌面擺放的滿滿的。

突然,肚子咕咕叫出聲來。時蔚臉紅耳熱,丟臉丟大發了。

主要是今日出門消耗太大了,飯點正好餓了,這是人之常情,怪不得她。

以往的玄凌青必定是嘲諷幾番,今日不知為何竟然這麼配合自己。

只見玄凌青跟時御史拱手說道,「伯父,方才是我肚子太餓了,才發出不雅之聲,望伯父見諒」。

時御史顯然是知道那聲腸鳴是誰發出的,但也假裝不知道,隨口說道,「凌青不要客氣,就當自己家裡一般,快動筷子吧」。

隨後憨憨一笑,招呼眾人用餐,「大家快動筷子,都是自家人,不要客氣啊」。

時蔚早已迫不及待,魔爪伸向了青鳳髓,歡快的吃了起來。

肚子里塞滿食物的感覺真好,不然都差點餓的頭昏眼花了。今天的玄凌青還不錯,長大了,知道照顧照顧小青梅,還會幫自己遮掩,必須點贊。

玄凌青眼角餘光不時掃向吃飽喝足的時蔚,眼角眉梢帶着笑,心想,回來真好,小蔚還在。

前陣子夢見小蔚倒在荒野草地上,淋着冷雨,一點動靜也沒有,當時真是急死他了。快馬加鞭到最近的一個驛站,寄了好幾封書信回時府,然而遲遲得不到迴音。

後面得到消息的時候,才知道小蔚大病一場,令人牽掛不已,卻因距離太遠束手無策。當時身上尚有任務未完成,沒辦法及時趕回來照顧。

現在好了,用功勛換回到京都,可以就近照顧她。

時蔚覺得玄凌青盯着她盯的有點久了,心裏毛毛的,開口說道,「飯畢,不如各回各家,我今天考了一天的試,實在太累了」。

玄凌青接受了這個提議,又回頭說道,「明日再來找你」,揮揮手離開了,留下了瀟洒的背影。

時御史和元氏互相看了眼對方,暗暗點頭。

時蔚驚詫,「明日還來?!」

《穿到酈朝做女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