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穿越之紈絝世子
穿越之紈絝世子 連載中

穿越之紈絝世子

來源:外網 作者:關寧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關寧 歷史軍事

關寧穿越了,志在紙醉金迷,聲色犬馬的做一個逍遙世子,卻成了被退婚的駙馬。 坊間傳聞,歷代王朝國祚不能過三百年,大康王朝正處於此,盛世動蕩,忠臣受迫,亂世將起。 推翻盛世,落魄駙馬建新朝。展開

《穿越之紈絝世子》章節試讀:

[]

同時,他也被稱為是繼太祖皇帝之後,最英明神武的皇帝。

最著名的就是在他繼位之後,提出兩大禁律。

有廟堂,自然會有江湖。

江湖有習武之人,稱為武人,他們有着比普通人更強大的力量武功,常擾亂秩序,以暴力解決問題,與之相對應的是儒家儒士,他們以筆為鋒,擾亂法治,抨擊王道……

這便是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

因而這位隆景帝便定下嚴令,嚴查杜絕!

針對以武亂禁的行為,朝廷設立督武司,如其名那般,督察武人。

督武司地位超然,性質特殊,若違背律令,絕對沒有好下場……

禁令雖出,但這真正執行起來並不容易,後者還好,前者就有很大阻力,若真正推行,可以說是得罪天下讀書人。

但他卻力排眾議,打破儒家壟斷地位,儒士為文官,法家掌典獄,墨家控制造,縱橫管外交,農家責耕種……使得各司其職,百家爭鳴,將大康王朝帶至新的輝煌!

諸如此類,太多太多。

在民間他有着極高的威望。

隆,是隆盛,景,是景泰。

關寧腦海中迴旋着這位皇帝的信息,內心瞭然。

這樣一位雄才大略之主,他能容忍鎮北王府這樣的存在嗎?

絕然不會。

那他父親出事,又跟他有關係么?

這些疑惑,還需要日後解開。

思緒一瞬閃過,關寧躬身道:「見過聖上。

「你來了啊。

隆景帝聲音醇厚,他這般姿態,就好像是在等着他。

「比起兩年前,你可是長大不少。

他話語透露着親切,就如鄰家叔叔一般,事實上在關寧的記憶中,也是這樣。

這位大康皇帝在他面前,從來沒有展現過威嚴,甚至在幼時還抱過他,關寧知道,那是因為他父親的緣故。

關寧沒有說話,看起來呆呆傻傻的。

場中一時陷入沉寂。

過了會,關寧開口道:「我要告狀!」

「告什麼?」

「剛才在東城門口,鄧明遠說我爹死了。

關寧直接道。

他這不只是告狀,也有試探之意。

就像鄧明遠想的那樣,若真的定性關重山已死,那他就可直接繼任鎮北王。

可事實上,一個月了還未定性,也在這關鍵時刻,把他召來京城,這意味着什麼?

隆景帝沉聲道:「朕知道了。

「你父親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朕會派人去尋,北方軍務暫由鎮北大將軍主持,至於你……有什麼打算?」

他停頓了一下,又開口問道。

「我沒什麼打算,就想安心做個逍遙世子。

關寧如實說道,這確實是他的真實想法,只不過好像不可能實現了。

他爹失蹤了,鎮北王府也快沒了,還做什麼世子?

「其他呢?」

隆景帝繼續問道:「鎮北王府代代傳承,而今你父生死不知,你沒想過肩上的責任,或者,你難道不想繼承王位嗎?」

「我倒是想應下,可能說嗎?」

在自己父親剛出事,就立即封關子安為大將軍處理北方事宜,又立即將自己調至上京城。

就是不給他任何接手的機會,不過之前的關寧也太廢了,文不成武不就,確實也繼承不了王位,這才讓那個關子安有了機會。

說起來也是諷刺,鎮北王出事,親子無能,卻靠義子,也使得關寧的聲名更惡劣。

關子安,原本是一個孤兒,鎮北王外出時偶然所遇,見其可憐,便將其帶回王府,恰好年紀比關寧大幾歲,便作為玩伴陪讀。

此子也是資質上佳,文武雙全,為人謙遜,很快展現才能,得到重視,關重山想着,以後或許能成為世子關寧的助力,便將其收為義子,賜予關姓。

在這期間,他相當的低調,對關寧也是恭恭敬敬,可直到現在,他才顯出真正的嘴臉,他所圖謀的就是鎮北王府!

這是真正的鳩佔鵲巢。

以前倒霉蛋的基礎也太差,在鎮北王府沒有半分威信,就算繼任也沒人會服……

關寧想着,也沒有說話,他不知該怎麼回答,只能用沉默代替。

「這段時間你先在國子監學理明義,朕對你是有要求的,想要繼承鎮北王,可不是那麼容易。

隆景帝聲音如常,但關寧卻感覺有其他意味。

「還有你跟公主的婚事,找個機會辦了吧,也不用大操大辦,畢竟你父親剛出事不久。

隆景帝不給關寧說話的機會又繼續道:「你先回去吧,這幾天就去國子監讀書,安穩一些。

關寧退下,離開了御書房,走出門外,烈日更甚,可他只覺得遍體寒意!

這位聖上他竟然沒有詢問自己路上遭遇刺殺的事情。

他肯定知道,可他沒有問,這說明了什麼?

關寧握緊了拳頭。

「走吧,我帶你出宮。

先前帶路的太監,適時的走了過來。

「別亂跑亂看。

太監很是不耐煩。

「哎,我一直有個問題,你們太監是蹲着撒尿,還是站着撒尿?」

「你……」

太監的面色瞬間漲紅,也不理關寧徑直走在前面。

「哼。

關寧神情不屑,真以為誰都能踩小爺一腳。

「嗯?」

此時正走至花壇旁,關寧看到內側有着一本小冊,他不動神色的撿了起來,悄然裝至袖口。

看關寧這般熟練模樣,顯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又撿到東西了啊。

關寧心想,只是不知道是什麼,現在還沒法看。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也撿到過兩回,第一次撿到的就是他交給靳月保管的那柄匕首。

其實不是匕首,而是短劍,材質是什麼,還看不出來,但相當的鋒利,說是削鐵如泥都不為過。

關寧就留了下來,也是這柄匕首,讓他在來京路途上,避免了一次危機。

雖說是完美開局,但這只是關寧的自嘲,已經一個月了,他都沒有見到傳說中的系統,或者什麼特殊的異能。

唯一有好處的,就是這身好皮囊。

關寧很帥,稱之為當世美男子並不過分,名聲是相當的響亮,除此之外,一無是處。

現在關寧發現了一個奇特之處,他好像運氣不錯。

在來京路途上遭遇到幾次刺殺,若非運氣,他早死了……

莫非我是氣運之子?

關寧想着,不過還需要驗證。

「快走啊,痴痴傻傻的。

領路太監回頭看着關寧發獃,又是開口譏諷。

「你們宮中有雲南白藥嗎?」

關寧開口問道。

「雲南白藥,是什麼東西?」

太監有些不明所以。

「就是能止血又能止痛的一種葯。

「你……」

太監面色又是漲的通紅,再也不理關寧……

《穿越之紈絝世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