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從蟑螂開始進化
從蟑螂開始進化 連載中

從蟑螂開始進化

來源:google 作者:非翡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非翡 黃萬里

在喝下甘露醇後,黃萬里有氣無力的趴在病床上,卻不曾想屁股上殘留的甜美香味,吸引來了一隻蟑螂......展開

《從蟑螂開始進化》章節試讀:

看着監控裏面過於科幻更像玄幻的畫面後,黃萬里不敢相信的訝異問道:

「你說這都是我一個人乾的?」

一旁換了一身戎裝打扮的余琬沉默的點了點頭,如果她沒有及時從事故現場逃離並疏散人群,瓦萊核電站現在的損失就遠遠不止現在這麼些了。

而畫面所展示的內容 ,簡單來說,就是在過去的二十五個小時內,以黃萬里為中心,瓦萊核電站內出現了一個直徑約莫60米的黑洞領域,領域內包括診所所在的六層大樓在內的所有一切,都被黑洞吞噬的一乾二淨。

偏偏肇事者現在還一臉驚訝加無辜,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闖下了多麼大的禍。

要是那個黑洞的範圍再延伸個二十米,或者是中心點再偏移個百來米,此時等待黃萬里的就不是溫柔的常規質詢,而是一發精確制導的地對地導彈了。

因為瓦萊核電站下面藏着的秘密,事關整個科萊聯邦的未來!

為什麼一座已經成為歷史文物的核電站還在保持正常乃至超負荷運轉,為什麼瓦萊核電站所在的海域從來不見有船隻的蹤跡?

因為在瓦萊核電站的下面,藏着一個名為國安九處的超級地下堡壘!

否則黃萬里就算鬧出再大的動靜,也不至於驚動夏科萊聯邦最精銳的金吾小隊,而肩膀上綉着兩杠兩星的余琬也絕不可能只是個普通的小護士。

將畫面拉回清晨。

黃萬里還沒來得及細究余琬怎麼從護士,變成了英姿颯爽的軍官,一套衣服連同繩梯就直接甩到了他的臉上。

穿上衣服後,好不容易找回了些安全感的黃萬里,看着周圍密密麻麻的漆黑槍口,識趣的閉上了嘴巴,跟着余琬在核電站里繞了一大圈後,才從一個秘密入口進入到了國安九處。

一路走來,整個核電站的時間彷彿都像靜止了一樣,就連一個掃地的阿姨都沒有,那些空蕩蕩的窗口更是莫名的給黃萬里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黃萬里卻不知道自己輕飄飄的一瞥,差點沒給藏在窗口中的狙擊小組嚇出心臟病。

光是假的狙擊陣地他們就布置了不下十個,結果只一照面的功夫就被識破,這得有多麼高的狙擊造詣才能做到啊!

從微型耳麥中聽到些許動靜的余琬有些訝異的看了黃萬里一眼,本就不算輕快的步伐更顯凝重。

這兩天余琬就沒怎麼合過眼,監視風暴期間曾不止一次的請求火炮支援覆蓋,對她來說,國安九處和聯邦的安全大於一切。

只是所有的申請都卡在了最後一道簽名的地方,那個一向對余琬和藹到近乎慈祥的老者更是直接批複「胡鬧!」二字,這句話要是被記錄在檔案中,恐怕余琬的軍銜就再也沒有上升的機會了。

臨時改造而成的審問室中,余琬終於忍無可忍的拍了桌子,咆哮道:

「你到底清不清楚,你目前涉嫌的罪名包括但不限於,毀壞公眾財產,惡意侵佔聯邦資源,惡意毀壞受保護歷史文物,最最最重要的是,你極其嚴重的危害了聯邦的國土安全!

你知不知道為了掩蓋你弄出來的動靜我們花了多大的功夫,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從睡夢中驚醒一直熬到現在 你知不知道為了你,我們差點發起了一次小型戰爭!

不光光是國安九處,整個外交部,科萊聯邦海陸空三軍,航空航天中心,甚至連月球和火星基地上的人都不得不緊急出動幫你擦屁股!

你現在跟我說你什麼也不知道?」

一問三不知的黃萬里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一臉無辜道:

「那我該說的都說了啊!就是喝酒喝大了,不小心喝了洗衣液去你那裡洗胃,用橡膠管往我胃裡捅的是你,洗完胃後給我抽血化驗的也是你,我說的這些你都可以證明好不好?」

「那你的意思是洗個胃就洗出了個黑洞?」

「我不是還說了有隻蟑螂從我的屁股爬進肚子里了嗎,會不會是因為那隻蟑螂是什麼基因突變過的,就像咬蜘蛛俠的那隻蜘蛛一樣,說實話我現在真的很餓,這個什麼國安九處真的沒有關於蟑螂的實驗嗎?」

看着黃萬里滿臉的期待,余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拳砸在桌子上,竟是硬生生的將桌上的紙筆和水杯都一齊震了起來!

「媽的,你再跟我說什麼狗屁蟑螂,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屁股開花?!」

「信啊,你不是已經讓我屁股開花了過了嗎?」黃萬裡邊說著還滿臉無辜的眨了眨眼睛。

就在余琬終於忍不住要動手的時候,一聲輕咳突兀的在屋中響起,余琬回頭一看趕忙立正,站的筆直標準的行了個禮。

「劉主任!」

來者是一雙鬢斑白的老者,頭髮鋥光瓦亮的整齊梳到腦後,穿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襯衣黑西褲,皮鞋擦亮的能清楚看到人臉的倒影。

就這麼正兒八經的一個老人,這麼一身嚴肅的穿搭,脖子上卻掛了一根無處不在彰顯的輕浮的粗大金鏈,居中還掛着一個惡趣味的吐舌骷髏頭。

羅主任進門後卻不搭理心腹愛將余琬,徑直走到黃萬里跟前揉了揉黃萬里的腦袋,用未曾有人見過的溫柔嗓音寵溺道:

「小子,你闖禍的功夫還真是一次比一次大,要不是我給你攔着,你早就被炮彈炸成爛泥了!」

「老劉?」黃萬里驚喜道,此人正是一手將他安排進瓦萊核電站的父母舊友,大名劉恆,對外的身份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研究人員,除了有幾篇關乎改進核裂變技術的論文上過國際期刊以外,可以說是沒有一點名氣。

劉恆和黃萬里相處的時間不算多,感情卻是異常的好,不單單是長輩晚輩之間的關係,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忘年交情誼。

「琬兒,你留在這旁聽就行,此事由我接手。」

「是!」

余琬的後背不知何時已經有些**,並不自覺的悄悄咽了口口水,作為國安九處的安全主管兼任金吾衛指揮官,余琬非常清楚這個相貌普通的老人有着多麼狠辣的手段。

因為其中近半數的臟活都是由她親自帶隊完成的!

而自己剛才好像,要讓這尊大佛的晚輩**開花?

「老劉可以啊,看來你這官不小嘛,我說能給我開後門弄個鐵飯碗的,怎麼也不可能是個普通研究員嘛!」

黃萬里的腰桿一下子就直了起來,這叫什麼?

這就叫哥們在朝中有人!

那人還是管着整個朝廷的人!

都這樣了哥們不橫誰橫?

「閑話就先不跟你多說了,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聊,這次變故你真的沒有一點頭緒?」

「真沒有,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好幾遍了,可余姑娘就是不信我有什麼辦法?」

「確定嗎?」劉恆笑眯眯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金鏈。

「確定!」

「那就好,余中校 ,把他拖出去執行槍決吧,做的利落點,別忘了留下足夠的實驗樣本送到實驗中心那邊去。」

「是!啊?」

「啥玩意?」

黃萬里和余琬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滿滿都是不可思議。

劉恆淡然道:「既然這種廢物已經知道了九處的存在,再養下去也是浪費資源,我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既然在你身上已經破例過一次,那就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余中校,執行命令!」

「是!」

看着面如死灰的黃萬里,手上沾血無數的余琬得心中也難免多出一絲不忍,雖說她曾不止一次的想用火炮和導彈將這廝轟成渣,可那也是在黃萬里有可能危害聯邦安全的時候!

事情現在既然已經壓了下來,黃萬里作為科萊聯邦的合法公民,有權且應當在接受法律的審判後再頂罪,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一言不合直接處死。

明明他只是一個無功且無錯的普通人...

更何況先前的那片刻溫馨,就連余琬都有些嫉妒。

可惜命令就是命令,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

余琬剛想邁動步子,劉恆卻突然開口道:

「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

「為什麼?」黃萬里獃獃的跟着問道。

「因為我討厭你啊,就像我討厭你那對該死的父母一樣,你以為我為什麼要給你開後門?是因為我單純的想要看着你一步步沉淪為一無是處的廢物啊!

直接用導彈和火炮把你給轟碎了那多沒有意思,像你這樣的賤種就應該和你爸媽一樣,在絕望中等待死亡慢慢降臨。

你不會以為我這麼特殊照顧你,真的是因為你的父母對我有恩吧?那是因為我要奪走他們最珍視的東西,就像他們曾經對我做過的事情一樣!」

劉恆越說越激動,甚至都能看見唾沫星子從他的口中飛濺到胸前的骷髏頭上,眼神也慢慢的逐漸瘋狂。

「要是沒有這檔子事的話,我還會是你口中的老劉,會借錢給你 會陪你喝酒聊天,聽你吹噓你那些狗屁不通的夢想,甚至還會幫你找個老婆,看着你生孩子,在你最幸福的那一刻再奪走你的一切。

真是可惜了,我的樂趣連一半都沒有達成...」

「砰!」

悄然出現在黃萬里身後的余琬,抓住黃萬里的頭就往身前的鐵桌上重重一砸,硬生生的截斷了劉恆的話頭。

聽說那串浮誇的金鏈子 是劉恆的獨女在生前送給劉恆的禮物,可惜小姑娘還沒成年,就因為溺水飄在了水庫中。

這背後到底藏着怎樣的故事,余琬不能也不想知道,給黃萬里一個痛快,也許是她能幫這個可憐蟲做的最後一件事。

隨後余琬就像是拖死狗一樣將昏迷的黃萬里給拖了出去,用塑料袋在黃萬里的腦袋上圍上幾圈,抽出手槍對準光滑的後腦勺緩緩扣動扳機。

當看到子彈貫穿黃萬里的頭顱,紅白色的混合物從彈孔中流到塑料袋中後,余琬輕輕鬆了一口氣,剛想讓人將其抬去實驗室解剖。

已經死透了的黃萬里卻突然動了!

四肢着地後只微微一個蓄力,整個人,不,應該說是整具屍體直接飛到了空中,附着在光滑的牆面上,咻地一聲就竄沒了影!

這副姿態,怎麼越看越像蟑螂?

《從蟑螂開始進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