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錯嫁成婚:總裁的私寵甜妻
錯嫁成婚:總裁的私寵甜妻 連載中

錯嫁成婚:總裁的私寵甜妻

來源:外網 作者:秦舒褚臨沉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秦舒褚臨沉

秦舒好心救人,沒想到救的是只狼。 狼狽逃離,又遭養父母設計,逼她頂替好友嫁入豪門。婚後,她意外發現,新婚老公竟然是他…… 這豪門太危險! 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個娃? 豪門老公怒騰騰追殺而來。 本以為回去後會生不如死,誰知竟是被寵上天? 記者問:「褚少,您不是說這是冒牌貨嗎?」 褚臨沉把秦舒按在懷裡,「放屁!從頭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展開

《錯嫁成婚:總裁的私寵甜妻》章節試讀:

王藝琳收到項鏈的照片,突然覺得有點眼熟。

她媽張雯湊上來看了眼,感嘆:「就這麼個不值錢的項鏈,居然是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藝琳猛然怔住。

她想起來了!

這項鏈,就是秦舒脖子上那條。

原來,秦舒才是那個救了褚臨沉的人!

王振華說:「別說了,趕緊找項鏈要緊!要是沒了,我們女兒還怎麼嫁進褚家?」

「對對對!」

張雯說著就去拿王藝琳的行李箱。

「爸、媽,別找了!我知道項鏈在哪兒。」

王藝琳攔住兩人,面色沉沉。

兩口子詫異地看向她。

「項鏈在外面,我去拿回來。」

說完,王藝琳便出門了。

王振華和張雯過了會兒才反應過來。

張雯拍拍胸口:「這丫頭,害得咱們瞎緊張。不過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放外面呢……」

王藝琳直接回學校找秦舒。

她一定要拿回項鏈,當上褚家少夫人!

而此時,秦舒正坐在回家的車上。

她和王藝琳住同一小區,準確說,這裡是她養父母的家。

她是棄嬰,十五歲以前被奶奶收養,住在鄉下。那年奶奶病重,養父母才把他們接到了城裡來。

這個家,除了養父母,還有個小她兩歲的弟弟,在復讀高三。

剛才就是養母周思琴打電話,把她喊回來給鍾宇昂輔導功課。

鍾宇昂遊戲癮大,即便是復讀,也整天打遊戲,學習態度消極。

秦舒恨不得掰開他的腦仁,把試卷塞進去。

好不容易給他講完一套試卷題,秦舒回房整理東西。

把所有跟林孟帆有關的,全扔進了垃圾桶里。

順便把臟衣服拿到洗衣機旁,打算一會兒再洗。

沒一會兒,養父鍾志遠回家了。

他眉頭緊鎖,一副愁雲籠罩的模樣。

秦舒倒了杯水遞給他,「爸,您還好嗎?」

鍾志遠嘆了一聲,坐進沙發里抽起了悶煙。

見狀,秦舒便知道是上次那個項目的事情沒解決。

前陣子鍾志遠接了個項目,結果虧損嚴重,導致他的公司現在處境艱難。

秦舒不禁生出一絲憂慮,轉身回房。

周思琴坐到鍾志遠身旁,一把奪過他手裡的煙,急道:「老鍾,到底什麼情況啊?」

鍾志遠搖頭,頹喪的神情已經說明一切。

周思琴面色慘白,完了,他們家要完了!

「只可惜,咱們家沒有隔壁王家那麼好的命啊!」鍾志遠突然慨嘆道。

他剛才進小區就碰到張雯在顯擺,她女兒王藝琳要嫁入豪門,當褚家少夫人了!

首富褚家,那是國內的頂級大家族,超級豪門!

王家這下是真的攀上高枝兒,一飛衝天了。

「媽,這是什麼東西?」

這時,兒子周宇昂從陽台那兒走進客廳,一手拿着曬好的衣服,一手拎着一條項鏈。

周思琴此時心情亂糟糟的,不耐煩地掃了眼,「什麼破爛玩意兒,準是秦舒那個便宜男朋友送的,拿去丟掉!」

「噢!」周宇昂嘴角一撇,正要丟垃圾桶里。

鍾志遠眼睛一亮,攔住:「別忙,給我看看!」

他覺得這項鏈蹊蹺得很,拿在手裡仔細觀摩,回憶着張雯在樓下說的話:

「那褚家真不是一般家族,娶媳婦兒還得先有信物。就一個銅製的破項鏈,不過是背後刻了個褚字,也不值錢啊……」

鍾志遠將項鏈背面翻過來,果然刻着一個「褚」字!

他眼裡頓時精光閃爍,一掃先前的陰霾,激動道:「就是這個,錯不了!」

「老鍾,什麼情況?」

鍾志遠把這條項鏈的事告訴了周思琴,又說了下自己的想法。

「現在,只有秦舒能幫咱們做這件事!」

鍾志遠目光灼灼地盯着手裡的項鏈。

「她能答應?別忘了她還有個心愛的男朋友!」

項鏈雖然是秦舒帶回來的,但周思琴敢打賭,那個鄉下來的野丫頭,絕不知道這條項鏈的意義,她可沒有這麼深的心思。

聞言,鍾志遠目光一暗,「總會有辦法……」

晚飯過後,秦舒在房間里,清算自己身上的錢。

養父的公司有難,她不能袖手旁觀。

可惜她只是個學生,不算林孟帆那還沒還的十二萬,她身上只有八千多。

根本幫不上忙。

秦舒嘆了口氣,打算找一份兼職工作。

哪怕最後養父公司破產了,她起碼還能有一份收入,補貼家裡,給奶奶買營養液……

這時候,鍾志遠敲門進來。

見秦舒在找工作,他欣慰地說道:「小舒,爸知道你是好孩子,不過家裡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來,喝了這杯牛奶。」

說著,將手裡的牛奶遞給秦舒。

「乾爹,我只是想幫您分擔。」秦舒說完,當著鍾志遠的面喝下了牛奶。

鍾志遠滿意地笑了,「好好睡一覺吧。」

看着他折身離開,秦舒關上門。

這一晚,她睡得人事不知。

再次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巨大柔軟的沙發上。

秦舒按着太陽穴爬坐起來,思緒停留在昨晚,為什麼昨晚喝完養父端給她的牛奶,她就昏昏沉沉的?

她心裏冒出一個猜想,卻不敢相信。

環視四周,是一個陌生的房間。

裝飾華麗復古,鏤空雕窗,深藍色厚重窗帘,綴着金色流蘇。

這是哪兒?

秦舒正困惑着,放在不遠處的手機叮咚響了一聲。

她立即拿過手機,點開養母周思琴發來的微信。

「秦舒,從現在開始你就是褚家少夫人,乖乖聽話。不管旁人問什麼,你只管咬定信物是你的!記住,一定要當上褚家少夫人!」

「如果露餡,你害的就不止是你,還有你那躺在重症監護室的奶奶!咱們家要是破產了,可支付不起那筆昂貴的醫療費!」

「最後,我必須提醒你,今後不要再跟王藝琳有任何來往,也不要說你認識她,免得被人識破!」

褚家少夫人,信物,王藝琳?

這三者有什麼聯繫?

看着養母發來的信息,秦舒意識到了自己此刻的處境,頓覺寒意從腳底竄上心頭。

她被算計了!

養父母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她送到了褚家,讓她嫁給從未謀面的褚家少爺!

而他們逼她妥協的籌碼,竟然是奶奶的命!

《錯嫁成婚:總裁的私寵甜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