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帝他有擺爛之姿
大帝他有擺爛之姿 連載中

大帝他有擺爛之姿

來源:google 作者:嚴重預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月影 許清時

一個廢材,在某一天因為意外覺醒了關於他「重生」前的記憶然後他悟了上輩子作為時間大帝的許清時,這輩子只想當一個普通人,老老實實的挖田種菜但事實往往是不盡人願的,時不時的就會蹦出來一群拉着他的手阿巴阿巴……然而許清時的想法是,誰阻止他種田,他就直接開擺!什麼?你說我是天才?不好意思,我只知道種地什麼?你說我是上古世家的血脈?不可能,我覺得是你們認錯孫子了許清時:請讓我安靜又認真的擺爛展開

《大帝他有擺爛之姿》章節試讀:

十年後。

一處幽靜的深林野間,半山腰,蓋着一座茅草房,清晨的旭日從東方升起,一陣風吹來,吹散了山林間朦朦朧朧的霧。

這裡四面環山,周圍儘是高大的蒼天巨木,這裡幽靜淡雅,與世隔絕,平日里除了花草樹木,就只有一些動物在其間。

許清時在這裡住了十年。

這裡夏天不悶熱,冬日有雪,而且也沒有人居住,偌大的一座山間,僅住着許清時一戶人家。

聽別人說,這裡叫做玄山。

許清時的生活很簡單,閑暇之餘,便喂喂那些從山上跑下來的動物。

這些動物尚未有靈智,要是許清時想吃葷的了,他便隨機宰一兩個兔子或者是野豬之類的來吃。

他春天看花,夏天看竹,秋天賞楓,冬天賞雪。

日子算還過的充足。

這裡離榮城遠了十萬八千里,又是深林野間,離這裡最近集市都需要走三天三夜才能走到,但好在許清時來這裡時,將一切所需要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他空間里的那些東西,可以保證他這輩子不愁吃穿。

這樣的日子挺好的,對於許清時來說。

他現在沒有修為,凡人一個。

他會像其他萬千芸芸眾生一樣,慢慢的老死。

許清時把房門推開,清晨的風帶着許些的涼意,但格外的讓人舒爽,許清時深呼吸一口氣,只覺得這一陣風,讓他整個人都活過來了一樣。

許清時來到茅草屋旁邊的山泉旁,他捧起一手水,給自己洗了一個臉,深山的水,即使是在夏天,也帶着一股刺骨的涼意。

但這股涼意卻格外的讓人清醒。

洗完臉漱完嘴後,許清時穿着一件灰色的布衣,手裡拿着一把鋤頭,背上背着一個竹筐,他準備去山上挖筍。

許清時用一根紅色的飄帶扎了一個高高的馬尾,他頭髮並不長,那個馬尾的發尾剛好到他脖頸處。

他懶得束髮,夏天扎着馬尾也不會太熱,打理起來也簡單一點。

山上並不熱,樹木蒼天,是最好的庇蔭處,只有許些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斑駁的灑落。

許清時來到一處竹林里,他揚起鋤頭,將一些冒出尖尖角的筍從地里挖出來。

等到挖好滿滿一竹筐筍後,許清時才收工,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然後彎下腰去將竹筐背起。

準備回去的時候,許清時聽見了一道嗚咽聲。

他向四周看了一眼,沒看到有什麼東西,正準備走的時候,那一道嗚咽聲又響起了。

好像在引誘着人前去查看一樣。

許清時不準備多管閑事,他也不再停留,背着竹筐就往回的方向走去。

不曾想他剛踏出去一步,一隻狐狸從天而降,好巧不巧的就落在他的腳邊。

一條白色的狐狸,皮毛很漂亮。

它緊閉着眼睛,嘴裏發出虛弱的嗚咽聲,看上去好像快死了一樣,但身上卻沒有傷口。

不死怪可惜的,許清時想,既然對方這麼痛苦,他就送這條狐狸一程好了。

許清時拿起手中的鋤頭,鋤頭的頭穩准狠的往狐狸的脖子上揚去,那隻白色的狐狸猛然的睜開眼睛。

是極為魅惑人心的紅色,許清時不受對方蠱惑,手裡拿着鋤頭的動作,並沒有因為狐狸的睜眼而停止。

那隻紅眼的白色狐狸見狀,飛快的往左滾了幾圈,許清時的鋤頭落空。

「別…別殺我。」

白色的紅眼狐狸突然開口道:「我…我錯了。」

這是一條擁有了靈智的狐狸。

不過,看她說話的語氣,想來是被許清時嚇的不輕。

許清時沒去理這條狐狸,但不料他剛走幾步,那一條白色的狐狸便化作人形,死死的扒着他的手不肯放手。

許清時皺了皺眉,他不耐煩道:「鬆手。」

「不松。」狐狸少女理直氣壯道:「除非你能分我一點吃的!」

有病,許清時心裏暗罵一聲,他另外一隻拿着鋤頭的手,毫不猶豫的往狐狸少女的手上砍去。

「啊!」狐狸少女吃痛,許清時這一下可用了狠勁,狐狸少女的手上瞬間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好痛!」狐狸少女捂着自己的手,她蹲在地上,瞬間就嚎啕大哭起來:「你欺負我!」

許清時可不懂憐香惜玉,他嗤笑一聲:「要飯還那麼理直氣壯。」

他說完,便不再看這個狐狸少女一眼,轉身就走。

回到茅草屋,許清時來到山泉旁,將這些竹筍清洗乾淨,這些筍很嫩,許清時將這些筍處理乾淨後,便端着這些筍來到廚房。

廚房在茅草屋的旁邊,廚房很簡單,三個鍋灶,一煮菜一煮飯一燒水,廚房是露天的,頂上蓋着一層茅草來抵擋雨雪,這層茅草用四根粗大的木頭支撐着,四面通風。

許清時刀工很快,竹筍被他切成細細的絲狀,全部竹筍切完後,許清時從空間里拿出半隻豬來,這半隻豬也很快被他處理乾淨切好。

竹筍炒肉。

大火很快升起,許清時添了一些柴,然後就往鍋里倒油,油燒熱後,他就把豬肉放下去。

豬肉的香味很快吸引了周圍的動物,吃飯的點到了。

這些動物跟往常一樣跑到許清時茅草屋外面的空地上,它們非常有秩序排着隊,一個一個的拉長着腦袋往廚房裡看去。

排第一的是老虎,第二的是獅子,第三是豹子……

這些動物按照體型,規規矩矩的排着隊,不吼不叫,除了時不時的吸一吸鼻子,但也是非常安靜。

將調料放好後,許清時將菜翻炒均勻,然後他拿着一個非常大的盤子,將竹筍炒肉全部盛在其中,當然了,他給自己留了點。

許清時將這一大盤菜端出去,然後他又拿着一個大盤子,他掀開第二個鍋,裏面是滿滿一鍋的白米飯,許清時給自己留了一碗,然後又將這些飯盛出來。

許清時把盤子端出去,他將這滿滿一大盤米飯放在地上,許清時對着這一群動物說:「吃吧。」

許清時說完後,這些動物好像收到什麼指令一樣,齊齊圍在一起,紛紛低着頭去吃許清時做的飯跟菜。

吃飯也有秩序,不會去搶跟去擠。

許清時去洗了一個手後,就端着碗夾了點菜坐在椅子上開始吃起來。

「喂!」

許清時剛咽下一口飯,耳邊又響起了那一道狐狸少女的聲音:「為什麼你可以給它們吃,不可以給我吃?!」

是質問的語氣。

許清時皺眉,他把筷子放在碗上,那個狐狸少女正站在廚房的外面,她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許清時,因為憤怒,她一張俏臉被氣的通紅。

許清時冷聲道:「我自己自願給,跟你強制問我要,是一個性質嗎?」

《大帝他有擺爛之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