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寶驢打九州
帶着寶驢打九州 連載中

帶着寶驢打九州

來源:google 作者:八隻青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湘 齊雲

所有人都認為齊雲是大燕王朝的第一大笑話,第二敗大家子他卻樂在其中,帶着寶驢一路拼殺,扮豬吃虎有驚無險的取得皇家賽馬大會的冠軍,卻被太子下令騎驢到河西赴任,三年內拿不下河西走廊就要殺頭不想自此步入一個個局中局,套中套,最終真相到底是什麼?且看齊雲如何一步步成長破局,攪動九州風雲,連橫合縱,收復失地,重整破碎山河展開

《帶着寶驢打九州》章節試讀:

前邊的定國公長公子發力狂奔之下,人倒是沒事,馬卻受不了了。他胯下這匹駿馬雖然餵養的極好,奈何平日里只是跟着紈絝公子在京城闖禍,從未像今天這般長時間狂奔。

不到一圈,這馬速就慢慢降了下來,任憑長公子如何催促也跑不快了。

魏國公家的嫡長孫一夥迅速逼近,眼看就要抓住定國公家長公子。

突然之間,右側賽道入口處一彪人馬殺出,約有二十多人。來人個個膀大腰圓,身負投矛,手提長槍,殺氣騰騰。

為首一個精壯漢子約莫三十上下,一身銀盔銀甲,手中提着一桿亮銀盤龍槍,胯下馬得勝溝鳥翅環上還掛着一柄宣花板斧。

來人領着這彪人馬邊沖邊喊道:「侄兒莫怕,叔父前來助你一臂之力。」

那魏國公家嫡長孫聽到此言,心道不好,也不答話,用力拿手中刀尖一頂馬屁股。那駿馬吃痛,平日里哪受過如此虐待,撒丫子就狂奔出去了,不一會就追上了前邊的定國公長子。

定國公長子聽到來了追兵,雙手抱頭伏在馬上大喊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救命,救命啊……」

只是他再抬頭時,後面趕上來的人已經跑到他身前去了。他長出一口氣:「好險、好險」。

回頭一看,發一聲喊,對着前邊魏國公嫡長孫就喊道:「等等我,等等我!」也不管自己的愛馬是否脫力,狠夾馬腹,駿馬吃痛再次加速前沖。

原來那定國公家的老二還是個要臉的,只是派人去渾水摸魚。這魏國公家的老二就連臉是什麼都不知道,自己親自領着從邊關歸來的親兵下場了。

這軍隊到了可不是一般,真是虎入羊群,貓入鼠窩,隨便殺啊。

不消片刻功夫,魏國公一夥的僅剩的一個小侯爺和幾十個家丁,外加後邊追上的定國公一夥的殘兵敗家都被砍瓜切菜一般的解決了。

就在此時,那看台上一陣箭雨射來,只聽肉球嚷道:「敢搶老子的生意,活的不耐煩了。」頃刻間射殺了五六名親兵。

魏國公家老二大怒,揚手一揮:「投」。十數只投矛就精準的命中了看台上的射手,一時間場面極其混亂。

在北看台上,正志得意滿的定國公家老二見狀一口茶水噴出,一滴不剩的都落在了對面定國公的老臉上。

定國公也看到了那邊的情形,顧不上擦臉,揪起自家兒子來吼道:「你個廢物,這個肉球居然敵我不分,竟跟那邊老二打起來了。既然魏國公府不要臉了,我們也不要了,你去,快帶人給我上!」

定國公府的老二被自己老爹嚇得連滾帶爬,轉身下場帶上自家親兵就沖向了那戰團。

等定國公府上的人到了戰團處,齊雲主僕騎着犟驢也慢悠悠地到了這裡。

這倒好,來了個三足鼎立。

這裡就不得不說下魏國公、定國公、老齊家這三家的情況了。

魏、定兩位國公都是開國四國公的後裔,只是傳承中兩家走了不同道路。

魏國公家子嗣有點繁茂,其實也不是很多。拿現任魏國公而言,他一共有十個兒子、九哥女兒、十五個孫子、二十個孫女、十個外孫、十二個外孫女。為了不讓大家爭來爭去,魏國公在第一個孫子,也就是嫡長孫出生的時候就把他定為了下一任的接班人。

為啥嫡長孫是下一任的接班人,因為魏國公孫子出生後不久,魏國公大兒子就戰死沙場了。因此魏國公家的老二對這個小屁孩侄子十分不滿,一心想取而代之。

定國公府走了另一條路,子嗣也不多。現任定國公只有兩個兒子,沒有女兒,而且還是老來得子。

據說定國一脈一直就是這麼傳下來的,有一代還是獨苗。所以定國公府上一直奉行的是優勝劣汰,只留下最好的那個繼承爵位。

這才有了大公子十七了還沒定下接班人身份,二公子當眾上演玄武門之變卻能安然無恙。

至於齊雲,他家這一代明面上只剩他老哥一個,沒了。

此時,三家鼎立,當然不算齊雲了,是兩家國公府上的老二和那肉球。

兩家國公府上的老二也是急了,竟然不約而同的對肉球出手。

這肉球也是個腦子活絡的,雖然胖,但是靈活。一個轉身隨手抓起兩個手下,回身丟下台去,也不管是不是能砸到人了,大喝一聲:「風緊扯呼!」帶着人一溜煙的跑了。

真是來也滾動,去也狗爬,引得觀眾席上一陣大笑。

肉球雖然跑了,這仗還得打下去。

魏國公府老二是邊關廝殺出來的,只相信手中長槍大斧。定國府上老二是陰謀算計出來的,打小為了超過老大,練了一身硬功夫,自家親兵也是老國公從邊關帶回來的好手。

針尖對麥芒,大戰一觸即發。

「各位,借過、借過哈」。齊雲騎着毛驢慢慢悠悠的從兩隊人中間串過,臉上依舊陪着笑。

看台上的觀眾早就被這劍拔弩張的氣氛搞得大氣不敢出,就連鼓樂都停了,只聽得風吹旗幟獵獵作響。

但是看到齊雲經過,一個個又忍俊不禁。眾人想笑又覺得氣氛太緊張,想繃著臉又覺得太好笑,一時間場面極其詭異。

隨着齊雲一聲:「諸位,冤家宜解不宜結,再說大家都是兄弟哈,我祖上也是闊過的。」

這句話一出,整個看台的觀眾再也忍不住了,爆發出熱烈的笑聲,還夾雜着呼哨聲。就連皇太子都被齊雲的給逗樂了,笑出了眼淚:「齊雲啊齊雲,不愧是頭犟驢啊,還想着自家曾經闊過。」

賽道上的眾人被這笑聲騷的無地自容,雖然不是笑他們,但是此時跟齊雲對話的卻是他們,這簡直就是掉價。

以後只要有人提起齊雲今天的搞笑表現,一定會順帶着說上句:「那破落戶是對着兩家國公家的老二說的這話。」

魏國公家老二大喝一聲:「誰跟你是兄弟,你家都給除爵了,如今開國的國公只有我們三家,與你齊家何干。」

說罷,大手一揮:「小的們給我殺!」

對面定國公家二公子也下了同樣的格殺令。

雙方本意是砍殺齊雲,奈何目標就一個,雙方加起來足有五六十人,所謂僧多粥少啊。

齊雲主僕二人騎着那矮小的驢子,瞬間被淹沒在高頭大馬的混戰之中,剛剛清醒的雨墨小盆友自然是又被嚇暈了過去。

這賽道得益於太子的惡趣味,特意鋪墊了很多細土,要的就是看那駿馬奔馳時揚起的塵埃。以至於現在整個賽道上煙塵大作,誰也看不清裏面發生了什麼。

當先衝上去的兩波人馬,來不及砍殺齊雲已經狠狠撞在一起,只得互相砍殺。後邊來的則領會到了各自主子的意思,放慢馬速,在塵土飛揚的戰團之中尋找齊雲的下落。

只可惜煙塵太大,不知不覺間雙方人馬又交織在了一起。

身處險境的齊雲,低頭看了下書童雨墨,小傢伙睡得很安詳,一個鼻涕泡還掛在鼻子上。

齊雲見雨墨暈了,周圍又煙塵大作對面不見人。隨即氣沉丹田,整個身子一沉,硬生生將胯下寶驢壓的跪坐下去。雙腳剛一沾地,雙手立即翻飛開來,將砍過來的刀劍一一拍擊出去,力道剛猛至極。

三柄長槍捅來,齊雲握住槍桿向身前一帶,槍頭直刺穿身後兵卒甲胄,連帶着將出槍的三人拽下馬來。不等三人站穩,齊雲迅速抽出一人腰間佩刀,反手畫了一個半圓,三人頸間就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血槽。

長刀在手,齊雲如同猛虎下山,再也不是那個文不成武不就的笑話。

煙塵之中齊雲閃展騰挪,上砍人頭下斬馬腿,忽而從馬腹之下划過,忽而從敵人背後偷襲。

一名家將抓住齊雲空當,一個飛撲想要從後邊抱住齊雲。齊雲察覺腦後惡風不善,雙腳點地,硬生生的來了個平地鷂子翻身。翻到半空中,齊雲雙腿發力,狠狠撞擊在來人背上。只聽咔嚓一聲脆響,那家將脊柱被硬生生的踩斷。

落地之後長腿向後一甩,直踢另一名躍馬而來的家將馬頭,將其連人帶馬整個踹飛出了煙塵,撞在觀眾台壁上當場氣絕。

鞭腿收回,齊雲揮刀一個力劈華山,將一名家將連人帶馬分作兩半。

混戰之中,齊雲故意將煙塵做大。從外面根本看不到煙塵中事物,只能聽到人喊馬嘶和陣陣慘叫之聲。

五六十人的馬戰雖然比不上戰場廝殺,但也是驚險萬分。齊雲在其中卻閑庭信步,牽着犟驢不斷前進。最終,兩位國公家的老二來到了齊雲面前。

二人都詫異於齊雲是如何安然無恙的,相互交換眼神後,一起向齊雲攻來。

齊雲也不閃躲,放開驢的韁繩,任由其向前走去。自己則紮好馬步,準備迎接二人的攻擊。

二人催動胯下戰馬,人借馬力馬借人威,直衝齊雲而來。

魏國公老二不愧是沙場打磨出來的漢子,知道齊雲看似柔弱卻深藏不露,因而上來就拿出看家本領。

他棄槍不用,雙手提起兩把宣花板斧。定國公老二雖然沒有戰陣經驗,勝在生的天生神力,所謂一力降十會,舉起長槍便刺。

齊雲馬步扎得穩,就要應接二人的攻擊。待二人槍斧襲來,卻扎了個空,不見了齊雲蹤影。

其實齊雲在二人拉開架勢衝鋒之時已做好打算,用扎馬步的方式迷惑對方,趁機使出輕巧功夫從他出偷襲二人。

二人果然中計,齊雲一個金剛鐵板橋從二人兵器下閃過,隨後將魏國公老二掛在得勝溝上的長槍掏在手中。

只見齊雲長槍舞動如飛,一桿長槍圍繞他轉個不停,仿若有點點星光纏繞其上。

齊雲大笑一聲:「好槍,這槍本少爺要了,」

魏國公老二大怒,拍馬舉斧便砍。

齊雲也不硬抗,反而發足狂奔倒提長槍迎上來人。巨斧砍來,長槍順着巨斧來勢一斜,讓巨斧順着槍桿向下移動,從而卸去大半力道。只聽得金屬摩擦之聲不絕於耳,兵器交接之處火花四濺。

齊雲單手抽槍,雙腳墊步扭轉身形。一個後仰,雙手持槍尾猛然上刺,正中魏國公二公子的甲頁縫隙。

好一個神龍擺尾回馬槍,直刺得魏國公老二胸口噴血,甲胄被鮮血染紅。只見魏國公家老二晃晃悠悠的栽下馬來,魂歸天外。

見此情景,本還要上前廝殺定國公府老二,撥馬便逃。

齊雲這扮豬吃老虎的老手,哪裡容得下有見證者存活。

左腳一跺地面,一柄長劍被振起到空中,一個旋身右腿猛然發力踢在劍柄之上。那長劍帶着破風之聲,尖嘯者划過煙塵,直接將馬上的定國公府上老二扎了個透心涼。

定國公老二屍體在奔馬之上晃了兩晃就一頭栽下,找魏國公老二黃泉路上作伴去了。

至於其他小魚小蝦,只要是在齊雲身邊的都被他輕鬆解決,無人察覺到他扮豬吃老虎的驚人表現。

煙塵盡處,齊雲抱着頭,身上衣服早已被他自己扯破,連滾帶爬的逃出了戰團,甚是狼狽。

看台上眾人看到齊雲狼狽的樣子先是大驚,詫異於齊雲還活着,緊接着爆發出熱烈掌聲,當然嘲笑聲仍然是更大的。

因為齊雲這個笑話還沒死,像沒事人一樣,在賽馬結束前,他們還有樂子可看。

《帶着寶驢打九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