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刀劍笑新傳
刀劍笑新傳 連載中

刀劍笑新傳

來源:google 作者:寒ㄌ塵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刀鋒冷 寒ㄌ塵 武俠修真

武林上流傳着一首詩,是十八年前叱吒上代江湖,橫刀、名劍、笑三少三大盜帥尊師盜聖,刻於求才壁的預言,此首分上、下的詩,驚震武林橫刀傲做七大限,奪愛殺意霸氣斬,名劍出鞘血魔顏,斬盡殺絕留禍患,三少掌腿絕人間,威震江猢破萬難,刀劍笑傲風雲翻號今天下闖千關日暮西沉夕陽晚,風光逝去不復還,盜聖新徒再燦爛,省世更勝盜帥三,叱吒武林無忌憚,還看今朝刀鋒冷,下款的詩欠了最後兩句,但誰也沒放在心裏詩意已太震撼,盜聖為了培育天下第一竟盜盡刀、劍、笑三人武學精華,融會貫通,出了新一代霸主刀鋒冷十年大成,八年前已下山鋒芒畢露的刀鋒冷,被封了刀劍笑外號,揉合刀劍掌腿,盡在刀鋒展開

《刀劍笑新傳》章節試讀:

武林上流傳着一首詩,是十八年前叱吒上代江湖,橫刀、名劍、笑三少三大盜帥尊師—

—盜聖,刻於「求才壁」的預言,此首分上、下的詩,驚震武林。

橫刀傲做七大限,奪愛殺意霸氣斬,名劍出鞘血魔顏,斬盡殺絕留禍患,三少掌腿絕人間,威震江猢破萬難,刀劍笑傲風雲翻。號今天下闖千關。

日暮西沉夕陽晚,風光逝去不復還,盜聖新徒再燦爛,省世更勝盜帥三,叱吒武林無忌憚,還看今朝刀鋒冷,下款的詩欠了最後兩句,但誰也沒放在心裏。詩意已太震撼,盜聖為了培育天下第一。竟盜盡刀、劍、笑三人武學精華,融會貫通,出了新一代霸主刀鋒冷。

十年大成,八年前已下山鋒芒畢露的刀鋒冷,被封了「刀劍笑」外號,揉合刀劍掌腿,盡在刀鋒。

五年前盜聖仙游,刀鋒冷應允了等待今天才拔刀決戰,敵人名字,是橫刀!

決戰「劍京城」!

「劍京城」是論武者的英雄地,城內合併三十餘萬戶人家,沒半戶家中欠缺當兵或將的哥兒。在這個上代江湖三大盜帥中的名劍所創建」武國」京城裡,只要使得殺人,總有出頭的一天。

要入城,便必須路經俯覽「劍京城」全景的「謙虛崖」。傳說中,只要把自身的謙虛丟往谷底,閣下進城後便有可能名動江湖。

和暖艷麗的陽光,輕灑在「謙虛崖」唯一給商旅歇息的「醉紅塵」酒舍上。只用朽木禾草搭成的它,頭頂上仰卧着一位不懂欣賞自己內涵的少年客官。

他正在守候一位提刀的殺人者。

少年銀髮披肩,柳眉杏目,粗衣麻布卻難掩丰神俊朗。昂藏六尺有三,七分瀟洒三分不遜,說不盡的閑雅神采、風度翩翩,性格便是俏女孩的痴情化身。

一壇又一壇的高粱咕吃咕吃的倒進少年肚裏,溢出來的黃湯流過那俊逸面龐、濺上他的雪白眉毛,沾**細緻晶瑩的白髮,殘留下點滴在孤疑惑然的臉容上。活靈如蛇的舌頭舔着嘴角鼻尖,始終嘗不出其中滋味。

「回家吧,孩子!十八歲的黃毛小子不識酒中滋味,徒然浪費啊!」酒舍老闆烏老頭倚在木座上,醉意翻湧,已給烈酒多年刺激扯歪了的嘴巴,吐出一口濃烈氣味,逕自倒地昏睡去了!一臉雪白的少年始終疑惑不解,一年前踏足江湖那天起,便不斷倒酒入肚,不論是高粱、女兒紅、狀元紅也好,遍嘗卻仍未能感受別人流露出來的升華醉酒感受。嗅,老天爺啊,啊對我太也不顧念吧,難道舌頭兒有毛病嗎?炙熱暖透的清風,忽地透出一道凜冽寒陰殺氣,直逼向「醉紅塵」,「冷得少年口中暖酒也一剎那間冰寒似霜。

比凄艷血色還要紅的披髮闖進了少年視線,倒着來看這位殺氣滿溢的來客,目光是凝在他手中的刀,破破爛爛的刀鞘,卻掩不住內里陰森的肅殺。烏老頭在他的破敗酒舍里,倒也花了點心機兒牆上掛有蒼勁有力的字畫。樑上也有不少城中名匠的工藝鳥籠。可是,這裡唯一吸引血發刀客的,便只是烈酒。透過破穿的小洞兒,少年察見他一生從未看過的奇像!黃湯落肚,血發刀客的臉容立時扭曲撕動,五官怒愁暴現,血筋欲綻面似的,如狼噬齒抖動不停,殺氣更是把四周炎熱盡雲,氣氛都給凝結了!

「酒中滋味,今天才真正得見,可惜仍未大徹大悟!」俊逸少年躍下,給刀客的豪邁愁情深深吸引,已不能自己。

「初出茅廬,只給他天天燒腦子,卻不識箇中滋味,確是可惜!刀客冷冷的道,酒還是又一壇的灌入腹中,暴射快意。

「倒要請教。」少年突謙讓地道。刀客把壇中餘下酒高舉倒在血發上,染得油光更盛,殺意怒現,淡淡的道:「人進苦年傷痛不盡,酒入愁腸滋味無窮!少年不識愁,苦酒碰不上愁腸,何來快意?五臟六腑感受不了劇痛,因為欠缺凄慘煉歷。酒燒頭,只燒少年無知憂,天下愁,哀我傷悲恨悠悠;酒是知己愁是友,血海仇。痛楚受,點滴伴我杯中酒!」刀客道出醉酒與悲痛情感的結扣,愁容更盛。酒意更濃,一壇又一壇高梁傾盡愁腸,殺意如烈火已向四周焚燃。

「一共二十八頭瘋狗,箐兒、賢娘,我們又再會了!」刀客拋開酒罈,步出酒舍,握刀向著四周荒野昂然高呼。

忽地問,荒野的沙泥長出了土頭土腦,野草裂開了枯黃朽葉。禿頭上腦的是八個臉無血色的持劍道士,枯黃長臉是八位掛上野獸臉的禿頭僧;還有山壁閃出的四匹駿騎,坐上分別烏黑、金黃、灰白、紫青四位公子打扮哥兒,活像壓陣似的領首者。

二十八頭瘋狗,還欠八頭!數目不足,但殺陣已列好。大伙兒絕對尊重眼前狙殺的人,只因為他披肩的血紅長發、殘敗不堪的刀鞘,引證了一個名動江湖的名字——「刀鋒冷」。

「刀鋒冷」這名字,已在「殺手樓」中除名,因為不論是三樓、二樓甚至一樓高手,連排名在他之下也不配。三年前刀鋒冷提着他的刀——「泣血」,離開了殺手樓,別過為財賣命的生涯,一步一步建立四個字——幸福家庭;終局,是悲痛、苦酒、凄風。追殺!從北方的「皇國」,再至南方的「天法國」,血路穿過「狂意族」、「海霸族」、「異族」,延綿千里的深仇血路,殺了又殺,殺完再殺,直至今天的「武國」。

殺性凜冽,陰冷寒意已至冰點。毫不相關的少年,也毫不客套地拉出長長板凳,一屁股坐在上面,倚着門前梁木,繞着他的二郎腿子,倒也自在舒泰,口中更哼起曲調來:「哥兒啊呢愛做情呀,妹子啊呢愛嬌聲哩……。」

「咱們的主子只下了殺刀鋒冷的訂金,白髮小子不值一文,退去也罷!」紫青衣的公子爺冷冷提高嗓子,向少年示意。

少年沒有回話,一手擲下垂落在門前的柳葉枝,折之送人口中,細意輕咬,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姻紅血發隨風飄躍;刀鋒冷稍仰頭首,目如血海,精光暴射,道出結論一句:「惦記父母妻兒者退步不殺。」

建議換回來的是殺令呼聲,酒舍突湧來如箭勁射的八片枯黃道士疾葉,八具滾轉翻動而至的土色胖禿子。

道士用的劍庭有四尺長,禿頭僧持的是地膛刀,十六倍的人數,十六倍的殺意?心是如此想,手足身子也隨思想而動。來,一併攻破殺氣網。

抽刀的氣勢如惡浪翻天,殺氣騰騰如雷霆震怒。一道尖銳得比猛鬼咆哮悲哭更斷人心弦的吼聲,隨「泣血」出鞘劃破長空。哀哭聲迎風刺射入耳,撲在最先前的三位道士,左右雙耳爆出血柱,頭顱綻開,沮然倒下。

餘下十三人已滯住殺勢,卷折草葉塞入耳窩,血氣仍澎湃不息,翻湧不定。

悲泣聲隨刀迎鳳嘶喊,位血刀撲面而來,卻沒斬中任何人,只劈向泥土地上。四騎公子臉上血色頓斂,八道精光從泥土地射出,污頭泥臉的綠衣刺客哇聲吐出大口血來。

刀修冷狂號疾沖,臉上惡形苦相帶着泣血刀的凄涼哭聲,揮出盤旋一刀,方圓三丈被刀勁裹包,正是他的刀法絕學第二式「面目全非」。

刀斬割入臉的痛楚大快,當有感覺時,手自然地往五官撫摸,子掌帶來的答案很……恐怖,但,卻十分真實。五指摸到的,是已不再存在眼、口、鼻子的面龐,只餘下血肉模糊的數個血洞。一具異常平滑的臉,從額領上方至下顎,切斬分割了前部的眼、口、鼻於。

二十一具半邊臉龐,垂直倒跌在濺血泥路。二十一把驚呼慘號,配合迎風悲泣的凄厲哭聲,以血寫下的畫意人間煉獄,便是刀修冷刀法絕學「面目全非」。

痛楚撕裂了二十一人的信心,是生存的信心,大伙兒都各自或戳指穿喉、或摸刀割頭首,儘快了結恐怖痛楚,但死前的掙扎扭動呼叫,仍繼續配合了位血哭聲。

鐵騎上的四位公子,被人間煉獄刀招凝結了思想,他們沒有太多時間作反應,哭泣聲已刺面刮肉,唯有全力一拼。

四騎疾沖,各自騎上輪舞大關刀,紫、白、烏、全四色大刀急旋疾斬。絞人刀陣,任你鐵骨銅皮也撕碎斬成血醬。

血紅的哭泣直衝入利刃網陣,位血被右手反握,交叉揮動,連人捲成尖椎刀網,直射破四色關刀陣。

先是四坐騎爆成血塊,刀勁震入言牲體內,立時絞爆血肉骨頭,化作血水滿地。

「這一式便是「家破人亡」!嗚……!」刀鋒冷悲哭滴淚中收刀回鞘,齒咬唇前,全身抖顫,凄涼飲泣的跪地痛哭。

四騎公子已再沒半點殺意,四人回身提腿踏步,步向家一破一人一亡!

轟的四聲,各自體內爆出巨響,先前刀勁斬入內腑,凝聚待發,一經身體移位牽動,立時破軀爆血,肺腑肝腎隨之接連爆碎,身體砰砰轟炸,頭下腳上全然急疾爆破。

家是身體,家破當然人亡。四公子死得比下屬更恐怖。

別人的血,別人的死亡,沒有為刀鋒冷偽痛哭帶來停止。哭聲要停下來,是因為有酒,酒入愁腸止哭聲,是少年捧來的酒罈停止了哭泣。

「爹說過,要不是刀鋒冷太高強,殺手樓樓主又怎會留不住一代刀客的心,讓他依自己意思隱姓埋名退出江湖,成家立室去建立幸福家庭。少年拿起酒舍旁的鋤頭,開始掘開地上一個又一個大洞。「可惜,幸福不可能落在一個滿手血腥仇恨的一流殺手身上,平靜的快樂。只為凄慘結局鋪橋搭路。也許眾多仇家等了許多個晚上,但只一個時辰,便足夠他們展開殘暴不仁的報復。愛妻賢娘被奸得身體活像蜂洞,兩歲女兒箐箐被掉在爐火盤上活活燒焦,還有那未足月的初生嬰孩,從此在人間失去蹤影,永永遠遠在腦海中折磨着刀鋒冷。」

「小兄弟,這都是樓主早已預見的事。」刀鋒冷平靜道:「武學上乘,必須配合自身個性與際遇感受,再渾然成招,方才驚夭位神。舉目無親的殺手,只有曾感受過熱烈幸福家庭愛意溫情,頓然慘失,才有極痛悲感受。慘痛升華,激發潛在意志突破,啟發刀招,便成刀鋒冷絕學刀招——」面目全非」、「家破人亡」、「血海深仇」、「骨肉分離」。若沒有突破創招至此極限,閉關十八年的天下第一刀神——橫刀,也不願應約六十天後與我刀決於「劍京城」內「劍皇殿」吧。」

少年把一具又一具破爛不堪的屁首掉下個別泥洞,再小心埋好。

「本小子便是專程與兩位摯友趕來欣賞刀決之戰,嘻。想不到碰巧先睹序曲,運氣倒也不錯。」少年拍去身上泥塵,甚是輕快。。

刀鋒冷昔才拔刀,聲音輕易震破心扉,但見少年絲毫不損,可見少年無愁無怨,為人開朗暢快,半點不沾苦愁,心下大有親近之意。

「小兄弟要到「劍京城」,無非躍躍欲試身手,一顯才華。刀某對你也有好感,就傳你一式刀法,相交作札。」刀鋒冷豪氣地道。

「不,不,不……,萍水相逢,便是朋友,何須什麼刀法作禮,濫亂情誼。」少年急忙前去阻止。

「小兄弟瞧不起我的刀法嘛?」刀修冷凝視少年。

少年不再作聲,擠出古怪表情,逕自東張西望,不作可否,只想快快離去。

「小兄弟內心的一句說話,怎麼躲藏起來啊?大丈夫絕不猶豫,一、二、三是四,快人快語。」方修冷總是覺得少年不同凡者,身上未透殺氣,但隱見高手風範,雖仍遠未及已,但已具不可小瞧的特性。

「好啊,你要我說便說,埋在心底也頂不仍快。昔才「面目全非」那招,一斬二十一具面龐,殺性極盛,可惜……未段拖泥,收招帶水,心意刀招還欠丁點什麼什麼。還有那招「家破人亡」,起手第三節比一、二、四節都未夠狠,否則刀招其勢更盛,無與倫比。我要說的就是這些。噓,說光了多暢快舒服。」少年一口氣說個不停,竟以晚輩身份,大膽指點一代高手刀鋒冷,自說自話,着實不能置信,大膽妄為,不知天高地厚。

刀修冷立時收斂好意道:「小兄弟天生這般狂妄性子。一孔之見,活在「劍京城」,想也不可能活得長久,刀招不傳授也罷。」

「那尊請閣下記着本小子名號,好教日後明白實情。小白便是在下,可不要拋諸腦後啊。」隨音聲而去,小白己提着輕快腳步上路。

小白,多平凡的名字,但卻烙印刀鋒冷腦海,怔怔木呆,思緒翻湧狂潮不息。刀修冷依盜聖所示,待他仙游後才返口「求才壁」,看看那首以金漆刻記的詩最末兩句:

「一日暮西沉夕陽晚,風光逝去不復還,

盜聖新徒再璀璨,當世更勝盜帥三,

叱吒武林無忌憚,還看今朝刀鋒冷。

一山還有更高山,小白奇才真超凡。」

詩下還刻有「此生無憾,盜聖絕筆」。八個道盡盜聖死能瞑目的字。

盜聖臨終前交下五封遺書予五位得意徒兒,在刀鋒冷腦海仍深深刻記,盜聖要他戰勝橫刀才能挑戰那叫小白的小師弟,一個從未碰過面,也從未得悉的小師弟。

刀鋒冷十年大成,那小白三年速成,只要三年便青出於藍勝於藍,完全壓倒刀。劍、笑、刀鋒冷的人,便是這凝笑白頭小子?

依循師命等待刀鋒冷,完成兩件事。一,告訴他自己便是小白,二,指點一下他刀法之誤。完成了,那就輕輕鬆鬆。

五年前師父盜聖仙游,交下今天任務,害得小白天天出城學飲,枯等了前後十個苦悶天。從來不喜歡任何任務、壓力的小白,只愛自由不羈。雅娛閑逸。暢快生活,是人生最大目標。

「小白,」你是千年難覓的不世武學奇才!」這句老話是小白口中的師父老妙手,終日不離口的煩話。對天才來說,打打殺殺好沒趣味,小白從來沒有對頭人,就算是有,脫去他褲子大力咬上一口也就恨愁盡消,練刀練掌練這練那,倒不如練精學懶。

因此小白的武學悟性高絕,卻欠缺作戰拼殺經驗,內力也不會比一般高手強。

只要不刺激他的武學神經,小白跟初出茅廬的少年沒啥分別。

但人總該向前邁進,找尋人生路,建立大業。小白來到「劍京城」初遇繁華之地,有種難以盲喻鍾愛,活像璀璨人生,已邁開第一步,往昔平淡飄逸,從今不再。

第十次踏進「劍京城」。第一次有點興舊感覺。

《刀劍笑新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