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道千殤
道千殤 連載中

道千殤

來源:google 作者:天玄一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天玄一 武俠修真 沈君天

為尋找當年一家三口被伏殺的真相,少年沈君天獨自來到傳說中的修仙聖地天元古城以先天之境獨闖七層玄黃塔,轟動天元,進入大秦帝國鎮魔司,從此明裡斬妖除魔,暗中卻調查當年的事在這期間他不斷成長突破,更是結識了很多俠義之士,與他們共同守護這世間安寧,然而,隨着真相的越發清晰,一個布局千年的驚天陰謀卻漸漸的浮出了水面展開

《道千殤》章節試讀:

跟隨人流的方向,沈君天來到了一座豪華的府邸前,此時這裡已經人滿為患,所有人都在交頭接耳,細聲的討論着什麼。

出於好奇,沈君天拉過身邊一位仁兄,輕聲問道:「兄弟,這裡是出什麼事了嗎?怎麼圍了這麼多人?」

「兄弟,你這是問對人了,我可是包打聽,這裡是四大家族中的李家,不知道什麼原因,昨晚被人滅門了,那個慘啊!大人小孩,老弱婦孺,無一放過,嘖,嘖,嘖……」這位仁兄邊說邊感嘆,還邊搖頭,一副悲天憫人之情。

「李家?怎麼這麼耳熟?」沈君天突然聽說是李家,腦海中似乎感覺在哪聽說過,或許是因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一時還沒有清醒過來。

「那知道兇手是誰嗎?」沈君天不經思索的順口問道。

「我說兄弟,你也太高看我了,這我哪知道,不要說是我,你看,鎮魔司的人也不知道啊,他們都在裏面忙活半天了,連個說法都沒有。」那人一臉惱怒之色的回道。

沈君天向其抱歉的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原地轉身徑直離去,因為在他看來這件事與自己無任何關,沒有必要浪費自己的精力和時間在此事上。

鎮魔殿,此時幾大長老都已到齊,眾人都面色凝重,默不作聲。

「咳咳,今天把諸位請到這裡呢,是因為什麼事我想我不說大家也都應該知道了,所以,想看看大家有什麼意見或者想法。」坐在主位的司主君禹看到氣氛有些凝重,遂率先開口說道。

「司主大人,我剛從兇案現場回來,我先來介紹一下吧。」武森長老面容嚴肅的說道。

「那好,你先介紹一下吧,正好讓所有人都有一個大概的了解。」君禹微微點了點頭說道。

「是這樣,今天一早上就接到有人來報案,說李家府邸發生了命案,裏面血腥刺鼻,所以我就立刻組織人去現場查驗。畢竟李家是四大家族之一,發生這樣的事咱們也不能不聞不問,你們說是嗎?」武森邊說邊看向眾人,流露出無盡的悲傷與惋惜。

「說重點。」君禹似乎很是不耐煩,遂大聲呵斥道。

「好吧,說重點,那就是所有人都是一招斃命,殺人手法一致,從這一點來判斷應該是一人所為,至於是何人,目前還在調查中。」武森簡潔明了的敘述了一下大概。

「各位長老有什麼看法?」等武森說完,君禹便看向其他長老問道。

然而,隨着君禹聲音落下,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坐在那裡一直沒有說話,面色陰沉的能滴出來水一般的玉衡長老。

看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玉衡長老咬着牙一字一頓的說道:「一查到底,竟然有人膽敢在我們鎮魔司眼皮底下行兇,如此兇殘至極,一定是魔道餘孽所為,絕對會讓他血債血償。」

「我看也不一定是魔道所為,這些年魔道都已經被我們打的分崩離析,四分五裂,喘不過氣來了,他們何苦會來天元滅一個李家呢?多生事端,給自己找麻煩,我想也許是李家這些年結下來的仇敵也說不定。」

這次說話的是往日總是沉默寡言的林江仙,他的突然說話倒是讓所有人都感覺有些意外,一時間都不知所措。

看着眼下這個場景,君禹並沒有感覺到意外,這雲天宗在天元扶持了兩個大家族,李家和於家,李家掌控着天元所有人的吃喝問題,於家把**開的遍地都是,這等斂財手段天下無出其右者。

而作為正道七宗之首的劍仙城卻只扶持了一個林家,這能不有別的想法嗎?雖然都是修道,追求長生,但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時候,和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別呢?在場的眾多長老,存着看熱鬧的不在少數。

「那以你林長老的意思,我李家人就白死了不成?」玉衡長老本名李玉衡,正是李家人,只是他平時都在鎮魔司,所以大家都習慣性的忽略了他這一層身份。

「怎麼會呢?我們在坐的都會幫你調查清楚這件事的,司主大人,我建議咱們成立聯合調查組,由玉衡長老牽頭,專門調查此事,你看如何?」這時太虛宮天風長老一看,火速出來打圓場道。

而林江仙只是看了一眼玉衡長老,輕「哼」一聲,開始了他那閉目養神的功夫。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不作聲,也不知道心裏是怎麼想的,最終還是君禹一錘定音道:「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就由天風長老,玉衡長老等組織人手,一起調查這起事件吧。」

說完,就要轉身離去,然而似乎想到了什麼,扭頭對武森長老說道:「過兩天就到舉辦英雄擂的日子了,準備的怎麼樣了?」

「回稟司主,目前已經準備就緒,這幾天天下豪傑也從世界各地來了不少。」

「那就好,爭取這次能為我們鎮魔司招到一些可用之才,還有,現在天元城人員繁雜,秩序一定要維護好,以防再發生李家類似的事情。」君禹叮囑完幾句就快步走了出去。

留下的眾人也都紛紛嘆息一聲,起身向外走去。

盞茶功夫,大殿中只剩下天風長老和玉衡長老仍然站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君天離開人群,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道上,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總是浮現出清程的身影,「他到底是什麼人呢?來這裡又有什麼目的呢?為什麼又要離開呢?」

一連串的疑問開始慢慢的佔據沈君天的整個腦袋,想了好久,也走了好久,還是沒有什麼答案。

不知不覺,醉仙樓已經出現在眼前,沈君天邁步走了進去,像往常一樣,要了幾樣小菜,一壺這裡出了名的神仙醉,就自斟自飲起來,好不愜意。

今天這裡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對勁,同桌或者鄰桌的食客們都在小聲的議論着什麼,沈君天開始還沒有注意,直到後來才發現,仔細一聽,都是在議論那個李家的事,都在猜兇手是誰。

「這李家這些年在這天元古城可是囂張跋扈慣了,他的仇家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這兇手是誰,還真不好找。」鄰桌一個客人說道。

「也是,這些年李家仗着有雲天宗做靠山,那真是壞事做盡,可以說仇人遍天下也不為過。」

「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也許是他們七宗內鬥的結果呢?」一個一看就頭腦靈活的傢伙小聲的說道。

「不會吧,與其是說他們內鬥造成的,還不如說是魔道所為來得讓人信服。」

「也有道理,他們七宗內鬥還沒有激烈到這種程度。」

「你們還記不記得,前幾天李家少爺李正溪與人發生矛盾,被人打成重傷的事,你們說可不可能和此事有關?」

聽到這話,眾人似乎眼前一亮,彷彿找到了兇手一般興奮。

而沈君天也終於想起這李家為什麼這麼耳熟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繼續喝起自己的酒來。

「沈兄與其一人獨自飲酒醉,不如過來一起暢飲一番,如何?」

循聲望去,沈君天發現離自己不遠的一張桌上,坐了兩個年輕人,年紀和自己相差不大,一個看上去溫文爾雅,如沐春風,一身書生裝扮,另一個看上去孔武有力,身如長槍,鋒芒內斂,面容更是果敢堅毅,不苟言笑。

再看看他們的桌子,早已杯盤狼藉,沈君天這才拱手向那書生回道:「這位兄弟認識在下?」

「倒不曾認識,只是沈兄大名這幾天早已如雷貫耳。」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沈君天說完就起身向那二人走去,因為他也想探探這二人的底。

「店家,把這一桌撤掉,再重新上一桌,把你們店最好的都拿上來,我要招待貴客。」那個書生向店家招手說道。

沈君天很快來到那二人桌前,向二人行禮道:「在下沈君天,不知二位如何稱呼?」

「沈兄這是在怪我們沒有通報自己的姓名啊,故不肯就坐,在下燕雲,這位兄弟是紫龍。」書生看着沈君天略帶笑意的說道。

「哈哈,哪裡哪裡。」被看穿心事,沈君天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請坐,沈兄。」書生一臉誠懇的邀請道。

沈君天再無顧忌,坐了下來,同時也終於知道這二位的真正身份了。

「沒想到能和兩位天之驕子一起飲酒,真是三生有幸。」沈君天一臉笑意的說道。

「沈兄的恭維我們二位兄弟可不敢當,今天在此相遇也純屬巧合,沈兄是人中龍鳳,我二人都有意與沈兄結交成兄弟。」書生語氣誠懇不慢不徐的說道。

「是的,我與燕兄是真心想與沈兄結交的。」一直沒有說話的紫龍也附和道。

「小弟多謝二位大哥看得起,在這裡先敬二位大哥一杯。」沈君天端起桌上剛滿上的酒杯,豪爽的舉杯說道。

《道千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