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最強太子
大秦最強太子 連載中

大秦最強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李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辰 趙清瀾

新媒體爆款小說又名《監國太子》穿越大秦太子,這一世,不再當996的社畜,我要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殺奸臣、滅敵國、出海征東瀛,大秦天威浩蕩四海宇內獨掌大權,朕命,即是天命不墨跡,不虐主,沒有狗屁陰謀算計,只有爽爽爽,主角爆殺一切!展開

《大秦最強太子》章節試讀:

「不要什麼?」

懷中的趙蕊彷彿受了驚的小兔,明眸皓齒寫滿了驚慌和失措。

趙蕊並不知道,她越是害怕想逃,糅雜進了她骨子裡的天然嫵媚與之相映成輝,就越是對李辰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摟着趙蕊柔若無骨的腰肢,李辰在她耳邊壞笑道:「是不要什麼都不做,還是不要停下來?」

趙蕊羞憤欲絕。

李辰給出的兩個答案,哪一個都不是她真正想說的。

她不明白為什麼只短短一日的功夫,一直都被自己迷得神魂顛倒的太子殿下會發生這麼巨大的變化。

今日之前,她壓根不需要過多的動作,只是一顰一笑,就能讓太子對自己言聽計從。

可現在,這個太子彷彿變成了惡魔,不斷地貪婪索取着,壓根不管自己是否願意。

「殿下,求你,求你不要如此作踐臣妾。」趙蕊帶着哽咽的語氣糯聲哀求道。

李辰把玩着趙蕊,她渾身肌膚瓷白,還透着一股子如同熟透蜜 桃一般的嫣紅,這等的絕世風情,卻唯他才能獨享。

「好,既然美人兒心急了。」

李辰說著,攔腰將趙蕊一把給公主抱抱了起來。

在趙蕊的驚呼聲中,李辰大步走到了床榻邊,將她丟到床上,輕笑道:「本宮就滿足你。」

趙蕊羞怒極了,她想說自己並不是那個意思,更沒有心急,但李辰哪給她多說的機會,整個人已經餓狼一般撲了上來。

寢殿宮門外的空地上。

砰砰砰。

杖罰的擊打聲伴隨着陳智-越來越虛弱的慘叫有節奏地響起。

兩名行刑的侍衛顯然是箇中好手,力道拿捏得十分精準,每一杖下去,必然讓陳智痛到骨子裡,因為只有徹骨的痛才能刺激他不昏死過去。

下半身已經血肉模糊一片的陳智,雙手指甲死死地摳進了地面,他仰起滿是血污的頭,除了痛之外已經沒有任何其他感覺的他,死死地盯着那緊閉的殿門。

李辰進去之後,就再也沒出來。

陳智彷彿能聽到那粗重的喘息聲和自己夢寐以求的趙蕊的婉轉低吟。

這種幻覺讓陳智幾乎發狂。

隔着一扇門,自己心愛的女人正在被仇人糟蹋,而他,卻只能趴在空地上被毒打致死。

「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這對狗男女!!!」

外面來自陳智凄厲的慘叫,讓趙蕊身體驚顫。

「殿下,陳智他…」

「怎麼,你心疼了?」李辰問道。

趙蕊下意識地搖頭,解釋說:「臣妾,臣妾只是怕他擾了殿下清靜。」

「無妨。」

李辰俯身緊貼趙蕊雪膩溫潤的肌膚,輕聲細語地說道:「本宮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本宮的下場,比死還慘。」

聽着李辰的話,趙蕊心驚膽戰,偏偏李辰的侵略一刻都不肯停,她咬着牙關承受着一次一次的衝擊,只覺得心裏的恐懼和身上的異樣感覺,兩者交織在一起無比複雜。

她知道,李辰這話,多半是說給自己聽的。

一時間兔死狐悲的感覺,讓她心中分不清對李辰的恐懼更甚,還是恨意更多。

與此同時,後宮,皇后的寢宮內,一名宮女匆匆來到趙清瀾面前。

「回稟皇后娘娘,侍衛首領陳智大人的行蹤已經找到了。」

一名宮女小心翼翼地說:「他,他偷偷跑去了東宮,被太子抓住,杖責一百。」

趙清瀾面色一冷。

「那便是死了。」

杖責一百,是個人都知道會是什麼下場。

腦海中浮現起李辰那張讓她又恨又羞的臉,趙清瀾微微咬牙,說道:「罷了,已經死了一個陳懷志,多他一個陳智,又能如何,父親說過,今晚天變,不宜妄動,你下去吧。」

宮女下去之後,趙清瀾看向在偏殿認真讀書的九皇子,淡淡道:「九皇子,功課可溫習好了?」

九皇子乖巧地走過來,跪在地上說道:「回稟母后,都已經溫習好了。」

趙清瀾母儀天下的氣度越發強盛,高貴如九天鳳凰的她淡淡地說道:「那就早一些去休息吧,今夜你父皇雖然讓太子監國,但大秦帝國只要一日不換新君,那麼你就還有機會,不要氣餒,知道么?」

九皇子重重地給趙清瀾磕了一個頭,他知道,親生母親出身並不好的自己,唯一的依仗便是皇后娘娘。

「母后,兒臣知道,兒臣一切都聽母后的。」

……

次日,趙蕊從睡夢中醒來。

昨晚她不知道自己被李辰折騰到什麼時候才精疲力盡地睡着,今天眼睛睜開,首先看到的卻又是李辰那燦若星辰的雙眼。

「殿…殿下。」

二十多年來,這還是趙蕊第一次在自己床榻上睜開眼看見第二個人,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奪走了她所有第一次的李辰,所以趙蕊很不習慣。

「醒了。」

李辰把玩着趙蕊的秀髮,說道。

趙蕊似乎想起了什麼,咬牙撐着身子起來,說道:「臣妾為殿下更衣。」

趙蕊這麼一起來,被子滑落,無限美好的風光就這麼暴露在了李辰眼前。

清晨還有些微涼的空氣刺激下,趙蕊身上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但這卻完全不影響她奶白如羊脂一般的肌膚。

「很美。」李辰由衷地說道。

趙蕊大羞。

即便是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全部都發生了,可趙蕊還是無法讓自己就這麼『不知羞恥』地暴露在李辰面前。

她抓起被子想要遮擋自己,可李辰卻使壞,一個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

當趙蕊意識到李辰要做什麼時候,她驚慌失措地用手抵着李辰的胸膛,道:「殿下,昨晚折騰得那麼晚,現在就饒了臣妾吧…」

「昨夜說自己魂也要飛掉的是你,現在求饒的還是你,本宮可不慣着你這口是心非。」李辰壞笑道。

話說完,李辰將被子一拉,便將兩人籠罩在了被窩中。

清晨的天色還未完全放亮,被浪翻滾,那剛停歇並沒有幾個時辰的動靜,又從不斷搖晃的床榻上傳了出來。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李辰神清氣爽地起身。

看了再次疲憊地睡去的趙蕊一眼,李辰喚來宮女伺候自己沐浴更衣完畢,走出寢殿。

來到寢殿外,李辰看到外面的空地上,地磚上幾個宮女正在清理地上的一灘血跡。

昨夜負責行刑的東廠錦衣衛走過來,恭敬地說道:「啟稟太子殿下,陳智已經行刑完畢,打足了一百杖,到最後一杖才斷的氣。」

「做的不錯,去庫房領賞錢。」李辰點頭滿意地說道。

上位者用人,獎懲嚴明是首要。

辦壞了事情肯定要罰,讓他們不敢糊弄自己的命令。

辦好了,也該賞,下次再辦事,他們才會更加用心。

兩名東廠錦衣衛面色一喜,謝恩之後恭敬地離開了。

殿內床榻上。

李辰前腳離開,後面,趙蕊便突然睜開了眼睛。

《大秦最強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