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 連載中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

來源:google 作者:酒吧鋼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婉兒 百里雲川

母親給她下痴傻葯,姐姐給她下絕育葯她的人生,為什麼要由別人主宰?......有着不屬於自己記憶的唐三小姐,從小就是個腦子不靈光的麻煩精世家貴女該會的她全不會,不該會的她全會被迫嫁給太子為側妃的她,13歲就成了彆扭皇長孫的繼母,人家自己也還是個寶寶好不好?看痴傻小側妃,如何成為腹黑殿下的心尖寵?......「婉婉,把寧哥兒寄養在你名下,做他的嫡母好不好?」「不好不好,那臭小子才比我小7歲,做姐姐還差不多!」......「殿下......屬下有錯......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展開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章節試讀:

杜氏似乎沒有看到唐知敬黑如鍋底的臉,衝著唐婉兒笑的一臉慈愛:「婉兒喜歡吃就多吃點兒,俗話說吃哪兒補哪兒。這孩子打小腦子就不靈光,吃點羊腦對她有益處......」

一直未說話的百里雲川看唐婉兒羊腦蘸蒜汁吃的香甜,附和道:「岳母說的很是,以後我讓人每天送兩個新鮮的過來,給三妹多補補。」

唐知敬和百里山河面面相覷,相顧無言。

接下來的幾日,太子果然每日都送兩個新鮮的羊腦過來。唐婉兒吃的樂此不疲,滿嘴流油。

秀兒覺的,不知道是不是羊腦吃多了的緣故,她家小姐好像變的聰明了不少。比如,跟在她身後的落梅、幽蘭、聽竹、品菊都改了新的名字。現在喚作話梅、甘藍、小竹、冰菊。

秀兒覺的這名字起的甚好,比之前文鄒鄒的的叫起來順口多了。只有小竹對自己的新名字不大滿意,因為,三小姐每次喚她的時候總是把音拖的長長的,聽起來就像是「小豬——呀」,讓她很是鬱悶。

這一日臨近黃昏,唐婉兒才神清氣爽的午睡醒來。她一睡醒就伸着懶腰呼喚:「小竹——呀!」

她最近瞌睡頗多,一日里有大半的時間都在睡覺。一睡着,眼前就是那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奇怪女孩兒。她上大學了、畢業了、工作了、戀愛了......

一伸翠綠衫裙的小竹端着托盤進來,把一盞青花蓋碗放到小几上。

「小姐餓不餓?這燕窩燉了一下午,此時喝着正好。」

唐婉兒這兩日喜歡呼喚小竹,是有原因的。這丫頭一張圓嘟嘟的娃娃臉兒,身材卻修長挺拔,用唐婉兒的話說,叫做膚白貌美大長腿。因是唐婉兒接連吃了十幾天的涮羊腦有些膩味。見小竹盯着她的碟子咽口水,就大氣的與她分享。小竹也不客氣,一陣風捲殘雲之後二人就成了無話不談的閨中女友。

別看小竹瘦竹竿似的,卻極其會吃,對各地的美食也頗有研究,說起吃食來頭頭是道。

此刻她把青花小碗捧到唐婉兒面前,一張小嘴兒如竹筒倒豆子般喋喋不休。

「小姐快趁熱喝了吧,聽說女兒家喝這個最是滋補。還有,小姐不是說要吃烤羊腿嗎?材料已經備好了,晚一會兒我們去後花園支起篝火烤羊腿,就像番邦在大草原上烤肉一樣,又好吃又好玩,豈不痛快?」

唐婉兒三口兩口喝完了燕窩,用袖子抹抹嘴巴。

「讓人去庫房裡搬兩壇好酒,吃烤肉一定要配好酒才過癮。不然,乾巴巴的光吃肉有什麼意思?」

秀兒掀帘子進來,佯裝兇惡的瞪了小竹一眼:「不知道咱們小姐腦子有毛病嗎?還教唆着她去花園裡烤羊腿?回頭老爺知道了又要罵人!」

頓了一頓又感嘆道:「說起喝酒,我倒想起一件事來。庫房最裡邊,貼紅封的那幾壇桃花醉,是宮裡賞下來的。上回我和小姐偷偷的喝了一壇,那滋味兒,別提多美了,要是能再喝上一口,死也值了。可惜老爺寶貝的很,那回發了好大的火呢。」

唐婉兒眼睛一亮,笑嘻嘻的道:「那我們今晚就喝桃花醉!」

小竹衝著秀兒做了個鬼臉,端着空托盤下去了。

看來今晚,她也有口福了。桃花醉,聽名字就好像很好喝,跟她的烤羊腿是絕配。

唐婉兒披上一件大紅的斗篷,如今雖已經立春,外頭到底還是冷的。

「父親這時候在哪裡呢?」

秀兒一愣:「老爺這時候應該在書房呢!小姐這時候穿斗篷,是要出去嗎?」

「我們去父親書房。」

秀兒不由自主的瑟縮了一下,小姐今天又不正常了。往日見了老爺就如同耗子見了貓般,恨不得貼着牆根走。今天怎麼反而自己往前湊?不正常,不正常,小姐一定是又犯病了。

沿着青石板路一直往前,轉過抄手游廊,就到了唐知敬的書房。

唐婉兒一進屋就熱情的抱住唐知敬的手臂左右搖晃,聲音百轉千回,甜的能膩死人:「爹爹,爹爹!」

夢裡的那個女孩只要對她的父親使用這一招,就有求必應。如今她也試試看是否管用吧?

唐知敬也頗為意外,這個小女兒一向不與他親近,今日怎麼如此熱情?自從婉儀與婉容嫁出去之後,多少年沒有人在他面前這樣撒嬌了。

當下樂呵呵的放下手裡的書本,享受着難得的天倫之樂。

「婉兒這幾日甚是乖巧!」

唐婉兒歪着腦袋,一臉得意:「那是當然,娘親說吃腦補腦,這些天,我吃了二十多個羊腦呢!能不變聰明嗎?以後自然要乖巧懂事些!不惹父親母親生氣。」

唐知敬哈哈大笑。

「我唐知敬的女兒,自然是不差的。以後想吃什麼儘管對父親說。」

唐婉兒繞到唐知敬背後替他揉捏肩膀,明明是第一次這樣做,卻駕輕就熟,無比順手。

「爹爹,話梅甘藍小竹冰橘四個人的賣身契,是不是可以交給女兒保管呀?」

唐知敬睜開微眯的眼睛,他還真小看這個三女兒了,竟還知道問他要賣身契?說吃幾個羊腦變聰明了,他才不信。一定是她母親往日把她隱藏的太深了。這個杜氏,對他的提防也未免太厲害了!

不過,三丫頭揉捏肩膀的技術還真不錯。他每日低頭看書,難免肩背疼痛,被她這麼一揉一捏,還真舒服了不少,就爽快的道:「賣身契早該給你的,只是一時疏忽了,既然你今天開口了,就交給你收着吧!」

說完,隨手打開書桌上的暗格,拿出一本《道德經》,翻出幾張賣身契遞給唐婉兒。

唐婉兒伸手接過賣身契,又眼尖的瞄見暗格里有個精緻的紅絲絨首飾盒。她一探身,將首飾盒握在手裡,笑嘻嘻的打開:「這個蝦須鐲打的倒是很精緻,看樣式,是送給母親的吧?」

唐知敬想要阻止,被她靈活的躲開。

「這幾日母親看着都不大高興,還是父親有心。我拿給母親,讓她高興高興。」

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唐知敬起身追了兩步,又無奈的回去坐下。不過是個鐲子,拿去就拿去吧。以後,行事還是要小心些才是。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