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歸來
嫡女歸來 連載中

嫡女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李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佳淳 李稷 現代言情

殺我皇兒,弒我親母,奪我後位,搶我榮華富貴,還將我活生生燒死你可想過,我還能回來?展開

《嫡女歸來》章節試讀:

醒來的時候,夜色已經濃郁如墨,我脖頸痛的要死,卻不敢輕易動彈。

我眨了眨眼睛,發現頭上矇著的麻袋已經被取下,眼前似是一個倉庫般的地方,前前後後都堆着一麻袋一麻袋的東西,要不是頂上還透着一丁點月亮的光輝,我幾乎看不清周圍。

我現在是趴在一個麻袋上,雙手被縛在身後,雙腳被捆在一起,綁的死緊。

好在那些人見我是個瘦弱的小孩,沒給我下什麼軟筋散的葯,我雖然被綁住了,身體卻還是有力氣的。

慢慢的扶着旁邊的大麻袋,我站了起來,兩隻腳不能大步走路,便小心的一點點往前蹭。

周圍一片黢黑,只有前方有一點點光線露出來,那裡肯定有窗子或者門。

挪了許久許久,我累得癱倒在地,半躺在地面上,呼哧呼哧的喘氣的時候,腦中不期然浮現李月珠那雙眼睛裏的怨毒,心底一個 ”咯噔 ”,原來是這樣。

我從前在宮裡,玩的都是心眼子,下的都是暗手,多半是用語言,頂多也就下個毒什麼的,污衊潑髒水之類的。還沒有人用這種粗糙但卻很直接的手段,直接將人綁了去。

我暗暗責怪自己,是我太大意了,竟中了李月珠的這招。

歇了午覺醒來之後就聽白瓷嘀咕,說李月珠的舅舅來看她了。

崔氏娘家並不顯赫,否則她也不會就做一個小妾了,他那舅舅,聽說是個小生意人,靠着崔氏才慢慢的做起來的,我並未放在眼裡。可眼前這事兒一出,我就不得不聯繫起來了。

有些時候,越是粗暴的方式,解決起問題來越簡單。

我若是死在了這裡,那麼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就算是死不了,一夜未歸,一個女孩家,名聲也是徹底臭了。

崔氏母女倆好狠啊,我心底暗恨,雙手忍不住用力一拽,那束縛着我雙手的繩子一勒我的手,痛的我紅了雙眼。

但是……但是……我竟然發現,因為我的手腕太瘦,繩子又太粗,我這麼一拽,竟然將中間拽出了兩個小空隙。

雖然空隙不大,可兩個空隙合在一起,我的一隻手就能輕鬆脫出來了啊。

我用力的掙扎,拚命把繩子中間的那個結往左手推,摩擦中感覺手腕褪了皮,手掌有些粘糊糊的液體,大約是流血了吧。不過這些我都不在意,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挪到了兩隻手中間。

終於把繩結挪到了偏左手一點,慢慢的從繩結中掙脫了出來。

之後再如法炮製,將兩隻手都掙脫了出來。

扔掉繩結的那一瞬間,我才感覺到兩隻手腕火辣辣的傷痛,我倒吸一口涼氣,卻不敢發出聲音,唯恐驚動了周圍的綁匪。

兩隻手都解開了,腳上的繩子就十分好解開了。

我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軀體,正準備跑出去的時候,忽然想到,那綁我的男人身高體壯,要想追我一個身弱體乏的小孩子還不容易。所以我不能跑,我得用計。

左右摸索了一圈,看這那比人還大的麻袋,我計上心來。

這房間應當是個倉庫,除了這裝着大米的袋子就別無其他了,我想藏哪裡都能一眼望過去,唯一能躲的,就是把一個豎在角落裡的麻袋往前推一些,我自己藏身其後。

為了不讓我自己太難受,我選擇了一個坐姿,然後把麻袋往身上一拉,盡量蜷縮在角落裡,靜靜地等待。

大約過了有半個時辰,我呼吸都有些不順暢的時候,有男人的吆喝聲響起。

”走吧,馬上船就要來了,這個小姑娘雖丑了些,卻勝在稚嫩,還是可以賣出個好價錢的。 ”一個粗嘎的聲音說道。

”不是說讓滅口嗎,就這麼送出去安全嗎? ”另一個細了些的聲音問道。

”總歸是沒要屍體,他們知道是死是活啊,再說了,坐上那條船,還想再回來,做夢吧。 ”粗嘎聲音似是往地上吐了口痰,接着門就被打開,大量的月光灑進來,我看不見正門,只能看見地上一高一矮兩個人影,正慢慢的走過來。

”糟了,大哥,那小姑娘跑了。 ”那高個子的人一腳踩在了我扔在一旁的繩子上,便立即怪叫了起來。

”叫什麼叫,看繩子上的血跡,跑了沒多久,她人小,跑不了多遠的,走,去追。 ”矮個子查看了繩子一番,轉身便去追,高個子緊隨其後。

我怕他們詐我,所以依舊蹲在原地沒有動彈,一直到過了小半盞茶,確定他們沒騙我,才慌裡慌張的推開身前的大麻袋,推開門就跑了出去。

這是一個很偏僻的小巷,路是泥路,坑坑窪窪高低不平,我卻顧不得這些,只跑的深一腳淺一腳,恨不得再長出兩條腿。

出了這條巷子,我藉著月光才看清楚,這是外城。

天殺的綁匪,竟然把我從內城綁架到了外城,那麼遠的距離,城門又關閉了,除非我長了一雙翅膀,怎麼也跑不回去啊。

可是我不想再被綁匪帶回去了,更不想被他們送到什麼不知名的地方去,永遠回不來。

我皇兒的仇,我母親的仇,還有我枉死的仇,都還沒有報。我的弟弟,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他的姐姐回來了。

我呼哧呼哧喘着粗氣狂跑,身後隱約傳來粗嘎的咆哮,我驚恐的不敢回頭,只邁着兩條有些發軟的腿狂跑。

可是跑着跑着,我還是慢慢的沒了力氣,腿一軟,跪在了半路。

粗嘎的咆哮聲愈發近,我依稀聽見了他在怒吼, ”臭丫頭,竟敢跑,看我抓到你不折磨死你。 ”

我抬起頭,藉著月光看見前方不遠處就是內城門,可是我已經沒了力氣往前跑,我只能伸着手,一點一點的往前爬。求生的**在我的身體里爆炸開來,我兩隻胳膊撐着身體,一點一點的往前爬,在身後,留下了一條長長的拖痕。

咆哮聲愈來愈近,愈來愈近,我絕望的流下了眼淚。

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臭丫頭,我看你還跑。 ”那粗嘎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我絕望的閉上了眼。

下一刻,不遠處的內城門忽然被打開,馬蹄疾馳的聲音傳來。

突然間,連月光似乎更明亮了起來。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畫面。

一身黑衣的男子在月下騎馬疾馳,狂風拍在他的臉上,甚至連他的頭髮都飄揚了起來。而他,依舊睜着一雙明亮的眼睛,對着我,疾馳而來。

在奔過我身旁時,他彎腰俯身一撈,我便被他撈上了馬兒。

馬兒被叫停,我重心不穩,直接栽到了他的懷裡。

終於,得救了嗎……

我喜極而泣,那種已經準備好死掉之後忽然發現自己還活着的驚喜,讓我的眼淚不能抑制的往外流淌, ”謝謝,謝謝。 ”我只能這樣蒼白無力的表達着自己的感激。

”臭丫頭,你給我下來。 ”那高矮兩個綁匪也氣喘吁吁的跑到了,高個子的直接對着我叫嚷起來,甚至要衝上來將我搶回去。

我下意識地抱緊了眼前男人的腰身。

矮個子攔住了高個子的激動,他似笑了笑,上前一步,看向馬上的男人,拱手道, ”這位兄台,你懷裡抱着的,是我家閨女,不聽話跑了出來,眼下這更深露重的,閣下一名男子抱着總是不妥,還是先將小女還給在下吧。 ”

”不,我不是他們的女兒。 ”我驚恐的搖頭,看向眼前這個男人,生怕他將我給了那一高一矮兩個綁匪。

”丫頭,別胡鬧,家裡窮你又不是不知道,讓你去給大戶人家做丫鬟,看把你嚇得,你要是不想去,爹不讓你去還不行嗎,別鬧,我是你爹,這是你叔叔,你都不認得啦,趕緊下來。 ”矮個子綁匪嚴肅的訓斥我道,那語氣逼真的,連我險些都要以為我是他不肯去當丫鬟而逃跑的閨女了。

矮個子伸出了手,要將我抱下去,我心中着急,愈發用力地抱緊了眼前男人的腰身。

這個時候,我終於聽到這個男人講話了。

《嫡女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