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盼鸞歸
帝盼鸞歸 連載中

帝盼鸞歸

來源:google 作者:東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天霖 沈鳴鸞 現代言情

「臣等,懇請陛下選妃,延續龍嗣!」金鑾殿上,文武百官紛紛伏身,烏泱泱跪倒一片唯有一人,猶如鶴立雞群,身如松柏般挺直的站在大殿上,便是鎮北將軍沈鳴鸞,亦是當今聖上楚天....展開

《帝盼鸞歸》章節試讀:

「陛下,微臣該回府了!」沙啞的聲音,讓沈鳴鸞蹙起了眉頭,卻也毫不在意的起身。

「你風寒未愈,先在這住下!」楚天霖面色不虞的制止了她的動作。

「這於禮不合!」

「朕說行,就行!把葯喝了!」

不容拒絕,沈鳴鸞又被楚天霖強勢的按回了榻上。

宮女快速將葯端到了她跟前。

深知,拗不過楚天霖,沈鳴鸞只能順從的將葯喝了,苦澀的味道,瞬間她皺起了眉頭。

「你,去拿些蜜餞和果脯來!」

「李連,去告訴那些太醫,下次葯再這麼苦,就別再太醫院幹了。」

楚天霖的話,讓李連不禁暗暗咂舌,趕緊的吩咐人去太醫院走一趟。

內殿已經沒有其他人了,楚天霖一直緊繃著的臉,軟和了下來。

看着沈鳴鸞,眼底是無奈,亦有疼惜。

「鳴鸞,我該拿你如何是好?」

捨不得,放不下!

沈鳴鸞被楚天霖問的神色微怔,她堵在心口一夜的鬱氣,在他灼熱的目光里,瞬間消散。

她也不知,該拿楚天霖如何是好!

明知兩人絕無可能,她卻如何也剋制不住心底滋生的情愫。

她想要靠近他,想被他關心、呵護着……

可,她是鎮北將軍,是臣子!

「你說,我與你認識也有十幾年了,怎麼就不知,你睡覺竟還有緊拽着衣服的習慣?」

替沈鳴鸞掖了掖被角,楚天霖語氣頗無奈又調侃。

楚天霖的話,驚得沈鳴鸞一身冷汗,她瑟縮的緊了緊被子,一陣後怕。

心底暗暗慶幸,幸虧自己向來警惕,昏厥了,還能意識不能暴露女子身份。

若今天真被楚天霖褪了衣服,沈鳴鸞根本就不敢想像,他會是何種反應。

「還有,鳴鸞,你的身上怎麼會像女子一樣,有股幽香?皮膚這麼好,身體又軟,還有幽香,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女子!」

楚天霖突然湊近沈鳴鸞,目光幽幽的盯着她,似乎想要將她看穿。

心跳加劇,如擂鼓,沈鳴鸞緊張的往裡縮了縮,拉開與楚天霖的距離,訕訕道,「陛下,您該知道的,微臣自小生得就像母親!」

將沈鳴鸞的異色盡收眼底,楚天霖心中的怪異更加濃烈,想要深究,可看她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楚天霖又作罷了。

「算了,你好好休息。我去甘露殿批閱奏摺!」

楚天霖起身朝外殿走去,聽見沈鳴鸞長吁了一口氣,他心下一沉。

鳴鸞,你是不是有事情隱瞞我……

「說吧,昨夜是怎麼一回事?」

楚天霖並非真的出來批閱奏摺,而是審問昨夜發生的事。

殿前,跪着的全是昨夜在南薰殿當值的宮女太監,就連李連也赫然在列。

「陛下,昨夜,不是您讓人傳話,讓將軍在外候着?」

李連戰戰兢兢的將昨夜他知道的全說了出來。

「南薰殿,昨夜在外殿當值出列!」

楚天霖的話音剛落下,兩個宮女和嬤嬤就連滾帶爬的上前,跪在了眾人面前。

「你們倆,誰給李連傳的話?」

昨夜,楚天霖有讓蘭妃叫外殿當值的人給李連傳話的,讓沈鳴鸞在殿外站上一會,便送她出宮的。

「回、回陛下,是老奴!」嬤嬤跪在殿上,身體猶如抖篩子。

「陛下,陛下饒命啊!老奴是聽從蘭妃的命令,才那般傳話的,老奴不敢違抗啊!」

根本不需要盤問,嬤嬤就徑直將假傳聖意的蘭妃供了出來。

「拖出去,亂棍打死!」

楚天霖滿目怒火,好一個蘭妃,竟敢假傳聖意!

「蘭妃假傳聖意,降為蘭嬪,打入冷宮!」

「威武將軍,教女無方,官降一階,減俸半年!」,

毓秀宮的蘭妃,如何都沒有想到,昨晚才承聖恩的她,轉眼之間,不僅降階,還被直接打入了冷宮,甚至連累到了威武將軍。

蘭妃悔啊!悔不該,因為父親與沈鳴鸞同是將軍,卻在楚天霖那裡有着天差地別的待遇,心中不平衡,起了刁難沈鳴鸞的心思!

蘭妃降品打入冷宮、韓柏降職減俸的事,一天之間,便是傳得前朝後宮人人皆知!

文武百官,再一次意識到,楚天霖對沈鳴鸞的重視,已是到了絕無僅有的地步。

《帝盼鸞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