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第一寡人
第一寡人 連載中

第一寡人

來源:google 作者:狂喝羊肉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荼 狂喝羊肉湯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連年災害,天下大亂,各路諸侯擁兵自重,外有強敵內有外戚宦官干政,大燕王朝如同狂風暴雨中起伏不定的浮萍,頃刻覆滅一時間,龍騰虎躍,百舸爭流,中原大地之上,處處刀鋒兵戈,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展開

《第一寡人》章節試讀:

劉荼就這麼在趙家村住下了,趙老員外甚至安排了幾個丫鬟照顧他的起居,趙熙回到趙家村後也開始忙碌起來,他要成家了。

對方是縣令的小女兒,年方二八年紀,碧玉年華,也是鄉下粗人說的破瓜年華,劉荼對此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在他看來,十六歲的孩子太小了,在他的記憶中,這種年紀的姑娘還在奮筆疾書備戰人生中的第一道大坎,如今在這大燕卻屬於晚出嫁的姑娘。

婚期定的很緊,自趙庭回來,到三書六聘,再到定下婚期,不過十來天,趙老太爺似乎是急着抱孫子,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那縣令也是個尸位素餐的老東西,這輩子最愛的便是金銀珠寶,看到趙老員外下的聘禮眼珠子都直了,二話不說就把女兒嫁了出去。

「快要成親了,感覺如何?是不是有一種豐收的喜悅?那小娘皮長得怎麼樣?合不合你心意?」

整日在房間內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劉荼才走出房間,就遇到了準新郎官趙庭,看着趙庭臉色漲紅,支支吾吾不知如何開口的樣子,劉荼被逗得哈哈大笑。

「劉兄,雖然下了聘禮,但是我還沒見過那縣令家的小女兒,不過聽說媒的講,是個白白凈凈的好姑娘,倒是劉兄你,難道就沒有成家的念頭?你家裡難道沒有給你張羅?」

劉荼聽到這裡微微一愣,他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似乎是一個棄嬰,被丟到了道觀里,被老道士撫養長大,後來道觀不知怎的遭遇了劫匪,老道士和原主人都死了,劉荼卻是在這身體上醒了,醒來就看到自己的肚子在流血,劇烈的疼痛讓劉荼差點暈過去,如果不是懂得一點急救手段,剛剛重生就又嗝屁了。

「成家?如果是單純為了**,那倒是有可能,可是你想讓我喜歡上這天下的女子,怕是難了,我最討厭嬌柔做作,不諳世事的小姐了,窮人家的閨女為了活下去又生的一手老繭,那皮膚一個比一個粗糙,沾點顏料都成了崑崙奴,讓人提不起來胃口。」

趙庭聽得好笑,自己這位劉兄的想法總是如此的與眾不同,哪有這般腹誹女子像崑崙奴的,要讓那些可憐的姑娘們聽到,怕是要哭斷腸了。

被劉荼這麼一說,心情好轉了許多的趙庭起身離開,劉荼房內鬼畫符一樣的草稿他是真的看不明白,不過他倒是繼承了他趙家的優良基因,看不懂就不琢磨了。

劉荼等趙熙走後便關上了房間的門,他面前堆了一大片的草稿,全都是用鬼畫符一般的簡體字撰寫的。

「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起義,陳勝吳廣鯉魚肚裏藏紙條,李世民出生天降祥瑞,嘖嘖,這種最蠢最無聊的辦法居然是最有效的,到底該編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

劉荼皺着眉頭,塞了一把炒熟的豆子進嘴,一邊嚼一邊改改寫寫,突然打了一個激靈,看向了手中的豆子,隨後狠狠地一拍腦袋。

「我怎麼早沒想到呢?笨死我得了,這麼簡單的辦法都沒想到,嘿嘿,這大燕朝可沒有白蓮教吧?我這可不算侵權咯。」

隨後,他拿起這些天寫的稿紙,一股腦全都丟在了火爐里,火光映襯的他的臉,已經看不出任何情緒。

縣令府上。

這幾日的縣令府也是一副喜氣洋洋的景象,縣令小女兒和趙家大婚的事情一整個沂縣都傳遍了,縣令司徒承把公務都交給了師爺,安心在家裡安排女兒的婚事。

「玥兒,這趙庭人雖然長得普通了一些,可文章句讀皆是不錯,如今大燕風雨飄搖,這種有錢有才的公子哥,委實是良配。」

留着六字胡的縣令正苦口婆心的安慰自家閨女,這司徒玥自幼溫順懂事,最近卻因為這樁婚事一直在跟縣令鬧脾氣。

「爹爹,女兒知道這婚姻大事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這位趙公子,女兒連見都沒見過一面,更不知人品如何,聽到的也大多是三年前的傳聞...」

女子聲音十分甜美,吐氣如蘭,近些看,長着一張漂亮的鵝蛋臉,兩個眼睛撲閃着,靈動可愛,小巧的鼻子和嘴唇,雖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倒也有小家碧玉的味道。

縣令自知理虧,這趙家公子的婚事卻是定的倉促了些,但是想到自己收到的朝廷密信,狠狠心咬咬牙。

「其他的事爹可以讓你胡鬧,但是和趙家的婚事,不容你有半分意見,日後你自然知道爹為何這樣做,你只需要準備好嫁到趙家,做好你的大少奶奶!」

看到父親發怒,那司徒玥縮了縮脖子,隨後眼中噙滿了淚水,從小到大,父親從未用這種語氣和自己說過話。

小姑娘的眼淚開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看的縣令司徒承也是一陣心疼。

「傻丫頭,那趙家,做了皇商了,太子爺親自下詔,趙家做了這琅琊郡的皇商,趙家那小子三年遊歷中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一步登天了。」

小姑娘聽到這話眼淚都忘了流,傻傻的看着自己的父親。

「皇商?爹爹,那趙家居然做了皇商?咱們大燕大敗,南京城都丟了,琅琊能保得住嗎?」

縣丞苦笑着看了看自己女兒。

「保不住?怎麼可能保不住?那北莽能打下來南京又怎樣,你看這北邊不還是安居樂業?打的下來可不一定守得住。」

想到這裡,縣丞頓了頓。

「琅琊不會丟,但是更北邊,怕是保不住咯,長城以外的土地全部割讓,長城也不準再駐兵,以後北莽南下,一馬平川了,北莽會殺兵,殺官,但是不會殺地主和商人,所以趙家現在倒是成了一個最好的選擇。」

司徒玥默然。

同一時間,趙府也接到了來自上面的旨意,太子欽點趙家為琅琊郡皇商,趙老員外一頭霧水,只有趙熙大概知道是誰的手筆。

區區一個沂水縣首富,確實不配做劉荼的錢倉,齒輪已經轉動起來了。

劉荼拿着書本來到趙家村的草場,看到莊稼漢們正帶着家中的孩子干農活,他招呼了幾個莊稼漢子,問為什麼不讓孩子讀書。

「讀書?沒有錢,讀勞什子書?龍生龍,鳳生鳳,咱泥腿子的孩子,自然要早點下地。」

莊稼漢子瞥了劉荼一眼,感覺這城裡來的公子哥還真是不懂人間疾苦,家裡鍋都揭不開,還想送孩子讀書?

劉荼也沒有計較,他看着莊稼漢子身邊瘦弱的孩子問。

「你今年幾歲了?」

「十三。」

那灰頭土臉的孩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露出憨厚的樣子。

「十三?到了該讀書的年紀咯!我教你讀書怎麼樣?」

劉荼的話讓那孩子有些心動,但是似乎是在家裡吃過苦頭,只能怯懦的看了看父親。

莊稼漢子一聽這話那還了得,也顧不得劉荼是趙家的貴客,大聲叫嚷。

「不行,他走了俺家裡的地怎麼辦?俺養他可不是為了讓他讀勞什子書!」

這早在劉荼的意料之中,他心中思量了一會,似乎在計算什麼,最後一拍大腿。

「我每天給你五十文,讓你的孩子跟我在這草場上讀書怎麼樣?」

莊稼漢子愣了愣,看着眼前的趙家貴客,懷疑這人是不是讀書讀壞了腦子。

「好啊,你要是真給錢,我把俺家裡所有的孩子都送來!」

劉荼從懷裡掏出一兩半的銀子,丟在了莊稼漢子手裡。

「這是這孩子一個月的工錢,你先拿着,你家裡有孩子自然可以送來,只要是年齡在十三歲以上,儘管送來。」

漢子看到銀子眼都直了,狠狠地擦拭了兩下,又想咬一口辨別真假,但是看到其他漢子的眼神有些不對,趕忙把銀子揣進懷裡。

「這事,只有他家可以?還是誰家的都要?」

其他漢子開始吵嚷起來,送孩子讀書,不但不用給錢,還可以賺銀子,這些大老粗就算再傻這筆賬也算的明白

劉荼指了指一旁的趙府家丁們。

「年滿十三歲的孩子都可以,大人若是閑暇無事,也可以來旁聽,只是沒有錢拿,到時候一併在趙府那邊登記。」

漢子們大喜,一個個火急火燎的往家裡跑,只有第一個嘗到甜頭的漢子賊兮兮的拉著兒子走到劉荼身邊。

「熊貨,快叫主子!」

那孩子聽話的叫了聲主子。

劉荼也沒有糾正主子這個叫法,微笑着點點頭。

「劉先生,咱這孩子就交給您了,這工錢是今天就開始算咯?」

趙家村的村民都姓趙,仔細考究下去都是一家人,這趙熊貨的爹叫趙狗大,是村裡出名的愛佔小便宜。

「算,自然算,明天讓這孩子辰時過來!」

趙狗大笑的嘴都歪了,連連點頭哈腰,目送着劉荼離開,看劉荼的眼神比看家裡的婆娘還纏綿。

《第一寡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