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 連載中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

來源:google 作者:三十六舍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樂瑾瑜 千仞雪 穿越重生

(虐唐三自創神界千仞雪修復神祇搶奪小舞復興武魂殿成為武魂帝國之首)比比東的弟子——樂瑾瑜在那場大戰活了下來,但是比比東戰死,她的女兒神祇破碎,被囚禁為了幫助千仞雪恢復神祇,自願和惡魔簽訂契約只為營救千仞雪,復興武魂殿展開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章節試讀:

白雪皚皚,極地千里。

老兵和樂瑾瑜兩個人並肩而行,緩慢的移動着,兩個人口中吐出的水氣,頃刻間就凝結成了固體小冰晶,朝着地面砸落下去。

老兵悠悠的回答着樂瑾瑜的疑問。

「他們也是無奈之舉,武魂殿佔據了全大陸近七成的魂師,是最大的魂師聚集地,大戰剛剛結束,為了安定民心,他們不得不這樣。」

北風呼嘯,遠處的天山發出聲聲轟鳴,依稀可以看見,上面的積雪快速的向下滾落着。

老兵看着前方,話語里明顯多了一絲傷感。

「只是,武魂殿學院的老師大部分也是帝國的人,時時刻刻對他們監視」

可是,隨即而來的,就是老兵臉上無法遮擋的喜悅和自豪。

「不過,武魂殿哪有這麼快就會完?我們一直在尋找機會!」

老兵哈哈大笑,突然轉過頭看着身後的樂瑾瑜

「沒錯!是你!你必須加入武魂殿!」

「這是你的義務!是我幫助你武魂覺醒,在這極北之地救了你,是你該報答的時刻了!」

樂瑾瑜剛開始臉色微微一變,隨後心中狂喜,一份感動,一份溫馨。

他沒有想到,在這極北之地,仍舊有武魂殿的信徒在這裡堅守,仍舊在為武魂殿考慮,沒有被幾大帝國壓彎了脊樑!

哪怕環境如此惡劣,仍舊能找到同門子弟,那種感受,是無法言喻的。

眼角不知不覺有一道淚痕。

只是一瞬間,表現在樂瑾瑜面部上細微表情的變化就被平靜所代替。

多年的經驗已經讓他知道什麼叫不可大意。

樂瑾瑜繼續走着,興奮並沒有讓他急於表露自己的身份。

「我要是不去武魂殿學院,不加入武魂殿呢?!」

樂瑾瑜平靜的說著,他知道,這個人一定有後手,沒有人會相信空口無憑的承諾。

果然,老兵緩緩的1轉過身來,臉上的興奮之色全然被冷酷所代替,

四圈輪環緩緩升騰,漂浮在空中,身後的巨大雪熊仰天咆哮。

「死!」

老兵淡淡的說著,接着揮出了一拳,他的武魂接踵而至,巨大的熊爪已經在他的頭頂上方,停留不下,好像下一秒就能拍落一樣。

「小子,你以為我沒有後手打算?」

「早在你武魂覺醒時候,那不斷湧入你身體的白色光點,被我用自己的內力摻雜,現在已經分佈在了身體的各個部分」

「不加入武魂殿當然可以」

「死!」

最後一個字說的擲地有聲,義不容辭。

「只要我想,隨時我就可以引爆這種能量,只要你的魂力沒超過我,就絕無辦法!」

「實話告訴你!寧可遭受帝國的追殺,我也不可能將如此人才拱手相讓!」

樂瑾瑜靜靜的聽着,最後甚至滿玩味的笑了。

這時,熊爪在他的腦門上停留,樂瑾瑜卻一身輕鬆,嘴角的弧線微微上揚。

「怎麼?你就這麼求死?!」

老兵冷冷的說著,一股無形的威壓襲來。

樂瑾瑜微笑着說

「前輩,當然不是,只是給你看個東西」

說完,就慢慢的從自己的脖子里取出了東西。

是項鏈,正完好無損的掛在他的脖子上,曾是自己的師父比比東親手贈予。

拿出來的一瞬,光彩奪目,項鏈上雕刻的天使光彩四溢。

樂瑾瑜始終面露微笑,攥住手鏈的右手緩緩攤開,平整的展現在老兵的面前!

「什麼?!這!是!教皇親手給予的榮譽項鏈?!」

「只能被授予人佩戴!充滿靈性的認主魂鍛合金!」

「你本來就是武魂殿的人?」

老兵大為吃驚,顧不得收起自己的武魂,三步並兩步朝樂瑾瑜走來,一把就攥住了項鏈,目不轉睛的看了起來。

「這竟然是真的!」

吃驚之下的老兵不覺讚歎起來。

樂瑾瑜明顯對老兵的舉動有些吃驚,但是還是站在那裡,任由老兵查看。

直到這時候,老兵的臉色又逐漸恢復,臉上不覺得笑起來。

樂瑾瑜也是微笑着回應着,一邊把項鏈拿回來,自己戴上,一邊朝老兵打趣道

「這下,您是不是應該再幫我把你的禁制消除了?」

老兵嘿嘿笑着,不好意思的陪笑。

「好說,好說!」

老兵身上四個魂環緩慢發光,又是一團白色光柱籠罩了樂瑾瑜,只不過這一次,樂瑾瑜身上溢出了許多白色光點,慢慢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老兵從懷裏面摸出一份地圖,攤開了地圖,詳細的給樂瑾瑜講解着,具體的路程。

並且從口袋裡把自己所有的金魂幣都給了樂瑾瑜。

「有點少,不過...這是我最大的努力了,武魂殿的未來或許就靠你和小姐了」

老兵幽幽的說

「什麼?您能不能說詳細點,你說的小姐是不是千仞雪?!」

樂瑾瑜面色終於有了變,從未有過的失態也表現了出來,或許是意識到了什麼,樂瑾瑜隨後就恢復了平靜。

事實上,他還沒弄清楚這裡的時差,他相當於在兩個世界來回穿梭,然而並不知道時間比是怎樣的。

聽說過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只不過現在不知道哪個世界是天,哪個世界是地。

在武魂殿,隨便打探別人的消息是禁忌,因為在這裡,每個魂師都可以獲得最大的自由和尊重,但是事到如今,為了早一點找到千仞雪,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不出所料。

老兵剛開始看樂瑾瑜的表情明顯變了,還在懷疑這小子是不是真的不懂規矩還是敵人的試探,但是想到項鏈的唯一性,表情也緩和了幾分。

「哎,怪不得你擔心呢,其實也沒錯,千仞雪就是我們所說的小姐」

「只不過,三天前有消息傳來小姐被不知名的人救走了,還是在幽暗古塔」

天空不時有雪鳥從天空中滑翔而過,凄厲的叫聲響徹天空。

老兵一邊說一邊嘟囔着

「也不知道小姐現在什麼地方,那一天小姐被救出去後,那人就不知道哪裡去了,但是後面帝國的人就追上去了」

說到這裡,老兵的語氣明顯變得不對,喉嚨不免哽咽起來。

「他們追到小姐了,但是因為有武魂殿的兩位長老接應,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樂瑾瑜的心彷彿過山車直奔谷底,哪怕老兵不說,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只是兩位長老為了掩護小姐撤離,留意下來斷後,兩位長老全都隕落,但是小姐消息未知」

寒風暴雪之下,僅有的一抹感受不到溫暖的太陽光暈,同時將老兵和樂瑾瑜的淚花映襯的無比透明耀眼!

遠處看,在極地千里,大雪紛飛中的一點,有亮閃閃的東西一閃而過.....

樂瑾瑜眼前不覺得一陣暈眩!

他的心在吶喊!

:武魂殿僅存的兩位長老啊!就這麼....就這麼..隕落了?!

:千仞雪呢?!

:難道所有人的努力都是白費的么!

樂瑾瑜的心在翻騰,奔涌,兩拳緊握,左手和右手瞬間凝聚成了藍色和紅色的龍頭,快速朝着他的胳膊蔓延!

樂瑾瑜的胸不斷起伏着。

仰天大喊:「好一個兩大帝國!如此趕盡殺絕!」

「一個天斗,一個星羅,也敢欺我武魂殿?!就憑你們!」

「我日後若成神,必將血債血償!」

吶喊聲不斷的迴響....迴響....聲浪和遠處的冰山互相較量着,誰的聲調都不肯降低。

此刻,如萬馬奔騰,那場大戰!那一幕,再次浮現在眼前。

血流成河,流血漂櫓,萬軍慷慨,從容不屈!

樂瑾瑜心裏已經下定了決心:「復興武魂殿!」

不覺喃喃的說道:『雪兒,你在哪~?』

現在,就連樂瑾瑜也不能給自己一個清晰的答案 :在心底里,他放不下的,是武魂殿,還是僅僅只有她一個人呢?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