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開局被殺,我覺醒魔帝記憶
都市:開局被殺,我覺醒魔帝記憶 連載中

都市:開局被殺,我覺醒魔帝記憶

來源:google 作者:南苑閑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南苑閑貓 楚峰 都市小說

【魔帝重生】+【修仙】+【殺伐果斷】+【奶爸】+【單女主】楚峰的一生本是平凡的有父母,有老婆,有一對雙胞胎女兒,經營一家奶茶店,日子平凡而又幸福直到有一天,他被人逼迫和老婆離婚他拒絕後,災難開始降臨父親外出工作出車禍斷了腿,兇手逃逸奶茶店被砸家人經常遭受威脅甚至,兩個可愛的女兒被下蠱,變得骨瘦如柴,危在旦夕這一切讓他絕望更絕望的是,他被惡人抓走,拚命求饒,那些人依然毫不留情的對他舉起了屠刀他被殺了也正是被殺之後,他覺醒了前世魔帝記憶傷我家人,殺!害我妻子,殺!奪我性命,殺!害我女兒,更要殺!!!殺殺殺,殺盡一切仇人!!!在家人面前,他依然是父母的好兒子,老婆的好丈夫,女兒的好爸爸但是,在敵人面前,他是閻羅在世,惡魔重生,令人聞之色變,遇之膽寒我為魔帝,當鎮世間一切敵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展開

《都市:開局被殺,我覺醒魔帝記憶》章節試讀:

「黃毛~」

「大胖~」

看着地上兩人,六子一群人異常憤怒。

但,更多的是忌憚。

楚峰太狠了。

「怎麼可能?」

六子有點想不明白。

之前輕易就敲死的傢伙,這會兒怎麼就像是換了一個人,猛的可怕。

「呵呵~」

楚峰呵呵一笑,看向了地面上兩人,「不能浪費了。」

隨即運轉吞天魔功。

血氣從兩具屍體身上飄起,被楚峰吸收。

兩具屍體,以肉眼可憐的速度快速乾癟。

很快,屍體乾巴巴就像在沙漠里放了幾百年一樣。

吸收了兩人的血氣,楚峰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距離練氣四層也不遠了。

「還是人體血氣給力。」

楚峰舔了舔嘴唇,笑的如同惡魔。

一跺腳。

「嘩~」

兩具乾屍直接化成灰。

若不是衣服還留在那裡,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兩個大活人,就這麼徹底沒了。

「呼~」

一陣穿堂風吹過,揚起地上的骨灰吹了幾人一身。

「咳咳~」

一陣咳嗽聲傳來。

幾人也從傻眼中回過神來。

不再淡定,看向楚峰的眼神充滿了驚懼。

這種恐怖的手段,讓他們不知所措。

「鬼呀~」

其中一人大叫一聲,撒腿就跑。

剛跑兩步。

「嘭~」

一聲悶響。

只見一根鐵棍穿透心臟,直接把人釘在牆上。

鐵棍入牆一半,可見力道有多強,壓根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啊……啊……」

那人嘴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啊啊聲,臉上有驚懼,有震驚,也有後悔。

只是,眼神中的光彩越來越暗,生命在快速流失。

「為什麼要跑呢?」

楚峰輕輕說道。

走過去,抓住鐵棍。

血氣飄出,直接吸收。

「咔嚓~」

身體顫抖了一下,實力突破了,達到了鍊氣四層。

三個人,就突破了一個小境界,還真是不錯。

至於是不是太殘忍?

呵呵~

他恨不得把這些混蛋剝皮抽筋,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目前,還是省了很多步驟,直接挫骨揚灰,已經算是仁慈了。

「嘩~」

拔出鐵棍,乾屍瞬間化成一蓬灰。

純天然無公害處理。

安全省事,還不會嚇到路過的小朋友。

一舉多得,多好。

「你不是那小子,你到底是誰?」

六子顫抖着聲音問道。

楚峰臉上帶着笑容,

「你忘了嗎,我趴在地上拚命求饒,你舉起鐵棍毫不猶豫的打斷我的腿,然後又用鐵棍狠狠地砸在我頭上,最後,把我拋屍荒野。

我死了。

現在變成了惡鬼來尋仇,你可不能不承認呀。

不過不承認也沒關係,反正你們都得死。」

楚峰說的非常平淡,就像是在說一件普通的小事。

但是渾身上下散發的殺機,令人不寒而慄。

「撲通~」

有個傢伙忍不住,直接嚇跪了,

「我錯了,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不要殺我~」

有人求饒。

立馬又有兩人承受不住,跪下求饒。

「狗日的,你們三個能不能有點骨氣?」

六子怒吼道,只是拿棍子的手也在不停的顫抖。

「骨氣算什麼東西,能活命嗎?我不想死。」

一人說道,爬到楚峰面前,

「大哥,我錯了,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們吧。」

「大哥,我錯了,我們沒有殺你,是他們做的,我們也只是聽命行事,求求大哥放我們一馬。」

「二狗,柱子,你們……」

龍哥臉色有點難看。

「求饒呀,這真讓我有點為難。」

楚峰輕輕說道,伸出雙手,摸着兩人的腦袋,

「其實,死亡這點事情真的很簡單,真的。」

隨着話音,雙手猛然用力。

「噗嗤~」

直接抓穿兩人的頭骨。

運轉吞天魔功,兩人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

幾個呼吸,就成了兩具乾屍。

一揮手,灰飛煙滅。

楚峰笑着對剩下的三人說道:

「你看,真的很簡單對不對?」

「呃~呃~」

還有一個跪地求饒的,雙目圓睜,臉變成了豬肝色,身體一顫一顫的,就像被噎住了一樣,發出詭異的聲音,旋即一頭栽在地上,顫抖幾下,沒了氣息。

被活活嚇死了。

「心臟不好,就不要出來做壞人嗎,這下倒好,直接被嚇死了,太可憐了。」

楚峰嘆息道,走過去,

「我就好心幫你一把吧。」

秉着不浪費的原則,把他挫骨揚灰。

八個人。

轉眼間,就剩龍哥和六子。

「六子是吧,很感謝你殺了我,不然我不會變成這樣。」

楚峰看着六子,笑着說道。

「撲通~」

六子直接跪了。

一股尿騷氣撲面而來,這傢伙嚇尿了。

身體顫抖,如同篩糠。

「不用害怕,我說的是真的。」

楚峰語氣很溫和。

走過去,拍了拍六子的腦袋。

「不要~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六子一聲尖叫,瞬間爬到了一旁,躲在角落裡,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不要,不要殺我……」

「嗚嗚……我好怕,不要殺我……不要……」

「我怕,嗚嗚~」

一邊哭,一邊叫。

看這樣子,是嚇傻了。

看到六子的樣子,楚峰嘴角微微揚起,

「真是的,這就傻了,不是說殺人如麻嗎,不是說要有骨氣嗎?」

走過去,

「我這人對於痴傻還是有所研究的,不如幫你看看如何?」

說著,朝六子腦袋摸去。

「砰~」

一聲槍械聲驟然響起。

龍哥手握槍械,滿臉的猙獰,

「老子就不信,槍械都殺不了你。」

不過,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傻眼了,

「怎麼可能?」

子彈並未擊中楚峰,而是擊中了六子的小腿。

不知何時。

六子被楚峰抓在手裡,擋在身前。

六子的小腿,瞬間血流如注。

「啊~」

六子的慘叫聲驟然響起。

「哎呀,真不好意思,讓你幫我擋了一槍。」

楚峰臉上笑容不變,「不過這慘叫聲好熟悉,似乎之前我也這麼叫過,對了,我好像也是傷了小腿,並且也是左腿,哎呀,真是太巧了不是。

這麼看來,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對不對?」

「不要,不要殺我,我錯了……」

六子一臉驚懼的求饒。

「咦,不傻了,沒想到槍械竟然還有治療痴傻的療效?」

楚峰一臉的驚訝,隨後看向了龍哥,

「龍哥,要不再來幾槍?」

龍哥手握槍械,全身打顫,臉上布滿了汗水,直勾勾的盯着楚峰,沒有說話。

「再補幾槍吧。」

楚峰笑道,抓着六子,朝龍哥走去。

「你不要過來。」

龍哥大聲說道。

楚峰置若罔聞。

「六子,哥對不住你了。」

龍哥大聲說道。

「砰砰砰砰~」

一梭子子彈全部射出,直到空槍才停下來。

「啊~」

慘叫聲不斷,不過都是六子的聲音。

一梭子子彈全部射在六子身上。

最關鍵的是,全部射在六子四肢上。

六子四肢,血流如注。

「好槍法。」

楚峰稱讚了一句,還豎了一個大拇指。

槍槍擊中目標,彈彈避開要害。

「撲通~」

龍哥也扛不住了,癱在地上,目光渙散,如同發癔症一樣,嘴裏不停的喃喃着,

「不是人,你不是人……」

「這就不行了,真是太廢了。」

楚峰一臉的不盡興。

看了看被他扔在地上掙扎的六子,

「真沒意思,算了,送你們上路吧。」

「不要,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

六子還在努力求饒。

楚峰蹲下,看着六子因失血過多變得蒼白的臉,輕輕說道:

「你是在向我求饒嗎?」

六子趕緊點了點頭,「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

「呵呵……」

楚峰笑了,

「有沒有感覺很熟悉,之前我就是這麼向你求饒的,對不對?」

六子一臉驚懼的點了點頭,「我錯了……」

「錯了,呵呵……」

楚峰一臉的嘲諷,旋即一聲怒喝,

「你特么饒過我了嗎?」

怒目圓睜,一把抓起六子的脖子,拎了起來,

「說呀,你特么饒過我了嗎?

撞斷我父親的腿,傷害我的女兒,抓走我的老婆,殺了我。

你們知道我們一家有多絕望嗎?

你們知道嗎?

你們有饒過我們嗎?

有嗎?」

此刻的楚峰,雙目通紅,額頭青筋鼓起,宛若一頭憤怒的獅子。

若不是自己特殊,此刻,早就涼的不能再涼了。

而自己的家,不用想也知道什麼下場,家破人亡,支離破碎。

這一切,都是眼前這群該死的傢伙造成的。

復活的那一刻,他就發誓,一定要把這些混蛋碎屍萬段。

「說話呀~

你特么饒過我們了嗎?

說啊~」

「嗬~嗬~」

六子被掐的白眼直翻,發出嗬嗬的聲音,眼瞅着就不行了。

突然,楚峰鬆開了手。

六子摔在地上,就如同在溺水中被救了回來,大口喘着氣。

楚峰發泄了一下情緒,平復下來,重新恢復平靜。

衝著六子笑了笑,

「抱歉,有點失態了,沒有嚇到你吧?」

六子趕緊搖了搖頭。

「那就好。」

楚峰笑了笑,

「既然如此,我們接着之前的話說,你不是求饒嗎?

我的意思是這樣的。

這輩子就算了,下輩子投胎記得把眼睛放亮點,哦,我沒記錯的話,這好像也是你在弄死我之前對我說的話。

現在就送給你吧。

所以,

你可以放心上路了。」

說完,對準六子的腦袋,一腳跺了下去。

「嘭~」

西瓜炸開……

……

《都市:開局被殺,我覺醒魔帝記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