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逍遙醫仙
都市逍遙醫仙 連載中

都市逍遙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漸變的你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易安 武俠修真 陳鋒

母親身患重病,耗盡錢財,走投無路的他,獲得先祖傳承,搖身一變一身醫術無人能及!從此逍遙自在展開

《都市逍遙醫仙》章節試讀:

隨着玉墜所化的青霧不斷的融入,易安身體的骨骼!經脈!以及肌肉都得到了巨大的強化。

連帶着身體上的傷也隨之修復。

他的意識模糊,渾渾噩噩。

忽然眼前一道刺眼的光華,逐漸凝聚成一個氣度非凡的老者!

「吾乃易門先祖,易水寒!後輩得吾傳承,當造福後代。將吾之傳承發揚光大!」

「仙途渺茫,願你能早日跟上我的腳步!」

說罷,老者便化為無數光點,徹底融入易安身體。

隨着融合的開始。

一股難以忍受的劇痛襲來!

無上道法、五行術數、神醫典籍!以及先祖的畢生經歷,一股腦的鑽入他的腦海。

龐大的信息量差點直接將他撐爆!

易安逐漸支撐不住!

想着剛得到的傳承!居然因為自己承受不住就要失之交臂!

「我恨啊!為什麼!為什麼!」

易安雙眼怒目含淚!

猶如瘋魔了一般,不斷的嘶吼着!不斷的堅持着!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逐漸瀕臨消亡!

「不!」

想着病床上的母親。

易安緊咬牙關挺過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

就在他馬上堅持不住的時候!

腦海中的疼痛逐漸開始減輕!

成了!

還未來的查看腦海中的信息,一股疲倦感徹底淹沒了他。

不知過了多久。

易安一下驚醒。

一掃周邊環境,居然身在醫院。

想着失去意識前獲得的傳承。

「不會是被打傻了,做的白日夢?」易安自嘲的呢喃着。

隨着摸向脖頸上的玉墜。

「卧槽?不見了!」

入手處,只摸到了玉墜的掛繩。

易安一下驚坐起身!

摸着渾身髒亂的衣服,想着之前被毆打的傷勢現在居然沒有絲毫疼痛!

驚疑不定的他,立即定神回想腦海里的記憶。

腦海中確實多了一部三玄經!

練氣之法、醫術丹法、玄術秒法!以及先祖畢生的修行感悟,醫人救人的經驗。

「媽有救了!有救了!」

易安狀若癲狂!淚水早已布滿雙眼卻不自知。

擔憂着還在病床上痛苦的母親。

易安趕忙收拾東西準備離去。

想着昏迷之前他是被人打暈在德興建築公司門口!

那群混蛋肯定不會這麼好心給他送去醫院。

帶着疑惑,詢問了值班護士。

「你好,我想請問下是哪位幫我送來的醫院。可以幫我查一下嗎?」易安出口詢問道。

「好的,請稍等。」

不一會兒,護士翻找出撥打120的記錄,便拿筆寫在紙上遞給了易安。

護士接著說道:「救你的人,撥打120的時候已經為你墊付過錢了。」

「如果沒事了,就可以離開了。不過我勸你最好還是再做個全身檢查,畢竟當時看你的外傷挺嚴重的。」護士好心的提醒着。

「不用了,謝謝,我這就離開。」

心中念着母親,易安一刻也不想在這多待。

默默的看着護士寫給自己的紙條。

易安小心的折好放入口袋。心裏不斷提醒着自己,一定要好好報答這位恩人……

剛回到母親的病房前,易安一掃往日的頹廢。

滿臉陰鬱的他,終於露出一絲久違的微笑!

「你好,我想給我媽辦理出院。」易安對着護士說道。

值班的陳護士一臉詫異的看着他。

「終於想通了嗎。其實早就該出院了。重症病房一天的花費至少都是幾千起步,哪裡是一般家庭能負擔的起的。」

陳護士以為他是準備放棄他母親了。

「看開點,生老病死是人無法改變的!」護士開口安慰道。

易安並沒有多說什麼。

辦理好手續之後,護士打開了重症病房。

易安來到了母親身邊。

重症病房是無菌的,所以不允許家人進入的。

只能通過病房門口的小玻璃門查看裏面的患者。

半年了!半年了!

之前都是隔着病房看着母親的他,眼淚瞬間**眼眶。

隨着護士不斷的取下儀器。

易安掏出了來醫院之前購買的銀針。

忙碌着取下儀器的護士並沒有看到有所動作的易安。

正在易安準備開始行針的時候。

剛好值班的張主任路過巡房。

「喂!你幹什麼!你拿了個破針想幹嘛!誰讓你隨便碰病人的!」

張主任怒吼的沖了進來,一把抓住易安的手!

「重症病房也是家屬能進來的嗎!你是怎麼做護士的!」

他連問都沒問情況,便對着護士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護士委屈的解釋道:「病人家屬辦理了出院,所以才讓他進來的。」

「辦理出院也要讓他在外面等!看他一身髒了吧唧的!把無菌病房污染了怎麼辦!你付得起這個責任嗎!」張主任喋喋不休的說著。

「還有你!拿着這針想幹嘛!

你媽術後這麼久沒醒來,就是不會醒了。

別想在我眼皮底下搞事情!拿個破針亂扎!扎死了怎麼辦!

是不是想訛我們醫院!」

「你想死嗎?」易安滿臉陰沉的轉過頭。

一把甩開被他抓住的手,力氣之大!直接把他甩在了地上!

「你再詛咒我母親!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張主任驚恐看着一臉陰沉的他。

易安往前一步!居高臨下的開口。

「再亂說話!我饒不了你!」

得到傳承之後的易安,氣質也變了!隨之而來的氣勢,哪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了的。

張主任嚇得不輕。只覺隨着他的話語。周圍的溫度似低了許多。

趕忙連滾帶爬的往外面溜去。

看着離去的主任張醫生。

易安深吸口氣,繼續準備下針。

「你自己胡亂治!我們醫院可不負責!」張主任在門外探着腦袋說道。

「不用你管,我自己能負責!

最後!再警告你一次!別再來煩我!」

易安緩緩轉頭頭,惡狠狠的瞪着他。

隨着這邊病房的吵鬧,不斷的聚集了許多病人家屬。

唉,你看這人,怎麼能在醫院胡來呢!

醫生都說沒希望了!

聽說是腦出血,術後都幾個月了還醒不過來!

這樣的情況了,還治啥,死了還連累家裡人!

是啊,還不如早點走了。來得痛快!

一群看熱鬧的人竊竊私語着。

易安氣急!

「王八蛋!誰再敢說我媽的閑話!我絕饒不了他!」

說著一腳勾起旁邊的凳子狠狠的甩了過去!

「砰」!

隨着一聲巨響!

砸在房門上的椅子四分五裂!

外面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不斷的外在影響讓易安久久不能平靜。

論外人肆意的議論唯一的至親。換作誰也受不了。

易安快步至門口,狠狠的關上了房門。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重新拿起銀針,小心翼翼的給母親施針。

隨着時間的推移。

母親易慧蘭的頭上扎着九根銀針!

易安調動起身上融合傳承時僅剩的靈力。通過銀針注入母親體內!

「媽!睡了這麼久了!該醒來了!」易安親輕聲的呼喚着。

就在這時!

易慧蘭的雙眼緩緩睜開。

「易安。是你嗎。」母親虛弱的開口。

在這一瞬間。

易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靠在易慧蘭的床邊痛哭起來!

半年以來的委屈、痛苦、心酸與難過在這一時間徹底宣洩而出!

「媽!你終於醒了!」

「終於醒了!」

易安泣不成聲。

「好孩子,對不起!辛苦你了。」易秀蘭愧疚的望着易安。

看着近在眼前的母親,再多的艱辛與委屈,在這一刻化為烏有。

他伸出手,輕輕的抹去易慧蘭臉頰上的眼淚。

接着取掉易慧蘭頭上的銀針。

「我們回家吧,易安。」

「嗯!回家!」他重重的點頭!

慢慢的扶起母親,往病房外走去。

剛剛開門的二人,便聽到外面嘈雜的議論聲。

張主任開口道:「大家都看見了吧!是他自作主張!要是有個什麼萬一,可跟我們醫院無關!」

過去這麼久!不會死在裏面了吧!

真是晦氣!大清早的看見死人!

一旁的眾人念叨着。

易安剛開門便聽到了眾人的話。

「混蛋!」

憤怒的他,凌厲的眼神猶如一把利劍!

正欲上前!

易慧蘭一把拉住了他。

「算了,我們回家吧。」

易慧蘭的勸阻令易安止住了腳步。

看着無恙的易慧蘭,眾人一臉的不可思議!

什麼狗屁主任!還說再也醒不過來了!

別人小夥子輕鬆扎了幾針就治好了!

不會是故意不治好病患,拖着別人高昂的醫療費吧!

我看是這小夥子醫術高超才是!

簡直是在世華佗啊!

眾人議論紛紛。

看着在易安的攙扶下已經能下地行走的易慧蘭,陳主任差點連下巴都驚掉了!一臉震驚的說著:「這!這怎麼可能!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前期治療的差不多了!患者現在剛好醒來!」張主任一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你們看看!我醫治好他的母親,居然還對我惡語相向!

「這世道變了啊。張主任痛心疾首的說著。

眾人一臉驚愕。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這就是傳說中的,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嗎!

神醫!也幫我看看我家人的病吧!

面對這些牆頭草,易安可沒什麼好臉色!

「滾!」

透漏着煞氣的雙眼掃過在場的所有人。

眾人無一例外的低下了頭,迴避這凌厲的目光!

就在這時!

「快!快讓開!」

一位醫生和護士推着一個移動病床朝這邊跑來。

管家以及兩位黑衣保鏢緊隨其後。

很快就到了易安母親的病房前。

朝着病房裡正收拾的護士喊着:「快點整理!有急症患者!」

一旁的主任張醫生一把拉開眾人上前查看。

保鏢將眾人擋在身後。

「這不是陳老嗎!怎麼了?」張醫生開口詢問着。

一旁管家回應到:「早上吃早飯的時候還好好的,剛吃完飯就說胸口痛!就趕緊給送醫院來了。」

張醫生拿起聽診器觀察着。

隨後撥開眼睛觀察病人眼球。

「是心梗!護士快去準備葯!還好發現的及時!有我在,沒事的!」張醫生信誓旦旦的說著。

想着這麼簡單就能結識到一位權貴,張醫生心裏美的不行!

「心梗?我看不見得!真是庸醫!還是沒有醫德的庸醫!」易安嗤笑道。

張醫生一臉不屑的看着易安:「你是醫生我是醫生?知道什麼是經驗嗎!我是堂堂的主任!」

他指着自己的工作牌斥責着易安。

「我行醫的時間!都大過你的年紀!小屁孩!不懂裝懂!」

看着一臉焦急的管家,易安不忍,好心提醒道。

「不是心梗,是肺栓塞。醫不對症,很危險!建議掃個胸CT。」

張主任看着面露懷疑之色的管家,拍着胸脯保證道。

「以我多年的經驗肯定是心梗!陳老年紀大了!如果因為各項檢查耽擱了病情,我想這是你們不願看到的吧!

如果出了什麼問題我一力承擔!」

看着打包票的張主任,管家也放心了。

說完還挑釁的撇了一眼易安繼續開口。

「你看一眼就知道是什麼病?

你以為你真是神醫?

真當自己包治百病?」

易安淡漠的開口。

「觀氣。便能斷症!

此病,不難醫!」

說罷便攙扶着母親離去。

《都市逍遙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