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二月酒席和其餘宴請事宜
二月酒席和其餘宴請事宜 連載中

二月酒席和其餘宴請事宜

來源:google 作者:濮欣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寒瑩 現代言情 珠珠

忤逆長輩,這是第一次我看見她違背父親的意思那一刻,她在我眼裡光芒萬丈那天我沒有挨打我開心壞了,喜滋滋地去拽宋寒瑩的手,姐姐長姐姐短地叫宋寒瑩紅了臉展開

《二月酒席和其餘宴請事宜》章節試讀:

忤逆長輩,這是第一次我看見她違背父親的意思。
那一刻,她在我眼裡光芒萬丈。
那天我沒有挨打。
我開心壞了,喜滋滋地去拽宋寒瑩的手,姐姐長姐姐短地叫。
宋寒瑩紅了臉,沒端住往日長姐的做派,軟着聲告訴我那句詩是「夜雨翦春韭,新炊間黃粱。」
「你要好好學呀。」
此後的無數次下學,我和她走過長廊道別,她都用這句話作為結尾。
直到最後一次,宋大人高升,要舉家遷回京城。
她才不舍地拉住我,非要我同她住一晚。
那天晚上我們湊在一起,嘰嘰喳喳說了很多話。
當然大部分時候是我在說,她溫柔地聽着。
最後我困得迷迷瞪瞪時,聽見她說:「珠珠是很珍貴的孩子,所以伯父伯母才給珠珠起了這樣一個名字。」
我嘟囔:「才不是。
我爹說,是因為我是一隻只會傻樂的豬豬,才這樣叫我。」
宋寒瑩笑了,笑聲里暗藏着幾分羨慕。
當時的我不明白,她的名字取自「湛若寒冰瑩」,又文雅又好聽,有什麼好羨慕我的。
宋寒瑩沒有解釋。
那晚她唱歌哄我睡覺,唱了一首並不符合我們年齡的《閨怨》,那句「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唱得婉轉又哀愁。
天明臨別之際,宋寒瑩同我說:「珠兒要一直快樂下去。
別忘記我。」
此後,她在洛京,我在江南。
江南多美人,我卻再沒見過有人有一雙如宋寒瑩那般盈着湖波的眼睛。
我們再沒見過面,全靠信箋維繫兒時的情分。
可那樣克己復禮的宋寒瑩如今怎麼會私會外男,還一見就是三個呢?
我單刀直入:「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宋寒瑩避而不答,她說:「今年的學子中,唯有溫驚蟄堪為良配。
只是他有些難搞,珠兒可以試試直接在榜下把人捉回來。」
她垂下眼,神色冷淡:「不過男人也沒什麼好留的。
待你有孕,去父留子再好不過。」
我:……宋寒瑩這些年到底經歷了什麼啊?
宋寒瑩什麼都不肯同我說,只讓我趁早做準備。
我和韓觀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兩家早就定好了婚事,六禮走了五禮,只待三月放榜便在京城成婚。
如今已經是二月,酒席和其餘宴請事宜早就定...

《二月酒席和其餘宴請事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