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反派屬性太強,主角光環都壓不住
反派屬性太強,主角光環都壓不住 連載中

反派屬性太強,主角光環都壓不住

來源:google 作者:風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蕁 林覓

別人家師兄:小師妹你躲後面去,讓師兄來我們家師兄:小師妹,別藏了,你上穿成大女主的林覓悲催地發現:她那整個魚塘的反派仇人們好像都重生了曾經的寵妹狂魔被她手刃的雙生姐時刻想要她小命小狼狗二師兄冷麵無情最喜歡丟她去打架,所謂戰死與人無憂暴躁三師姐動不動就要她陪練,往死里揍那種野蠻愛闖禍的四師兄總是要她背鍋,都是奪人所愛那種文靜溫暖五師兄動不動就給她貼個符,原地爆炸那種人傻錢多六師姐稍有不順就拿靈石砸她,分分鐘砸出窟窿那種暖男七師兄最疼她了,時不時給她送個小寵物,又毒又兇猛那種肌肉男八師兄最喜歡就拎着他那大鐵鎚滿山追着她跑,不挨一錘沒完沒了那種幻術小精靈九師姐一心只想把她困在幻境里,沒爹疼沒娘愛未婚夫還跟人跑路那種九歲的小破孩十師兄天天給她喂毒丹,毒不死也半身殘那種哎不裝了,攤牌了你們這群復仇者聯盟能不能……啊哈,不吃飽怎麼又力氣打架呢,來來來,吃好喝好,慢慢吃,管夠,吃飽了咱下毒的繼續下毒,打架的繼續打架什麼,有人上門踢館沒事,關門放小師妹,你們吃着看錶演什麼大女主光環,呵呵,咱壓不住反派的屬性啊展開

《反派屬性太強,主角光環都壓不住》章節試讀:

明月宗山門不是一般的破敗,宗門門匾都掛歪了,那三個黑色狂草大字被時光沖洗得十分不羈,差點誤以為是「明日宗」。

那登天梯竟爬滿了苔蘚,荒蕪得讓人想哭。

這怎麼看都像鬼屋。

那參天古樹幾乎遮住了整個宗門,陰涼陰涼的,怪瘮人。

而且,她感覺不到一絲靈氣。

明涯隨手捏出一防護罩將二人護住,接着祭出一把劍,隨着他念法訣,那劍瞬間變大,他一把將二人丟上劍,御劍而飛。

林覓恐高,想要尖叫,那聲音卻硬生生被林蕁冰冷的眼神嚇了回去,乾脆閉上眼。

飛了好一會,終於成功落地。

林覓有點想吐。

半山,環山有層層疊疊獨立的屋舍和院子,還有七座大殿在山頂。

「不在?都不在。」

明涯領着人繞了一圈,狐疑地嘀咕了一句。

「為師都傳訊給他們了,這群逆徒竟然沒有一個回來的?」

林覓還在神遊,林蕁垂眸思索着什麼,也沒當回事。

明涯自顧自說完,便為難地推開了門前的院門,示意她倆進來。

「哈呵,老二啊,為師給你帶回了兩個師妹。」

林覓剛踏入院子,一股劍氣猛然躥來,她嚇得一動不動。

明涯隨手一揮,劍氣猛然消逝,他故作深沉沉聲道:「胡鬧,小師妹資質一般,你可知你這一劍能要她半條命。」

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林覓望天發獃翻白眼,哈呵,我再弱我也是大女主好么。

躺坐在搖椅上數落葉的人兒回過頭來,那張禁慾冰山臉沒有一絲表情,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

「師尊有何吩咐。」

「嗯,為師要閉關一段時間,兩位師妹便由你來照顧吧。」

明涯擺出師尊的架子,聲音嚴厲不容推辭。

「林蕁林覓,這便是你們的二師兄白夜影,以後便由他來教授你們本門的心法功法。」

聽到這兩名字,一直淡淡然的白夜影手一頓,捏着的樹葉隨風飄落,不過這一切都稍縱即逝,他還是那樣冷漠。

「如此便不送師尊了。」

白夜影,二師兄可是只大妖呢,本是幽冥狼族的王,但被親信矇騙折損了大半修為,也忘了前塵,流落人間被明涯撿了回來。

修為一直停頓在金丹後期無法破境,心態有些崩了,直到遇上白月光女主,小白蓮的善意讓他放開了心態破了個境,從此成為一條結實的備胎。

囫圇吞棗看書確實不好,萬一穿越了,咱手明明拿劇本的人,卻只能拼湊出個大概劇情。

比如怎樣讓二師兄破個境,林覓就心底沒底。

林覓還在思索着自己該不該露個小白蓮式微笑,斜眼卻看到了林蕁嘴角那一抹張揚的嘲諷,不偏不倚落在了她身上。

林覓假裝沒看到,垂頭。

唉,原著還有很狗血的一段,就是小狼狗求而不得,三番四次被男主打壓黑化,還被揭了大妖的身份不為世人所容,剛好吧,遇到墮入魔道的林蕁,這張一模一樣的臉讓他欲罷不能,啊呸,讓他情不自禁把林蕁當成了替代品,一代妖王和小魔女的悲慘愛情故事由此而來。

林蕁眼底那份滔天的恨意藏都藏不住,她咬牙切齒冷笑道:「二師兄,請賜教。」

說完,祭出長劍直奔白夜影而去。

林覓弱弱地退到角落,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不過林蕁這會應該還是練氣期吧,怎麼可能是金丹期的對手。

這不。

牆都給砸壞了。

這小狼狗,還是一如既往地不懂憐香惜玉啊。

林覓看了嘴角掛血的林蕁,無奈地走過去扶她起來,林蕁卻一把推開了她,沒給她個好臉,更是齜牙咧嘴放狠話。

「你等着。」

「那位小師妹是否也要討教一番?」白夜影戲謔地看着林覓。

不知為何,林覓被看到有點心底發毛。

果然,二師兄冰山的人設是她這種偽女主幹不掉的。

林覓咧嘴一笑,擺手:「我一介廢物也就不討打了。咱有自知之明。」

言外之意,咳咳,林覓表示真沒有言外之意暗諷誰。

就是這人容易想太多。

接受了林蕁一記眼刀子的小女主弱弱地聳肩。

白夜影冷冷地看了林覓一眼,那一眼似乎想要窺破她心底一般,林覓垂頭不看任何人。

好懸。

白夜影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林蕁身上,吐血虛弱不堪的少女倔強地瞪着他,眼底恨意甚濃。

他好像沒有招惹她吧,怎麼跟看到殺父仇人是的。

莫非……

「前世今生……」

白夜影淡淡地說了句試探,林蕁瞳孔驟放,狐疑地看着他,心底有了猜想。

白夜影也不傻,這就明白了,這女人也回來了。

卧槽,好尷尬。

小透明林覓看到這怪異的一幕,心底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她好歹一女主,白夜影身為她魚塘的一條水魚,怎麼可能抗拒得了她這張人見人愛貌美如花的白蓮花美人臉呢。

這冷漠的態度,不應該啊。

除非……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林蕁和白夜影。

啊哈,真巧,現在重生都湊對了嗎?

她好想罵人。

現在還能逃嗎?

林覓悄悄地,靜悄悄地準備開溜……

「小師妹要去哪裡?」

白夜影動個手指就將人給拎來回來,眼底笑意甚濃:「師尊讓我好生照顧你們,自然是不能怠慢的。」

全靈根廢物,和她似乎不一樣呢,記憶里的她可是個金火天靈根的絕世天才,這唯唯諾諾的小女孩真的是那個將他玩弄於鼓掌,那個剖了他妖丹送給那隻死狐狸的女人嗎?

他嫌棄地鬆開手,林覓摔得腰疼,但也是很識時務的,打不過就苟着,總要一天她要讓這魚知道,女主那都是有光環的。

林覓爬了起來,又默默退到一旁。

「先修好這堵牆吧。」只是丟下這話,白夜影一個閃身又躺回來那張搖椅,閉目養神:「宗門不養閑人。」

林蕁瞥了林覓一眼,林覓識趣地跑去搬磚。

說好的女主光環呢?林覓有點懷疑自己拿的才是反派女配的劇本。

林覓想專心搬磚,可她太弱了,搬個磚差點要了半條命,想找個人幫忙,她看了一眼林蕁,林蕁目光冰冷,她就放棄了。

好吧,我廢我不配。

《反派屬性太強,主角光環都壓不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