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反清
反清 連載中

反清

來源:google 作者:小pi孩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小pi孩 張鴻

二十一世紀的張鴻在電腦上玩遊戲時,意外觸電穿康熙年,發現在腦海中可以查閱資料為了割掉辮子還能留住腦袋,只好解決掉出問題的人展開

《反清》章節試讀:

暑假,回家了,終於可以好好的玩三A大作了。

叮 叮,一陣鈴聲響起,修了一晚上仙的張鴻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機。 喂,哪位。

先生你好,你的快遞到了,請你來簽收一下。

快遞,張鴻突然來了精神,想起了三前天在閑魚上買的二手三零系顯卡。嗷,馬上出來,你稍等我幾分鐘。

幾分鐘後,張鴻拿着快遞迴到家裡。哈哈,有了這個顯卡,我就能開最高特效,玩遊戲絕對就不卡了,爽。自言自語的時候又打了幾個哈欠。

拿起螺絲刀一陣搗鼓,換好了。吸口煙提提神,先開機玩個大作試試。這六啊,以前的畫質跟這比就是個渣渣啊。

突然,電腦閃屏了,機箱嗡嗡的響,張鴻一驚,手準備放到主機電源鍵上面準備關機重啟,嘴裏還邊說 不會是個礦卡吧,不會這麼衰吧。

手剛一觸碰電腦主機,噼里啪啦的電流就讓張鴻跳起來機械舞,然後,眼睛一閉,啥都不知道了。

咳,咳咳,一陣咳嗽聲響起,鴻哥醒了,鴻哥醒了,三個都穿着開着破口的麻衣,面色黝黑,約十七八歲的青少年手忙腳亂的靠近,興奮的叫嚷,一個端着水遞到張鴻的嘴邊。

張鴻大口大口的喝完了水,心中思索着我這是怎麼了,還有這三個乞丐是誰啊,周圍的一切怎麼這般不對勁,這裡不是我的家,也不是醫院,這是哪啊?

還沒等他回過神,那三個年輕人就七嘴八舌的問起來。鴻哥,你腦袋還疼不,手迅速的接過盛水的碗。另一個從胸口掏出一小塊的窩窩頭,鴻哥,墊墊肚子。最後一個說道,鴻哥,這次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說不定我們可以早點出去,早點回村裡去。

腦中一團亂麻,手往頭上一扶,突然抓起了個繩子一般的東西,腦袋一扭,看見手裡抓着的是一根三指粗細的辮子。再仔細瞧瞧身邊的三人,完全是清朝人的打扮。

鴻哥,你說話啊,你的身體到底咋樣啊,這裡沒個大夫,有了啥事都只能靠自己硬挺過去,這次下礦十九個人直接被埋裏面去了,咱們運氣好,往出逃的時候,你在出口處被洞里的石頭砸中腦袋,我們拖着你出來了。

腦中突然疼痛劇烈,嘴中不自然的發出低沉的叫喊聲,兩個記憶互相拼接起來,二十一世紀;十七世紀。學習不怎麼拔尖,但學過的知識基本都能融會貫通;穿着草鞋頂着烈日給旗人老爺耕種,再然後說是服徭役,活幹完後卻被帶到這個大山深處挖銅礦,種種記憶互相融合。

短短一兩分鐘之後,理清了思緒,原來這身體主人叫張洪,十九歲,這身體的父親說是他出生那天山村裡發了大水,原身的母親驚嚇之後生下他就與世長辭了,父親就給他取名:洪 。身邊的這三個年輕人不是別人,而是一個族村的堂兄弟,分別是張廣、張厲、張濤。

鴻哥,咋樣,張廣問道。沒事了,腦袋後邊起了個包,別的啥事都沒有,心中想着,從今天起就沒有張洪,只有我張鴻了,要在這個該死的世界中活一生,該怎麼辦。

外面腳步聲傳來,來人身穿綠營兵服,手持一柄腰刀,低了低頭,把半個腦袋伸進窩棚里,看了兩眼,說道,哎,既然醒了,那就是沒事了,那明天你就繼續進礦,另外,你以後就是第七礦隊隊正了,原來的埋進去了,現在就由你來接上。不等窩棚里四人有話要說,直接就走開了,邊走邊說,嗯,這次從明天就得讓他們不停的干,晚上要點上火把,不能讓他們休息,不然這個月的數量要交不夠,肯定要被上面罵。

張濤低聲說道,鴻哥,咱們幾個還能回去嗎?明天還要進礦洞,我們以後是不是也會像劉隊他們一樣,直接被埋裏面,他們的親人都不知道他在哪,是活着還是沒了。

張鴻腦子轉了轉,思考該怎麼離開這鬼地方,這礦場在太白山深處,人跡罕至。礦場有四百多位和他一樣的奴工。奴工分為二十二隊,每隊都有一個隊正。看守礦場的兵丁有三十多人,他們都是分成白夜班看守,每隊各十五人。

這個礦場是銅鐵礦,礦石可以製造兵器,可該怎麼製造呢,突然腦海中出現了前世的電腦。是你帶我來到這的嗎?你快帶我回去,對着腦中的電腦默念道,電腦卻沒有任何反應。等等,這電腦有信號,電腦有網,我可以聯繫朋友。

哎,怎麼回事,網頁隨便什麼都能打開,但信息卻無法傳出去,網頁的信息時間也定格在了他出事的那天。就好像二十一世紀的正常信息,只要沒被加密,張鴻都可以瀏覽觀看,但卻無法利用腦中的電腦傳輸出去一個字母。

雖然回不去了,但有了二十一世紀百年工業的知識,心想,只要能出去,怎麼著以後也能當個土財主。

現在得先獲得自由,這地方是個魔窟,再待下去,大傢伙都得一個一個死在這暗無天日的礦洞里,得把這三十個看守的兵丁全都解決了,還不能走漏一絲風聲,趁下次兵丁的補給到來之前,用這裡的礦石打造好兵器,就可以有讓自己騰挪的空間。

鴻哥,你是說把那些兵丁給,張厲說著在脖子上比劃一下。對,沒錯。張鴻道,他們不死乾淨,我們怎麼能得到自由,在這裡我們說死就死了,砍了他們,我們就能活。

他們三個,咽了咽口水,張濤說道,他們有三十個,雖然沒看見他們穿甲,但他們有二十多把刀,十來張硬弓啊,我們只有開礦用的鑿子和鎚子,怎麼和他們拼啊,其他挖礦的人為不一定聽我們的話和他們拼啊!

張鴻定了定神,說道,誰說要硬剛他們,用腦子想想,智取。我們這般,然後再…。幾分鐘後,明白了沒。

鴻哥,明白了,這很簡單,到時候看我們的。

《反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