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風流逍遙村醫
風流逍遙村醫 連載中

風流逍遙村醫

來源:google 作者:盧初雪sama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安明琪 陳陽

作為曾經村霸的兒子,陳陽回到安陽村後,被鄉親們認為是回來禍害安陽村的可沒過多久,鄉親們就發現這個「村霸」又是給他們免費看病、又是幫他們處理問題,還帶他們脫貧致富,紛紛驚呼:這個村霸,好奇怪啊展開

《風流逍遙村醫》章節試讀:

就算陳陽不這麼說,杜院長也會安排趙鑫去檢查的。

且不說這是對患者負責,他可是和陳陽賭了一百萬,他就是輸也不想輸的不明不白啊。

馬上趙鑫就被送往了檢查室檢查,不多時,檢查報告就出來了。

杜院長拿到檢查報告的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震驚與恐慌,在走廊里失態的大喊大叫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定是我們醫院的檢測儀器壞了,否則他這麼嚴重的內臟損失怎麼會好的這麼快!」

一旁的**聽到這句話,已經石化了,臉上像是抹了幾斤麵粉一樣白。

趙梓玉激動的熱淚盈眶,一把抱住了陳陽,喜極而泣道:「陳大哥,謝謝你治好我弟弟!你的大恩大德,我會銘記於心,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陳陽輕輕拍了拍趙梓玉的後背,道:「別銘記於心了,以身相許吧,這樣實際一點。」

趙梓玉本來還感動的一塌糊塗,聞言立刻破涕為笑,又好氣又好笑的看着陳陽。

他怎麼老是這樣啊,明明是個好人,卻非要把自己塑造出一個流氓。

就不能讓自己多感動一會嗎?

陳陽面帶微笑,伸手擦掉了趙梓玉臉上的淚珠,道:「這樣就對了嘛,我還是喜歡看你笑的樣子。帶你弟弟去收拾一下東西,然後辦理出院手續吧,這裡已經沒你的事情了。」

得知陳陽是為了把自己逗笑才故意那樣說的,趙梓玉心裏除了感激,又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那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還不賴。

趙梓玉帶趙鑫回去收拾東西的時候,陳陽也轉身看向了徐朗和杜院長,道:「現在檢查報告已經在你們手上了,你們也該願賭服輸了吧。」

**剛才看見趙梓玉主動對陳陽投懷送抱,內心已經跌到了谷底。

現在又要給陳陽,他的心態一下子就爆炸了。

王先知看出徐朗多半是想賴賬了,站在陳陽身邊道:「小徐,我可是這場賭局的公證人,你千萬不要讓我難做啊。」

陳陽有王先知陳陽,徐朗不得不認賬,咬牙切齒道:「不就是一百萬嗎,我又不缺這點錢,我現在就給你!」

說完話,徐朗立馬掏出支票簿,寫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給陳陽,憤然離去。

陳陽拿到徐朗的支票,看也不看就揣進了兜里,然後又看向了杜院長。

杜院長可不是徐朗那樣的富二代,一次性拿出一百萬還是挺心疼的。

可王先知已經表態了,他要是得罪了這位醫學界的泰斗,還不是分分鐘被他老闆開除的節奏。

無奈之下,杜院長只好顫顫巍巍地掏出手機,把一百萬轉進了陳陽指定的賬戶里,灰溜溜的走了。

王先知道:「小兄弟,人你已經治好了,錢你也到手了,可否請你去我的雲仙醫館聊聊?」

「沒問題,我先去跟梓玉妹妹打聲招呼。」

陳陽說完話,和王先知一起回到了趙鑫的病房裡。

看見陳陽走進來,趙鑫立刻連續向陳陽鞠躬,感激道:「陳大哥,謝謝你治好我的傷。我也沒什麼可以報答你的,以後你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儘管來找我好了。」

陳陽揉了揉趙鑫的頭髮,道:「你好好讀書,不辜負你姐和爸媽的期望,就是對我最大的報答了。」

趙鑫點點頭,餘光瞥見姐姐滿面笑容的看着陳陽,忽然明白什麼,湊到陳陽耳邊小聲道:「陳大哥,你是不是喜歡我姐姐啊?」

儘管趙鑫的聲音很小,但趙梓玉離他很近,還是聽到了他的話,又羞又氣道:「小鑫,你是不是傷剛好皮又癢了,要不要我幫你鬆鬆皮啊。」

「梓玉妹妹,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小鑫又沒有亂說話,你這麼凶幹嘛。」

陳陽說著看向趙鑫,道:「是的,我的確喜歡你姐姐,並且正在努力的讓她成為我的女朋友。小鑫,你能不能告訴我,喜歡什麼樣的男生啊?」

趙鑫撓了撓頭,道:「我不知道,因為我姐沒有談過戀愛。不過你給我的感覺比那個徐朗好多了,徐朗雖然對我也很好,不過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當我姐夫。」

「你們……」

趙梓玉見二人旁若無人的聊起了這種私密話題,羞憤交加,咬着嘴唇跺了跺腳。

「哈哈,那我就努努力,爭取能當上你的姐夫吧。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再見。」陳陽只是調戲一下趙梓玉,順便緩和一下氣氛,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

直到陳陽和王先知離開了一會,趙梓玉才猛然想起自己還沒有給陳陽報酬,甚至連他的聯繫方式也沒有,趕緊追了出去。

不過此時陳陽已經和王先知離開仁心醫院了,走廊里連陳陽的影子都沒有。

「陳大哥……」

趙梓玉望着空蕩蕩的走廊喃喃自語,像是丟了魂一樣,一顆芳心不知飛往了何處。

前往王先知雲仙醫館的路上,王先知和陳陽坐在一輛賓利慕尚的後排,王先知道:「小兄弟你眼光不錯,趙小姐各方面都挺優秀的,我祝你早日抱得美人歸。」

「王先生,就算你這句話我聽着很舒服,但你要是想買我的藥材,我還是不會少收你錢的。」

王先知被陳陽的風趣幽默逗樂了,笑道:「小兄弟你放心,我不管是做人還是做生意,都講求公平公道,該多少錢我一分都不會少你的。

小兄弟,你年紀輕輕就有這般醫術,我很好奇究竟是哪位名家大師,能培養出你這麼優秀的以為徒弟,可否告知鄙人?」

「名家大師?他就是個老神棍,說出來你也不認識他。」陳陽嗤之以鼻道。

王先知還以為陳陽是在謙虛,亦或者他師父是個淡泊名利的人。

心中對這位素未謀面世外高人,肅然起敬。

殊不知,陳陽說的都是實話。

他師父周恭不僅常年混跡在國外,國內鮮有人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周恭也的確是個神棍。

就連周恭的江湖雅號,都叫周神棍。

幾分鐘後,賓利尚慕開到了位於市區繁華地段,在四合院風格的雲仙醫館門前停下。

進入醫館,王先知把陳陽請到了他的辦公室。

親自給他泡了一壺茶,然後才將他這次帶進城裡的藥材一一過目。

看完藥材,王先知道:「小兄弟,你的藥材都是市面上常見的藥材,從品種來說並不珍貴,但在品質方面都是罕見的極品藥材,價格不比那些稀有藥材低。我想請問一下,你手上還有多少藥材?」

陳陽回想了一下山谷里的情景,道:「我手上最多的是夏枯草,可以穩定供貨,其他的就不一定了。王先生,我這人談生意不喜歡拐彎抹角,你直接給我一份藥材報價單吧。」

王先知聽說陳陽能持續穩定的供貨,心中樂開花了,卻也更加不敢貿然報價,生怕給的價格低了,把這位醫術精湛,還有極品藥材的高人氣走了。

經過深思熟慮後,王先知道:「這樣,往後你提供給我的藥材,不管賣出去多少錢我們二八分賬,你八,我二,小兄弟你意下如何?」

這個提議看似不錯,可問題還是很大的。

陳陽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極品的藥材,並不清楚它們在市面上的具體價格。

而且他和王先知又不熟,萬一王先知來一招左手換右手,那他豈不是虧大發了嗎。

王先知見陳陽久久不語,看出了他的顧慮,道:「小兄弟你放心,我做生意從來沒有坑過合伙人,你要是不放心我就先給你透個底,如果你一個月能給我提供一百公斤夏枯草濕草,我至少能給你帶來這個數的收入。」

說著話,王先知比出了一根手指。

夏枯草在村南後山的山谷里可以說隨處可見,估計以前都是被鄉親們割去餵豬的。

別說一個月了,如果人手足夠,陳陽現在回村,晚上就能給王先知扛一百公斤的夏枯草來。

一百公斤能賣出一萬塊的價格,已經很高了。

陳陽道:「一個月一百公斤夏枯草還不成問題,不過咱們還是第一次合作,我能不能先要點預付款?這樣我心裏也有底一點。」

王先知爽快道:「沒問題,為表誠意,我先預付你一百公斤夏枯草錢,一百萬馬上到你賬上。」

「多少?!」

《風流逍遙村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