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縛愛成婚:前妻,超甜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 連載中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

來源:google 作者:甜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菀 現代言情 霍嶼深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此書作為甜韌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情節曲折且豐富,題材相對新穎,跌宕起伏值得一看主要講的是:...展開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章節試讀:

第15章姜菀呼吸一滯。
林枝:「靜靜,怎麼不說話?」
姜菀鬆一口氣,學着姜梓靜的聲音:「有約。」
「哦,好。
晚上要下雨,早點回來。」
姜菀點頭,強裝鎮定地走出客廳大門。
一出門,她就拔腿狂奔。
絲毫沒有注意到,一張精緻的黑色卡片從衣兜里緩緩墜落。
姜菀憋着氣,一口氣跑到大路上,焦急地伸手攔車。
可是的士一看到她滿頭鮮血、渾身傷痕的樣子,紛紛拒載。
「姑娘,你渾身是傷,要是在我車上出了點好歹,我說不清啊。」
姜菀沒辦法,只能給徐瑩打電話。
「喂,咋了菀兒?」
徐瑩過了好久才接電話,還沒等姜菀說話,緊接着又是一句,「哎——稍等客人,我馬上過來......,我今天有個大單,提成少說能有五千,待會兒說哈。」
手機「咔嚓」掛斷。
姜菀不想徐瑩丟了提成,便從路邊掃了一輛共享單車。
剛掃完,手機就電量用盡關機了。
她跨上車子,忍着全身的疼痛,往霍宅的方向趕去。
中午一點三十分。
張嬸着急地看著鐘錶:「姜小姐到底去哪了?
怎麼還不回來?
咱們和醫生約的兩點。」
霍老太太一派淡定:「這不還有半小時呢,你急什麼?」
「我這不是擔心耽誤您檢查嘛。」
「菀丫頭要是不來,那就是她臨時遇到了事情。
大不了我自己去,以前我都是自己去的。」
「你現在傷還沒好,怎麼能自己去?
就是因為這點,少爺才特意囑咐姜小姐陪着的,可她人到底去哪了啊?」
張嬸面露難色,「老夫人您肯定能理解姜小姐,但是就怕少爺誤會她啊......」說曹操曹操到,話音未落,霍嶼深西裝筆挺的身影出現在玄關。
「還沒出發?」
「嗯。」
張嬸有些不自然地笑笑,「還有點東西沒準備好。」
霍嶼深長眸微狹,淡淡看了看四周:「姜菀呢?」
「姜、姜小姐剛剛出門了,馬上就回來。」
「在等她?」
霍嶼深壓着淡淡的慍怒。
張嬸不敢隱瞞:「嗯。」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霍嶼深看着腕錶,臉色也越來越陰沉。
指針走到一點五十分,他霍然起身:「走。」
霍老太太緩緩道:「別那麼大脾氣,菀丫頭肯定是有事被絆住了。」
霍嶼深不言,推着霍老太太往門外走。
經過細緻檢查,醫生說霍老太太基本痊癒。
這才讓霍嶼深臉色稍霽。
回到霍宅,天色已經擦黑,姜菀依舊沒有回來。
甚至沒有打一個電話。
她竟然一點都不關心奶奶的體檢結果!
虧奶奶這麼疼愛她,真是個冷血無情的女人!
霍嶼深眉頭緊鎖,沉默地坐在客廳里。
像是一座冰山。
張嬸小心翼翼地走到霍老太太的卧房裡:「老夫人,您去勸勸少爺吧,他好像很生薑小姐的氣。」
「沒事。」
霍來太太一臉慈祥,「我相信菀丫頭不會無緣無故錯過體檢,有什麼誤會,讓她自己去和阿深解釋。」
張嬸看霍老太太這麼淡定,也把心放回肚子里:「那好吧,聽老夫人的。」
霍宅位於茂城的遠郊的山裡,姜菀騎車趕回來時,已經過了晚上八點。
她扔下單車,跌跌撞撞地按響門鈴。
張嬸打開門,被姜菀的樣子嚇得愣在原地:「姜小姐,你怎麼......?」
「我沒事,奶奶怎麼樣?」
張嬸趕緊扶住她:「老夫人檢查結果很好。」
聽到這句話,姜菀一直懸在半空的心才落回肚子里。
她抬起腳,步伐虛浮地往別墅里走。
「滾出去。」
冰冷的聲音從別墅裏面傳來,姜菀在原地愣了兩秒,隨即轉身往外走。
「咔嚓——」大雨欲來,閃電交加。
姜菀打了一個哆嗦,咬緊嘴唇,強忍住滿心的恐懼。
張嬸想勸她回來,可是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姜菀跌坐到地上:「姜小姐,你沒事吧姜小姐?!」
張嬸驚恐的聲音刺破黑暗。
霍嶼深眉心一攏,長腿邁開,大步往門口走去。
姜菀艱難地呼吸着,扶着張嬸的手,從地上站起來,兩條腿都在顫抖。
應是失血過多的緣故,她剛才眼前一黑,直接坐到了地上。
「姜小姐,您別逞強了,先回家處理一下傷口吧。」
家?
她哪裡還有家。
這世上僅存的兩個和她有血緣的關係的人,合起伙來算計她囚禁她。
五臟六腑像是被碎紙機絞碎了一樣痛。
姜菀吸吸鼻子,禮貌地說:「謝謝張嬸,我沒事,我還是走吧,您快回去吧。」
「站住。」
院子里的燈忽然被人打開。
突如其來的燈光撕碎黑暗,姜菀被強光**,下意識閉了閉眼睛。
姜菀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身體驟然騰空。
霍嶼深強壯有力的臂膀箍住她,不由分說地抱着她往別墅里走去。
「霍、霍先生,我還是走吧,我這樣子被奶奶看見會嚇壞她的。」
「那就不要吵。」
霍嶼深雙眸漆黑似海。
張嬸跟在他們兩個旁邊,打着掩護:「姜小姐不用擔心,老夫人現在在洗澡,您直接回房間,老夫人不會看見的。」
姜菀立刻閉緊嘴巴。
雖然霍嶼深摟着她的腰的胳膊剛好勒在一道傷口上,她也咬緊牙關,不發出一點聲音。
霍嶼深徑直把她抱進二樓的房間里。
剛才他沒認真看,只是一眼就注意到姜菀額角的傷口。
此刻在卧室明亮的燈光下,他才發現,姜菀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的。
皮開肉綻,血跡斑斑,像是剛從凌遲的刀下僥倖逃生。
心裏驀然升騰起滔天怒意,霍嶼深盯着她:「怎麼回事?」
「受,受了點小傷。」
「你管這叫小傷?」
霍嶼深猛地攥住姜菀的皓腕,雙眸盈滿怒火:「傷口再深些,動脈就被割斷了!」
「嘶。」
姜菀被扯到傷口,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卻故作輕鬆道,「離動脈還遠着呢,死不了。」
霍嶼深眼底划過一絲慍怒,他討厭她故作輕鬆的樣子。
別的女孩哪怕是手上劃一刀傷口,都知道哭哭啼啼地讓人心疼。
可是她倒好,堅強得像個傻子似的。
他一個大老爺們在她面前,她都不知道掉兩滴眼淚讓他安慰。
「誰幹的?」
「沒誰,真的就是小意外。」
姜菀在心底苦笑,誰會相信親爹和親妹妹會下這樣的黑手,和霍嶼深說了,肯定又覺得她是在撒謊,還不如不說。
霍嶼深聽着她插科打諢的語氣,心底翻起一陣冷燥。
看來她是真的排斥他,傷這麼重竟然都不願意告訴他是誰動的手。
大片的沉默鋪陳在他們兩個之間。
姜菀也沒有主動打破沉默的想法,她太疼了,只盼着霍嶼深趕緊走,她也好脫衣服上藥。
後背忽然一片溫熱。
意識到是霍嶼深的後在她的後背上拂過,姜菀渾身一僵:「霍、霍先生,你要幹什麼?」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