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夫人婚了頭
夫人婚了頭 連載中

夫人婚了頭

來源:google 作者:辰千墨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墨少辰千墨 辰千墨 霸道總裁

【完結】慘遭未婚夫劈腿,她被逼嫁給了一個「一窮二白」的男人人前,他是三無人員:無車,無房,無存款;人後,他是掌握經濟命脈的豪門權少,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商業帝國.渣男小三背後說風涼:三無男配三無女,門當戶對,佳偶天成她戴着價值億萬的「廉價」戒指,把平淡的婚後生活,過得津津有味直到有一天,他率領勞斯萊斯車隊停在出租房的門口——.某少的婚後生活:白天有寵溺,晚上有體...展開

《夫人婚了頭》章節試讀:

  辰千墨臉上的神色冷硬了一下,淡淡說道:「我現在自己租房子住。」

  「哦。」言傾若鬆了一口氣,要是家裡人多,她去了還不知道說什麼做什麼好呢。

  辰千墨開口說道:「不管怎樣,我們結婚是事實了,我被家裡也催得很厲害,不想再見各種見過面就忘記了長相的女人了。」

  言傾若捂着嘴巴笑起來:「是啊,不用相親好輕鬆。」

  「嗯,以後不準去了。」他霸道地說道。

  言傾若聳了聳肩膀,當然不會去了,博士那樣的人,她見一次,傷三年。

  車子停下,辰千墨帶着言傾若一起下車,看起來他租住的小區並不高檔,不過言傾若也不在乎這些。

  好在到處都很熱鬧,路邊全是大排檔,各種吃的都有。

  言傾若晚餐是在醫院裏隨便對付了一下,現在聞到這些香味,有些饞。

  辰千墨見她小饞貓的樣子,不由問道:「想吃嗎?」

  「不想。」

  言傾若忙搖頭。

  現在雖然外婆的手術費用有着落了,可是後面的花費也不少,何況她自己,錢包里也沒有多少錢。

  得省着點花。

  雖然言傾若的頭搖得撥浪鼓似的,但是肚子卻不爭氣的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辰千墨淡淡說道。

  言傾若恨不得有個地洞給自己鑽。

  他一把將她拉來坐下,說道:「記賬吧,到時候找到工作了,還給我。」

  錢債肉償,又記上了一筆。

  言傾若哪裡知道他心裏是這樣計算還賬方式的,忙點頭:「我到時候一定會還給你的!」

  辰千墨還從來沒有在這種地方吃過東西,也對這些路邊小攤並不是很感興趣。

  不過言傾若卻是常吃這些的,點了烤串和烤雞翅,問辰千墨道:「你愛吃什麼啊?」

  「你愛吃什麼我就吃什麼。」辰千墨說道,油煙和周圍的高談闊論聲,都讓他覺得不太舒服。

  他一向吃飯的時候,周圍都要保持絕對的安靜。

  不過看着她饞得流口水的樣子,他卻也並沒有馬上就離開,而是堅持坐着陪她。

  「真好養活。」言傾若笑眯眯地嘀咕了一句。

  等到付錢的時候,辰千墨才發現,真好養活的是她,她吃得肚子撐,剩下的還打包了。

  吃了這麼多,也才幾十塊錢。

  到了辰千墨的出租房。

  是很簡單的小兩室,裝修布置都很簡單,不過卻十分乾淨,收拾得一層不染。

  辰千墨拿着她的行李,放進了自己居住的卧室。

  言傾若跟進去,忙說道:「我睡次卧就好了!」

  「你確定?」辰千墨挑眉看着她。

  言傾若點頭,伸手接過自己的行李,朝另外一個房間走進去。

  不過打開才發現,另外一個房間十分小,放了一排書架,和一個書桌之後,連轉身的餘地都沒有了。

  最多只能坐在這裡處理工作上的事情,要睡,除非是站着,不然根本沒有辦法。

  言傾若苦着臉,辰千墨一把抓起她,一把提起行李箱,重新將她抓回了房間。

  他身材非常高,抓着嬌小的她的時候,像抓着一個孩子,毫不費力。

  言傾若被扔在了大床上,柔軟的床墊將她軟軟地彈起來。

  她馬上坐起來,捂住自己的胸口,警惕地看着辰千墨。

  「雖然名義上結婚了,可是你也不能隨便亂來啊,我會報警的!」

  辰千墨將自己的外套和襯衣隨手脫下,露出了麥色的肌膚和八塊腹肌,顯得十分健康結實。

  言傾若的目光被膠着得移不開,辰千墨緩步走近她,她才慌張地移開視線。

  「口水流出來了。」

  辰千墨的手指,勾在她的唇下。

  言傾若臉驀然紅了。

  「我先去洗澡。」

  她忙站起來,想要離開他的掌控範圍。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好危險。在他的可控區域,總覺得會成為他的獵物一樣,這種感覺真的十分的不自在。

  言傾若剛站起來,卻被纏在腳上的被子勾了一下。

  她搖晃了一下,差點摔倒。

  因為她跑得快,辰千墨想要伸手已經來不及,不過還是抓住了她的背部。

  不過與此同時,她自己卻又平衡住了身軀,並沒有再摔倒。

  但是……背上卻有什麼東西被辰千墨抓住了。

  言傾若反應過來的時候,覺得有點怪怪的。

  辰千墨臉上的肌肉也僵了一下,因為他剛才抓住了言傾若的衣服,和她……內衣的帶子。

  保持了這個動作差不多快十秒。

  空氣里的氣氛,十分微妙。

  「你放開我。」

  也不知道憋了多久,言傾若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辰千墨鬆開手,內衣的帶子在言傾若的背上,狠狠地彈了一下。

  言傾若臉漲得通紅,扭轉頭來,眼前的俊臉卻迅速的放大,紅唇剛剛翕張,就被狠狠地堵住了。

  隨即,戴在眼眶上礙事的眼鏡,被辰千墨的大掌摘了下來。

  言傾若想反抗,可是雙手都被反剪在了背後。

  她有些生氣,但是他的吻,和他的呼吸,卻如同醇厚的紅酒一樣,很快就讓她有些微醺,甚至於快要醉了。

  辰千墨鬆開她,在她耳邊輕聲道:「結婚,我是自願,真心的。」

  言傾若暈暈乎乎的,待反應過他話里的意思,她又有些迷茫。

  沒有眼鏡了,他在她面前的輪廓也有些模糊。

  這樣的模糊,反倒讓她少了一些不安全的感覺,多了幾許多他的依賴。

  但是最終,理智還是佔了上風,她捏着拳頭:「我去洗澡了。」

  她鑽進浴室里,打開水龍頭,狠狠地把自己沖洗了一通。

  內心裏,她知道自己其實是不抗拒他的。

  這兩天的相處,點點滴滴都讓她相信自己的直覺,至少,他不是壞人。

  但是,那天晚上酒店裡發生的事情,讓她總是在這種時候,感覺到心理陰影。

  她連那個男人是誰都不知道,但是身上的痕迹卻清楚地表明,她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

  她沒有辦法在這樣的情況下,接受其他的男人,尤其還是一個好男人。

  東想西想,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她洗完澡出來。

  辰千墨見她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也進了浴室。

  言傾若打開衣櫃,找了一床多餘的被子,在地上簡單打了個地鋪,便躺上去了。

  原本以為心有戒備,會睡不着的。

  但是誰知道在浴室里淅淅瀝瀝的水聲中,言傾若竟然一下子就睡著了。

  等到醒來的時候,晨光透過窗帘照射進來,她雙手握拳揉着眼睛坐起身來,才發現天已經大亮了。

  秀秀氣氣地打了一個呵欠,言傾若想要翻身下床。

  她頓時瞪圓了眼睛,昨晚她不是睡的地鋪嗎?

  為什麼現在醒來在床上了?

  她趕忙掀開被子,發現自己的睡衣安然無恙,身體也沒有什麼異常,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不過怎麼會在床上呢?

  該不會是辰千墨吧?

《夫人婚了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