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宮斗之謀妃無情
宮斗之謀妃無情 連載中

宮斗之謀妃無情

來源:google 作者:葉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洛 明莫

【】sg第15章進了寢殿的內閣,葉洛由着明莫將濕透的衣衫脫了下來,緩緩的躺進了浴桶,熱水帶着花香的氣息撲面而來,葉洛似無意的一抬手水霧繚繞之間,水珠如一股小瀑布將一邊的侍女面前的衣襟打濕過半,那侍女本是榮...展開

《宮斗之謀妃無情》章節試讀:


第15章

進了寢殿的內閣,葉洛由着明莫將濕透的衣衫脫了下來,緩緩的躺進了浴桶,熱水帶着花香的氣息撲面而來,葉洛似無意的一抬手水霧繚繞之間,水珠如一股小瀑布將一邊的侍女面前的衣襟打濕過半,那侍女本是榮貴身邊的,見此有些莫名的跪在地上。

葉洛卻是勾唇一笑,雙手捧着一把熱水拍了拍臉頰道:「你去大殿里站着。」

那侍女雖是不明白,卻是乖乖回了大殿。

「格格,此事只怕時辰會出差錯!」

明莫將葉洛脫下的衣服搭在繪有紅梅傲雪圖案的屏風上,開口問出心中的疑惑。

葉洛泡在熱水裡雙目微閉,唇角閃過一抹捉摸不透的笑意,時間她掐的極准,這手段雖有些拙劣,但是巧妙的利用起了人心和人性,雙方自會踩着時間點來,用不着她操這個心,此時她只要舒舒服服的泡個澡等好戲就是了。

明莫見葉洛臉上帶着輕鬆愜意的笑容,心裏卻是吃不準,她跟着這位格格不久,雖知格格平日里機謹聰慧,可深宮不比尋常之家,宮裡個個都是人精,可沒有這麼好下手。

就拿這個藍姑姑來說,雖是在坤寧宮裡行事傲慢,只是卻也乖張,在別的宮中從未聽說過坤寧宮的掌事姑姑有什麼不妥不敬之舉,說明此人行事為人自有一手,並不是容易對付的。

葉洛面上卻是不在意,雙目微閉的躺在浴桶中,腦中卻轉的飛快。

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忽聽前殿傳來嘈雜聲,明莫為葉洛擦身子的手一頓,看了眼仍在閉目養神的葉洛。

葉洛面上雖無表情心裏卻道:好戲開始了!

「明莫,去看看出了什麼事!」

葉洛卻是明知事由的開了口讓明莫去看看,好把握事態的發展。

明莫一聽心下瞭然,彎身行了個禮便退了出去。

這腳才出後殿之門就聽到一個中年婆子的聲音說道:「皇后娘娘,老奴就丹兒這一個侄女,還望娘娘息怒。」

明莫這才抬頭打量那說話的人,但見那婆子四十歲上下,一身灰藍色的宮裝,身型略顯得有些肥胖,卻是站立在那跪在雪中的凡兒身邊,口氣雖還恭敬,只是那一身的寒氣着時逼人。

明莫見此收回了準備踏進大殿的腳,隱於暗處的看着外面的情況。

再看榮惠,只見她好看的眉目皺了皺,剛要開口就聽一邊的榮貴握着手爐,淡淡的搶先道:「藍姑姑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姐姐又不是有意要罰丹兒,只是那丹兒實是犯了錯。做奴婢的犯了錯,主子管管也是理所應當吧!若今日不管,他日在坤寧宮外再有類似之事,自會是讓他人笑話了去,說姐姐不懂得管教奴才。」

榮貴的話字字在理卻也句句誅心,不但打消了藍姑姑想要求情的念頭,又拐彎抹角的說藍姑姑不會管教,丹兒也是個沒規矩的。

那藍姑姑聽了果然面色不好,她本是看着丹兒有幾分姿色這才領着她進宮,本想着坤寧宮的宮女中既然能出個安嬪娘娘,自然也會有出其他嬪妃的可能,再者自己是坤寧宮主事的,平日里懦弱的皇后也要看她幾分面子,再來丹兒也是個省心懂事的,在宮裡這一段時間裏也表現機靈的很,過不了些時日定成大氣。

不想這宮中出了名膽小怕事的皇后,今日竟然為了一個淑妃身邊的婢女罰了丹兒,如若今日丹兒有什麼閃失,她借勢騰達的美夢可不就要毀了嗎?

再說她可就丹兒這一個親侄女,這天寒地凍的跪在雪地里再好的身子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女人家若是毀了身子,就算往後丹兒得了皇上的寵,只怕也無法得個一兒半女,在這深宮中向來有母憑子貴的傳承,這樣一來要是再讓丹兒跪着只怕她所有的打算都要落了空,得不償失啊。

想到這裡藍姑姑的臉色更沉,也顧不上規矩禮儀冷冷的開了口:「淑妃娘娘說的是,老奴是不會管教,可這是坤寧宮的事,還望淑妃娘娘莫要失了身份。」

榮貴聽了不但沒有露出怒意反而淡笑的喝了口茶不語,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接下來便有好戲上演,她自是沒功夫和個下人置氣。

藍姑姑見榮貴無話可說,便將視線轉向了榮惠,這個所謂的皇后不過是個空架子,當初皇后剛入宮時自己便被安排在了她身邊,起初,因為她出身高貴是太后的親外侄孫女,進宮不久便由妃升為皇后,本以為跟着她就能吃香喝辣的,不想這皇后竟是個不得寵的,平日為人又膽小怕事,久而久之自己自然不會拿她當回事,想到這裡藍姑姑語氣有些質問。

「皇后娘娘老奴自察與丹兒是盡心儘力的服侍您,不想今日您竟因一個丫頭寒了老奴的心。」

藍姑姑不顧丹兒輕扯她的裙角,將手指向立於大殿之中的宮女,那宮女衣襟半濕立於榮貴身邊,面色微白的有些瑟瑟發抖,正是葉洛將其潑濕的宮女。

那宮女雙唇微顫,如今才明白洛格格是拿她作誘餌,引的這藍姑姑上鉤,只是她不明白這齣戲到底是唱給誰看的。

榮惠聽藍姑姑此話一出,也來了脾氣一改往日軟弱右手一拍木桌,站起了身子。

明莫見時機成熟雙腿邁進了大殿,對着榮惠榮貴行了一禮,那藍姑姑見出來的竟是明莫,心中暗覺不妙,近日跟在洛格格身邊的明莫怎麼會出現在坤寧宮。

藍姑姑正滿目疑惑的低頭看向跪在地上面色蒼白的丹兒,卻不想坤寧宮的大門被猛然推開,隨即響起一個略帶怒火的威嚴女聲。

「混帳東西!」

眾人一驚轉頭望去不由得大驚失色,忙齊齊跪下。

「奴婢(奴才)叩見太后。」

孝庄一身素色羅裙,身披灰色披風坐於鳳輦之上,只見孝庄目光發沉,面色也不似往日和善,扶着蘇茉兒的手緩緩的下了鳳輦。

藍姑姑一時反應不來,只是片刻便是面如死灰,跪着爬到孝庄腳邊。

「太后饒命,奴婢一時心急忘了身份……」

孝庄哪裡聽她說完,一腳踢開了藍姑姑有些失望的看了榮惠一眼,她平日里知道榮惠這孩子心慈手軟,膽小怕事,卻不想連個管事的老婆子都敢爬到她頭上,她可是一國之母一宮之主,如此這樣當真是讓她也丟盡顏面。

「哀家倒不知道,這坤寧宮何時如藍姑姑家了,當真是放肆。」

孝庄出口的這一段話,音咬的極重,聽的眾人心中均是一涼,跪在地上頭低的更深了幾分。

藍姑姑見此忙爬正了被孝庄踢翻的身子,額頭上冷汗直冒,連連求饒:「奴婢知錯了,求太后饒命。」

孝庄扶着蘇茉兒的手坐定在大殿的主位上,冷笑的開了口:「饒命?哀家可不是皇后平日里心慈。今日洛兒若無事就罷,若有個差池哀家定叫你們死無全屍。」

藍姑姑一聽此話卻是懵了,洛兒?再看向明莫卻是在心中肯定了,洛格格?怎麼會扯到洛格格?

藍姑姑也是個聰明的,剛剛一頓質問也是情急所至,如今冷靜下來思維倒是清楚,今日一早自己便去了浣衣局,不想剛拿到了衣服就便見雁珠火急火撩的跑來說是丹兒不小心潑了別人一身水,正被皇后罰着跪在雪地里……等等雁珠.雁珠…是啊!雁珠是皇后從科爾沁帶來的貼身丫頭,自己在坤寧宮做威做福雁珠本就看她不太順眼,如何會這麼好心幫她,看來這是下好了局等她啊!

說完後孝庄又冷喝了聲:「來人,將這兩個奴才拉下去亂棍打死。」

侍衛正欲出手拉起兩人就聽得一個柔和的聲音傳來:「姑姑手下留情。」

孝庄尋聲望去見是葉洛由書哲爾扶着進了大殿,便放緩了聲調道:「洛兒,你沒事吧?」

葉洛緊走幾步來到了孝庄身邊,行了禮這才回答:「勞姑姑操心,洛兒並無大礙。」

「沒事便好。」孝庄拍了拍葉洛的手。

「姑姑,她們雖有錯,洛兒懇請姑姑莫要動這麼大的氣。」葉洛一臉乖巧的開了口。

孝庄見葉洛並無什麼大礙,火氣也消了一半,此時見她求情便緩了緩口氣:「洛兒,此事在宮中切不能讓它助長。」

葉洛聽了卻是一笑,她雖有心要教訓這姑侄二人,卻是萬沒想過要了她們的命,見孝庄面色微緩,知道此事有些余便笑着開口:「姑姑莫要為這些個奴才費心,宮中近來也有喜事,安嬪娘娘懷有龍祀定是不宜見血。」

藍姑姑本是嚇的忘了求饒,見葉洛出聲求情這才反應過來:「求太后饒命。」

孝庄也不理會她,看了看葉洛唉了口氣道:「罷了,洛兒說的也對,把這兩人拉下去各打三十,將其家族逐出京城,永不許入。」

那丹兒早在聽到孝庄要亂棍打死她們便暈了過去,藍姑姑抱着她直道謝太后恩典。

葉洛掃了坤寧宮眾人一眼,眾人心裏皆是一寒,看這洛格格在太后面前三兩句話就能說服太后,看來往後是要多注意一點。

只是葉洛心中卻是明了眾人目中的含義,扶着孝庄出了這坤寧宮。

《宮斗之謀妃無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