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顧夫人她又要離婚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 連載中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

來源:外網 作者:顧墨遲葉染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顧墨遲葉染

顧墨遲的心,早已被白月光照進了每一個角落。但葉染以為,愛情總有觸底反彈的那一天。所以她守着,守着,一直守到顧墨遲願意回頭,看見她。可是葉染卻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好像也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好了。原來,年少時倍覺驚艷,不過是源於少見多怪。於是顧墨遲想,自己到底是應該破產,還是應該殘廢,才能讓葉染願意再看他一眼?展開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章節試讀:

葉染最終上了顧墨遲的車。

不是因為她擔心顧墨遲會再去騷擾李鳴宇。而是因為,顧墨遲說的沒有錯――

至少現在為止,她葉染,終究還是顧墨遲的合法妻子。

聽到兩人回來的聲音,李嫂匆匆迎上來。

「大少爺,您這是……哎呀,您沒事吧?」

想來是顧墨遲這一身狼狽,把李嫂嚇到了。

「沒事。」

顧墨遲拽着袖子擦了下臉,隨即瞪過去一個犀利的眼神。

「別跟我媽說。」

顧墨遲上樓去洗澡,李嫂若有所思地看了葉染一眼。

葉染苦笑搖搖頭,「沒事的李嫂,都解決了。您就別跟家裡說了。」

「哎哎,我懂的。」

李嫂連連點頭,只是看着葉染的表情慾言又止的。

「還有事?」

葉染問。

李嫂小心翼翼地往樓上看了一眼,「大少奶奶,不會是跟那個溫……溫小姐有關吧?下午的時候她突然上門,你說我一個做下人的,也不好說讓她進還是不讓她進。」

葉染頓時明白了李嫂在糾結什麼,於是她溫和地笑了笑,「沒事的李嫂。再不濟的,來家就是客人。你讓她進來又沒什麼錯。」

本來么,讓進來,不是李嫂的錯。送不走了,亦不是李嫂的錯。

這個家的女主人,是誰不是誰,不過是顧墨遲一句話的事。

葉染主動讓位,只是希望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光里,還能給自己留些體面。就如今天她答應顧墨遲回來,同樣是為了在這段婚姻的最後時光,也能給顧家留些體面。

葉染放下東西就上樓了。李嫂一邊收拾茶几上的水果核什麼的,一邊還在那自言自語絮絮叨叨。

大概是說這位溫小姐沒個自知之明的,顧墨遲都已經說了不方便讓她住家裡,先讓她去酒店,她還賴在這兒不走。最後還要顧墨遲親自送出去才行……云云的。

葉染聽到了一些,心中微有動容,她不知道自己還應不應該為這小小的一個漣漪而略感欣慰。

難道作為丈夫的顧墨遲,只要不是像個泰迪一樣,一見到前女友就立刻抱着一頓纏綿,她就應當很高興很滿足了?

她葉染雖然沒有那麼高貴的出身,也沒有那麼多矯情的個性,但這點驕傲和尊嚴,總還是有的吧?

嘴角微微扯出一絲苦澀,葉染打開了花灑,想把自己這一整天的身心俱疲衝散開來的。

可能是水聲太大,也可能是心裏太滿。

葉染並沒有注意到顧墨遲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她只覺得整個背心一熱,男人火燙的身體甚至比水溫還要撩灼。

「啊!」

葉染驚慌尖叫了起來,可是下一秒就被顧墨遲狠狠按在了浴室的牆面上。

「顧……顧墨遲,你幹什麼!」

葉染像條擱淺的魚,左右扭動掙扎。

顧墨遲冷笑,「你說我想幹什麼?」

「你,你放開我!」

「放開?」

顧墨遲一手壓着葉染的肩膀,另一手從後面環過去,捏住葉染的下頜。

他逼迫她把頭仰倒極限,逼迫她用驚恐的視線看到他。

他湊近葉染的耳垂,用牙齒咬下她那枚閃亮的耳釘,然後狠狠吐在下水口處。

「再敢收別的男人的東西,我就弄死你!」

水聲嘩嘩,蒸汽迷離。

葉染幾乎沒有力氣再去承受顧墨遲的張狂和入侵,淚水早已流不出來。

他的手在她面前,撐在光滑的牆磚上。熱水燙過骨節上的傷口,粉色的血水流下來,充滿了危險和禁忌的氣息。

後來,體力不支的葉染幾乎癱倒在地。

顧墨遲將她抱起來,用浴巾裹着帶回卧室。

他把她扔到床上,剛才不過是小施懲戒,狹小的浴室情趣足夠,但盡興遠談不上。

葉染慌忙往後逃去,卻被顧墨遲一把抓回來。

「想跑?你該不會覺得,我今天把你弄回家來,是想當菩薩供着的吧!」

葉染的淚水在眼眶裡縈繞,「顧墨遲……你別逼我恨你!」

「這些話,從你跟別的男人聊騷開始,就沒資格說了!」

「我跟李鳴宇什麼都沒有!」葉染歇斯底里地大吼,「我送他去醫院,送你去警局。只是因為他比你顧墨遲更像個人!」

顧墨遲眉峰一頓,身子如山般跪立挺直,居高下望着縮成一團的葉染,「你再說一遍?」

可就在這時,浴室里的手機響了。

葉染心下一驚,剛要起身。顧墨遲腿長速度更快,已經跳下地去。

嗡嗡震動的手機屏幕上,刺目的三個字――李鳴宇。

那一刻,顧墨遲只覺得一股腦的嫉妒,瘋狂,憤恨紛紛湧上,一把又一把的邪火簡直要把他給點炸了!

他抓起手機,沖向葉染。

「這是什麼?」

葉染伸手去奪,「你還我!」

「你還敢說你們沒什麼?」

可是女人羸弱的力量如何與顧墨遲抗衡,他只用一隻手就把葉染牢牢按在床上。

身子如山如劍,狠狠擠壓進去――

「啊!」

撕裂般的疼痛,讓葉染忍不住驚呼出聲。

可她做夢也沒想到,愈發興奮到偏執的顧墨遲,竟然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小染?小染?喂?」

李鳴宇的聲音從免提里傳出來。

尊嚴的底線被狠狠踐踏在地,葉染就是寧死也不肯再發出一丁點聲音。

可偏偏身後的顧墨遲就像嗜血的野獸一樣,越發惡意戲弄地對待,讓她的靈魂和身體幾乎都到了破碎的極限。

她緊緊咬着牙關,直咬到唇齒溢血。

顧墨遲冷笑一聲,衝著電話道,「姓李的,三更半夜的,不知道擾人夫妻,罪大惡極?」

李鳴宇倒吸一口冷氣,「顧墨遲?你,你把小染怎麼了!」

「她是我老婆,我想把她怎樣就怎樣。你要是夠識趣的,就滾遠點。就算有天我玩膩了,把她剁了喂狗,也輪不到你嘗腥味!」

「顧墨遲,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叫小染聽電話!」

「小染啊?」

顧墨遲俯下身,捉住葉染的下頜,貼着她的耳垂面腮,饒有興味地舔吻挑逗着。

「很抱歉,小染現在忙得很,她沒功夫跟你廢話。」

「顧墨遲……你不得好死……」

葉染的淚水滴落在手機的聽筒里,一陣吱吱啦啦的噪音直刺李鳴宇的心脈。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