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雇個劍主當護衛
雇個劍主當護衛 連載中

雇個劍主當護衛

來源:google 作者:半世喧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清荷 韓山

本文採用武協境界劃分:隱元境、洞明境、瑤光境、開陽境、玉衡境、天權境、天璣境、天璇境和天樞境希望大家能喜歡!展開

《雇個劍主當護衛》章節試讀:

「陰陽縛龍索。」

配合著韓山,蘇靈韻頭頂的陰陽昊天鏡也是光芒大作,將陳風籠罩了進去,這原本能將同階修士束縛住的法術卻只能讓其行動微微遲緩。

「崩!」

陳風卻是臉色淡然,輕輕的吐出一個字後,周身靈力瞬間崩裂,將昊天鏡的光芒和劍意盡數震散。

不僅如此,其右手也是變得如同白玉一樣,僅僅伸出兩根手指便是將長劍給穩穩夾住,竟是空手入了白刃。

手握劍柄用力掙了幾下,然而長劍如同嵌入了手指一般絲毫未動,韓山神色一凝,一縷劍意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陳風身後,迅速地朝着陳風的後心刺去。

「哼!」

如此動作自然被陳風察覺,手指一顫便是將長劍斷成了兩截,微微一曲間那斷裂的劍尖便是疾飛而出撞在了劍意之上。

趁着這個間隙韓山也是抽身而退護在了蘇靈韻的身前,這陳風的實力太過強大,再看旁邊陷入鏖戰的三位師弟,心念電轉間韓山已經在思索起撤退路線了。

韓山幾人陷入死斗之際,下方一處隱蔽的山林中,兩人正並肩而立,默默地看着上空的戰鬥,他們分別身着黑白長袍,猶如黑白雙煞一般,正是那刀主沈白以及尺主李浩然。

「大師兄,真就這般看着嗎?」

身着白袍的李浩然看着陷入險地的韓山等人,面色有些猶豫的開口說道。

「聽命行事,無需多言。」

面無表情的看着韓山等人,目光唯有在掠過蘇靈韻的時候才稍顯柔和,沈白冷酷的開口回道。

聞言李浩然也只得悠悠一嘆,他們這些人可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不過沈白既然如此說了他也不便多言,一時間山林再度陷入了沉寂之中。

抬頭看了看天色,陳風微微皺眉,他們還有任務在身,不便在這耽擱多久。

「碎山河!」

陳風衣袍無風自動,方圓十里的靈氣不斷朝着他的右手匯聚,最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球朝着韓山急速墜下。

面對如此威勢的攻擊,韓山手中斷劍一振,無盡的劍意迸發而出,不斷的壓縮在斷劍之上,然而外表看上去卻好似不為所動一般。

「隕星!」

劍意壓縮到了極致之後,韓山一聲爆喝,宛如細絲般的劍意朝着能量球迎去,但是下一刻他卻臉色狂變,驚聲出口:

「靈韻,躲開。」

原來蘇靈韻在這關鍵時刻飛身擋在了中間,陰陽昊天鏡化作了兩丈大小,將那碎山河給擋了下來,然乍一接觸就被震得連連吐血,身受重傷。

與此同時,那如細絲般的劍意已然出手,這可是凝聚了韓山全力的搏命一擊,想要收回或者改變卻是不能,在韓山獃滯的目光中劍絲從蘇靈韻的後心一穿而過,帶出一朵殷紅的血花。

「不!!」

韓山悲呼一聲,身形一動就是衝上前去抱住了跌落的蘇靈韻,殘留在她體內的肆虐劍意已經將她的生機盡毀,嘴角處也是流下了刺目的血跡。

「不要,不要,靈韻你堅持住!」

體內靈力瘋狂的注入蘇靈韻的體內,卻是如同泥入大海一般毫無作用,但韓山依舊不管不顧,整個人的靈魂都彷彿因為痛苦在顫抖着。

「山哥,我沒事!」

懷中的蘇靈韻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輕輕抬手抹去了韓山臉上的淚痕,這個哪怕面對生死都毫不懼色的男子會因為自己的將死而慌張、而流淚。

在她的記憶里這是頭一回,這種感覺如此陌生,卻讓她很幸福,很滿足!

面對這一切陳風嘴角露出了一個冷笑,抬手就是再度拍來,然而面對那強橫的靈力匹練,韓山卻是毫無所覺一般,除了死命的往蘇靈韻體內輸送靈力外,只有那微不可聞的悲號。

「山哥,好好活下去。」

蘇靈韻臉色驟變,奮起餘力一掌將韓山推開,掌心離開處韓山的身上已經多了一張玄奧的符籙,正在閃爍着湛藍的光芒。

然這一切韓山卻恍若未覺,只是目光獃滯的看着朝着下方落去的蘇靈韻,宛若失魂一般,與此同時蘇靈韻也在凝望着他。

這一望,道不盡的思念,這一望,說不盡的柔情。

「大挪移符。」

看着韓山身上的符籙,陳風微微皺眉,跟着右手抬起朝着韓山猛然一握,頓時其周遭的靈氣也是化作了巨掌一般,狠狠地擠壓而去。

「噗~」

巨大的擠壓之力讓韓山如遭重擊,口中鮮血噴涌,不過好在那大挪移符發揮了功效,一陣強光後韓山的身影便是消失無蹤,這大挪移符的傳送距離極遠,以陳風之能也是無法追尋。

「殺絕!」

平淡的掃視了一眼不斷潰敗的剩餘三人,陳風一拂袖,面色略微陰沉的回到了飛轎之中。

極北之地,雪天寒山

天空之中一道身影破開了漫天雪幕,有些踉蹌的落在了寒山之頂,殷紅的鮮血從來人嘴角滴落,在那潔白的雪地上甚是刺目。

此人正是重傷而逃的韓山,不遠處有着閣樓院落幾處,正是寒山所屬的清修之所。

依靠大挪移符逃脫已是幾日,顧不得身上的傷患,韓山一刻不敢耽誤的往回趕,他要將武陵源的事情儘快告知師傅,而且幾位師弟如今生死不知,也是讓他心急如焚。

「師傅,師傅,武陵源……」

如今情況緊急,韓山也顧不得那麼多禮數,一把推開師傅寒山道人居所的大門,可是待看清了屋內情形卻是瞳孔猛地一縮,怔怔地停了下來。

陳列簡單的大廳之內,一襲白袍的寒山道人坐於主位,正面帶微笑的舉着茶盞,在他對面,同樣坐着一位身着華麗金袍的老者,其上還有金絲紅線綉有的精美圖案,那樣式竟然是聖地裝扮無異。

韓山此時腦海一片空白,身子如遭重擊般『蹬蹬蹬』連退幾步,眼中的難以置信已經到了驚駭的地步。

「事情就這般吧,不耽誤你處理家事了。」

金袍老者冷漠的掃視了一眼韓山,不見其有何動作身形就憑空消失不見,彷彿從始至終都沒出現在那一樣,甚是詭異。

《雇個劍主當護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