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鬼醫娘親不好惹
鬼醫娘親不好惹 連載中

鬼醫娘親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森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冉冉 穿越重生 葛嬤嬤

這一穿越就落得個生孩子的下場,也是挺苦逼的玉清落無力的撫額,她一開始是打算把兒子教育成五好青年的,怎麼到最後,好像偏了不是一點點啊?「娘,他們說我是壞孩子,因為你是個壞娘親」「誰說的?老娘再回去捶他們一頓!」展開

《鬼醫娘親不好惹》章節試讀:

他的視線緩緩的收了回來,哼哧哼哧的開始往掛在腰間的小包包裏面掏。掏了好半晌才掏出一個小小的精緻的瓷瓶,拔開塞子,嘿嘿的笑了兩聲。

下面的兩人似乎已經快要分出高下了,白衣男子的動作明顯緩慢了下來,那架勢,倒是有了那麼一絲絲戲弄人的心思。

南南心裏焦急了,他得趕緊下手,不然他們打完了,就沒有他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盯准了下面的兩人,他緩緩的將手中的瓷瓶傾斜了半分,對着白衣男子的手臂……澆了下去。

「我娘親研究的毒藥,保證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立即見效,嘿嘿,嘿嘿。」他一邊澆一邊小聲的低語,粉紅的小嘴一張一合的,誘人的緊。

那瓷瓶中的藥粉見效確實十分的快,不過沾上那白衣男子受傷的手臂,立刻便讓其感到頭暈胸悶,臉色發白唇色發紫,好似下一秒便會栽倒在地不治身亡一般。

南南眯着眼睛笑,見他已經步履不穩了,就要將瓶子給收起來。

誰知底下的白衣男子豁然仰首,那雙深沉幽暗的眸子如鷹一般銳利的射向南南,表情兇狠毒辣。南南一嚇,直接從房樑上往下栽去。

完了完了,他要英年早逝禍不單行腦漿迸裂死無全屍了,老天好殘忍,他還沒成親還沒小孩還沒幫娘親找男人,怎麼就能死的這麼沒面子沒里子呢,完了完了完了,果然跟着娘親太久被她的煞氣沾染連累的他都沒有好下場了。

娘啊,南南不能再伺候你了,你記得給我燒個小老婆啊啊啊啊……咦,不疼?

南南閉上的眼睛陡然睜開,詫異的看着抱着自己飛快往外跑的白衣男子,眸子圓鼓鼓的瞪得老大。

半晌,終於反應過來,開始手腳並用的掙扎了起來。

「喂喂喂,放我下來,你這是要幹嘛?你要對我做什麼?我告訴你,我不好男色的不搞斷袖的,尤其對你這麼個老頭子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你這樣,這樣,這樣誘拐兒童,當心死無葬身之地啊。」

他要帶他去哪兒啊,娘親明明交代過讓他乖乖的待在原地等她的。要是娘親回來見不到他,絕對會扒了他一層皮啊。

白衣男子氣息微喘,低頭兇狠冷冽的瞪了他一眼,「閉嘴,不然我殺了你。」

說著,腳下的動作更快了。

南南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只能睜着圓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盯了半晌又覺得眼睛發酸,便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很大氣的想,算了算了,他受了傷又中了毒心情不好,語氣難免差了一點,他還是可以理解的。他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見識。

白衣男子見他不再開口,終於移開視線,拼盡全力往前奔去。

南南這才隱隱約約發現,後面似乎有人追了上來。他愣了一下,難道那個健壯一點的男人有同夥?

這下子真的慘了,他會不會以後都見不到娘親啊,娘啊,你兒子有危險,你快點變身黑白無常來救人吶。

「阿嚏」

玉清落狠狠的打了個噴嚏,又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免得前方的人發現。

只是眉心不由得狠狠一蹙,有種被人在背後咒罵的感覺。

甩了甩頭,她將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給甩開。眸子微眯,繼續盯着前方的兩個人。

卻見於作臨和手下分開,自己則踏入了面前的天滿樓,她的眉頭經不住挑了挑,也笑着閃了進去。

天滿樓人頭攢動,熱鬧非凡,玉清落一走進去,便立刻有小二哥過來詢問,「小姐這是住店還是……」

「我上去找個人。」玉清落不待他說完,已經扔給他一錠銀子,成功的讓店小二閉上了嘴,笑眯眯的閃到一邊自個兒忙去了。

她三兩步的走上了樓梯,剛一抬頭,便見其中一間客房的門『吱呀』一聲被人給關了起來。

她想,於作臨如無意外,應該便是在那裏面了。

她的視線在整個二樓掃視了一圈,見這家酒樓一樓吃飯雖然熱鬧異常,用來住宿的二樓卻十分的安靜,環境清幽空氣宜人。

玉清落往旁邊走了兩步,默默無聲的觀察了一番房間的周圍,竟見不到一處可以藏身偷聽的地方,當下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只是她還不死心,又在附近等了等。

也合該於作臨運氣不好,這會兒居然打開房門走了出來,面色不善的走到樓梯口,對着樓下叫店小二。

玉清落眸子一亮,趁着他背對着的自己時候,身影如同貓兒一般,敏捷又悄無聲息的閃入了他的房間內,藏在了屏風的後面。

她剛屏住呼吸,下一刻,於作臨已經重新回到了房間,跟着他進來的,還有原先的那名手下。

「怎麼樣?有消息了嗎?」於作臨的聲音帶了一絲的迫不及待,還沒來得及坐下,眉頭卻已經擰了起來。

那手下微微喘了兩口氣,這才搖搖頭,道,「少爺,我方才已經去過那戶人家了,那家主人說人前兩天就已經離開了,至於現在,他們也不清楚他到底在什麼地方。」

「砰」

於作臨狠狠的拍了一掌桌子,惱恨萬分,「又來晚了嗎?」

手下見他心情煩躁,自己也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只是猶豫了半晌,還是小聲的開口說道,「少爺,咱們已經離開帝都一個多月了,若是再不回去,聖上對你擅離職守不滿,恐怕會牽連整個於家,您看……」

「好不容易有了那人的線索,你讓我現在就回去?既然那人說他前兩天還在這江城,那咱們再找幾天,說不定還能找出來。連御醫都說了,冉冉的病,恐怕只有鬼醫能治,這一次無論如何,我也要找到那個鬼醫,就算是綁,也要將他綁回去給冉冉治病。」

於作臨的聲音又恨又急,語調中說不出來的煩躁。

然而躲在屏風後的玉清落,卻愣住了,隨即嘴角抽搐了起來。

敢情這於作臨離開帝都來到這千里之外的江城,就是為了找她的?

真的是……何德何能啊。呵呵。

《鬼醫娘親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