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規則怪談?別慌我有復活甲
規則怪談?別慌我有復活甲 連載中

規則怪談?別慌我有復活甲

來源:google 作者:奧格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奧格 懸疑驚悚 齊樓

【無cp驚悚推理高智商過本】規則怪談?厚黑學?狼人殺?戲曲文學?這屆的無限流副本要求這麼高嗎?齊樓表示:待朕套上這復活甲!「不要回復任何人的短訊!千萬不要!!!」「房東,你說的東西我帶給你了,你開開門,我給你」「接下來,讓我們期待一下真正優秀老師的教學內容吧!」綜合評價:經評估,你活下去的概率為4.57%!祝好運展開

《規則怪談?別慌我有復活甲》章節試讀:

次數多了,我也開始在意。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一個人在家,我好像產生了幻聽。

我時常在家裡聽見斷斷續續的鋼琴聲,如泣如訴。

我嘗試過尋找聲音的源頭,但一無所獲。

它們好像來自四面八方,潮水一般地湧向我。

我問小女孩,更嚴肅地「教育」她,疼痛令她的背蝦似的高高拱起,但她也沒有再對我說過話。好像那天聽她講的那句「媽媽說送你了」只是我的幻覺,她是個切切實實的啞巴。

時間一長,我連覺也睡不踏實了,我往往在半夜驚醒,伴隨着越來越清晰和幽怨的鋼琴聲。

我經常在家裡各處發現長長的髮絲!金黃色的長捲髮!不可能是我和那個死小孩的!

最關鍵的是,頭髮最多的地方,是我的床和枕頭上!

我決心一定要把弄虛做鬼的人揪出來!如果是那個女孩,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我開始每日花大量的時間在別墅里「探險」。

今天第一站是死小孩兒的房間。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個死孩子常常晚上不睡覺,悄悄躲在衣櫃里。

衣櫃里的還是一年多前那些衣服,她穿着似乎有些不合身了,但這些關我什麼事?

我仔仔細細的摸了每一件衣服,終於被我發現了端倪。

是幾張信封,裏面夾着薄薄的信紙。

謝天謝地,我娘送我讀過初中。雖然裏面有些字已經不認識了,但也能明白大致的意思。

「綰綰:

距離你離開已經一年了,對我來說卻好像百年之久。

我們的孩子今年一歲了,沒有母親總歸是不行的。你的朋友跟我說,她願意成為小舒的媽媽,代你照顧她。

她還說,她很羨慕你。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她願意去染和你一樣的金色長髮,希望能代替你留在我身邊。

我拒絕了。

她終歸不是你。

我很抱歉傷害到了你的朋友,她是哭着離開的。

我會好好照顧小舒,你不必憂心。

願你在天國安好,保佑我們的孩子。

永遠愛你的:尹君」

嘖嘖嘖,難怪從來沒回來看過孩子,原來是後媽呀!倒也說得過去。

我在心裏唾棄,又把信封放了回去。

看來最後他們還是在一起了,不然這孩子也不會在這。

我晦氣地「呸」了一口。她親娘也是個沒福氣的,可比不得我。

連着幾天的翻牆倒櫃,居然讓我發現我家還有我不知道的寶貝!

書房裡有個上鎖的柜子,我對這些書沒多大興趣,連帶着書房也很少來。

可這個柜子帶着密碼鎖!有錢人我知道,不值錢的玩意兒可不會鎖起來!

四位數的密碼,我雖然不知道,但笨人也有笨人的方法嘛!

我決定從「0000」開始一個一個試。

我的老天爺誒,老娘蹲在地上試了整整一個下午!

不過我運氣不錯,才試到1314,鎖就開了!

柜子很深,裏面只放着一個紅布包和其貌不揚的罐子。

莫非這罐子是什麼值錢的古董?

我心癢難耐,直接伸手去拿紅布包,心裏暗暗期待,得是金子啊!

紅布包太輕了!我失望地打開。

裏面是數根金黃色的長髮和一小撮男人的短髮!

全部都血淋淋的!

我在農村這麼多年,雞血豬血還是能分出來的!

這...有可能是真的人血。

我心中的懷疑在看見罐子上的男人遺照時終於篤定了!

那罐子太沉!冰冷刺骨,我險些扔出去摔碎了。

我急忙將東西都收進柜子,重新鎖好跑了出去。

在心裏漸漸勾勒出整個故事。

那個年輕女人,居然把死孩子他爹的骨灰放在家裡藏起來!

還有那金色的頭髮?是她親娘的吧?

造孽哦,還有血,別是直接薅下來的吧?

變態!

我唾罵道。難怪這狐狸精從來不着家,原來是心裏有鬼!

或許是她殺了那男人也說不一定!

老天爺!這可是殺人啊!

剛剛有些受驚了,我給自己新熱了一碗燕窩,漸漸冷靜下來。

冤有頭債有主!就算那女人真的做了惡,關我劉貴芬什麼事?

不就是床上多幾根頭髮嗎?又吃不了人!

可往後的日子,家裡漸漸總能聞到一股腐臭味,異常清晰,令人作嘔。

一次上午我煲好了湯,喝了兩口就吐了出來。翻了鍋底後發現裏面居然有一隻煮熟的腐爛老鼠!

我也懷疑過那死女仔,但我去學校問了保安,保安給她們班主任打了電話。

那個年輕女聲溫和的說:「尹小舒從來沒有請過假呀」。

也對,她身上沒錢,就算跑出學校,這麼遠的郊區別墅,她也回不來。

...

我最近日子過得還算舒心,穿衣櫥里最貴的衣服,用最貴的化妝品,戴最漂亮的首飾。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最近收拾家裡,總是會在角落處發現了一些血跡,有時候血甚至都還沒幹!

我粗魯地扒開死小孩兒的衣服,她身上處處是我掐的淤青,但傷口都幾乎癒合了,不可能流血的!

至於我自己是不是受傷流血,那就更不可能了!

難道家裡真的有髒東西??

我最近心裏總是毛毛的,晚上覺也睡不好,總感覺那隱隱約約的鋼琴聲就在我耳邊。

白天,鋼琴上常常滿是血淋淋的手印!

偶爾驚醒的晚上,窗外能看見迅速掠過的紅色人影!

絕對不是幻覺!我很確信。

院子的灌木擦過的樹枝聲響清晰可聞!

我立刻衝到隔壁死小孩兒的房間,她靜靜地躺着,睡得很平穩,呼吸均勻。

忽然,我聽到一聲什麼碎掉的巨響。

那隻骨灰罐,摔碎在了鋼琴邊,地上只有一灘血,裏面的骨灰不翼而飛!

之前一定是有骨灰的!我記得很清楚!

它很沉,拿起罐子時裏面傾倒的沙沙聲也是真真切切的。

可現在罐子碎了!骨灰卻不見了!

書房裡的柜子仍然鎖的好好的,打開裏面的骨灰罈卻不見了,只剩下那個血淋淋的紅布包。

我又回到小女孩兒的卧室。

她很正常。

似乎什麼也沒聽見。

只有我,能發現房子里各種詭異的事情。

我一把將她從床上扯起來,她才突然驚醒,忍受着我一下下地毆打。

我崩潰大哭。

...

我只能看着窗外紅色的鬼影,一夜夜距離我越來越近。

我不敢出去看,也不敢拉上窗帘當作沒發生。

在農村這麼多年,村裡聽到的各種惡鬼殺人的傳言,這段時間一直縈繞在我腦海里,和窗外紅色的鬼影,衣櫥里莫名其妙撕爛的禮服,腐爛的老鼠。

一點點侵蝕着我逐漸崩潰的脆弱神經。

直到窗外的紅色鬼影,那張蒼白詭異,獰笑着的臉最終貼在我的窗戶玻璃上。

...

第二天,我搬出了這棟別墅,自己租了間房子。我經歷的詭異也煙消雲散,畫上了句號。至於那個小女孩兒一個人呆在那兒會怎樣,就與我無關了。後來經介紹,我認識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喪偶男人,最終跟他結婚了。

而我的富貴,也全部結束在了那個暈倒過去的恐怖夜晚,就像從沒擁有過一樣。

《規則怪談?別慌我有復活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