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蠱醫娘親神君爹
蠱醫娘親神君爹 連載中

蠱醫娘親神君爹

來源:google 作者:蘇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燕君赫 穿越重生 蘇凝

侯府廢柴千金,因和大皇子有一紙婚約,而遭到迫害滾燙的烙鐵燙在臉頰上,讓她一命嗚呼苗族蠱醫蘇凝魂附其身,從此開啟逆襲之路說她廢柴?呵,卻不知她是活死人,肉白骨的神醫蠱後說她醜女?呵,卻不知那半張面具下,是傾城絕色之貌說她是棄婦,無人敢娶?某寶疾呼:娘親,門外有個大禿驢要娶你某禿驢:老子是你爹眾人震驚:神尊大人的頭髮哪去了?蘇凝尷尬:我薅的展開

《蠱醫娘親神君爹》章節試讀:

蘇凝回到了谷里,就看見小孩兒一臉心虛的跪在軟墊上,雙手還捧着一杯茶。
她扯唇笑了一下,道:「你這是做什麼?」
元寶又心虛又討好的說道:「娘親累了吧?快快喝茶,潤潤嗓子,娘親動聽的聲音可不能受損,這是元寶特意泡好的竹青茶!」
蘇凝沒有接過,而是坐在了塌上,也沒讓他站起身。
元寶捧着茶杯的手又酸又痛,但硬是撐住了,一點晃動都沒有。
眼看着他的小臉上都出了汗了,蘇凝才接過了茶杯,抿了一口。
元寶鬆了一口氣,立刻爬起來,撲在了娘親的懷裡,撒嬌道:「娘親好威武呀!又救了兒子一命!娘親果然是全天下最最最好看,最最溫柔的女人了!」
這小嘴跟抹了蜜似的,蘇凝潑天的怒氣都被哄沒了,她無奈的彈了彈他的額頭,道:「知錯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
「錯哪了?」
「錯,錯……錯在不該隨便亂跑,不給給娘親惹麻煩,不該被其他人知道我是你兒子……」
「是錯這裡了嗎?!」
元寶不敢吭聲了,捏着手指頭,怯怯不安,上演茫然,他還錯哪裡了嗎?
蘇凝看他還不長記性,沒忍住一把將他抱起,放在膝蓋上,伸手一巴掌就拍在他肉乎乎的屁股上。
「哎喲!」
「別嚎了!」
元寶連忙捂住嘴。
蘇凝又拍了兩下,感受到膝蓋一陣濕意才停下手,嘆了一口氣,道:「娘親是怪你這些嗎?元寶,娘親曾經告訴過你,外面人心險惡,不要掉以輕心,也不要有那麼多的好奇心,好奇心不僅殺死貓,還殺死小孩的。」
元寶嗚嗚的哭了起來。
「方才你若是直接騎着大黃回來,怎會遇到這樣的危險?如果娘親沒有恰好趕回來呢?你還指望誰救你?」
「嗚嗚……谷內明明有好多傀儡叔叔……」
「還敢頂嘴?!」
「我錯了,嗚嗚嗚,我錯了,娘親,我大錯特錯,我錯的離譜,我錯得十惡不赦,嗚嗚嗚,娘親原諒我……」
蘇凝一陣無奈,這小孩這張嘴絕對不像她,這麼能叭叭,也不知道像誰!
蘇凝將他翻過來,正要安慰一番,恩威並施才能教好孩子。
「啪。」
有什麼東西從元寶身上掉了下來。
蘇凝,將他放到踏上,彎腰撿起了那個東西,是個玉佩,入手一片溫潤,十分舒服。
但,這種熟悉感……
蘇凝瞪得瞪大眼,盯着這玉佩上面栩栩如生的龍紋,失聲道:「這個玉佩你從哪裡來的?!」
元寶擦了擦眼淚,道:「我從一個大禿驢身上拿下來的,那個大禿驢可壞了,還想把我丟去喂蛇!」
蘇凝連忙起身,從塌下的一個腳拿出了那塊被她用來墊腳的玉佩,將上面的灰塵給擦乾淨了,放到一塊。
只見那兩塊玉佩碰到一起的時候,溫度上升,發出了一陣刺眼的金光,竟完美的貼合在一起了,上面的龍鳳圖案糾纏在一起,好似要飛出來一般。
蘇凝差點被燙的丟了出去,連忙放到桌面上,轉頭盯着蘇元寶,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好好給我說說,這玉佩從哪裡得到的?」
元寶一五一十的將自己在懸空寺碰到的事情告訴娘親了。
蘇凝聽後,臉色嚴肅了起來,「你確定你聽見了神殿這兩個字?」
「是!」
「再給我描述一下那個……大禿驢的樣子。」
蘇凝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仍舊不得不爆粗口,這是什麼運氣?!天下之大,這對父子這都能碰見?!該說血脈的力量太過強大嗎?
當年她為了保命強上的人居然不是男寵,而是神殿的人?
她穿越而來的這個異世名叫玄空大陸,勢力劃分四國一神殿,分別為東滄瀾,西鳳棲,南玄武,北青風,而神殿勢力凌駕於四國之上。
倘若那個男寵真的是神殿的人,那事情就麻煩了。
按照這大陸對子嗣的重視程度,元寶說不準就會被搶走了,加上當年她太生氣,特意用了某種蠱術讓那男人的腦袋長不出一根頭髮,這個怨結大了。
她不怕對付單個人,但神殿的勢力遍布整個大陸,她能躲進深山老林悠閑自在,但元寶還小,難不成陪她一輩子藏在臧世谷里?
「你收拾一下東西,我們要出谷了。」
「娘親,我們要去哪裡?」
「出谷入世。」
元寶眼睛都亮了,他早想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當下不哭了,「娘親,我現在就去收東西!」
蘇凝看他蹦蹦跳跳十分歡快的樣子,低低的嘆了一口氣,看來是她太拘着元寶了,也對,這個年紀的孩子多半貪玩。
懸空寺距離這裡太近了,一旦那個男人察覺到蛛絲馬跡追了過來,事情就麻煩了,還不如暫且去外面躲一躲,加上……西伯侯府的恩仇也該報了。
蘇凝摸了摸心口,這裡常年有一口鬱氣沉着,解不開,約莫是原主殘留的怨氣。
「行吧,這一趟,就當替你報仇了。」

《蠱醫娘親神君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