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海賊之異界縱橫
海賊之異界縱橫 連載中

海賊之異界縱橫

來源:google 作者:霜竹醉墨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祁玉 霜竹醉墨客

五邊形資質的極品天才祁玉被宗門長老招為女婿,本是一對天作之合的良人,卻不曾想在新婚之夜被未婚妻陷害竊取了靈根,從而被逐出山門淪落為廢柴,後又被人追殺然而上天待人不薄,穿越者的福利系統覺醒了,開局獲得海軍六式之鐵塊,自此開啟縱橫異世界之旅展開

《海賊之異界縱橫》章節試讀:

落魂橋上人落魂,落魂橋下魂斷人

這是落魂橋周圍的居民給這座橋的描述,每每抬頭望去,總會在這座人來人往的橋面上看到了失了魂的行屍走肉,有人更是縱身一躍魂斷落魂橋。

當然,今日的落魂橋卻是異常熱鬧。

話接上回,風龍幫二當家風老二接到老大的傳訊後,立即帶領了一百餘人趕到落魂橋粗暴的驅趕着人群準備封橋。但是還沒完全封住時,就看見街面上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聲響,剛剛還耀武揚威的七星堂眾人正拚命往橋上趕來。於是,一場械鬥就在落魂橋上展開了。雙方你來我往的混戰在一起,但是局面很明顯,人數吃虧的七星堂早晚會被全殲。

祁玉正在**閣二樓目睹着這一切,一旁勸酒的美女則是不斷的對着眼前的大戰指指點點,說的有模有樣。

「你們就這樣說,不擔心被報復嗎?」祁玉端起一杯酒好奇的問道

「切,怕什麼,他們風龍幫都是一幫糙漢子,一點都不解風情,就他們幫主瘋牛厲害一些,不過也就凡武境十階而已,又沒有突破修行,怕什麼。姐姐這裡可是極樂盟的地盤,背後可是有修行者罩着呢。」

「瘋牛?」祁玉疑惑的問道

「哦,他們的幫主就叫風牛,不過是威風的風,但是做起事情來經常發瘋,所以人們都叫他瘋牛」

看來自己來對了地方,魚龍混雜的地方果然是打探情報的好去處,祁玉心中竊喜,但面色不變,繼續與**閣的小姐姐把酒言歡,調笑着落魂橋上的械鬥,不斷套着自己需要的各種情報。

**閣在牧野河的河邊依着地勢而建,牧野河在這裡轉了一個灣,站在**閣上正好能看見跨河而建的落魂橋。祁玉在二樓觀看着橋上的戰局,頂樓上也有一名妙齡少女正注視着這一切的發生,只見她穿着一襲深灰蘭湘繡水墨緙平素綃和明黃續針綉琵琶袖靈芝團龍紋金錦半臂,穿了一件深灰藍反搶針石染綜裙,下衣微微擺動竟是一件花青二針半綉藍地重蓮團花錦裙子,身上是暗綠露香園綉春紗斗篷,耳上是鑲嵌黃獨玉耳環,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着織絲河磨玉戒指,腰間系著海藍絲攢花結長穗絲絛,輕掛着綉雙喜紋杭緞香袋,一雙綉玉蘭花攢珠鞋子。身旁俯首站立着的琴娘正適時介紹着事態的發展,但顯然這不能夠引起女子太大的興趣,沒一會兒就擺了擺手,示意琴娘停了下來,輕聲說道:

「琴娘,你不用如此小心,我又不是什麼凶神。這一次只是恰巧路過這裡來歇歇腳,宗門既然安排你在這裡自然有着自己的考慮,你大可不必擔心,我是不會插手的。」

「大小姐,話是這麼說,可您也要考慮一下自身安全吧,老奴不過未進修行之門的凡武者,如何能夠保障您的安全,您這次瞞着宗主大人悄悄來到這裡,萬一真出了什麼事,小人可真擔待不起啊。」琴娘一邊幫着女子斟茶,一邊抱怨道

「而且,我這裡也不是什麼乾淨的地方,這對您的聲譽會有很大的影響的」

「你不說不就沒人知道了?」女子微微皺眉道:「而且我也住不了多久,我在等我四姐,估計還有兩天就到了,到時我就直接走了,不會影響到你的」

「可是…..」琴娘似乎還是有些擔憂,剛想開口繼續爭辯時,直接被女子打斷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要做什麼,我也不攔着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明天再向宗門傳訊,這樣我的時間也就夠了,你也不會被處罰的」

「那好吧,老奴這就給您準備餐食,您慢慢享用,不過一定不能亂跑,這兩天城裡很亂,我估摸着會有大事發生,雖然我們極樂盟不懼怕他們,但是還是不沾惹上為好,畢竟我們成立的初衷只是為了發展宗門的經濟。這些年宗門也不容易,宗主他老人家……」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跟我媽一個德行,啰哩巴嗦的沒完沒了,好不容易逃了出來還要聽你啰嗦。」女子扭過頭去,雙手捂住耳朵,邊搖頭邊說:「我不聽、我不聽,王八念經」

看着眼前的大小姐這幅模樣,琴娘不由得長嘆一聲,哎,這坑爹的娃啊,也不知道宗主現在急成什麼樣子了。然後起身下樓安排起來。

夜色很快就降臨,皎潔的月光撫摸着大地,奔流的河面隨着月光的反射展現出波光粼粼的姿態。白日間的打鬥早已停止,留在現場的痕迹也被人來人往的民眾很快破壞殆盡,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閣燈火通明,落魂橋上站滿了失魂落魄之徒,不斷用着複雜的眼神注視着河岸旁的歡樂街。

「這真是一個讓人流連忘返的好去處啊」

消磨一下午時光的祁玉終於從**閣里走了出來,頗有不舍的一步一步遠離這片街區,不是他不想在這裡留宿,奈何手中的銀兩已然見底,只得悻悻離去。當然,自己基本上已經摸清楚了幾大幫派之間的情況,剩下的就是好好策劃策劃這一盛大的演出了。

信步閑庭的祁玉在街道上漫無目的的走着,四處打量着周圍的環境,隨機選了一家客棧準備好好休息休息,其餘的事明日再說了。

當然,這註定不是一個平靜的夜晚。暫時的寧靜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徵兆。鳳龍幫府邸內,一群人正在發生激烈的爭吵,顯然大部分人對於今日幫主的魯莽舉動很是不滿,紛紛描述着七星堂的威懾力。幫主風牛此刻正坐在桌前,默默的望着這幫一起打拚起家的兄弟,除了一如既往支持他的風老二,此刻絕大部分人都在反對自己。心裏默默的吐了口氣,很是心累。想當年自己一聲令下,個個都是義無反顧的往前沖,現如今居然為了還沒發生的事害怕成這樣,人啊,過慣了苦難日子,一旦暴富後真的會迷失自己,害怕受到傷害。

「好了」風牛聽着嘈雜的吵鬧聲已有一絲不耐煩之意,直接下了逐客令:「都消停一些吧,人還沒打過來呢,就是來了也有老子頂在前面。在這裡吵什麼吵,今晚都回去好好想想辦法,明早再商量」。說罷,也不管眾人的意見,徑直回到後堂。其餘的人員望着離去的幫主,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自行回去了。

七星堂內,堂主裴天干正暴跳如雷,不斷咒罵著風龍幫,誓要給風龍幫一個教訓。門口的空地上躺着十幾個身受重傷的幫眾,眾人都在不斷哀嚎着。靠近角落的一人轉頭看見副堂主黃三爺後,悄悄的用手比着完成的手勢,黃三爺原名黃彪,在看到手下的手勢後,心中已然明白,微微一點頭便又擠弄出一副憤慨的表情,徑直走到裴天乾的面前拱手說道:

「大哥,這瘋牛擺明了是不給您面子,看不起我們七星堂。小弟雖本事不強但也咽不下這口氣,如果大哥允許,小弟願做先鋒隊,直搗風龍幫的老巢,為這幫兄弟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黃彪話音剛落,一旁站立的幫眾就已經按耐不住,不斷揮舞着手中的武器,大聲叫囂着。

看見這種情形,裴天干鄒了鄒眉頭,直覺告訴他這事沒有這麼簡單,但一時之間自己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最後只能暫時作罷,伸出右手示意大家停止,然後說道:

「先不急,等老夫仔細考慮考慮,先把受傷的兄弟抬去治療」說完就起身走了。

望着裴天干遠去的身影,黃彪心中不禁起了絲疑惑:

「難道自己的計劃已經被發現了?」

《海賊之異界縱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