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紅鸞照耀
紅鸞照耀 連載中

紅鸞照耀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關母 關榮 現代言情

我是從死人肚子里剖出來的屍生子,人人厭惡的災星從小到大厄運不斷,姥姥卻說我命格矜貴,前途不可限量直到我被人綁到山裡,金蛇纏身,從此詭事不絕,與天爭鋒……展開

《紅鸞照耀》章節試讀:

我嚇了一跳,一下子就認出是那條蛇,因為他出現在我夢裡的時候,偶爾會說話。
還以為姥姥讓我離開村子,他就不會跟來了,我頓時慌了。
這時,後面傳來艾母的聲音,「琳琳怎麼回來了,小倆口是不是又吵架了?」
原來那女人是關翊中已經出嫁的姐姐關琳,我剛猶豫着要不要給她看看肚子,就聽她說,「爸、媽,怎麼什麼人都往家裡帶?」
得了,一家子勢利眼!
還沒見到關翊中,我對他也沒有一點好感。
可走出別墅後,我又有些後悔,我是來保命的,又不是真的想招什麼贅婿。
姥姥都說了沒有她的允許,讓我不準回去。
我也不想讓她失望,可在臨海市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
姥姥給我的錢也不多,估計只夠應付幾天。
回頭看了看偌大的別墅,我實在沒勇氣重新回去。
想了想,我決定先到市裡碰碰運氣,或者先找個活干也行。
我記得剛來的時候,在車上聽人說有個地方整條街都是做喪葬生意的。
因為不認得路,我肉疼地用僅剩不多的錢打了車。
車子開進市裡後,拐進一條偏僻的街道。
下了車,我才發現這裡的建築都很老舊,沒想到在這樣的大城市裡,還有這種地方。
一整條街都是做喪葬生意的,也有一些專門給人看事的。
我看了好幾家,發現都是忽悠人的,沒什麼真本事。
可能是看我嘴皮子不利索,又是個小丫頭,沒人願意請我。
就在不知該咋辦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略顯熟悉的背影。
離得近了,我才認出那人居然是我舅舅。
姥姥只生了我媽一個,後面撿了個棄嬰,當親兒子來養。
舅舅一向看不上姥姥的職業,和姥姥關係很差。
當年姥姥把我抱回家,屬他最反對,和姥姥大吵一架後,他就離開村子了。
除了我十歲那年姥爺去世時,他回了一次,就再也沒回過村子。
想不到會在這裡碰到舅舅,他不是最不信這些的嗎?
我悄悄跟在舅舅後面,看到他走進了一家名叫『通靈閣』的冥店。
舅舅來這裡做什麼?
他輕車熟路地走進櫃檯里,好像是這家店的老闆。
可印象中,他這人很渾,成天不務正業的。
我很納悶,遠遠看去,店裏面除了賣一些喪葬用品,還立了一面錦旗。
看不清錦旗上寫了什麼字,我使勁地往裏面張望。
很快,我的舉動引起了舅舅的注意,他從裏面走了出來。
很多年沒見了,他一下子沒認出我來,「小姑娘,你有什麼事嗎?」
舅舅因為我才和姥姥決裂,自然不可能會認我,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於是,我搖頭說沒事,可我剛要走,舅舅突然叫住了我,「你是艾鸞?」
我愣住了,「舅舅,你還記得我?」
「進來吧!」
舅舅看到我,似乎一點都不意外,他率先進了店裡。
我心裏很疑惑,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進去。
之前還好奇錦旗上寫了什麼,這會我卻不敢東張西望。
舅舅目光冷冽地將我打量了一番後,開門見山道:「你姥姥猜到你會在關家碰釘子,讓我幫你一把。」
我有些驚訝,「姥姥找過你,啥時候的事?」
舅舅暼了我一眼,冷聲道:「寫信!」
原來姥姥一直都知道舅舅的下落,早在半個月就寫了信給他。
看得出舅舅還是很討厭我,而且他渾身散發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讓我很有壓力。
察覺到我的緊張,舅舅語氣緩和了些,「關家最近不太平,你先在這裡待着。」
聽到他說關家不太平,我想起關琳肚子的事。
對於舅舅為什麼會在這裡開冥店的事,我也很疑惑,但沒敢問他。
這算是我們舅甥第二次見面,顛覆了以往我對他的認知。
因為很陌生,兩人都沒什麼話好說,氣氛顯得很尷尬。
就在這時,邊上的門帘被人掀開了,從裏面走出一個膀大腰圓的中年女人。
她一看到店裡多了個年輕的小姑娘,當場就發飆了,「好你個艾青,居然敢把小姑娘往店裡領!」
看來這女人是我舅媽,憑她這一嗓子,我就知道在這住下的話,准沒好日子過。
舅舅臉色變得很難看,皺眉道:「她是艾鸞。」
舅媽聽到是我,臉拉得更長了,「是那個掃把星啊,她來幹嘛?」

《紅鸞照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