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鴻武天帝
鴻武天帝 連載中

鴻武天帝

來源:外網 作者:葉雲飛蘇清洛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葉雲飛蘇清洛 恐怖靈異

武道世界,實力為尊,一切用拳頭說話!天帝葉雲飛,重回熱血少年時代,逆天改命,強勢崛起,敗盡萬族天驕,懷抱絕世美人,笑傲天下!三千大小世界,唯我獨尊!展開

《鴻武天帝》章節試讀:

「還有你們,竟然聚集在這裡,一起欺負我的兒子,真的不把我葉天鵬放在眼內了嗎!」

葉天鵬威嚴的目光,緩緩掃視着院子中的葉家族人。

大部分人都低下頭去,不敢和葉天鵬對視。

畢竟,葉天鵬是葉家的家主。

「葉天鵬,你先別逞威,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都是為了葉家的安危。

我想,今天所發生的種種事情,不用我說,你應該,也知道了吧。

現在,局面對我們葉家,十分不利。

這種局面,都是你的兒子,葉雲飛,一手造成的!」

「剛才,秦家和施家,都已經派人來傳話,要我們葉家給一個交代,否則,就等着承受他們兩大家族的怒火。

禍是葉雲飛自己惹下,為什麼要我們整個葉家來替他承擔!」

「這對我們葉家其他人不公平。

葉天鵬就算你是家主,但也不能一心為私,袒護自己的兒子。

否則,你讓我們葉家的人怎麼服你!

這個家主的位置,你還有臉繼續做下去嗎!」

一個身材瘦削,白色長袍的老者,越眾而出,陰冷地開聲說話。

這個老者,叫葉朝先,是葉家的一個族老,輩份不低,他早就被葉仲年籠絡,一心偏向葉仲年。

「那按你的意思,我的兒子應該怎麼做呢。」

葉天鵬的目光中蘊着怒火,一字一字問道。

「很簡單,把葉雲飛抓起來,派人押解到秦家和施家去賠罪,任由他們兩大家族處置葉雲飛。

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取得秦家和施家的原諒,平息他們兩大家族的怒火。

只有犧牲葉雲飛,才能讓我們葉家平安無事!」

葉朝先冷冷說道。

「我也是這個意思。

一人做事,一人當。

葉雲飛自己惹下的禍,不應該,由我們整個葉家,一起來承擔。」

葉仲年,也是開聲說道。

「住口!

有我葉天鵬在這裡,誰敢把我兒子交出去!

我是家主,葉家現在還是由我來作主,誰敢再提,休怪我無情!」

葉天鵬暴怒之極,一身殺氣,濃烈的元力,浩浩蕩蕩的籠罩整個院子。

葉朝先嚇得連退幾步,憋得滿臉漲紅。

他的實力,只不過是地境前期。

而葉天鵬是地境中期。

葉仲年,雖然也是地境中期,但是他成為地境中期的時間,還很短,論戰鬥力,遠遠比不上葉天鵬。

隨着葉天鵬發飆,全場寂靜,所有人都微微張嘴,用驚恐的目光看着葉天鵬,不敢再多說一句。

「哼,葉天鵬,算你狠!

三天後的族會,我相信,長老會為了葉家的安危,肯定會一致同意,把葉雲飛交出去!

到了那時,葉天鵬,我看你還有什麼話說!」

葉朝先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家族的長老會,可以商議決定一些重大的家族事務,特別是在處理一些涉及到家族安危的問題上,權力比家主還大。

其他人,也跟着葉朝先,轉身向外走去。

「葉仲年老狗,站住!」

突然,葉雲飛的聲音,驟然響起。

所有的人,都是停住了腳步。

「葉仲年老狗,你折騰這麼多,其實,不就是為了爭奪家主之位嗎。

還有,你為了爭奪家主之位,早就私底下勾結秦家和施家,想聯手對付我父親。

你以為,沒有人知道嗎。

哼,老狗,我勸你一句話,秦家和施家,狼子野心,你小心引狼入室,玩火自焚,最後,把自己也玩死。」

葉雲飛眼神幽幽,一字一頓地說道。

上一輩子,葉仲年勾結秦家和施家,對付葉天鵬。

後來,葉家被滅,葉仲年三父子,也被秦家的高手殺死,典型的引狼入室。

「什麼?!」

葉雲飛的話,猶如在院子之中,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使得所有的人,腦袋中都是嗡嗡地瘋狂作響。

葉仲年私底下勾結秦家和施家?!

所有的人,都是震憾到了極點。

就連葉天鵬,也是有點目瞪口呆,不太敢相信葉雲飛所說的話。

「葉雲飛,你含血噴人!」

葉仲年臉色脹紅,怒吼起來。

葉仲年的目光死死盯着葉雲飛,雙目之內,殺意無窮無盡。

不過,如果細心,可以看見,他的雙手,在微微顫抖着。

「怎麼可能,不可能,這個廢物,是怎麼知道的!」

實則,他的心中,捲起了驚濤駭浪。

「葉天鵬,我自問,一心為公,無愧於家族。

你的兒子,如此污衊於我,我一定要討一個公道!」

葉仲年盯着葉雲飛,目光中的殺意,濃郁到實質。

「哈哈……,一心為公,葉仲年老狗,這句話從你的嘴裏說出來,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你府上新招的管事,蕭萬祖,到底是姓蕭,還是姓秦,我想,你比誰都清楚!」

葉雲飛冷笑說道。

葉仲年聞言,瞬間,目光之中,閃過了一絲驚慌。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這個廢物他是怎麼知道的?」

他心中的震驚,猶如翻江倒海一般。

「嗯?」

這個時候,葉天鵬望向葉仲年,敏銳地捕捉到了他目光中的那一抹驚慌,不由得心中一凜。

莫非……

葉天鵬的目光,變得鋒銳起來,猶如兩柄利劍,盯着葉仲年。

就連葉朝先,也是帶着幾分疑惑,望向葉仲年。

「葉雲飛,你如此污衊於我,我會上報家族長老會。

葉天鵬,葉雲飛,希望你們兩父子,能給我一個說法!

還有,葉雲飛所惹的禍,絕不應該,由我們整個葉家來承擔。

葉雲飛,我一定會把你,踢出葉家!

走!」

葉仲年竟然是不敢再停留,因為,他不知道,葉雲飛到底還知道哪些與他有關的事情。

葉仲年一走,其他的人,也是紛紛離去。

片刻間,院子之中,只剩下葉雲飛父子,和小月。

「飛兒,你的武脈,真的恢復了?」

葉天鵬的目光,打量着葉雲飛,雙目中,蘊着驚喜,問道。

「不錯,父親,我體內八脈重現,而且,也恢復了修為。」

葉雲飛伸出手掌,一股靈力,從掌心震蕩出來。

「哈哈……,好,好,不愧是我葉天鵬的好兒子!

看看以後,有誰還敢說,我葉天鵬的兒子,是無法修武的廢物!」

葉天鵬再無懷疑,激動得全身顫慄了起來,放聲大笑,狂喜之情,簡直無法言喻。

原本,他對兒子的武道修為,已經瀕臨絕望,沒想到,現在峰迴路轉。

武脈重現,修為恢復!

這意味着,他的兒子,再也不是廢物,以後,可以繼續正常修武!

「父親,你放心,從此以後,不會有人,再敢說我是廢物的了。」

葉雲飛感受着父親的狂喜情緒,心中也是十分開心。

雖然,葉雲飛曾經是一個天帝。

但是,在這種父子親情面前,感受依然和一個普通的少年,沒有多大區別!

《鴻武天帝》章節目錄: